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五章:真相(3)

    宁静看着她,季若晓的眼眶里出红,觉得很奇怪,“晓晓,你的眼睑怎么了?是不是哭过了?”

    “没有。”季若晓的举动反应真大,第一摸摸自己的眼睑,第二慌张地把身体动着,第三,表情变得不怎么自然。

    她肯定是有心事的,这是为了什么呢?而不说?

    “宁静,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季若晓见宁静发愣地看着她,脸上带有疑惑的神情,深深地叹息。

    这件事……该不该说……

    对于这件事她心很纠结,不知道要不要说。

    “晓晓,夏满人呢?我怎么没看到他来过。不知他有没有来看我。”宁静忽想起什么问。

    “哦?他有看过你,当你晕倒了,他把你送到医院,而且两天里去看你了。”季若晓说完,发现自己的话有不对劲,本想收回来,可惜晚了。

    “两天?什么回事?”宁静发觉有什么不对劲,问。

    “宁静,没什么的。”季若晓赶紧避开话题,她的声音有点颤着,好像不愿让她知道似的。

    “晓晓,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宁静拉着季若晓的手,“晓晓,是不是有意瞒着我?”

    “不是的……”季若晓好像在挣扎着,不知要不要说的时候,被宁静的哀求唬住了。

    “宁静,事情是这样的,夏满他……昨天和乔乔和她妈妈飞去瑞士,走之前,他叫我好好照顾你。”季若晓的话,就是一般人没准备的时候,突然来个晴天霹雳的消息,让宁静一时没法接受起来。

    “夏满,他走了?”宁静的心为什么变得很痛,撕裂的那种感觉,她几乎要透不过来,夏满他走了……

    不可能……

    “是的,大概很久不会回来的吧。”季若晓看着脸色几乎要失魂的宁静,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她早知道宁静肯定会接受不了,肯定会失望透了,她深深地叹息,脑海里浮现另外的画面。

    飞机场,一个绝美的少年站在一个少女面前,“晓,希望你替我好好照顾宁静,我最害怕她那受伤的心。”

    “嗯,就算你不说,我会的。”季若晓淡淡地说,“你走了的事情不告诉宁静吗?”

    “这……还是不要告诉她吧,我不希望她因为我而影响她的心情,可是我发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我这样一直的存在,会影响到她的心情。”夏满说完,叹息,“我希望宁静要快乐,这一点你懂的。”

    “嗯。”季若晓点着头,是的,她也这么希望宁静要快乐起来,不愿看到宁静那失落的表情,不快乐的表情。

    “晓晓,希望你不要告诉她,我走了的事情,只要她不知就行了。”夏满笑着说,可泪水几乎要打滚在他的眼眶里。

    看在眼里的季若晓,被他那受伤的眼神,心里却触感了,这男孩,肯定是因为宁静而哭的吧,可惜人家把自己的泪水逼在眼眶里。

    夏满,希望你要好好的,幸福活下去,是宁静肯定希望的。

    那么,你能知道我的想要说吗?

    飞机轰动地擦过天空,留下一点的痕迹,就如同一去就没法返回来。

    “是这样的吗?他这么狠心……”宁静的泪水来了,如委屈般的,难受的心情覆盖着灰暗的心情,“为什么,他便便要走了,我好不容易活在现在,是因为他的存在,为什么,他却走了……”

    原来,失去了他,就如同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这么渴望地希望他一直在身边,谁知发现回头,他已经不在身边了,他就像一条河,一去无法返回。

    夏满,这是你逃离的方式吗?为什么,明明想起来,我会觉得你会在我身边,哪怕是困难或者麻烦的事情,你会一直在的,可是,你却狠心地离开了。

    宁静那狼狈地哭着,季若晓只能安慰着,被宁静喊,“晓晓,你去外面吧,我需要安静下来。”

    “好。”季若晓懂,就算多说了,只怕会影响到对方的心情,再说对方的心情不怎么控制好,一怕激怒了,失控的是对方。

    季若晓在默默地离开了,心情却突然间难过起来,宁静,她应该早点告诉她,可是夏满已经走了,不知宁静的情况。她该怎么办?

