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五章:真相(1)

    宣告栏上贴着刺眼的几个大字:宁静抢走了乔乔的男友夏满,害的乔乔心碎而跳楼。

    还有另外一句话:宁静有前男友,却不要脸地抢走人家的男友。

    一字一句,刺心,带有冰冷的嘲笑。是不是要感谢同学们的费心想象,要不然她就没法看到这样的话题。

    宁静伸出胳膊,把贴满了白纸和彩纸,一个一个费力地撕掉,然后踩在脚下,“晓晓,这次我不会成了大家可以欺负的人。”

    季若晓冷冷地看着她,觉得宁静身上有无法她想象出来的感情,宁静,她到底是怎么了?

    银霞拉着季若晓,“为什么让宁静承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开始胡说八道起来,精神不稳,季若晓后来才知道,她们成了学校的敌人,每次她们走到哪里,会遭到同学们给予的礼物,泼水,掉灰尘,散面粉……

    都是她们带着厌恶的方式去对待所有人,可是她们被很惨地整了,没有去反抗。

    这是她们错?还是脆弱到这地步?还是不愿去反抗?还是学会忍住?

    “霞,宁静,我会保护你们的,会的。”季若晓暗暗下决心,她要和她们去反抗一些怪物的学生们。

    “不必了,晓晓,我好好的。”宁静摇着头,季若晓看着她,叹息,“我知道你会执着地按着自己的想法,不会让我去保护你。”

    “请原谅我的执着。”宁静抬眼看着她,是的,这是她该坚强的时候了,成为女汉子的时候了,她不可以怕成这样,不可以脆弱到地步。

    “晓晓,我不会让我的好姐妹受到一点的伤害。”对,这是宁静的承诺,严肃的语气,她转身离开了。

    “宁静……”季若晓看着她的离开,有种奇怪的感情,还有泪水从眼睑里落下,银霞看着她的离开,“宁静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了……

    宁静,她不再是以前的宁静……

    坚强的宁静来了……

    宁静准备去找夏满,她得知夏满因为乔乔跳楼的事件很自责,他和乔乔以前的感情很好很好的,乔乔是她妈妈托给夏满来照顾。

    可是……

    乔乔出事了……

    乔乔的妈妈是不会放过夏满,会让他进退两难。

    她必须去医院找夏满,谁知在去医院的路上遇见了失落的夏满,他好像没有了灵魂似的,走在她面前,一眼没看着她,擦肩。

    “满,你没事吗?”宁静拉着他的胳膊,问。

    “宁静?”夏满看着她,没有吃惊,而是软软地附在宁静的身上,“宁静,让我好好睡你的怀里,好吗?”

    “好……”宁静抱着他,抚摸着他的头,他是那么失魂,失魂得让他没有了肉体似的。他很失望,有很大的自责。

    夏满在她的怀里找到了安定,可是他的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乔乔的妈妈冷眼对着他,“夏满,我不是把自己的女儿托给你照顾,你看,我女儿变成这样,你这样的负责吗?”

    “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怎么会……”夏满很抱歉地说,他已经很自责了,有点对不起乔乔,如果他早点发觉,就不会造成这样的悲剧。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去让乔乔跳楼?

    里面到底是什么事情?

    “够了,我女儿快要成了植物人,你不知道吗?”乔乔的妈妈说着,擦泪,“女儿,是妈妈不好,很少关心你,女儿,你一定要好起来……”

    “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我会承担负责的。”夏满低下头,他那淡淡的笑容有了苦涩的笑容,乔乔的妈妈看着他,“你怎么承担起啊,我女儿差点成这样的话,我找你是问。”

    “对不起……”夏满低下头,乔乔的妈妈擦过他,“如果你想承担的话,所以一步不离我女儿,所以你做不到的话,请自觉地离开。”

    “阿姨……”

    乔乔的妈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去乔乔的病房里。

    回忆完毕,夏满有了深深地自责感,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乔乔好起来,她不用成了植物人。

    “满,你好吗?”宁静很小心翼翼地问,可为什么,她一看到夏满脸色不太好,心却担心起来,会有疼的感觉,她很想帮助夏满分解忧愁。

    可是……

    夏满没有告诉她,只是沉默地附在她的怀里,之前她会错觉地感受到他那弱弱的声音,“宁静,让我好好睡你的怀里,好吗?”

