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缘起 第18章   邪恶法宝

    叶平并不认识这两个道人,但他也知道这两个道人肯定是浩然门的仙修,而且修为精深、实力强横,远在自己之上,叶平心中暗暗高兴:“以这两位道长的修为,一定可以胜过那楚军的鬼修主将!”

    这两名仙修,一个法名赤云子,一个法名青云子,都是浩然门玄烈宗主的徒弟,他们奉命在暗中护卫魏军,若是血幽宗的修士不出手,那他们也会袖手旁观,任由魏楚两军自行交战决胜,若是血幽宗的修士依仗道法屠戮魏军,他们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

    血幽宗和浩然门之间,曾经立下约定,双方修士都不参与普通将士的争斗,也不能依仗道法屠戮对方的百姓。

    自从此次楚国入侵魏国以来,楚军因为占了先机,所以在战场上未落下风,血幽宗的修士也就始终没有出手相助楚军,浩然门这两个老道也未免有些疏忽大意,一直远远的跟在魏军后面,等到严笃行施展鬼火伤人,他们想要赶来解救,却迟了一步,一直到叶平出手救人,又被严笃行击退,他们才终于赶了过来!

    青云子和赤云子一到,立刻施法灭了鬼火,但那些魏军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能否保全性命尚不好说,但就算能保住性命,也免不了终身残疾,这两位老道都觉得心中不忍,又后悔自己不该大意,与魏军离得太远,才酿成这般惨剧!

    青云子长叹一声,朗声说道:“四年之前,贵宗的冥骨宗主曾与家师立下约定,双方修士都不可以参与两军间的争斗,也不可以依仗道法屠戮凡人百姓,严道友,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岂非违背了贵我两宗当年的约定?”

    严笃行敢于违背前约,自然是有了极大的依仗,他道法卓绝,又身居高位,虽然怀疑叶平的来历,但在人前也不愿失了威风,当下轻笑道:“世间事态不停变化,岂能墨守成规,一概而论?正所谓事过境迁,四年前的约定,此刻自然也要改一改了!”

    赤云子性子暴躁,虽然修炼的是仙道法门,但只练成了杀人的飞剑,却没练成养气静心的功夫,此刻听到严笃行这一番无耻的言语,不禁勃然大怒,喝道:“强词夺理,巧言诡辩,血幽宗就是这么无耻吗?”

    严笃行冷笑一声,指着叶平说道:“你们浩然门早就被天···天···被那个势力驱逐出来了,现在又去找那个势力的修士帮你们,这种行径就不无耻?”

    青云子和赤云子闻言,都是大为惊奇,自己门派的来历渊源,他们自然很清楚,但浩然门早就和那个势力闹翻了,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怎么可能会去求助?

    但这两个老道听了严笃行的话,自然而然的便向叶平看去,以这两个老道的修为、阅历,自然能够看出叶平的与众不同之处,二人都是心中一惊,暗想:“这少年灵光聚于顶心,确实是旷世难寻的良材美质,加上他修炼的仙道法术极为正宗,难道真的是那个势力培养的弟子?”

    青云子心思缜密,立刻想到:“如果真是如此,那这少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我们浩然门迁到这种偏远小国,那个势力也不肯放过我们?”

    赤云子性子暴躁,哪里去想这些纠葛牵扯,怒喝道:“我们浩然门和天···和那个势力早就没有关系了,我们就是遇上天大的困难,也绝不会去找他们帮忙!”

    严笃行闻言,心中反而一宽,他知道浩然门的修士极重信义,从来不屑说假话,当年浩然门和那个势力闹翻,也正是因为太过耿直的缘故,既然赤云子说浩然门根本没找那个势力帮忙,那自然是真的了,只要那个势力不插手,那血幽宗已有对付浩然门的办法,大事就不足为虑了。

    青云子说道:“严道友,你依仗法力杀了这么多魏军,已经坏了贵我两宗当年定下的约定,我们师兄弟二人自然要领教一下道友的高招了。”

    严笃行冷笑一声,说道:“若在以前,你们师兄弟联手,我还忌你们几分,但今时不同往日,凭你们两个杂毛还不够看!”

    赤云子大怒,一打手诀,祭出一柄飞剑,直往严笃行头上斩去,那飞剑经过道法加持,当真是切金断玉、削铁如泥,而且快如闪电,令人难以抵挡!

