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缘起 第1章   浩劫重宝

    传说太古之时,有大神盘古开天辟地,中分清浊,造就亿万生灵,为万事万物之起源,但真相究竟如何,早已渺不可寻,只留下一个空洞的传说罢了···

    混沌无岁月,天地有尽头,不知何年何月,亦不知何地,有一高山,巍峨万丈,山上遍生古树,郁郁葱葱,山中隐一无名道人,每日辛苦持修,参悟大道玄机。

    一日,道人出游归来,面有不忍之色,走上山巅,俯视世间,长吁短叹,忧心不已,良久之后,道人回入洞府,取出白卷笔墨,要将毕生所悟之道法一一录下。

    道人挥毫正急,忽然有僧来访,立于洞府之外,道人无奈,只得迎了出去,僧人合十道:“道友,你辛苦布置,却终究于事无补,为此动摇道心,大损道基,岂非不值?”道人正色曰:“道兄,此次劫难,殃及周天六道亿万生灵,贫道虽无力回天,但总要试上一试,竭尽所能,在所不惜!”

    僧人闻言,对道人深深一躬,叹道:“舍己为人,大慈大悲!”道人急忙还了一礼,僧人又道:“但浩劫无边无际,天机又深不可测,恐怕事不可为呢。”

    道人曰:“虽知其不可为,但贫道坚信大道缺一,还有一线生机!贫道辛苦一遭,若能将此劫稍稍减轻,足矣!”

    僧人点了点头,合十道:“既然如此,就让老衲助道友一臂之力!”道人满脸喜色,笑道:“道兄神通胜贫道十倍,苍生有救矣!”

    僧道二人当即一起入洞,道人继续修书,僧人却默默诵经,过了片刻,一颗舍利自头顶浮现,大放光明,登时天花乱坠,异香扑鼻,满山皆闻梵唱之声,僧人抬手前指,山壁上浮现出一段经文,闪烁流转不定,随即隐没,再不可见。

    过了良久,道人修书已毕,跟着将一口仙炉置于地脉火口之上,又取出数百种灵药奇珍,炼起丹来,僧人却盘膝闭目,合十念佛,不闻不问,等道人炼完丹药,僧人方始睁目,说道:“道友,该去了。”

    道人摇了摇头,取出奇异矿石数十块,又铸了一柄仙剑,僧人暗暗叹息,已知他生了执念,但此事无可劝解,又是为苍生设计,只得罢了。

    等道人将仙丹仙剑置于炉中温养,经卷也布置妥当了,僧人又道:“道友,该去了!”

    道人亦道:“不错,该去了!”僧人率先出洞,道人自后跟随,随手封闭了洞府,又问僧人:“道兄,日后得宝之人若是误入歧途,善恶不分,如之奈何?”

    僧人闻言,大笑一声:“道友啊道友,你法力无边,推算周全,如何这般堪不破?”道人尚自不悟,僧人正色道:“道友,你我留下这般重宝,是为善还是为恶?你我尚且如此,何况后世之人?”

    道人终于领悟,大笑道:“不错!不错!善因恶因皆在我,善果恶果岂在后世?多谢道兄指点迷津!”僧人合十道:“道友,恭喜你在大道之上更进一步!”僧道二人并肩携手,一同去了,从此鸿飞冥冥,渺不可寻。

    其后数万年,天地间虽多杀戮,却只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不伤根本,那僧道二人所谈之劫数全无应验,山中洞府所藏之重宝也未能得见天日,似乎仙术佛法失灵,推算不准,而沧海桑田之后,这山下渐渐人烟稠密,形成了一处市镇,镇民也替这座无名大山起了名字,唤作宣山,而这座市镇,也理所当然的被唤作了宣山城。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宣山城的百姓在种田之余,都会上山采药补贴家用,或者捕猎野兽出售皮毛,其中有一个叫叶平的少年,就精擅猎兽采药之道,每次进山,总能弄些上好的兽皮、药材回来,因此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宣山城却极为有名。

    却说那叶平出生之日,叶平的母亲忽然梦见天外飞来一条长河,惊涛骇浪,水势滔天,那等波澜壮阔,简直是罕见罕闻,那长河围着屋子盘旋一周,忽然钻入叶母腹内,叶母不禁惊醒过来,随即生下了一个男孩。

    按叶母的意思,这孩子生有异兆,名字取个涛、波、江之类的,好应河水之象,但叶平的父亲爱惜孩子,只求孩子一生平平安安,便替孩子取名为叶平。

    叶平的名字里虽有个‘平’字,可是却处处透着不平凡,自幼聪明伶俐,父母送他读书,当真是识字念书过目不忘,吟诗作对一学就会,若是这样继续读书,将来何愁考取功名?但天有不测风云,突然如其来的战乱打破了这座小城的平静,也彻底结束了叶平的童年!