    里面有太多的无奈和自责,夏满,告诉我,是不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吗?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心情。

    老师为了安抚学校那蠢蠢欲动的事情,很快乔乔跳楼的事情被所有的同学们得知,引起了外面的媒体的注意。

    想办法掩饰这丑事,校长不得不下命令,把乔乔开除成不再是这学校的一员,很快媒体无法挖到这消息,就慢慢地淡出了记忆。

    乔乔被开除了,很快传到季若晓,银霞的耳里,她们吃惊,没有嘲笑,没有一点的高兴,只有惋惜。

    “开除了,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乔乔。”银霞叹息地说,是的,乔乔是个优秀的才女,什么事情都会做,是老师眼里最优秀的学生。

    可惜……她因为跳楼,而失去了自己的光彩。

    “没办法,天命是无人知晓的。”季若晓很淡定地说。

    “说的是,对了,宁静去哪了。”银霞发现宁静很少回来,经常去外面,这样偷偷地跑去外面是要被惩罚的。可是……

    “去医院,安慰夏满去了。”季若晓说。

    “安慰夏满?她疯了啊?”银霞吃惊地说,“你的意思是说宁静爱上了夏满?”

    “可能是吧,你没发觉夏满很像城希吗?”

    “怪不得我眼熟,原来是性格都很像。”银霞恍然,“万一宁静恢复了记忆,她会爱着夏满吗?那是不可能了,我不敢想象的。”

    “这件事顺其自然吧,以后再说吧。”季若晓的心有时不安起来,这事情是不能胡思乱想的,经过几天之后再说。

    医院的走廊上,乔乔的妈妈对夏满很不乐意,还恨着他没有好好照顾乔乔,见夏满进去照顾乔乔的时候,“夏满,我女儿的身体很贵重,希望你要小心翼翼。”是嘲笑的语气,还有怨恨的语气。

    “知道了,阿姨。”夏满小心翼翼地擦着她的胳膊,心里念着,“乔乔,你快点好起来,你要什么赔偿,我可以给你。”

    宁静站在门外,刚才的情景放在眼里,原来夏满这么惨,居然有乔乔的妈妈不满,果然如她想象的那样,乔乔的妈妈是不放过夏满的。

    看着看着,宁静那心酸几乎把泪水都逼出眼眶来,夏满,你这么傻啊,他曾那美好的少年,已经深深地记在她的脑海里。

    有个少年在她背后擦过,拉着她的胳膊,“宁静,我不喜欢你因为他哭。”

    懒懒的语气带有吃醋的,日温新那几乎要融化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宁静,你不要为了他哭。”

    “关你什么事。”宁静脱了对方的手,“日温新,不要因为你是以前的老师,欺负我这学生。”

    “宁静,你到底装失忆啊?”日温新嘲笑地说。“你失忆了,就为了别的男孩而哭,你把前男友放在那里。”

    前男友?他说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嘲笑她?

    很快宁静被惹怒了,“日温新,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把前男友放在那里。”

    “宁静,你真的忘了?”日温新带着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对啊,她明明有恢复记忆额反应,怎么变成还是没恢复记忆的她,这是怎么回事?

    “废话,我失忆了,还得假的吗?”宁静生气道,“我听说我一时不可能恢复记忆的,日温新,请不要打扰我的世界。”

    “如果我说不呢?”日温新那开始冰冷的眼神,他是在威胁她吗?很好,她不能这么快投降。

    “我带你走。”日温新生气道,拉着她去医院外面的草地上,软软的草地很快被白霜覆盖着,好在阳光照得暖暖的。

    日温新对视着宁静,“宁静,我有一个魔术让你看看,希望你认真的看。”

    “什么意思?”宁静不悦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看好。”带有命令的语气,在日温新的手上,好像有了活魔法似的,有几个玫瑰瓣漂浮在半空,有了粉红色的光芒,宁静一看,很快被吸引过来,她几乎把自己的灵魂要吸进去,不对,这是催心。

    不好?宁静见不妙,赶紧避开,“日温新,不要再给我弄这样的魔术。”她转身离开了,日温新在她背后,看着她,淡淡地一笑,“宁静,你这么害怕吗?为什么要一个一个都避开,宁静,我该怎么让你去面对呢?”