    看来宁静很在乎对方,早知道她应该把夏满留住,不让他走。可是,现在变得不一样了,还得说什么呢。

    她站在病房外,望着失控的宁静,她哭的是那么伤心,嘴里呐呐道,“夏满……夏满……”而不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城希。

    看来宁静忘了城希的存在,这么说,在她的心里,夏满是重要的吧。她本想赶紧联系夏满,可是瑞士那需要十个小时多,她不好打扰的。

    银霞冒冒失失地跑过来,“晓晓,不好了,我听说温夕的爸爸进牢了。”

    “那又怎么关系呢?”季若晓淡淡地说,人家心情不好,你是加油添火吗?

    “晓晓,你?”银霞看着她,然后看了病房里的宁静,见她哭的是那么伤心,不解地说,“晓晓,你欺负她了?”

    “哪有,不要乱说。”季若晓没有心情来面对这开玩笑,真是的,霞能不能懂点人家的心情好不好。

    “宁静,你怎么了?”银霞本想进去,被季若晓拉着,“不要打扰她,我们去外面谈吧。”

    台阶上生长着几乎要枯黄的草,季若晓和银霞走下的时候,当脚步停在地上,银霞猛地回头,“晓晓,夏满他人去瑞士?宁静为了他而难过?”不可置信,不敢相信,半信半疑。银霞都使用这样的表情来看着她。

    “别看着我,再说晚上我们回不了青岛的,你联系芙蓉,叫她不要等我们了,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那,芙蓉问起来怎么办”

    “没事,我来应付吧。”季若晓淡淡地说,芙蓉肯定会焦急的,她会追问些什么,她该怎么对付,说假话,还是说真话?

    隐瞒是一种很麻烦的时候,人家不说,心不安,人家说,心很慌,生怕错了什么似的。

    宁静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白色的恨刺眼。她在梦中见过城希。

    春暖花开的油菜花,黄色的油菜花,铺满了耀眼的“金子”。一个少年背着天使的羽翼走到她面前,“宁静,你要好好的……”

    “城希?”宁静一看清来人的人是城希,激动地喊着,“你肯定会来找我的吧。”

    “宁静,听我说,我在天堂过得很好,但是我希望有人替代我来好好爱你。”

    “不要……”

    “宁静,听我说,有人正在替代我来爱你,希望你要替我来好好爱他。”城希抚摸着她的脸面,“宁静,有人是我的另一个影子,希望你好好爱他,付出生命来爱着他,希望你要忘了我。”

    城希,你是告诉我,夏满会是你的影子,对吗?如果是的,那么我会坚强起来,去瑞士找他,好好珍惜他,好好爱他,就如同爱你有那么痛的呼吸。

    城希,你一定要守护我,一定要保护我,让我遇到他吧……

    很快,宁静下了床,走到窗户面前,望着玻璃倒影着自己的面容和身体,她抚摸着脸颊,夏满,如果能在瑞士找到你的话,我宁愿去爱着你,在你身边看着你。

    因为,我要你知道,我很爱的人是你,不是城希。

    “宁静,你?”银霞跑进来,看到宁静面对着窗户,跑到她一旁,拉着,“你该不会要做傻事吗?”

    “霞,我没有,我是看看外面的风景而已。”宁静回头看着银霞,“晚上也许回不去青岛,芙蓉肯定会不高兴的。”

    她的意思……该怎办?她可不想……

    银霞抚摸着她的肩膀,“没事的,晓晓和芙蓉联系好了,芙蓉没有生气的,希望你要好起来,有空去青岛看她。”

    “这样的吗?”

    “嗯,此话真的。宁静,你好点了吗?”