    原来这宣山城地处于魏国境内,魏国子民虽少,疆域也不广,但民风彪悍,崇尚武勇,因此跟相邻的楚国交兵争锋,反而胜多败少,但也因为魏国人少,所以始终无法彻底战胜对手,这两个邦国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魏国子民瞧不起楚国,因为他们在战场上胜多败少,而楚国人也瞧不起魏国,因为他们的土地多,较为富庶。

    到了叶平十四岁的时候,楚国突然发动了奇袭,大军攻入魏国腹地,虽然魏国立刻调兵遣将,将来犯之敌击溃,但叶平的父母以及数千名百姓却已死在了战火中,而年幼的叶平孤苦无依,为了维持生计,只能日夜奔波劳碌,再也没有机会读书了,至于家里原有的几亩薄田,已经被叶平变卖后置办父母的葬礼了。

    叶平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街坊邻居的接济,总算撑过了难关,而这段艰辛的经历,造就了叶平远比同龄少年更沉着、稳重的性子。

    因为生活的压力,叶平不得不经常进山,这使得他对宣山外围的地形了如指掌,何处下陷阱,何处有药草,叶平都清清楚楚,而且常年与野兽搏斗,也让他锻炼出不俗的身手,到了后来,其他的猎户、药农进山,总会邀上叶平一起,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叶平跟着,各种潜藏的危机都会变小,而收益会变得更多。

    

叶平也从来不会吃独食,因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正是这些淳朴的镇民帮助了他,在这个小小的山城里,没有勾心斗角,只有互帮互助,因此这里的人们虽然不富庶,但却平安喜乐,颇为快活。

    一日清晨,宣山城的猎户王铁娃和药农李风、李雷领着几个小兄弟结伴来到叶平家门口,他们既不敲门,也不进院,扯开嗓子就喊:“叶平哦,太阳晒屁股啰,上山啰!”

    众少年稚嫩中透着一点粗犷的声音划破清晨的宁静,直从宣山城这一头响到了那一头,就连巍峨连绵的宣山都隐隐传来了回声。

    叶平在屋里尚未答话,隔壁一位大婶已经吼了起来:“你们几个娃子穷吼啥?倒吓了老婆子一跳!你们唤平娃子,只管去他屋里唤,莫来吵大伙!”那大婶身穿布衣,神色颇为和蔼,身后还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生的唇红齿白,极为可爱,便似年画上的白胖娃娃一般。

    王铁娃、李风和李雷等人都笑了起来,叶平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也笑道:“你们几个又惊了马大婶,看来是皮痒了!”众少年催道:“莫废话!赶快上山吧,多弄些山货回来,也好喝两杯。”

    那小男孩忽然上前拉住王铁娃的衣袖,求道:“平哥哥,铁哥哥,也带我进山,好不好?”

    叶平和王铁娃尚未答话,马大婶已经抢着说道:“不行!”那小男孩立刻耷拉下小脸,眼中盈盈欲泣,王铁娃笑道:“小福,等再过两年,你稍微大一点,哥哥再带你进山,现在乖乖听话,一会给你捉只小鸟玩。”

    这个叫小福的小男孩立刻破涕为笑,欢叫道:“铁哥哥,你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

    见到小福天真烂漫,众少年都笑了起来,王铁娃拍着胸口说道:“你铁哥哥哪回说话不算了?”李雷笑道:“别在这臭美了!早起的鸟有虫吃,赶快上山吧!”

    王铁娃笑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对!不对!应该是早起的鸟儿被我捉!”

    当下,众少年跟马大婶还有小福道别一声,打打闹闹的直奔那巍巍宣山而去,马大婶在后面喊:“娃子们,小心啊!都听平娃子的话,莫乱走,山里有毒蛇猛兽···”马大婶一句话没喊完,众少年都回头喊道:“知道啰!安心啰!等我们打到野味,送来给马大婶尝鲜!”

