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四章:勇气(5)

    宁静见到夏满,他是站在宿舍门口,插着裤兜,他那面容有了淡淡的笑容,他一看到她,“宁静,我们去绿光之竹,好吗?”

    好吗?里面有太多的无奈和下一个期待。

    “啊?我刚才去过了绿光之竹。”宁静惊讶地说,难道他没去,是为了和她一起去吗?

    “宁静,不愿意的话,那算了吧。”夏满的嘴角几乎要僵硬,剩下的笑容如嘲笑与苦笑交织着,他看了一眼她,脑海里出现他经过听到他们的对话。

    心却突然间难过起来……

    宁静对日温新没有什么好感,更别说自己了,她心里有念念不忘的一个人,可惜不在人世。

    “对不起,有空一起去好吗?”宁静很抱歉道,她突然看到夏满的脸色带有淡淡的忧伤,心却慢慢地下沉,她是不是伤害到了对方?

    “没事的,我走了,我忘了我还有训练的时候。”夏满摆摆手,转身,仰着头,努力克制自己,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表情有多少的忧伤,强颜欢笑是最好的保护自己。

    他的背影变得却来却远,淡出了宁静的视线里。她的心却痛的几乎要命,夏满……我该怎么办。

    回到宿舍的时候,宁静心不在焉地坐着自己的椅子上,银霞和季若晓上前问,“怎么了?”

    “没事的,我想别的事情了。”宁静笑着说,不想让她们担心,只怕她们会胡思乱想的。

    “那就好。”季若晓拍拍她的肩膀,银霞看着她,叹息。

    入夜。

    悬挂在天花板的水晶灯,闪烁的是那么亮。四周因为灯光的存在,变得亮很刺眼。水晶灯下有一个少女靠着沙发背,悠闲地翻着名人书,看着。

    “小姐,我查到了,你想要的资料。”管家递给她自己带的文件,由黑色的包裹着,一看神秘得很。

    “下去吧。”

    少女摆摆手,拆开黑色包裹的文件,拿出几张白纸上有印字,看了一眼,清澈的眸子渐渐地睁大起来。

    日温新?日温新?城希?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她错了……

    她开始仰着头狂笑,然后流着泪水来,日温新,你不知道我白白地认错人,却白白地流着泪水来,原来是自己认错而已。

    日温新,你不知你的躲避好几年,让我找你好苦,为什么……你却现在突然出现……

    日温新,你不知我有多恨你吗?恨你躲得消失不见,让我找不到你……

    所以,日温新,你等着有个惊喜的礼物吧。

    日温新,我回来了……

    少女摆摆手,“管家,尽快帮我处理好,我要去那边。”

    “是。”

    水晶链在她的手腕上闪闪动人,一看就亮的双眼,没法睁开。

    它的神秘,摸不透来,只是静静地闪烁着,就如少女那的心。

    新生校花转校,轰动地走遍了整个学院,大家都在议论着到来的新人,听闻是传说中的美女。她到底有多美,大家只能期待着。

    季若晓,银霞,宁静听到这消息,可为什么,宁静有种不好的预感,缠绕着她,让她的心突然间不安起来。

    有胸闷的感觉,一下子让她头眩目转,眼前突然间一片漆黑,她在倒下去的时候,抓着银霞的胳膊,吓得银霞关心道,“宁静,你怎么了?”

    “我感觉头好晕。”宁静强忍自己几乎要倒下去的时候,谁知她突然有了力气可以站起来,眼前不再漆黑下去。

    她重见光明了,头不再晕了。她看到季若晓和银霞一脸担心,她们说,“宁静,你不舒服吗?”

    “没有,刚才好多了。”宁静摇着头,刚才这是怎么了额?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会不会最近太累,自己美发觉?

    “宁静,如果不舒服的话,记得去看看医务室。”季若晓看着她,眼神带有担忧,她的关心和焦急,宁静懂的。

    “会的,放心吧,不要担心,我会好好的。”宁静,她们三人经过路上,马上要进入教学楼,谁知一群苍蝇们向我们跑过来,跑得很急匆匆的。

    她们个个脸上带有期待和喜悦,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三人被对方拥挤得几乎要左右晃着,自己的心还没稳定,像是受惊似的。

    她们跑去校门口,看着校门口进来的是一辆轿车,一看起来,多么名贵的轿车,肯定来的不是简单的人物。

    在大家期待下,从轿车里出来的是一位能让万物失色的少女,有着卷卷的发型,松散在肩上,有可爱的蝴蝶结发夹别着,她穿着浅红色的棉袄,穿着酒红色的牛仔裤,配起来,如妖娆的气质。

    精致的五官,和上海报那明星差不多,清澈的眸子,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男生们为她迷倒,女生们为她尖叫。

    她缓缓地走过来,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可爱的毛绒的鞋子,平鞋的。

    她走起来,是那么优美,和高中生差不多。她那卷着的发型因为她走的动作而摇晃着,不缺少她那样高贵的气质。

    “哇,这不是温夕。”

    “哇……是她耶。”

    ……

    温夕?居然是温夕?