    一路走不安的宁静,也许长时间被吸引过来,破碎的记忆几乎要拼合起来,如果她继续沉迷下去,这样会把自己心话都要暴露出来的。

    她不愿去回首看美好的回忆,看得她的心却一颤。

    正好夏满从医院走过来,看到宁静那惊慌的脸色,“宁静,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刚才被受惊了。”宁静淡笑地说。

    “原来如此啊,宁静,我们去面馆吃饭吧,你肚子肯定饿了吧。”

    “嗯。”宁静点着头,跟夏满去一个叫面馆,他们没看到有一个少年跟踪到面馆。

    点了两碗香喷喷的面,宁静和夏满吃的很开心,宁静边吃着边说,“满,如果以后我们会不会来这里吃。”

    “会的,你喜欢,我会带你来这里。”夏满那好看的笑容,是因为眼前的宁静。

    “谢谢满。”宁静开心极了,吃的很欢了,夏满停止吃的动作,看着她,她的样子是那么欢乐,是他最想看到的宁静。

    如果,笑容停止在这一段时间,该多好啊。原谅我这样的贪心。

    “满,你看我什么?”宁静看到有人在看着她,是那么专注。

    “没有什么,宁静,你的笑容很好看,能不能因为我每天笑好吗?”夏满突然问出荒唐的话,然后低下头吃着。

    “可以啊,满喜欢的话,我会给的。”宁静笑着说,可她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如阳光那么明媚,夏满有点痴呆了,把刚才的烦心事全部通通地忘记了。

    很快,宁静有了晕的感觉,睡在双胳膊上,“满,我先休息一会,到时叫我啊。”

    “好,你睡吧。”夏满点着头,看着对面的宁静睡着了,不知她怎么会突然间睡着了。

    有一个少年走在宁静的背后,看着夏满心一紧,“你到底想干嘛?”

    “我是让你看看宁静。”少年那神秘地笑了。

    果然……

    宁静换个舒服的睡方式,她皱起眉头,好像在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城希飘荡在她的脑海里,然后呓语着,“城希……我好害怕……”

    听得夏满心一怔,“宁静……”他没想到宁静做梦会梦到城希,可惜不是自己,心却苦涩起来。

    宁静,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日温新带着淡漠的表情,心却撕裂着,宁静爱的不是他们,只有一个叫城希。

    两个少年各有自己的心情,同样的是深爱着一个摸不透来的宁静,失忆的宁静,他们只能守护着宁静。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夏满察觉到什么,问。

    “果然你很聪明,我找你有事是……”

    短短之后,宁静醒来看到夏满那笑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睡多久了,不好意思啊。”

    “没有啊,你是刚刚醒来,没有睡多久。”夏满笑着说,“我们该回宿舍了。”

    “嗯。”宁静点着头,她没有看到夏满那脸色,开心地拉着他去一个叫哎呀呀的女生屋,专门卖饰品。

    “宁静,你带我……”夏满吃惊地看着宁静带着他进去女生屋,这是什么意思?

    “满,给你。”宁静找了很久,拿到了,付账,递给夏满,夏满一看手里是天使的肖像,微微一怔。

    “这是……”

    “许愿的天使,只要你对它许下愿望,它会实现你的愿望,快许吧。”宁静心情大好,开心的说,催着夏满快点许愿。

    “好。”夏满闭上眼,许完愿望之后,他说,“宁静,谢谢你。”

    “谢我什么呢,满。”宁静不解地说,“满,许愿的天使给你自己带着吧,以后什么烦事找天使谈。”

    “好……”夏满点着头,淡然地一笑,许愿的天使在他的手掌里,很快间失了颜色。宁静,我该怎么办……

    一路上,夏满心沉重起来,久久找不出什么来适合的话题来说,宁静发觉有不对劲,问,“满,你怎么了?”

