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缘起 第3章   因祸得福

    却说叶平舍命引开了僵尸,虽然就此救下了这些兄弟,但他自己却被僵尸紧紧追住,成了它扑咬泄愤的对象,到了这时候,也由不得叶平不害怕,一路向宣山深处飞奔,能挨一刻是一刻了!

    叶平身手本就矫健,到了这命悬一线的当儿,更是奔行如飞,疾逾奔马,但尽管叶平竭力逃窜,那僵尸却始终追在他身后,而且一跃数丈,渐渐赶了上来,叶平只觉得背后腥风大作,尸臭味越来越重,似乎那僵尸一伸爪子,就可以挖开自己的后脑勺,叶平不禁心胆俱裂!

    正所谓饥不择食,慌不择路,叶平没命的飞逃,僵尸疯狂的追逐,这一逃一追何等迅速,很快便一起钻进了宣山的深处,这里古树繁密,灌木丛生,渐渐淹没了道路,叶平一不小心,被树枝拌了一下,身体立刻失去平衡,连翻几个跟头,摔倒在地!

    这一跤摔得极重,一时间,叶平只觉的头晕眼花,周身剧痛,但他已经顾不得查看伤势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继续逃命,但眼前黑影一闪,那僵尸已经蹿到了面前,叶平心中一寒,暗道:“我命休矣!”

    那僵尸瞎了一只眼后,泛着恶臭的尸液流了满脸,显得越发狰狞,它追逐如此之久,终于堵住了这个可恶的活人,自然凶性大发,一双干枯的利爪对准叶平的头颅插下,想要挖出这生人的脑髓尽情舔食!

    看着僵尸那锋利尖锐的指甲,叶平毫不怀疑它们能轻易洞穿自己的天灵盖,但此时虽已山穷水尽,叶平却不是一个会束手就擒的人!

    叶平猛一拧身,勉强避过了僵尸的一抓,虽然这般垂死挣扎于事无补,但蝼蚁尚且偷生,谁肯甘心就死?

    僵尸一击落空,利爪深深插入了泥土中,叶平得此余暇,急忙连滚带爬的逃开数丈,可他刚站起身来,僵尸又已扑到,叶平无可抵挡,勉强逃出数步,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已被僵尸的利爪抓出了数条血痕,叶平知道自己若是逃的稍慢,只怕脊椎骨也要被僵尸抽了去!

    叶平也顾不得背后鲜血直流,拼命向前冲去,但没跑出十几步,叶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绵延的山势却在此处改变,前面竟是一条陡坡,遍生矮树灌木,若是冲下去,怕不划出千百道血痕?

    但此时停步是死,前冲是伤,何去何从根本不用多想,当下叶平双手抱头,猛冲下陡坡,周身上下皆痛如刀割,显然是被树枝灌木划出了无数伤口,但这些皮肉之苦不过是疥癣之疾,真正的心腹之患,还是背后的僵尸!

    那僵尸在阴脉中潜伏百余年,炼出一身铜筋铁骨,别说矮树灌木,就是刀山枪林它也敢闯,眼见得到口的脑髓又逃走了,不禁怪叫一声,直扑下陡坡!

    叶平连翻带滚的蹿下陡坡,已是浑身伤痕累累,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痛,周身再也没有半点力气了,但那僵尸仍然穷追不舍,不禁心生穷途末路之感!

    叶平躺在坡下,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见那僵尸跳到面前,不禁苦笑了一下,闭目待死,僵尸仰天狂嚎一声,随即伸爪来挖叶平的脑髓,就在此时,叶平突然听见一声断喝:“尸怪,怎敢伤人!”

    叶平睁开眼睛,却见天外飞来一道火红色的光华,如长虹经天,似蛟龙出水,瞬息之间已围着僵尸的身躯转了一圈,那火红色的光华随即飞回了天上,僵尸却突然跌倒在地,身躯被齐齐整整的切成了两段,叶平勉强抬起头,看到僵尸胸膛里那颗腐烂发臭的心脏也已被切断,如此一来,这穷凶极恶的僵尸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叶平绝处逢生,知道自己遇上了仙人,勉强爬起来,双膝跪地,叩谢道:“不知哪位仙人出手相救,小子叶平感激不尽!”