    严笃行见那剑光奇快,知道无法躲避,急忙从法宝囊中取出一杆小幡,幡上绘着一具白骨骷髅,他将小幡一抖,那骷髅便从幡中跳出,迎风幻化成凡人身躯一样大小,那骷髅发出凄厉的长啸,周身白骨之上立刻泛起惨碧色的鬼火,跟着便伸出一双狰狞的骨爪去抓飞剑,看那骷髅的身法,竟是异常诡异,以飞剑凌空之快,竟也险些被它抓住!

    赤云子怕飞剑被那骷髅抓住,受到鬼火污秽,急忙收摄心神,驭驾飞剑连连攒刺,想要将那骷髅斩杀,但那骷髅极为狡猾,并不正面为敌,四处乱飞,偷空就去抓飞剑,一时间竟与飞剑斗了个旗鼓相当!

    青云子时常与血幽宗的鬼修交手,知道那骷髅乃是一具冤死数百年,饱含怨念恨意的骸骨,被严笃行收服之后,又以鬼道秘术祭炼,威力非同小可,师弟的飞剑虽然厉害,但要将它击败,也得大费周折。

    青云子暗想:“夜长梦多,必须尽快击败敌人,以免生出变数,严笃行违背前约,厚颜无耻,也不用跟他单打独斗了!”当下祭出飞剑,上前夹攻骷髅,他的修为尚在赤云子之上,此刻一出手,立刻将四处乱飞的骷髅截下,赤云子大喜,趁机驭剑在骷髅身上砍了几下,将它护身的鬼火劈的四散飞溅,那骷髅痛的“吱吱”怪叫,但似乎受伤不重,仍然不停的伸爪抓剑。

    魏楚两军的将士们见到仙、鬼两脉的修士斗法,早已忘了厮杀,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龙争虎斗,个个目瞪口呆,宛如化成了石像雕塑一般,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真正眼有所见、心有所悟的人,还是已经跻身于修士之列的叶平和汪晓澜!

    

叶平和汪晓澜修炼的都是大道法门,但二人阅历尚浅,此刻亲眼目睹前辈修士斗法,都知道这是旷世难逢的机缘,自然看的全神贯注,见到惊险处,都觉得暗暗心惊,见到微妙处,又都面露微笑,二人旁观者清,看了这一场斗法,竟然心中都生出受益良多之感!

    严笃行见青云子出手,立刻冷笑道:“浩然门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居然联手夹攻我的九炼骨骸,你们还要不要脸?”

    青云子正色道:“除魔卫道,乃是我们修道之人的责任,你为了收取阴魂祭炼这具骷髅,已经害死了不少无辜的百姓,我们自然要为民除害!”

    赤云子接口道:“不错,除魔卫道,乃是大节之所在,不必拘泥于单打独斗的小节!”

    严笃行破口大骂道:“满口仁义道德,行事卑鄙无耻,你们配的上“浩然”这两个字吗?”说着话,将那骷髅召回,跟着伸手入怀,取出一柄小小的折扇,遥遥对准青云子和赤云子用力一扇!

    霎时间,战场上狂风大作,漆黑如墨的秽土如潮水般朝青云子和赤云子涌来,两个老道淬不及防,已被秽土卷上身来,饶这两个老道法力高强,护体玄光浑厚严密,竟也抵挡不住这秽土的侵袭,立刻长声惨叫,架起遁光飞奔逃走,而那两口飞剑,早被秽土污染,化为了顽铁掉下地来!

    那秽土四散飞溅,周围的魏国将士也不能幸免于难,而这些凡人没有法力,不像那两个老道还能强行支撑着逃走,只要沾上一星半点秽土,立刻肌肤溃烂,连皮带肉化为血水!

    魏军中的宿将老兵见到这一幕,不禁骇然变色,齐声惊呼道:“戮魂扇!”

    当初魏楚交战之时,血幽宗的宗主冥骨老鬼就曾凭借此扇大肆屠戮魏军,一扇之下,魏军阵营中便即血流成河,那场面当真是惨不忍睹,凡是参与那一役的魏国将士都对此事印象极深,此刻见到惨剧重演,不禁人人心生恐惧,栗栗自危!

