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章  金手指

    没死。

    陈晓草吞下那“绿色的鹅卵石”后,便不管是如何的呕吐,用手抠嗓子眼,就是吐不出来了。

    肚子本就空荡荡的,连喝下去的矿泉水都给消化殆尽,只吐出来几口吐沫。

    陈晓草放弃了挣扎,挺在车上,等死。却一直等到车停后,也没有死去,反而,陈晓草觉得精神好的很。脸也不蜡黄了,气力也恢复了,一个翻身,就下了车。

    此时,天色尚黑。

    苏艳玲下车后,惊魂未定,被突然冒入眼帘的陈晓草给吓的一个踉跄,差点没昏厥了过去。

    苏艳玲手护着“波荡起伏”的胸口,叫到:“谁!”

    “我!”陈晓草也吓了一跳。

    “你是谁!”

    “陈晓草!”

    “怎么是你?”

    “就是我。”

    苏艳玲看清了,果然就是那个让她曾一时心动过的农村娃子,晓草。

    “你怎么在这?”苏艳玲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们究竟干什么勾当的?怎么把警察都招来了?”陈晓草厉声问道。

    “滚蛋吧!”苏艳玲说着,就要离开。

    小货车停在一处破旧不堪的老居民楼旁,这地带很像是还未开放的老城区,出租户居多。鱼龙混杂,此时此刻,还有不少人家里亮着灯光。

    “好,我滚。我现在就去自首。我可是受害者,我是被你们骗去盗墓的!”陈晓草言辞灼灼。

    “等等!”苏艳玲喊停了陈晓草的脚步,道:“什么盗墓?我们可没有盗墓,谁告诉你我们是盗墓的?你是不是盗墓小说看多了?”

    “那你们是?怎么招来警察的?”陈晓草问道。

    “跟我上楼,我慢慢告诉你就是了。急什么?”苏艳玲还真怕陈晓草跑去警局。

    “我不去,楼上肯定有埋伏,你们要杀人灭口!”陈晓草臆测道。

    “滚!”苏艳玲真发火了。说完,苏艳玲自己朝楼上去了。

    陈晓草想了想,跟着苏艳玲上了楼。

    最高层,404房。苏艳玲打开房门,便有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像是许久没有人住了。

    “进不进来?”苏艳玲就要关门。

    陈晓草闪了进去,便立刻警戒起来——鬼屋,屁人也没有。当然,除了自己和苏艳玲。

    苏艳玲把门关好,烧水、擦凳子、拿了点吃的干货出来,放在桌子上,道:“吃吧,别客气。谁让我们有缘呢。”

    陈晓草看着苏艳玲走来走去的忙活着,生怕自己起了邪念,便开始不停的吃着东西,饿坏了。

    水烧好了,苏艳玲给陈晓草和自己泡了杯茶,然后,坐在陈晓草对面,拿起一颗红枣,放在嘴里咀嚼起来。

    “说吧。”陈晓草道。

    “什么啊?”苏艳玲问道。

    “哎!你不是刚才还在楼下说……”

    “哦,对,想起来了。是这样的,我们真的不是盗墓的,我们就是……挖墓的。”苏艳玲看着陈晓草,笑眯眯的道。

    陈晓草忽然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苏艳玲,一时居然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了。

    憋了半天,陈晓草脱口道:“有区别吗!”

    “当然有啦。盗墓,是违法犯罪,是要负刑事责任的。那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挖墓,就不同了,不让挖就不挖了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苏艳玲说这话,就像说别人家的事情。

    陈晓草跌坐在凳子上,心道:看来这帮歹人,是惯犯了。这丫头是毁了!

    “今天挖的墓,有名堂吗?”陈晓草喝着茶,问道。

    “当然有,没有,谁去挖。听说这是淮南王的墓。”苏艳玲说完,看着陈晓草那僵尸般的表情,笑道:“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啦,那是辽太后的墓。”

    陈晓草放下茶杯,道:“你丫的就没一句实话?”

    苏艳玲噗嗤的一笑,道:“秦始皇的墓。这可不骗你了。”

    “信不信我用茶杯砸你!”陈晓草真是被逼的无奈了,怎么这丫头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行啦,我告诉你吧。你可别外传。”

    “说!”

