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章  挖坑

    民工宿舍。

    晚饭过后。

    “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你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爱我还是他……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狼(冷)雨夜某(我)不想给(归)嘎(家)……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陈晓草的老母鸭嗓子,唱出来的歌曲,总是那么的冻人心魄!

    关键是,还没有一首歌,他能够给唱的完整。却依然是自我陶醉的如痴如醉,手中的吉他一如既往的“弹着棉花”。

    “够了!”大胖吼道!

    “谁让你拿我吉他的!”小瘦上来,夺过吉他,只一脚,便把陈晓草给踹到了床下。

    “我草,这鳖孙,一天不挨一顿凑,就皮痒。”大个子道。

    “草他娘滴,老子陪你谈心来!”大块头走了过来。

    情形不对,陈晓草“跐溜”一下,钻过床底,跑向门边,赶紧一拉,身形便闪到了门外,大块头没有扑着。

    “小仔!你跑什么?”“眼镜”笑道。

    “有种出来!跑死你丫的!”陈晓草站在门外,气喘吁吁,惊魂未定,带着哭腔的吼道:“有种,有种你们别拿我出气啊!去要工钱啊!从一月到现在八月份的工钱,也不是我一个人没有拿到吧?你们和我有什么区别!比我牛到哪去了?有种的你们几个把工钱要回来,老子我给你们几个鳖孙磕头敬茶!”陈晓草又蹦又跳的,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宿舍门里骂道。

    “你又不是没有磕过头,是不是,哥几个?”“眼镜”说完,和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我操!”陈晓草拿起块砖头,砸向宿舍里,正砸中“眼镜”戴着的眼镜片——糟糕,流血了!

    陈晓草看的分明,“眼镜”捂着左眼,鲜血从手指缝中流出,“眼镜”团缩的坐在床上,痛苦的一动不动,一时,宿舍里没有了一丝的响动。

    “草你丫的,陈晓草!你别跑!”大个子一手指着门外的陈晓草,人已迅速的下了床。

    接着,大胖、小瘦、大块头、也立刻开始行动,向门外的陈晓草狂扑而来。

    陈晓草反应极其迅速,在大个子喊道你别跑的声音刚落后,陈晓草便撒丫子的跑开了。

    “站住!”……

    身后,大胖、小瘦、大个子、大块头等人,手中是拿砖头的拿砖头,拿木棒的拿木棒,丫的,居然还有砍刀。这不是要老子的命吗!陈晓草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着。

    没有狂奔起来,也没有用尽全力,更只是相当于小跑热身而已,陈晓草便把追赶的人,甩了老远。

    “别追了,这孙子,我们,跑不过。”大个子气喘吁吁的道。

    “草,这孙子,真他妈的能跑!”大块头说道。

    “回去吧,看看眼镜怎么了。”大胖说道。

    众人放弃了追赶陈晓草,回到民工宿舍,再看“眼镜”,左眼流黑了。

    “快,到医院!”小瘦急忙建议道。

    没有人应声。

    “眼镜”一人,走出了宿舍门……

    陈晓草今晚是不敢回去了。

    游荡了一夜,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过了一宿。第二天通过打听,听说“眼镜”瞎了那只眼睛。出乎陈晓草意料之外的是,丫的却没有报警。

    “一帮法盲!跟我斗!操!”高中毕业的陈晓草,很是不屑的道。

    看来这工地是回不去了,其实回去也没有个意思,没有工钱,白干活。不就是管三顿饭,一张床嘛,昨天晚上在公园睡的还是挺舒服的嘛。就是吃的问题……陈晓草掏出身上所有的钱来,数了三遍,三十三块……

    男儿志在四方,我就不信了,老天爷还能饿死瞎家雀?!何况我堂堂七尺男儿之躯……好吧,六尺多,快到七尺了!

    宿舍里还有些衣服是拿不出来了,不过天气不冷不热的还好,陈晓草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陈晓草想的倒是挺开阔的,也只有这么想了。身份证件什么的都是随身携带着,这就省去了许多麻烦。陈晓草走向市区。

    陈晓草决定零薪求职,住的地方有了——公园,就差吃食了。

    ……

    “年龄?”

    “十八。”

    “嗯,行了。”

    “啊!”陈晓草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对方只问了一个年龄,就成了,连名字都省了不问。原本还想以零薪求职的方式来打动对方。真转运了?