    天空之上传来一阵和蔼的语声:“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让贫道遇上此事,自然要出手相救,小娃娃,回家去吧!”

    此番死里逃生,叶平对这位救了自己一命的仙人十分感激,仰天大叫道:“救命之恩,叶平永世不忘,还请仙人留下道号,小子日夜焚香,替仙人祈福!”

    叶平连叫几声,那仙人却全无回应,显然是路经此地,随手诛灭僵尸,跟着就离去了,这等腾云驾雾的高人,自然神龙见首不见尾,哪里在乎区区虚名?

    在距离宣山千里之外的一座阴森地宫的大殿当中,有一位黑袍人正在闭目修炼,就在僵尸被诛灭的那一刻,黑袍人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居然也是死灰色的,和被诛灭的僵尸一模一样,但眼神却远比那僵尸灵动狡诈,令黑袍人显得更加狰狞恶毒!

    黑袍人发出凄厉的怒嚎:“炼制七魄幽尸的阴躯居然被毁掉了!是谁这么大胆,敢坏本座的大事?”黑袍人手掐法诀,似乎正在推算着什么,但过了片刻,黑袍人却停止了推算,显得颇为诧异,喃喃的道:“居然隐瞒了天机!哼哼,坏了本座的大事,还妄想逃得性命吗?”

    黑袍人随即取出了一个古怪的算盘,漆黑色的算盘框架上刻满了诡异渗人的花纹,而那些算盘珠子居然是一个一个的人头骨!

    

这些人头骨都被秘法炼制过了,因此缩的极小,但每个人头骨都面露痛苦之色,隐隐发出凄厉的惨叫,便似活的一般,这显然是将死者的冤魂封在算盘里面,借以增加灵性,至于这些冤魂因此永世不得超生,黑袍人自然丝毫不予理会!

    惨白色的人头骨挂在算盘上,与漆黑色的算盘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惨白与漆黑这两种最接近死亡的颜色却又相辅相成,浑然一体,隐隐演绎出阴极而阳生的无上大道,这算盘显然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器!

    黑袍人手持算盘,静静的拨弄着算盘珠子,过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浩然门的飞剑!玄烈老杂毛,又是你!好,好,好,这是你逼我的!咱们走着瞧!用不了多久,本座就可以···哼哼,到时候,定要把你碎尸万段,连你所有的弟子都要抽髓炼魂,给本座进补!”

    阴森的地宫中回荡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声,大殿中随即涌出无穷无尽的黑雾,而黑袍人的身影便渐渐隐没在黑雾中,似乎与这邪恶诡异的黑雾融为了一体···

    却说叶平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无力起身,在山坡下歇息了半晌,才爬了起来,但他已经陷入了宣山深处,一时间也找不到出路,但叶平并不着急,只要不再碰上其他的僵尸、妖怪,以他自幼进山狩猎的经验本领,自然能够找到一条出山的路径。

    折腾了这麽久,已是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平早已拾了不少柴火,点起了篝火,一来可以取暖,二来野兽怕火,见到火焰便不敢靠近了,但附近的野兽都被僵尸吓跑了,一时半会还不敢回来,因此叶平倒是太太平平的睡到了天亮。

    叶平虽然许久未进食,但年轻人身体强健,因此倒也支持得住,歇了一夜之后,精力已经逐渐恢复,叶平辨明方向,想要寻路出山。

    但说也奇怪,叶平在山里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出山的路径,看到前面是空地,等走了过去,却又变成了密林,遥望到前面是深谷,想要绕行,却发现其实是一座山峰,叶平虽是走惯了山路,但这般绕了七八个圈子,也已经疲累不堪了。

    叶平并不知道,他已经陷入了一个幻阵之中,欲前而后,欲下而上,他沿着坡道下山,其实是走上了山巅!

    当第七次走回山峰后,性子一向坚毅的叶平终于颓然坐倒了,斜靠在山壁上,叶平轻抚着肿胀的脚掌,心中充满了绝望,难道这就是老人们在神话故事里常说的的‘鬼打墙’吗?之前遇到了僵尸,总算得遇仙人,死里逃生,现在又碰上鬼打墙,这便如何是好?