    汪晓澜和叶平等小一辈人物虽然久闻戮魂扇的昭彰恶名,但此刻亲眼目睹这邪恶法宝的凶威,还是大为惊惧,短短一瞬间,已有数百位精锐勇悍的魏军化为脓血,有些将士不过是手足上沾染了几粒秽土,居然也慢慢腐烂而亡,临死之际声声哀号,垂死挣扎,实在是惨不忍睹!

    叶平被严笃行击退之后,本来还担心这位鬼修会对魏军痛下杀手,等到浩然门那两个老道现身,叶平才终于放宽了心,在他看来,这二位仙修的实力都与那鬼修在伯仲之间,现在以二敌一,自然大占上风,就算不能将那鬼修当场斩杀,至少也可以稳稳的拖住他,只要这鬼修不插手,那魏军很快就可以将楚军屠戮殆尽了!

    叶平想的倒是很好,但世事变化往往出人意料,那严笃行之所以敢违背前约,自然是有所依仗,他以法力屠戮魏国将士的时候,就知道浩然门的修士肯定会出手,但冥骨老鬼应楚王之请,已将戮魂扇交给了严笃行,让他带兵伐魏,他身怀此扇,自然气焰嚣张,才会不把青云子和赤云子看在眼里,而戮魂扇也的确威力无穷,所以严笃行一出手就轻易击败了这两个劲敌!

    严笃行为了抓捕阴魂,并不去追杀青云子和赤云子,但他心狠手辣,对凡人出手也毫不留情,举扇连挥,登时将数百位魏军将士化为了血水,魏军阵营立刻大乱!

    几位将领纷纷赶到汪晓澜身边,焦急的说道:“先锋大人,当初戮魂扇只有青木鼎能克制,而青木鼎早已被毁,现在楚军以戮魂扇为依仗,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咱们还是暂避锋芒,保存实力为妙,还要赶快将此事禀明魏王和玄烈道长,请他们设法毁扇破敌,扭转局势!”

    汪晓澜柳眉紧蹙,长叹道:“咱们若是立刻撤退,那鬼修主将必然追来,将士们的脚程再快,也跑不过修士的遁光,他紧跟在咱们身后,尽情施展戮魂扇,那就大势已去了!”

    众将士也知道汪晓澜说的是实情,但青云子和赤云子这两位有道真仙都在戮魂扇下吃了大亏,以惨败逃走收场,自己这些凡人兵将,又如何能抵挡戮魂扇的锋芒?

    见众将沉默,人人无计可施,汪晓澜一咬银牙,亲自带着一队魏军发起冲锋,想要抢先夺取戮魂扇,若是侥幸得手,自然可以转败为胜。

    这些魏国将士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在汪晓澜的号令之下,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狂叫着朝严笃行冲去,但严笃行早已将剩余的楚军尽皆聚集在自己身边,摆出了众星拱月之势,守的严密异常,魏军虽然骁勇异常,一时间却也无法撕开缺口,严笃行又趁机挥扇杀死了数百魏卒,汪晓澜忌惮戮魂扇阴毒,怕将士损伤过多,只得带兵撤了下来。

    到了此时,魏军已经穷途末路,汪晓澜和叶平都觉得心乱如麻,若是没有戮魂扇,那合二人之力勉强还能跟严笃行斗上一斗,但严笃行掌控着这件鬼道法宝,已经断绝了一切希望!

    一名鬼修,一件邪恶法宝,便彻底扭转了整个战局,所有的魏军将士都觉得心有不甘,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也是无可奈何,虽说临阵撤兵乃是兵家大忌,但此刻也无第二条路好走了。

    汪晓澜担心撤军之时会被严笃行追杀,想要分兵殿后,就这么略一迟疑,严笃行又举扇一扇,漆黑如墨的秽土再次袭来,魏国将士早已心胆俱寒,立刻四散奔逃,但那秽土随风飘荡,漫天飞舞,根本无法躲避,却登时又有数百人化为血水!

    汪晓澜长叹一声,说道:“敌人恃宝为恶,大家先退,我来殿后···”她刚说完“殿后”二字,忽见魏军中一人高高跃起,手握森然剑光,凌空飞腾,朝严笃行猛扑过去,却不是叶平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求收藏!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