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缘起 第19章   力挽狂澜

    严笃行见叶平凌空袭来,不禁狞笑一声,举起戮魂扇猛力一扇,无边无际的秽土凭空涌现,瞬间幻化为一个漆黑的骷髅头,那骷髅头猛的张开大嘴,将叶平吞了进去,魏国将士都是大吃一惊,均想那秽土沾之即死,叶平焉能活命?汪晓澜见到这一幕,一颗芳心更是几乎停跳!

    汪晓澜不明白叶平为何要兵行险招,虽说他已经跻身于修士之列,但严笃行有戮魂扇在手,连浩然门的青云子和赤云子两位前辈仙修都铩羽而归,他孤身一人进攻严笃行,岂非与送死无异?

    她却不知道,叶平虽然英勇侠义,却非不能审时度势的蠢才匹夫,他如此做,自然是几分把握的!

    原来,自从青云子和赤云子负伤逃走之后,叶平就知道大势不妙,他若趁机藏在魏军之中悄悄逃走,倒也不难保住性命,但以叶平的性子,怎么肯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

    战事演变成这样,叶平心中也是极为懊丧,那无名古卷上明明载有以仙道神通破解鬼道秘术的法门,但不论是克制戮魂扇的法宝,还是化解秽土之毒的丹药,都需要事先炼制,别说此时的叶平并没有学过炼丹铸器之道,就是他当真精擅这门绝艺,一时三刻间又上哪寻觅一应必需的天材地宝?

    何况两军交锋正急,他也绝对没时间开炉炼器,但如果真的全无办法,叶平也不会太过难过,可此刻明知道敌人可破、同伴可救,自己却偏偏做不到,这才真正的令他伤心。

    他见到数百名魏国将士手足腐烂、身躯化血的惨状,心中大感恐惧,但叶平少年质朴,心地纯良,此刻不仅不想逃走,反而想去禀报汪晓澜,由他留下来殿后,以阻挡严笃行的追击,毕竟其余的魏军不会道法,根本拦不住严笃行,而汪晓澜虽然也是修士,却要统领大军,自然不能轻易犯险,唯有叶平自己才能负起殿后的重任。

    可就在这时候,叶平瞧见那楚国统帅再次举扇一扇,无边秽土涌出,又将数百位魏国将士击倒,只怕一时三刻间这些大好男儿便要化为血水,叶平悲愤不已,却又无计可施,眼见得远处那些魏军痛苦哀嚎,垂死挣扎,叶平又是痛恨又是感伤,霍然之间,叶平脸色大变,在那些将死未死的人当中,竟有李风和李雷的身影,他们兄弟俩竟也遭受了戮魂扇的荼毒,此刻手足腐烂,疼的满地打滚!

    李风、李雷和叶平情同手足,眼见得二人身受残酷极刑,性命已在顷刻之间,叶平再也忍耐不住,不顾一切的冲出阵列去查看二人的伤势,至于军规军法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但此时魏军阵营已然大乱,队不成队,列不成列,因此也无人来阻拦叶平,甚至连他离队乱走也无人注意。

    叶平疾奔到李家兄弟身前,二人早已浑身是血,手脚上的肌肤已经尽数腐烂,腥臭的脓液沿着伤口不停流出,叶平心中一痛,知道如此重伤势难痊愈,就是立刻服下仙丹灵药驱秽解毒,也要落一个终身残疾,何况叶平身边也没有能化解秽土阴毒的丹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兄弟慢慢死去···

    李雷极是硬气,身受重伤却心神不乱,抬眼看了看叶平,凄然笑道:“平娃子,我要走了,替我和宣山城的大伙报仇···”叶平含泪点了点头,悲痛之际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李雷笑了笑,就此闭目长逝。

    叶平转头去看李风,他身上沾的秽土较少,因此尚未气绝,想来是秽土袭来之际,李雷舍身替这个弟弟遮挡,试图挽救李风的性命,但秽土四散飞扬,无孔不入,李风虽得兄长庇护,终究还是不免于难,而那秽土沾身之后,肌肤立刻溃烂,沾的越少,死的越慢,受罪也越多,这却是李雷所始料未及的了。

    李风本来胆子就小,眼见得兄长毙命,更是悲痛欲绝,加上手足四肢剧痛难当,不禁吓破了胆,见叶平走到身前,情不自禁的哀号哭泣:“平娃子,救救我,救救我哥哥,我不要死···”李风说话之时,泪水长流不止,显然他心中极为害怕,不愿就此死去。

    叶平自幼心地仁善,就是素不相识的人身负重伤,他也往往竭力施救,何况是这个自幼相识、情如兄弟的李风呢?