    “看我像不好吗?”

    “么有。”

    “那就这样,陪我去外面散步吧。”

    “你?”银霞吃惊地看着她,她突然变成好了,真是不可置信。

    “是的啊,难道让我呆在病房里,不怕我发霉吗?”宁静开玩笑道。

    “是的哦,我家的宁静回来了。”银霞感觉到很熟悉的,宁静好像回到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不好的了。

    两人去外面走走,正好阳光照得很温暖,一下子驱赶了寒冷。夏满,我希望阳光能驱走我那昏暗的世界,迎来新的一天。

    她们走着走着,没有看到有个人站着,注意她们很久了,然后沉默地离开了。宁静,我想这次我该放手了……

    哥哥,这次你托梦给我,我才知道了什么人在她身边才是重要的,关于她后来的幸福。哥哥,我该回去继续做个魔术师。

    该走的原来的路,只能回到原点了。哥哥,希望你好好守护着宁静。

    他转身离开,又有一个女生在看着。

    

银霞扶着宁静的胳膊,“寒假了,我们是不是该过的疯狂一下?”

    “嗯。”宁静看着阳光晒在对方的脸上,是那么喜洋洋的,就如同她那好的心态,她微微一笑,是的啊,该过的疯狂一下。

    夏满,你会在那边过的疯狂吗?还是过的孤独的日子吗?

    对不起……夏满……真的对不起……

    有一滴透明的泪水从宁静的眼眶里透出,被银霞看到了,“宁静,你哭了?”

    “没什么。”宁静赶紧擦,谁知擦来不及了,泪水已经落在地上,她一怔得没法擦好,被银霞拭去,“宁静,别哭了。一切会好起来的。”

    真的会一切好起来吗?但愿如此。

    “嗯。”

    Until4

    冬天下的很放肆,呼啸地擦过半空,几乎要卷走了整个世界。雪下得很大,地上已经挤满了厚厚的雪。

    多么逼人的气息……大家在外面走得很欢乐。

    宁静明显的心态好多了,在季若晓和银霞的陪伴下度过疯狂的日子,谁知在好的日子的时候,有个突如其来的短信打断了宁静原本开心的心情。

    “速来时代广场,逾期不候。”这是什么家伙来的短信,一点不温柔,不知道人家在干吗?

    宁静收到的时候,只能对季若晓和银霞抱歉,然后自觉奔去时代广场。

    时代广场人很少,一般很多人不喜欢在时代广场走动,也许是太冷,不好受的。宁静的鼻子几乎要冻得红红的。

    “宁静。”有人叫喊着她,熟悉的声音从远而近……

    难道是夏满?她吃惊地回头一看,一个绝美的少年走在她面前,“宁静,你见到我肯定要失望的吧。”

    “没有。”很快地,她就开始失望了,原来是日温新。

    他说,“我给你一个最后的魔术吧。”说完,他的手掌起了粉红色的亮光,然后一甩,很快粉红色的亮光飞到半空,成了最美的烟花,有不少的色彩,有不少的形态,闪着闪着,成了夜里最后的姿态。

    烟火,如此美,美得生动。

    “魔术结束了,只能祝你新年快乐。”日温新淡淡地笑了,一直从来不笑的他,破例地笑着,看得宁静吃惊,“你笑了?”

    “嗯,宁静,最后听我一句话吧。”

    “什么句话?”宁静不解地问。

    “转过身往前走,记得不要回头。”说着,他开始数,“宁静,一。”

    宁静不想转,有不好的预感告诉她,日温新是故意的,分明是让她先走的。

    “宁静,快点,这样你听不到这句话了。”

    “什么?”宁静只能转身,向前走,可是心情变得很沉重,日温新的话,他今天的表情怪怪的,让她的心有了猜疑。

    日温新,他到底想说什么句话来?