    “没呀,我们快去宿舍吧。”又是借口。

    宁静突然间有难过,夏满是因为想着乔乔的事件而自责吗?

    她强颜欢笑,“满,记得开心点。”

    “好。”夏满淡淡地说了声。

    

到了校门口,宁静对着夏满招了招手,然后大步地回宿舍了。

    夏满的脑海里出现……

    日温新看着他,说,“宁静有了严重的幻觉,她把你当成了城希,其实她不知道有一个少年叫城希,是她爱的少年。所以说你的性格和城希很像,她会不断地依恋着你的性格,是因为她习惯了城希的存在,一直宠爱着她的城希。她会错觉地把你和城希融合在一起,我希望找你来帮忙,好让你借着城希的名义来刺激她,这下她可以想起所有的人,所有的回忆。”

    “可是我不会干呢。”夏满心却不安,这是最大的冒险,他怎么能安心去干。

    “我信你会去做的,因为你和我一样想知道宁静现在爱的人是谁,夏满,你说对吗?要不要做,随便你。”

    “我去做。”夏满犹豫了片刻,是的,他说的没错,他不愿宁静爱的不是他,一直对他好,会让他误会这是真的。那么,他只能做了,让宁静回到属于她的世界。

    宁静有了严重的幻觉,他居然不知道。

    “等等,问下,城希和你是什么关系?”日温新在离开的时候,夏满带着疑惑地问。

    “我们是兄弟,可说是双胞胎兄弟。”日温新带着淡淡的语气,离开了。

    双胞胎兄弟?怪不得,他们长得很像,只是性格不一样。

    日温新?城希?为什么姓不太同。

    回忆完毕,夏满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他心里默念着,宁静,请原谅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我不愿看着你继续活在幻想中。

    Until1

    什么叫做幻境觉。很简单,必须把得了病的人拉进现实的生活,给制造假象的梦境,会让病的人有了很大的安全感,这样她有了可以发泄的心情,她会把梦境成了自己最接触的安全,对于的现实,她很恐惧,必须要小心翼翼,别让她发现这是叫幻境觉。

    这次的冒险,会不会成功,这是他们不知。

    为了做个成功的实验,他们愿意去做。

    绿荫道上,无人。

    季若晓,银霞拉着宁静走在路上,“宁静,我……”季若晓犹豫着想说什么,被银霞拉住,“忍忍吧,等着以后的成果吧。”

    “你们说什么呢?”宁静听得不懂,问。

    “没什么。”季若晓摆摆手,“我们去散步吧。”

    “额?”宁静觉得很奇怪,她们和她很少去散步,到底是为了什么好日子,却拉去一起去散步。

    谁知冒出来的温夕,她指着宁静,大骂,“宁静,你给我滚出世界,城希是我的,你凭什么夺走我的城希。”

    城希?宁静一脸茫然地问,“城希是谁?”

    “你不知道吗?”温夕大笑起来,“城希,人家好像忘掉你,太可惜了。”

    说完,一个少年走到温夕一旁,他走到宁静面前,蹲下,拿起她的手背,轻吻着,谁知魔法显灵了,玫瑰瓣一个一个绽开,漂浮在宁静的眼前,很快她陷入一个幻境觉中。

    季若晓和银霞慢慢地离开了,这不属于她们的场面。

    一个少年站在她面前,“给我醒来,我的宁静……”很有坚定的催眠……

    很快,宁静沉睡在他的怀里,继续做个甜美的梦。

    “宁静,醒醒。”有个人拍着她的身上,喊着她,宁静那颤着的眼睑微微卷起,她睁开清澈的眸子,看到的是城希。

    “希,你回来了?”

    “是的,宁静,我回来了,”城希那不变的笑容,有了温暖的。

    “希,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好。”城希点着头,扶着宁静站起来,“宁静,你为什么要忘了我。”

    “没有,宁静,我真的没有忘记你,自从那你出车祸的时候,让我好害怕,害怕到我会失去你……”

    “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城希抱着她,“宁静,你一定要恢复记忆,一定。”

    语气……

    不对劲……

    这不是幻觉……

    假的……

    宁静猛地推开眼前的少年,很快幻觉已经消失了,她看清,哪有城希,明明是夏满而已。

    “满?”