    一阵倦意袭来,叶平不禁沉沉睡去,他也因此没有察觉到,自己倚靠的这面山壁正渐渐泛起微弱的白光,白光渐渐转盛,山壁也如水面一般泛起波纹,渐渐幻化出一道门户···

    叶平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背后有些异样,他回头去看时,立刻张大了嘴,满脸惊讶之色,他随即揉了揉眼,又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痛传来,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也因此确定自己背后靠着的真是两扇大门,而不是一面山壁!

    这座凭空出现的大门高一丈,阔八尺有余,门上除了两个青铜门环之外,再没有任何装点,叶平盯着大门左瞧右瞧,也没看出任何端倪,沉思片刻,叶平终于伸手推门,但那大门却纹丝不动,直到叶平使出吃奶的劲儿去推,那两扇大门终于发出一阵沉郁的扎扎声,缓缓打开了。

    叶平看着大门内隐隐闪烁的光芒,显得有些迟疑,但好奇终究战胜了恐惧,他还是迈步进门,探索这个突然出现的洞府,这洞府并不太大,只有七八丈方圆,一张石桌、三张石椅、一张石床以及一个青铜炉,就是全部的陈设了。

    这座洞府中并没有灰尘、蛛网,也没有任何生人活物的气息,显然洞府的主人已经离开此地,并且许久没有回来过了,四面的墙壁和洞顶皆散发着柔柔光晕,所以叶平才能够看清楚洞府中的事物。

    叶平的目光在洞府中扫过,随即落在了青铜炉上,这青铜炉造型古朴,通体篆刻着奇异花纹,在青铜炉的正中央雕刻着一个太极图案,叶平看着这些花纹图案,突然产生无法言喻的沧桑感,似乎在万千年前,这青铜炉已经铸就,并在漫长的岁月中,融入了一些东西,叶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些东西,思索良久,叶平才想到那些东西应该被称之为“道”!

    道,是什么,叶平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很多和尚、道士、儒生,甚至是达官显贵、贩夫走卒都经常把道挂在嘴边,那似乎是一种奇异的存在,却并不真正为世人所理解,但当叶平看着青铜炉上的花纹图案时,却本能的明白,这些花纹图案正在阐述“道”,叶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明白这些,但他就是明白!

    叶平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青铜炉,指尖传来炙热的感觉,但并不烫手,叶平低下头,立刻看到青铜炉下面有一个火眼,一缕赤红色的火焰正从地面上的火眼中窜出,舔烧着青铜炉底部,青铜炉汲取地火之力,才能温养炉内所藏的东西。

    叶平伸手想提起炉盖,但炉盖却纹丝不动,想了一想,叶平开始尝试着旋转炉盖,这一次终于打开了青铜炉,叶平刚要低头查看里面藏有什么宝贝,炉内突然窜出一青一白两道光华,若不是叶平躲得快,几乎被那两道光华打中了额角,即便如此,叶平也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叶平抬起头,脸上满是惊魂未定之色,却见那一青一白、一长一短两道光华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并无逃离或是攻击之意,叶平这才慢慢的放下心来。

    叶平伸手握住那道较长的青色光华,随着他的指尖碰触,光华瞬间隐去,露出一口短短的铁剑来,叶平仔细的观察起这柄剑来,刃长一尺六寸,柄长四寸,无论是剑刃、吞口还是剑柄的样式都十分普通,剑刃也毫不锋利,叶平看了半天,终于确定这把剑并无任何出奇之处,但想到这柄剑出炉时的光华,又似乎不是寻常之物,这柄剑究竟有何蹊跷呢?

    世间之事,无奇不有,既然一时间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叶平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顺手把剑放在石桌上,跟着伸手握住了那一道短小的白色光华,仔细一看,却是一个小小的玉瓶,叶平摇了摇瓶子,里面似乎装了些药丸,叶平微微一愣,随即大喜过望,难道这竟是仙人留下的丹药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求收藏!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