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缘起 第12章   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

    却说叶平想要投军,但负责募兵的武将考虑到他治伤救人更堪大用,因此坚决不允,叶平便使出了激将法,跟招募处的武将打赌,若无人能将他击败,便要准许他投军,若他败了,便老老实实的回去行医救人。

    武将们略一商议,便即答允此事,由那刘百总和叶平去演武场上赌斗,其余的人则继续招募士卒,这招募处里外都是人,围得密密麻麻,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此刻叶平也算小有名气,早有那好事的人口口相传,呼朋引伴,来瞧热闹,刘百总和叶平还未走到演武场,后面已跟了几百人,而且越聚越多,并无减少之势。

    眼见得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刘百总也有些担心,低声对叶平说道:“速战速决,莫惊动了总兵和监军大人,那时你我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叶平点了点头,暗暗叹气:“当了几天大夫,结果连投个军也这般难,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演武场当中的擂台长五丈,宽三丈,高四尺,专供武将士卒比试之用,此刻刘百总稳稳站立擂台一边,左手横在胸前,右手对着叶平一招,喝道:“叶大夫,进招吧!”他这一立,如渊渟岳峙,巍峨不动,已是战意如虹!

    看热闹的人将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静等着叶平和刘百总交手,但大多数人虽与叶平熟识,却不认为他能取胜,毕竟刘百总久经沙场,绝非一个少年大夫所能敌,单看他目光满含战意,周身杀气弥漫,在气势上已然尽占上风!

    擂台下一个老兵油子低声说道:“好好的大夫不做,却跑来招惹刘煞星,这小神医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旁边一人担心的问道:“这位长官看起来好吓人,他不会把叶神医活活打死吧?他可是神医啊,救了不少人呢!”那老兵油子叹了口气,说道:“刘煞星杀人不眨眼,难说得很啊!”

    且说魏国这班武将,无论官职大小,都是在一场场厮杀中磨练出来的,极为的精明干练,虽然他们认定叶平这个半大的孩子不会取胜,但也绝不会轻视任何对手,所以他们公推武艺最好的刘百总来和叶平交手,而这位刘百总也并不因叶平只是个少年便小觑他,一上来就凝神待敌,务求全力以赴!

    叶平对参军志在必得,更是不敢马虎,一边缓缓提气,一边寻找刘百总的破绽,伺机出手破敌,但叶平也不想瞬间击败这位武将,那势必在众人面前扫了他的面子,因此并不急于施展乾坤步等道法,只以自身武艺迎敌,打定了主意多斗一会,好让双方面子都过得去。

    这位刘百总生得三角眼,朝天鼻,满脸横肉,身高足有九尺开外,虎背熊腰,两条臂膀微一运力,已然坟起一大块坚硬似铁的肌肉,他在阵前杀敌无数,过的是刀头舐血的日子,一招一式都经过千锤百炼,此刻纯取守势,哪有丝毫破绽?

    他让叶平先出手,叶平急切间却找不到破绽,不是叶平眼力不够,而是这位刘百总早已洗尽铅华,叶平暗暗点头,无怪魏国同楚国连年交锋,却始终胜多败少,魏国将士的身手果然远不是楚国孱兵弱将之可比。

    既然敌人没有破绽,那就设法引出敌人的破绽,这个道理叶平很早以前就模模糊糊的察觉到了,但看了那无名古卷之后,这个道理在他的脑海里变得极为清晰了,而如何引诱敌人露出破绽,正是搏斗交锋的精髓所在!

    蓄力、前冲、出拳,所有动作在刹那间完成,这迎面直击的一拳自然打不中,但敌人定会挡架闪避,那时必然露出破绽!

    果不其然,为了挡下这一拳并开始反击,刘百总那几近于铜墙铁壁般的守势消失了,叶平立刻抓住机会,开始和刘百总结结实实的交手,但叶平很快就发现了蹊跷之处,尽管刘百总的招式中有破绽,但那破绽总是出现在自己无法企及的地方,叶平自然也就无从下手了,数招之后,反而被刘百总占尽先机!

    自从服下仙药之后,叶平的体质大为改善,变得力大无穷,身手敏捷,筋骨似铁,换言之,他的力量、速度、防御都胜过了刘百总,但真正交手之际,他却落在了下风!