    “那,我什么时候上班啊?”陈晓草问道。

    “现在。”

    “哦,那……当然可以!”陈晓草还想问问工资待遇什么的,心想,还是见好就收吧。

    “管吃管住。”那女孩似乎看出陈晓草的心思。待遇上,只是管吃管住说的也太模糊了。

    陈晓草已经心满意足了。听了女孩的话,陈晓草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才发现,这招聘的女孩,别说,还挺漂亮的,白白净净的,身材也极好。年龄似乎也和自己差不多,就开始在公司里管招聘的事了,真是了不起!

    “那,让我干什么?”陈晓草问道。

    “领把铁铲,到外面等着。”女孩机械化的说道。

    “好嘞!”陈晓草按照招聘女孩的话,领了把铁铲,出去等着了。

    外面已经有几个男人在等待着,都是拿着铁铲,谁也不搭理谁,除了陈晓草,其他人都是嘴里叼着个烟,一边悠闲的吞云吐雾,一边眼睛四处的看着。

    陈晓草眼望着天边,像是在捕捉云层深处的什么不明飞行物。

    这一等,就是半天,终于,实在是招不到人了,一共9个人,还有个大婶。

    招聘的女孩走了出来,让大家准备出发。一辆小货车开了过来。在招聘的女孩的指挥下,陈晓草等九个人上了车后,女孩坐到副驾驶位上,开车的是个年长的“大胡子”,小货车开往城市的郊区而去。

    

一车人都冷漠的互不相看,陈晓草在此环境的熏陶下,也只是两眼望天,摇头晃脑的,摆出一副极有城府的架势和一副来路很深的派头。

    这一路驶去,居然就到了旁晚,路上,招聘的女孩给应聘的九人分发了面包和矿泉水。陈晓草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感觉,进入了小康。

    到了地方,没想到下了车就要开工,一帮人在招聘的女孩的带领下,被交到了一个汉子的手里,在那汉子的指挥下,陈晓草等一众人,随着他走进密林,来到密林深处,一块空地,已经有十几个人在那里挖坑了。

    不知道挖什么,也没有人多说一句话,陈晓草等九个人加入了挖坑的队伍,开始干活了。

    工地周边停着一辆卡车和那辆送陈晓草等人过来的小货车,还有四、五个壮汉,监工着。一时,气氛凝重了起来。

    陈晓草感觉自己像个奴役。

    活一直干到半夜,才有个肌肉不是很协调的肌肉男走过来喊停了,于是,开始吃晚饭。

    陈晓草等工人吃的晚饭依然是面包就着矿泉水,而那帮监工和负责招聘的女孩,围着餐桌,有鱼有肉还有酒。

    陈晓草光着膀子,一身的大汗淋漓,周体黑黝黝的闪着光。人鱼线和八块腹肌显露无余。额头上的“美人尖”配上青春少年的玉面,五官端正,而剑眉和挺拔的鼻梁,突出了五官端正中细腻的精致。

    负责招聘的女孩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罐啤酒,另外一只手拿着一块咸鹅腿。

    陈晓草左眼看着女孩手中的啤酒,右眼看着女孩手中的鹅腿,一时顿觉失态,便冷静了一下,微笑着看向女孩,心中谦辞已经想好了。

    果然,女孩在陈晓草身边坐了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晓草,耳东陈,晓得了的晓,绿油油草地的草。”陈晓草微笑道。

    “你是农村出来的吧?”

    “嗯!”

    “我就知道。起这样名字的,一般都是农村人。好养活的意思。对了,你才十八岁,怎么就不上学了?”

    “上学花钱,出来是挣钱的。”陈晓草微笑着等待。

    “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哦。”女孩喝了口啤酒,啃了一口鹅腿。

    陈晓草心中大失所望,笑容收起,继续开始啃着面包了。此时,陈晓草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没有了小康的感觉,却有一种解放前的感觉出来了。

    “你个子再高点,就可以做模特了。”女孩无不惋惜的说道。

    “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多大?你这么年轻就做了公司招聘的领导,了不起!”陈晓草道。

    “我叫苏艳玲。”

    “好名字!真好……听。”陈晓草看着苏艳玲手中的鹅腿道。

    苏艳玲又啃了一口鹅腿,道:“你真有眼光,来这里应聘。一般农村出来的,都应该从业务员做起,搞搞销售,跑跑营销,那样才能锻炼人。”