    季若晓和银霞听到无数的喊叫,都是因为温夕,她的名字怎么听起来好熟悉……

    她们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谁知,她们眼看着温夕渐渐地走近,这是要干什么呢?哦,原来是要进入教学楼。

    “嘿,季若晓,银霞,宁静,好久没见。”她那散懒的声音带有魅惑的,笑着对她们打招呼,显然她很大方,不缺少气质。

    季若晓一怔,“温夕?”

    银霞也惊讶,“这是温夕吗?”

    宁静没有惊讶,她带有淡淡的疏远看着她,她能感受到对方的到来,肯定是不善意,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宁静感觉眼前的少女好熟悉,在哪里见过,名字,也很熟悉,只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以为你们会忘了我的存在,所以我打算想好好介绍。”温夕的语气带有讥笑,惹得银霞不满地囔道,“温夕,几个月了,你居然还没变,却来却放肆。”

    “所以呢?需要你来说吗?”她笑起来,语气好像在嘲笑自己多蠢,小事何必计较呢。不懂收回自己的脾气。

    “温夕,你来这里做什么?”季若晓拉住银霞的胳膊,不让她去大骂一顿,自己却上前问,带有疏远的眼神。

    “当然是来读书,这学校不是你们开的,何必阻碍我进去。”温夕摆摆手,“好了,不想和你们废话,宁静,你还记得我吗?我记得你失忆的吧?”

    “我……”宁静吃惊地看着她,这件事,她知道?可为什么,她的语气没有这么友善,只有带着敌似的。

    宁静不记得,她们之前有发生过什么样的对敌,何必为什么现在变得尴尬起来?

    温夕?

    温夕擦过她们一旁,只是看了一眼宁静,心里笑着说,宁静,有一天我把真相透露出来,愿看到你那遍体鳞伤。

    我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擦肩……

    宁静猛地转身……

    “温夕,你是冲着我来的吧?”宁静不知自己怎么会说出来的语气,好像语气说的不是她,而是另外的自己。

    “所以呢?想知道吗?”温夕回头一看她,“我要告诉你,一个残酷的真相……”她试图着要不要说下去。

    “宁静,别理她。”季若晓见不妙,该死的温夕,居然能告诉她一个残酷的真相,她是在折磨我们家的宁静吗?温夕,你休想把宁静折磨得遍体鳞伤。

    “晓晓?”宁静惊讶地看着季若晓带有微怒的表情,她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胳膊,宁静能感受到对方那颤着的胳膊,好像有什么事情知道似的。季若晓平时不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失态了。

    “宁静,晓晓说的没错,温夕的话不可信,她只是折磨你而已。”银霞上前配合道。

    “什么意思?”宁静茫然地说,温夕为什么要折磨自己?难道在那边关系不好吗?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了。

    “你们真有意思,都是瞒着宁静,你们没想过她早晚会知道的。”温夕说着,然后大笑起来,“果然是蠢女孩,到现在还不知残酷的真相。”

    “温夕,你不要说了,到底想干嘛。”季若晓被气得真想拍了她一掌,好让她闭嘴下去。可是温夕带着古怪的笑容离开了。

    “晓晓,别气了,我没有相信她。”宁静看着季若晓被气的几乎严重到心情不好,担忧起来,这次的谎言,她只是急着而脱口而出的,不想后果会是怎样。晓晓,请原谅我这样的谎言。

    “那就好,宁静,别相信。”季若晓看着宁静,深深地叹息,“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感受,这次我是为了你好。”

    “我懂,什么都懂。”宁静重重地点着头,她们姐妹们之间不能多疑,为了相信彼此,宁静觉得季若晓处处为她着想,已经够累了。

    她不想让她就向夏芙蓉再次离开她,她不想一个一个都离开她,然后她一无所有了。

    一旁学生们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她们,不知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奇就是归好奇,自然会消除的。