    宁静只能慢慢地向前走,后面有一个轻声的话,“宁静,我喜欢你……”

    她猛地停止脚步,转身会一看,人已经不见了,她会以为刚才听到的话只是虚幻而已。日温新?

    “温新?”少女跑来回在时代广场,找不到日温新的影子,她只能带着莫名其妙的心情离开了,日温新,他为什么突然表白?

    藏在圣诞树背后的日温新,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宁静的离开,谢谢你……宁静。让我有了完整的自己。

    宁静,再见。

    再见,愿你记住我的影子,不要记住我的存在。

    真的再见了,宁静。我会像哥哥一样守护你,而却默默地关注你的情况。

    宁静走到街道上,忽有响亮的钟铃响起,是在告诉新年到了。

    银霞和季若晓站在KTV门口等候了很久,她们听到了欢呼的声音,“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银霞和季若晓收到来信的是夏芙蓉,她说,新年快乐,我想你们了。

    然后,她们就哭了,抱着对方,“我也想芙蓉了,真的。”

    雪下得很大,因为他们而下的。宁静走到车站的时候,收到有人来信,“宁静,新年快乐,我想你了。”

    “宁静,我回来了。”

    来的短信是夏芙蓉,还有重要的人……

    你回来就好……

    宁静回复给夏芙蓉,“芙蓉,新年快乐,你要幸福下去,还有我的幸福要回来了。”

    发送成功之后。

    她按着不知要不要发给对方,犹豫了很久才能下个决心,“欢迎回来,我想你了。”发送成功之后,她笑着流泪了。

    夏满,我等到你回来了,也许我不会很孤独……

    Until5“妈妈,你看我指尖上的玫瑰花。”一个小男孩兴奋地向妈妈表演着,指尖上突然闪烁着起来,玫瑰花一个一个散开,漂浮在半空。

    神奇得很,这是人人万万没想到的这样的神奇魔术。

    “日,妈妈好开心。”一位年轻的妇女含笑地说,她拥抱着一个小男孩,亲吻着他的左脸颊,“你是妈妈的骄傲。”

    “妈妈,我会成为一个魔术师,表演给你看。”

    “好,我等日总有一天成为魔术师……”妇女开心地抱着他,他们聊着,聊着,幻想着总有一天美好的到来。

    可惜……

    对他来说是一场无法预料的事情……

    他妈妈得了神经病,被逼的自杀……

    他哥哥出车祸,而离开了……

    他的爸爸带着冷淡的眼神看着他,日,你只能成我一个儿子,他们个个都离开你,只有我会好好照顾你。

    他叹息,沉重的悲伤,他难道不懂吗?

    父亲……他只有一个父亲……

    父亲,他不想失去了,他现在一无所有了……爱情……变成了他唯一的守护……

    宁静,你要快乐下去……不过我没关系……

    最后的一夜,最后的新年,有个过客发现墓前有一个少年,披着黑色的外套,蹲在墓前,手掌上有了微弱的粉红色的闪烁。

    有人偶尔会好奇地看看,这位到底是谁。

    “妈妈,哥哥,我来看你们了……这是最后看你们了……”

    “漂亮吗?我的魔术,你们喜欢吗?”

    最后,他流泪了。新年的时候,他的心遗失了这时光。

    宁静,季若晓,银霞三人回到青岛,见到了夏芙蓉,还有张痕,他们是那么幸福,恩爱,一对这么幸福的他们,宁静,季若晓,银霞三人可以放心了。

    “你们来了?”夏芙蓉看到她们来了,发现一个一个都长得很漂亮,吃惊地说,“你们变化真大啊,我会恍惚地以为我们回到原点。”

    “傻瓜,芙蓉,你现在很幸福,我觉得足够了。”季若晓抱着芙蓉,最后宁静也抱着她,“芙蓉,你要幸福下去。”

    “喂喂,痕,希望你要好好保护她,不让她收点委屈,这样我找你算账。”银霞挥着自己的拳头,威胁道。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