    听众少年的语气,压根就没把马大婶的话放在心上,马大婶刚想再嘱咐几句,这群脱缰的小野马已经去的远了,马大婶不禁急的直摇头,回头冲屋里喊:“老头子,这帮娃子忒浮躁,要不然你去照应着些。”

    屋里走出一位极有精神的老者,年纪虽老,但却背挺腰直,红光满面,显得老当益壮,看他掌心和拇指上厚厚的老茧,显然是一位善于用刀的老猎户,这正是宣山城里捕猎经验最丰富的马大爷。

    马大爷道:“有平娃子跟着,出不了事的!”马大婶道:“可我总觉着不放心。”马大爷笑道:“就是我老头子进山,你也照样不放心,娘们儿家就是胆子小!”

    马大婶大怒,伸手拎住马大爷的耳朵,喝道:“老不死的,还反了你了!”马大爷立刻叫了起来:“疼啊!快松手!让娃子们看到,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啊!”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这般打打闹闹的,面容竟似年轻了二十岁,这便是内心真正快乐、安宁的结果了。

    却说叶平和众少年已经入山,所以错过了马大婶发威驯夫的好戏,但宣山巍峨万丈,绵延千里,奇景怪石无数,古木新枝同翠,同样令人目不暇给,叶平等人虽已进山无数次,但仍然看不尽那郁郁葱葱,云锁雾罩的宏丽山景。

    叶平和众少年都知道宣山深处危机四伏,因此不敢深入其内,只在山的外围寻找草药、埋设陷阱,众少年对这一带极熟,便各自散开行事了,但宣山外围猛兽虽少,偶尔还是有虎豹在此游荡觅食的,众少年不敢大意,各人相距皆不超过一百五十步,这也是猎户药农中无数长辈定下的规矩,这规矩已经传了无数年,任何人进山都要遵守!

    叶平先在林中找了找野兽行走的痕迹,然后在野兽必经之处下了几个捕兽夹,便去寻找草药了,但说也奇怪,今日的草药找到不少,但野兽却一只也没捉到,到了后来,连虫鸣鸟叫之声,都渐渐听不到了,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也忽然变得阴云密布起来,万事万物都笼罩在灰白暗淡中,显得极为压抑,而叶平更本能的感到不安,立刻奔到一处开阔之地,并唤回了众少年。

    见众少年都围了过来,叶平问道:“你们谁捕到野兽了?”众少年都摇头,王铁娃气呼呼的道:“今儿奇了怪了,这大半天的时间,连只兔儿都没弄到,要是在往常,山鸡、兔儿早就装满筐了!”

    叶平对王铁娃的狩猎本事极为清楚,见他都一无所获,不禁心中一跳,随即稳住心神,正色道:“今天的密林子安静得过了头了,连鸟雀虫儿都不叫了,必有蹊跷,而且连野兽都逃得干干净净了,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咱们还是及早下山吧!”

    众少年也觉得今日的山中处处透着诡异,听叶平说要提前下山,自然没有异议,立刻都去收了捕兽夹、窝弓等陷阱,收拾好猎具、药材准备回家,但就在此时,宣山深处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嚎叫,宛如成群的冤魂幽鬼出游,正在追魂索命一般!

    听见这等恐怖声音,众少年都惊得面色惨白,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叶平虽然大胆,但也不禁觉得背脊发冷,无形的寒意似乎正渗透到自己的骨髓里,而胆子较小的李风,更是几乎瘫在地上,其余少年急忙将他搀起,此刻人人心惊,个个胆颤,也无人去笑话他。

    叶平急忙道:“赶快下山!”众少年答应一声,立刻向山下跑去,在慌乱之中,王铁娃的鞋子都跑掉了,脚掌被山路上的碎石割出了无数的细小伤口,鲜血染红了他的脚掌,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一个的血脚印,但此刻逃命要紧,哪里顾得了这些?

    可尽管众少年拼命飞逃,身后仍然响起了乱纷嘈杂的声音,显然是有什么东西从宣山深处追了出来,而且数量极多,速度极快,众少年惯走山路,早都听出来自己这帮人跑不过后面的那群东西,不禁更加害怕,但此时此刻,除了狂奔逃命,又有什么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求收藏!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大道修真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