    彼此相差的,是气势,是经验,叶平惯于捕杀野兽,但野兽虽然凶猛,智力却不及人多矣,体型也与人有异,所以他突然和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兵骁将交手,就变得极为的不适应,反观刘百总,无数次的出生入死,令他的一招一式圆熟老辣,绝不拖泥带水,能用一分力气打倒对手时,他绝不会再多浪费一分力气,出拳奇快,力道极大,却绝无劲风,只因拳势内敛!

    围观的魏国子民也大都练过几手,此刻见刘百总谨守法度,进退自如,深得武家精髓,都不禁喝起彩来,叶平被吵嚷的心神微乱,更加抵挡为艰,而这位武将眼光老道,每次落手的部位也是颇为精准,拳脚尽皆攻向叶平周身的空门,犀利之极,令叶平难以招架。

    但刘百总虽然占了上风,却越打越是心惊,叶平的出手虽然稍嫌稚嫩,但却快得难以形容,而且每一拳每一脚中所蕴含的力道大的异乎寻常,这倒也罢了,真正令刘百总佩服的,却是叶平那过人的悟性,这少年虽落下风,却决不气馁,临敌之际,竟似能随时察觉到自己的不足,并能随时改变自己的不足,一点一滴的变强,破绽竟越来越少!

    刘百总暗暗叹息,这少年如此颖悟,性子又执着,若是入伍,很快就可以得到真正的磨练,若他不死于乱军之中,假以时日定然大器可成,但越是如此,他越不能让叶平入伍,并不是刘百总嫉贤妒能,而是现在的战局凶险异常,魏国即将反攻,那时将无城墙可守,反而要进攻被敌方占据的坚城,这些新兵定然九死一生,若是叶平因此死去,岂不可惜?

    依这位刘百总的意思,不如等将来大局逐渐稳定,再以一场场小战慢慢磨练叶平,才是循序渐进之道!

    正因为这位身经百战的武将见过太多的人才死于战乱,才会感到惋惜,他绝不愿再看到一位本该成为魏国栋梁之才的少年就此死去,那绝不仅仅是叶平的悲哀,更是所有魏国子民的悲哀!

    刘百总轻吐一口浊气,准备结束这场战斗,他一边与叶平交手,一边不着痕迹的退后,渐渐将叶平引至擂台边,斜身避过叶平的攻势,顺势绕到叶平背后,抬脚向叶平的膝弯踹去,他算定叶平必然跪倒,然后就会跌出擂台,那胜负也就彻底分晓了!

    但刘百总没有料到,他那一脚虽然踢中了叶平的膝弯,却没有令这位少年跪倒,叶平身子微微一晃,便即站稳,居然显得若无其事,他的脚反而隐隐生疼,似乎踢中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块磐石山壁!

    

这一来,刘百总不禁大吃一惊,他万没料到这少年的身体居然强悍如斯,竟能硬抗自己的攻势,不禁微微慌乱,但他之前的那一脚,却触动了叶平的心思,叶平暗道:“身负血海深仇,我对参军入伍志在必得,但这位武将艺业惊人,攻守得法,公平交手看来不易取胜,说不得,只好施展道法了,这倒是有些对不起他!”

    当下叶平脚步一错,乾坤步法施展开来,瞬息之间,叶平已在擂台上幻出数道残影,真身闪到了刘百总身后,台下围观的众人都情不自禁的“咦”了一声,显然都对叶平的奇幻身法感到震惊,那刘百总更是暗吃一惊,他万没料到这少年的行动竟如此迅捷,当下也来不及多想,反手一掌劈出,护住背后要害,跟着向前疾行数步,猛然转身,想要与叶平正面对敌,但他快叶平更快,竟又抢到了他的背后!

    刘百总心中一寒,这才知道这位小神医的身手非同小可,当下竭力腾挪闪避,想要将叶平甩开,但叶平步法奇幻,身形飘逸,竟始终追在刘百总身后三尺之处,宛如附骨之疽,这一来,台下的人都看得呆了!

    叶平心想:“彼此无冤无仇,取胜就好,不必让他出丑露乖!”当下手臂一伸,轻轻拍向刘百总背脊,刘百总刚想闪避,已被轻轻拍了一记,叶平一击得手,立刻后跃,同时恭身说道:“长官武艺高强,在下不是对手,承让了,多谢长官手下留情,成全在下!”