    “那里其实是宝藏的所在地。我家祖传的藏宝图上,显示的,宝藏就在那一带。”苏艳玲说这话的时候,陈晓草是看出来了,不像假话。

    “什么宝藏?”

    “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其中有个莹莹发着绿光的宝石,听说是外星人留下来的,一种元素。人吃了以后……打不死。”

    “打不死?”陈晓草问道。

    “我就知道这些。”苏艳玲打了个哈欠,道。

    看来那什么元素,是被自己给吃了。陈晓草道:“外星人留下的?你丫的见过外星人?”

    “你丫的!你丫的!你丫的……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妈的!”苏艳玲很不满陈晓草一口一个丫的,冲自己说话。

    看来也问不出来什么道道了。陈晓草也打了个哈欠,道:“我去卧室睡觉了。”

    “站住!”苏艳玲再次喊停了陈晓草的脚步。

    “嗯?有事?”陈晓草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苏艳玲,问道。

    苏艳玲站起身来,对着陈晓草,道:“你现在可以滚了。去自首吧。本姑娘要就寝了。”

    陈晓草差点没气吐血,过了一会,陈晓草笑道:“还说我农村来的,我看你也不知道从哪山窝里跑出来的。我说的没错吧?”

    

看来口音——破了。苏艳玲一脸的尴尬,立时真的发怒了,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出来,站定在陈晓草面前,道:“你敢踏入卧室半步,姑奶奶我让你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哼!”

    苏艳玲进了卧室,关上房门。

    陈晓草看了看,还有一间侧卧,床也是现成的,被褥都有。晓草笑了起来,道:“喂,我进小卧室,没意见吧?”

    “滚!”

    “先说好,你敢踏进小卧室半步,哥哥我让你下半身,不能自理!”

    “滚!”苏艳玲最后一声怒吼。

    陈晓草带上小卧室的门,躺在床上,打开一旁的电风扇,呼的一下,可把自己给呛住了,太多的灰尘。怎么不事先对着别处散散风,陈晓草很是懊恼。

    体内热的厉害……难不成?不会吧,那我也就太没有出息了。晓草觉得有点脸红。

    “砰砰砰!”有人敲门。

    “谁?”苏艳玲赤脚走了出来,屏住气息的问道。

    “我!你表哥!”门外人应声道。

    “表哥!”苏艳玲立刻开了大门。

    从门缝中看出去,进来的居然是那个打死大神的,身体肌肉很不协调的,那个肌肉男。这肌肉男居然也逃了出来。

    “你阿爸被抓了!”肌肉男道。

    “那,怎么办啊!”苏艳玲急的跳道。手足无措。

    “别急,我们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先睡觉去。”肌肉男道。

    苏艳玲这才猛然想起来,小卧室里还躺着个陈晓草。刚要开口告知实情,不想,那肌肉男突然一把搂住了苏艳玲,激动的道:“今晚,你就让表哥睡了吧!表哥求求你了。”

    “表哥,你放手!不要!”

    “不要就是要,妹子,让表哥好好的疼疼你,表哥有经验,不会弄痛你的……”

    “啪!”的一声,苏艳玲给了肌肉男一个耳光。

    愣了一下,那表哥开始来硬的了。

    眼看苏艳玲的短裤就要被腾掉……

    “住手!”陈晓草实在看不下去了。心想:怎么也要先来后到吧。我都憋住了,哪轮到你丫的!陈晓草在给自己的勇敢,找充分的理由。自己给自己打气。毕竟,面对的可是肌肉壮汉。

    面对突然从小卧室出来的陈晓草,肌肉男有点发愣。

    “你是他表哥,她是你表妹,你们结合,那是近亲,生下来的孩子,会是个畸形儿,怪胎。你怎么连这么科普的知识都不懂啊?”陈晓草对那表哥道。

    肌肉男看看苏艳玲,又看看陈晓草,手最终指向陈晓草,道:“兔崽子,老子灭了你!”