    “我以前在工地上干活,总是拿不到工钱……”

    “干活了!”那个肌肉不是很协调的肌肉男,满口酒气的喊道。

    “啊!不让睡觉?你们这是让我们挖地基吗?还是干什么?”陈晓草看着苏艳玲道。

    “好好干啊。”苏艳玲笑咪咪的回应道。

    监工们还在吃喝着,苏艳玲回到小货车上睡觉去了,陈晓草等一众又开始了挖坑。

    “我们都困了,也该让我们睡觉了吧?干什么活,也不能这么熬夜的干吧?这太不符合劳动法了。”随陈晓草一起过来的那个大婶,开始不满了。

    如此的“胆魄”,让陈晓草很是敬佩有加。陈晓草暗叹一声:“厉害啊!”

    随之,悲剧发生了。

    那个刚才喊开工的肌肉男,顺手拿了一根钢管,朝着那大婶走了过来。

    站定在那大婶跟前之后,肌肉男道:“你说什么?我没听见,麻烦你再说一遍。”

    大婶有点怯了,看着肌肉男手中的光管,嘴蠕动了一下,再看看四周那些工人们,都在望向自己,特别是陈晓草的面部表情,简直是在给她鼓励。

    “我说……”大婶终于开口了,但,刚说了两个字,便抱着头蹲了下去。

    接着,那肌肉男开始不停的猛打起来,钢管的击打如雨点般的落在大婶的头上、身上,直到大婶躺倒在地,那肌肉男还是没有停止击打,似乎,非要打死她才为算。

    陈晓草真想冲过来……却没有动弹半步。和陈晓草的想法一致的人很多,却都没有挪动半步,渐渐的,那种惨景,让大家都不忍再看下去了,于是——大家开始继续挖坑。

    肌肉男一边猛烈的击打着,一边道:“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其势嚣张的无可附加。

    肌肉男累的气喘吁吁的丢下了钢管,累的似乎连钢管都提不动了。方才走开,回去继续和那几个监工们吃喝起来。地上,大婶一身的鲜血,头部已变形,身体再也没有一点起伏。

    陈晓草开始挖的很起劲,卖力多了。

    忽然,一个东西从坑中冒了出来,绿色的,陈晓草在坑中弯下腰,用手扒拉一会,是个绿色的鹅卵石?陈晓草也没有多想,便把那东西揣进了裤兜里,继续劳作起来,陈晓草这挖出绿色鹅卵石以及捡起来揣进了裤兜里的一系列动作,没有人发觉。陈晓草也没有当做一回事。

    大家都闷头干着活,有实在累的不行的,困的不行的了,回头看了一眼那血泊中大婶的尸体,便立刻来了精神。

    过了没多久,忽然听到树林外传来一阵骚动,接着,突然之间,数不清的探照灯光束集中射向这里来,随之,无数的人影开始向这里突入进来。

    “不好!快跑!”肌肉男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或许是打死了人,他毕竟心中不安。别看表面上一副“死了就死了,关我屁事”的劲头。

    其他的几个监工,酒劲还没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时,便被扑上来的警员给掐住了。一个年长些的“大胡子”,人被按在了地上,却拼力的冲着小货车方向喊道:“丫头,快跑!”

    肌肉男跑开了,吸引了一大帮的警察围堵了上去。

    陈晓草等一帮民工们,也开始瞎蹿起来,陈晓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跑,反正大家都在跑。

    苏艳玲在小货车上睡觉,此时也早已惊醒,瞬间便发动了汽车,小货车在窜逃奔驰之前,陈晓草正好赶到,一个“飞蛾扑火”,跳蹿上了小货车后,接着,陈晓草回头看时,几个协警拿着橡皮棍,被甩在了车后。还在大喊着:“站住!……”

    苏艳玲车技很是不得了,那个横冲直撞啊,还真给突破了重围,陈晓草趴在后车厢上,死死扣住车板,任凭如何的晃荡,就是不掉下来,只是,突然之间,裤兜里的那个“绿色鹅卵石”被甩了出来,还真的很巧,就在陈晓草张口结舌的时候,那“绿色鹅卵石”被正正好好的甩进了陈晓草的口中。

    极其的滑润,便掉进了陈晓草的肚子里。

    糟糕!要死了——晓草傻眼了。

都市虐灵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