    叶平出手极快,台下众人都没看到他击中刘百总后心,只有刘百总自己心中清楚,叶平手下留情,是替自己保全面子,心中十分感激,但这位小神医言辞依旧谦逊,却敲钉转脚,牢牢地咬死获胜的事实,又令他暗暗好笑,他也知道叶平在意的不是胜败,而是入伍之事,可如此猴急之人,倒也少见!

    这刘百总极为豪爽,丝毫不以败阵为耻,更没有仇视叶平,朗声道:“叶大夫,你赢了,参军之事,由我等一力承担,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战场凶险,不如行医救人来的稳妥,你的身世我们也知道,可国仇家恨总为一体,以你之医术,救治同胞胜于亲手杀敌!”

    叶平正色道:“在下受教了,但长官尽管放心,在下杀敌之余,也会救治同胞!”

    刘百总点了点头,不再劝解,径自回招募处去了,叶平也想回白阳观,但看热闹的人哪里肯依,早已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道:“叶大夫,你身法如此奇幻,莫非练的是踏雪无痕的轻功?”

    “叶大夫,你的步法如此诡异···啊不对,是精妙,能不能教教我?”

    “叶大夫,听说你还未娶妻,老身受人所托,特来给你道个喜,有姑娘看上你了!”

    “这位大婶,练踏雪无痕的轻功,需要童子之身,叶大夫是不能娶妻的。”

    魏国尚武,素来崇敬英雄,众人见叶平小小年纪已经实力不弱,身形步法更高深莫测,都不禁格外热情,欲投师者有之,欲结拜者有之,欲求亲者有之,弄得叶平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抽空儿施展乾坤步法逃离人群,抱头鼠窜而去,饶他身手敏捷,衣服也已被撕破了几个大口子,若是再耽搁下去,别说练成了踏雪无痕,就是练成了八步赶蝉只怕也招架不住!

    与此同时,在那浩瀚虚空之上,无尽混沌的最深处,有一座神秘的小山,此山高三十六丈,山顶不过五丈四尺方圆,却耸立着一株碧树,树下摆着一桌一椅,椅上坐了一人,此人脚边又伏了一头异兽,旁边还有一口古井,井水清澈无比,此刻井水波动,幻化出叶平与刘百总交手的情景。

    那伏在地下的异兽浑身金毛,面孔却是漆黑一团,显得颇为丑陋怪异,此刻忽然口吐人言,说道:“主人,这姓叶的虽然资质不错,但却婆婆妈妈,一肚子妇人之仁,以我的看法,绝对成不了大事,主人为何对他如此看重?”

    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身穿白衣,显得极为儒雅,但面容朦朦胧胧,宛如罩在浓雾当中,始终不显露出庐山真面目,令人觉得莫测高深,听见那异兽发问,头也不抬的说道:“人之初,性本善!他小小年纪,行事拖泥带水也在情理之中,等他多经忧患,见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自然就杀伐果断了。”

    那异兽闻言,默然半晌,又说道:“主人,以你的修为,早已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想要逆天改世,根本就是易如反掌,为何要假手于这姓叶的?咱们何苦还要空等这无数年的光阴呢?”

    那白衣人抬起头来,微微一笑,说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世间之事,并非单凭无敌的力量就可以办成,许多事情,一定要特定的人在特定的时间里去做,才会成功。”

    那异兽知道自己的修为尚浅,许多事情自然看不通透,当下便点了点头,那白衣人又道:“也不会等太久的,他既然已经踏入修真之路,只要不被别人杀死,那终究会将该办的事情办妥,用不着心急。”

    异兽闻言,不禁有些疑惑,开口道:“主人,这姓叶的应劫而生,难道还会半途陨落吗?那咱们岂不是白等了?”

    白衣人摇了摇头,说道:“修真一途,本就是逆天行事,步步艰险,处处危机,稍有差池,立刻就是道消身死之祸,这也没什么稀奇。如果他死了,就说明他不是我要等的人,那他死与不死,又与我何干?何来白等一说?”

    那异兽不禁默然,白衣人也不再开口,混沌中的气流云雾一阵翻涌,便将人、兽的身形尽皆淹没了,雾气越来越浓,又过了片刻,连那座小山也遮住了,混沌之中,再也没有一丝痕迹。

    此时的叶平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他更不知道,自己踏上修真之路并不是偶然,而是被人预先设计好的,这背后更牵扯到一个无比庞大、无比复杂的计划!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求收藏!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