    说着这话,不等陈晓草再出声,那表哥便扑了过来,一拳打出,陈晓草口喷鲜血,倒在墙角。接着,肌肉男双臂青筋暴露,双拳雨点般的打落下来,口中叫道:“反正老子手中已经有了一条人命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你自己送上门来找死,别怪老子下手无情了!”

    陈晓草被逼在墙角,挨的是毫无还手的机会,奇怪的却是,无论那肌肉男如何的痛下杀手,陈晓草就是很强的都扛了下来。

    肌肉男真是打累了,便开始用脚踹起来。

    面对如此残忍的一幕,苏艳玲怎么都阻止不住了,只听一声惨叫,那表哥停住了动作,手摸向后背,带出一手的鲜血,再看苏艳玲,手中拿着把菜刀,惊恐的与之对持着。

    “我今天就灭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肌肉男要发疯了。

    陈晓草突然的扑了过去,一下把那肌肉男给扑倒在地,双手便赶紧的掐住了那肌肉男的脖颈处,肌肉男也立刻掐住了陈晓草的脖子,两人不停的在地上翻滚起来。

    滚过来滚过去,滚来滚去,渐渐的,俩人都脸红脖子粗了。

    苏艳玲也没有敢再下刀,此时,苏艳玲真不知道该救谁了。表哥平时不这样粗鲁的啊?怎么阿爸出事了,表哥就这么个样子了。想想平时表哥对自己的照顾,和对阿爸的俯首帖耳,苏艳玲下不去手了。

    对于陈晓草,虽然还只是个陌生人,但苏艳玲心中能感觉到,陈晓草对自己毫无威胁。

    这两人,此时僵持着,谁胜谁负,苏艳玲一出手,就立见分晓了。

    可,这俩人,也没有一个向苏艳玲求救的。苏艳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半个多小时后……

    陈晓草松开了手,而苏艳玲表哥的手,还掐在陈晓草的脖子处。

    陈晓草拨开肌肉男的双手,站了起来。

    发觉不对劲,苏艳玲赶紧上前,用手试了试表哥的鼻息,没气了。

    “你!”苏艳玲回头望向陈晓草。

    “你杀人了!你用菜刀把他砍死了!”陈晓草先发制人。

    “咣噹”的一声,苏艳玲手中还在握着的菜刀,终于落地了。

    “你下手可真狠的!”陈晓草不忘加上一句。心中却十分的明白,自己把他给掐死了。

    “我?”苏艳玲傻了、懵了、蒙了头。

    “逃吧!我们两个可都是嫌疑犯了。我最怨屈,我可是为了见义勇为。我不出手,你,你明白吧?”陈晓草道。表面的平静,居然掩饰住了内心的狂跳。

    “能逃到哪去?”苏艳玲蹲在那里,哭了起来,道:“阿爸还没救出来,我又要被抓起来了!”

    “你阿爸怎么着也不会死,关在里面有吃有喝的。你要是被抓起来,可就是死刑!死刑,懂吗?你还是赶紧跟我跑路吧?”陈晓草不安的看着苏艳玲的反应,此时,陈晓草是生怕苏艳玲去自首了。

    苏艳玲终于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带着个包袱,便和陈晓草跑下了楼。

    两人上了小货车,苏艳玲立刻发动引擎,问道:“去哪?”

    “去哪?去你老家。”陈晓草道。

    “我老家在四川,去?”苏艳玲问道。

    “算了,那地界经常地动山摇的。大隐隐于市,去东湾。再不行,咱们还可以偷渡跑路。暂且先这样,出发吧!”

    “哦。”苏艳玲驾驶着小货车,疾驰而去。

    身后,苏艳玲表哥已冲下了楼,大声的疾呼着,却也喊不停了小货车狂奔而去的势头。倒把警车给招来了。领路的就是那年长的大胡子,大胡子便就是苏艳玲的阿爸。

    苏艳玲表哥因打死应聘的大婶,自然是难逃罪责,一命偿一命,手段又极其凶残,死刑是免不了的。

    苏艳玲阿爸,因为是团伙头子,判了个十年。幸亏还真不是盗墓的,不然可就不止十年了。

都市虐灵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