    听到李风惨声求救,叶平不禁心如刀绞,他若有治伤救人的手段,早就出手了,可此时实在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风全身溃烂,血流满地,叶平也是垂泪不止,勉强开口安慰:“兄弟,我一定想办法救你···”

    李风的气息已经非常微弱,兀自不停的哭泣哀求:“平娃子,咱们自小一起长大,你最有主意,最有本事,千万救救我···”叶平又心痛,又惭愧,安慰道:“兄弟,我一定想办法救你···”

    叶平虽知李风伤重难愈,但见他如此痛苦惊惧,心想:“我虽救不了他,却可以用金针刺穴之法减少他的痛楚。”

    想到此处,叶平便探手入怀,不料金针尚未取出,李风已经气绝而死,叶平眼前一黑,几乎昏了过去,想起自幼相交的情谊,不禁悲愤欲绝,胸中积郁难当,猛一张口,呕出了一口鲜血,霎时间,叶平恨不得和这两兄弟一起死了才好!

    叶平悲愤过度,以致口喷鲜血,鲜血湿透衣襟,染得胸前一片殷红,叶平放在怀中的几样事物也不免沾上一缕血丝,金针、书卷之类的事物染血倒也罢了,但那柄得自仙府的短剑沾染到叶平的鲜血,却陡然间大放光明!

    叶平只觉得胸前滚烫,似乎怀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一般,他随手一摸,却将那柄短剑掏了出来,那柄剑锋钝刃短,本来平平无奇,此时却变得刃长三尺,精光灿然,叶平一时间也想不明白此剑为何会有如此变化,便将短剑拿在手里仔细观看,只见剑柄上浮现出两个若有若无的篆文:流痕!

    虽然叶平早已隐隐猜到此剑不凡,但此剑在这乱军之中忽生异变,还是令他大为诧异,浑不知得到此剑是福是祸!

    那位留下宣山仙府的无名道人,实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洞悉天机,预知浩劫,因此铸剑炼丹,传下大道,想帮后世之人留下一线生机,这原是大善之举,但这柄流痕剑自铸成以来,便在仙府中温养万年,常忍孤寂,压抑无比,此刻终于可以展露锋芒,立刻戾气大作,想要大肆拼杀一场,可这方圆数百里之内,唯一的法器就是戮魂扇,流痕剑立刻将它当做了对手!

    叶平无意间滴血认主了流痕剑,人剑之间隐隐心意相通,他自然感觉到了流痕剑的澎湃战意,但他却不敢贸然上前迎敌,心中暗想:“浩然门的飞剑也是极为厉害的仙道法宝,但却被戮魂扇瞬间破去,灵气消散,化为了顽铁,这流痕剑会不会重蹈覆辙,被秽土污染呢?”

    哪知叶平心中刚起了这个念头,流痕剑陡然发出一声剑吟,似乎对叶平这么不信任它,而感到十分不满,叶平知道此剑通灵,急忙说道;“仙剑啊仙剑,戮魂扇能施放秽土,阴毒无比,先前已有两柄仙剑惨遭荼毒,你若是没有把握抗衡戮魂扇,那咱们就不必硬拼,慢慢跟它缠斗,让大伙先逃走好了!”

    流痕剑又发出一声剑吟,叶平不解其意,急忙问道:“你说什么?”豁然之间,只觉得手掌一震,流痕剑已经飞上半空,叶平淬不及防,也被带的离地而起,他本能的想要放开剑柄,但手掌便似被粘在剑柄上一般,五指自行紧握,竟说什么也甩不开流痕剑!

    

叶平见流痕剑硬拖着自己横飞十余丈,朝戮魂扇攻去,便知道此剑通灵,应该有克敌制胜的法门,但心中也感到惴惴不安,自己的修为远不及严笃行,如果流痕剑胜不了戮魂扇,那这条小命就算彻底交代了,而且在场的魏军只怕也没有几个能幸免于难!

    此刻的战场上早已乱作一团,虽说楚军已被魏军杀死了十之七八,但魏军也在戮魂扇的荼毒下损失惨重,若不及时撤军,大有覆灭之虞,而且就算汪晓澜立刻带领魏军撤走,严笃行也势必尾随追杀,这些魏军根本无法抵挡戮魂扇,定要有一大半死于非命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叶平却被流痕剑拉扯着跃众而出,单人支剑朝楚军阵营发起猛击,魏国将士立刻人人瞩目,均盼望他能创造奇迹,虽说大家都知道这念头未免太过异想天开,浩然门的仙修尚且败走,大队人马也都攻不进去,他一个人岂能建功?

    但此时此刻,魏国将士的心态便宛如溺水将亡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自然说什么也不肯放手了!

    眼见得叶平突飞而来,严笃行狞笑一声,举扇对着他一扇,无边秽土幻化为骷髅鬼首,张开血盆大口将叶平吞了,叶平心中一寒,暗道:“我命休矣!可惜大仇未报,死不瞑目!”

    魏国将士见此一幕,都忍不住扼腕长叹,惋惜之情见于言表,想起这位叶神医平日的大恩大德,登时有无数将士开始痛哭,一边哭一边准备跑路,不然就该让别人来哭自己了!

    叶平身陷秽土之中,便闭目待死,哪知道流痕剑微微震颤,发出一声剑吟,似乎在嘲笑叶平的慌乱,叶平仔细一看,只见流痕剑光华闪烁,散发出凌厉剑气,竟将那无穷秽土尽数隔绝在外,自身并没有遭受半点侵袭,这一来,叶平不禁大喜过望,情不自禁的喝道:“好剑!”