    “宁静,你为什么要避开记忆,你明明可以恢复记忆,可你却一个一个逃避。”夏满生气道,“宁静,我不喜欢你把我成了宁静看,我不想看着你活在美好的回忆里。”

    “不要说了,我没有。”宁静摇着头,她害怕的事情已经想起来了,是的,夏满说的没错,她是快要恢复记忆,根本没有完全地失忆。

    她是在很快恢复记忆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全世界变红起来,一个少年被车撞飞在不远处的地上,血,是一大推血,有种窒息的感觉扑鼻而来,她害怕了,恨不得想逃避,逃避所有的害怕的事情。

    她宁愿城希没有死去,宁愿城希是活在她的记忆里,所以她才会不断地梦到一个少年,温暖如春的少年。

    她和他相遇在美梦中,继续幻想下去,她可以快乐下去,可是现在,现实已经被戳出来,真相的谎言已经揭穿起来。

    夏满带着失望的眼神看着宁静,她本想哀求,能不能不要带着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心好疼。

    可是夏满转身离开,头也没回头看着她。

    之前,他说,“宁静,我从来不是你的城希,我是夏满,一直爱着你的夏满。”

    她知道,是的,她很自私,她很贪恋他身上有温暖,如城希那样的温暖,她想如果夏满是城希,该多好啊。

    她很自私,自私到她没有考虑到夏满的感受,那么,对不起,夏满……

    日温新出现在她面前,“宁静,很抱歉,希望你接受现实。”他的心却痛起来,自从传到学校,是他有了目标才会传到这,多次接近宁静,是他有意的。

    “这是你很早计划好的吧?”宁静讥讽地说,“我没想到自己太傻了,居然相信你们的话。”

    “宁静,不是的……”日温新摇着头,“是我哥哥托梦叫我的,我是照着做来的,”

    “笑话,我已经被揭穿了,你何必跑来安慰我,是来看我笑话吧。”

    “不是的……”日温新突然有受伤的眼神,“宁静,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

    是的,自从接近她,不断地故意让她恢复记忆,可是她很绝强,什么都不愿回忆起来,后来他追着她到心理医生室,发现她居然差一点可以恢复记忆,谁知被她莫名其妙推开了,然后她很久没去了。

    他跑到学校当音乐老师,是因为宁静很喜欢音乐,她会经常弹着城希的歌曲,会糊涂地弹着,然后会不记得自己弹过什么。

    她的记忆里存在着一种幻觉,美好的幻觉,她和城希的那一段回忆,谁知他正巧碰到了夏满和宁静在一起,后来他看到了宁静望着夏满的眼神,里有城希的影子。

    夏满只是城希的影子,就如他们的性格太像了。宁静会贪恋夏满身上的味道,才会爱上他。

    接触的过程,他发现自己也爱上了她,是多么荒唐的可笑。

    后来,他有了一个很好的注意,叫温夕来帮忙,之前在吵架,他要离职都是当做真的出现了,不让宁静发觉。

    温夕是之前和日温新分手了,温夕后来有了糊涂地爱上了城希,是因为他身上有日温新的影子,自从城希去死的时候,温夕退学,然后消失,后来她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孩,在一起了。日温新是叫她来帮忙演戏。

    之前都是不真实的,就像幻觉出来的,好像有以前的存在过,一般来说是宁静也是幻觉出来的。

    宁静得知自己被揭穿了,她蹲下去,“原来你们早知道了……”

    “宁静,你没事吗?”躲在一旁的季若晓深深的叹息,跑过来扶着,“宁静,我们也有参与的。”

    “为什么……非要让我恢复记忆……”

    说着说着,宁静那泪水就汹涌而出,落得太放肆了,她的心是那么疼,现实啊,现实啊,把她推下地狱。

    季若晓回忆着:

    日温新找她们的时候,“你们知道宁静失忆,可知道宁静不是真的失忆吗?”

    “你什么话,宁静可不是假的失忆,你胡说什么。”银霞生气地骂道。

    “此话怎讲。”季若晓拉着银霞,提醒她不许闹乱,她淡淡地问,是的,就如她想象的那样。

    “你们没发觉宁静如此迷恋着夏满吗?”