    流痕剑又发出一声剑吟,似乎颇为得意,叶平心中大定,他惧意一去,更与流痕剑心神相通,剑气登时变得强横无匹,叶平举剑一挥,立刻将那骷髅鬼首自内而外的斩开,顷刻间便冲破了秽土的阻挡!

    看到骷髅鬼首被轻易地斩破,严笃行的瞳孔猛然一缩,他万没料到叶平被秽土围困居然活了下来,还能乘势反击,不禁大为惊疑,急忙喝道:“众将听令,拦住那小贼,待我施展法力,将他化为灰烬!”残余的楚军立刻枪矛齐施,朝叶平刺来!

    若在以前,叶平身受数十位将士围攻,自然抵挡不住,只能依靠乾坤步法闪避,但现在仙剑在手,信心大增,竟是无所畏惧!

    数十柄枪尖矛头乱刺而来,叶平大喝一声,流痕剑幻出五丈剑气,叶平举剑挥落,登时将数十位楚国将士斩为了两截!

    魏国将士见到叶平如此神威,人人震撼,都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残余的楚军见到叶平出手一剑竟有如斯威力,不禁心胆俱裂,登时全无斗志,四散流窜而逃,连自家主将都弃之不顾了!

    严笃行见叶平手中的剑光如此凌厉,简直是无坚不摧,也觉得暗暗心惊,但他修为高深,并不慌乱,当下左手掐诀,右手挥扇,鬼火和秽土一起涌出,分从左右两路向叶平攻到,叶平掌中仙剑光华一闪,鬼火和秽土竟如同被滚油泼中的残雪,顷刻之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严笃行见到这一幕,知道叶平这柄仙剑威力无穷,远在戮魂扇之上,这少年有此宝在手,形势已然颠倒,自己依仗法宝之力击败浩然门二道,但没料到转眼之间,就受到别人的法宝克制,真是眼前报,还得快!

    严笃行苦修多年,老奸巨猾,乃是血幽宗的成名人物,此刻见到情势不利,立刻就想当好汉,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自然想溜了,临走前还想壮壮门面,高喝一声:“小贼休要恃宝猖狂,你家道爷的厉害法宝没带在身上,今日少陪了!”

    严笃行若是直接驾遁光逃走,还不至于命丧当场,但他气数已尽,偏要留下几句场面话,让叶平有了准备,他遁光刚刚架起,叶平已施展乾坤步法冲到他身前,举剑猛然劈下,同时喝道:“老贼哪里走!”

    严笃行的脚刚一离地,仙剑已经劈向顶门,他来不及躲避,只得举起戮魂扇想要招架,只觉得手上轻轻一震,戮魂扇已经分成两半,跟着就觉得自己头顶微微一凉,似乎一缕寒风从顶心直吹到后背,心中涌起最后一个念头:“这少年的身法怎么会这么快?他的仙剑威力绝伦,世所罕见,难道真的是那个势力的弟子?”

    严笃行想到此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他心中的疑问,也永远没机会弄清楚了!

    叶平尚未练成飞天遁地的道法,严笃行只要升上半空,他自然无法追击,但此刻依仗乾坤步法的玄妙,流痕剑的锋锐,竟将这位法力高强的鬼修当场斩杀!

    汪晓澜和魏国诸将见叶平被秽土卷入,都以为他必死无疑,万没料到他竟然毫发无伤,反而在弹指间脱困而出,并将那楚国主将和戮魂扇连人带宝斩为四截,魏军将士都不禁大喜过望,他们所忌惮的,就是这件歹毒法宝,此宝既破,则魏军必胜无疑!

    遥望着那傲然立于乱军之中的身影,汪晓澜兀自有些难以置信,虽然她早知道叶平身手不俗,但万没料到他竟真能单人支剑力挽狂澜!

    何谓英雄?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这就是英雄!

    想到此处,汪晓澜的心底里忽然有些异样,似乎对叶平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情愫,她急忙摇了摇头,将那情愫压下,此战尚未结束,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叶平出手一剑的声势极为浩大,魏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眼见得戮魂扇毁于叶平之手,都不禁狂呼喝彩:“叶大夫剑法道术妙绝天下,楚贼竟敢班门弄斧,真是自寻死路!”“叶大夫天下无敌,教你们这些楚国的狗贼也开开眼界!”

    以叶平现在的修为而论,离“天下无敌”这四个字自然相去甚远,但此时此刻,魏国将士都把叶平当成了世外高人,下凡天仙,人人信心百倍,个个精神大振,围住残余的楚军狠杀猛打,而楚军主将已死,无人指挥战斗,加上士气沮丧,因此战力极低,片刻之间就被魏军杀得干干净净,这场一波三折的鏖战终于以魏军全胜而告终,汪晓澜和叶平这对女将男兵,也凭借此战立下赫赫功勋,自此威信日重!

    但魏军虽然取胜,却也损伤极重,若是继续前进攻打万屏关,势必全军覆没,汪晓澜与诸将商议一番,决定后撤六十里扎营,等待援军到来再作计较,但汪晓澜却没料到,安营扎寨之后不久,就有鬼修前来探营,闹出了一场风波。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求收藏!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