    “那又怎么关系呢?”银霞不认为地说。

    “你呢。”日温新没有看着银霞,只看着季若晓。

    “我觉得有点是的。”季若晓点着头,银霞不悦,“晓晓,你干吗相信人家的话,我们家的宁静是真的失忆了。”

    “霞,闭嘴。”

    季若晓生气道,“说吧,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你果然是爽快,不过比银霞还要聪明,”日温新淡淡地说,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

    是的,她们就是按着他的安排去做,就是这样的。

    银霞现在才知道,宁静只是逃避,而拒绝了接受的现实,现在呢,她被揭穿了,其实根本有恢复记忆,只是她在演绎着自己的幻想而已。

    银霞看得吃惊,然后抱着宁静,哭着,“宁静,你这么傻啊。”

    宁静失了灵魂似的,软软地靠在她们的怀里……

    Until2一枚银币上印着天使的头像,从天而滚滚地落下,随着慢的镜头,角度惊叹得如此绝美。好看的弧度随着银币的动作,然后缓慢地落下……

    一个少女拥有令人觉得平凡过很平凡,不怎么漂亮的脸蛋。简单地来说,眸子闪动着令人羡慕的晶亮,鼻翼的位置很准,诱人的嘴唇略带着白色的,披着乌黑的长发,一看会误会这是贞子来了。

    她伸出左手,仰头看硬币从天而下,老老实实地落在她的手掌心上,她看到了硬币上印着天使的头像……

    她不知银币有个传说,正面预示好运会发生,反面预示霉运会发生。

    她紧紧地握着硬币,突然间笑了,“我干吗要相信银币的传说,这是骗人的。”她呐呐道,连精神变得如失去了灵魂似的,她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坚持着自己觉得这是骗人,连自己变得激动起来。城希?

    她突然想到有不对劲,城希去哪了?她回头看到一旁的人影早就不见了,恐惧就产生了,她发现生平第一次从来没这么惊慌过。

    城希?

    她突然发疯似的,往前跑,跑呀跑,一路跑着撞到了很多路人,都是难听的话,“神经病啊,见到人还撞人。”

    “饿鬼,是用来赶投胎啊。”

    ……

    她的耳边只有擦过的声音,“宁静,好好保重自己。”

    “宁静,不要为我难过了,好好给自己活着。”

    接下来没有什么声音,只有擦过风的声音,她突然跑到天使石膏像面前,然后停止脚步,很艰难地走着。

    “城希,你这滚蛋。”她忍不住把压着心里太多的悲伤与怒火都发泄起来,冲着天使石膏像发火起来。

    好像要扔掉甩也甩不掉的包袱。

    城希……我还是骗不了自己……

    然后从她那透明的液体落下的时候,少年出现了,走到她身边,“好了,宁静,跟我走。”

    “不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少女像是得不到糖果似的,对他发火。

    “听话,宁静。”少年脸色不悦,握着她的手腕,强一下地拉着,然后往前走,“宁静,你打算要欺骗自己?你可知道可以欺骗一时,不能欺骗一世啊。城希,你不要忘了他什么的希望。”

    “对啊,我欺骗那又怎么样,城希,他滚蛋,干吗丢下我,干吗让我好好照顾自己。他不是说过会好好照顾我……”不等她颓废地说着,被少年紧紧地抱住。

    “宁静,你受伤了,让我抚摸你的那心吧,那么请你把心交给我,让我好好保护你。”

    不知什么时候,从哪个地方传来一阵哀伤的歌曲:我明明知道你要走了,却很难过地欺骗自己,连自己变得一个傻瓜,为什么都要当傻瓜。是因为太贪婪你得不想离开……

    仿佛穿过空气,仿佛是给开场准备好一个配合,被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少女,她的液体已经多了,湿透了少年那肩膀。

    歌曲那么伤感,那么伤人,就如我对你的感受……

    ——我明明知道你要走了,却很难过地欺骗自己,连自己变得一个傻瓜,为什么都要当傻瓜。是因为太贪婪你得不想离开……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