    宁静,季若晓,银霞带着担忧的心事回到教室的时候,又是议论着新来的美女,在盘算着到底谁才是校花。

    谁知,温夕居然转到她们班里,这件事让她们吃惊,正巧还是有意安排?在上课的时候,温夕那甜美的笑脸,介绍自己,她就是习惯把自己掩饰得好好的。

    介绍完毕,教室就开始沸腾了,大家为她的介绍而激动地叫好,真叫老师头疼,老师清了嗓子喊,安静。

    季若晓,银霞没想到来的太突然,温夕的到来,正好在她们的班级里,真是诡异的事件,温夕为什么突然来这里。

    这次,突然间没有了好心情,只有沉重的心情替代着。

    冬天已经接近了,外面开始下着白色的雪,下着却来却好看。从北方吹来的风,敲打着清澈的玻璃。

    下节课是上音乐课。

    大家忙着接下来的课,各带着吉他,笛子,有关音乐等。温夕回头一看到背后宁静在整理自己的课本。

    “宁静,接下里是音乐课吗?”

    “是的。”宁静点着头,看她如同学之间的聊天,没什么别的意思。

    “你知道音乐室在哪里?”

    “知道,等会我们一起去。”宁静说着,被季若晓拉着,“我们快点去,日老师不喜等大家。”

    “知道了。”宁静被季若晓,银霞拉去,温夕好像扑捉到了什么,“我们快点去,日老师不喜等大家。”

    等,之前,说的是什么,日老师?难道叫音乐是日老师?

    温夕跟着同学进入音乐室,看到一个少年的背影,恍惚地想到她见过日温新的背影,实在很相似。

    日温新……我回来了……

    温夕不想被日温新发现,找个隐藏的地方坐下来,人数多,不好看得清楚。银霞,季若晓,宁静三人找个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宁静很快回头看到温夕慌张地跑到那边坐着,那边是隐藏的地方,其实看的不怎么清楚,心里觉得很奇怪。

    直到日老师有礼貌地说,“同学们,寒假马上要到了,这次音乐,我也许最后一次教你们了,接下来么有下节课了。希望你们好好练习,新的开始,会有老师代替的,”

    大家开始唏嘘起来,互相地说,这是真的吗?

    有一个同学举着手喊着,“日老师,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这里。”

    “没有这样的原因,我打算回去好好休息一场了。”日老师淡淡地说,“大家别问这么多,好好专心练习。”

    “日老师……”一个女生站起来,哭着脸,“可不可以不走?大家很喜欢你,喜欢你手下的音乐声,是那么动人。”

    “谢谢朱婉同学,希望大家好好平静自己的心态,希望你们好好练习,对音乐有了很大的兴趣。”

    宁静好像看到了日老师脸上有淡淡的笑意,不像平时看到的那冰冷的面容,难道他是掩饰自己的吗?

    日老师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宁静已经不清楚了。

    温夕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睑,她听到了日温新的话,就想起他们在飞机场见面的情景,“温新,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没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你的性格而已。”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告诉我。”

    “没为什么。”日温新带着冷漠的表情,和之前他没有冷漠的表情有了很大的差别,他转身背对着她,“夕,我们好聚好散吧,希望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我累了,”

    “不可以,新,我们说好相爱到一辈子,你忘了自己的诺言吗?”

    “诺言不一定当真的,夕,放我走吧。我累了。”说完,日温新离开了,他拉着行李进入检口,准备去法国巴黎的路途上。

    

他要告别了一段令他感叹这么美好的回忆,他要忘了一段令他伤心的回忆……

    温夕被丢在飞机场,哀痛地哭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她,同情,怜悯,不明的眼神往她投去。

    她忘不了,他抛弃她的回忆,她那么哀求,可他带着冷漠的表情看着她。她恨死他,他这么可以无情。

    抛弃她,奔去一个叫法国巴黎。

    回忆把她的面容弄得以泪水为主,她的心因为爱情变得失落,还有失魂。

    日温新,你不知,我多么想找你,跑去巴黎,跑去中国,各个地方找你,可找不到你的影子,好在老天爷听出我的声音,去让我找到你了。可是,现在,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走的是那么决断。

    日温新,你不懂得,我找你多么辛苦。

    不知不觉,课已经下了,大家围着日老师,都是告别的话,她们说,日老师,我们会记住你,真的。

    然后,她们散去了,剩下的是日温新,他一人在整理音乐的道具,有个人在他的背后,靠近着,伸出手,准备要拍在对方的肩膀上。

    谁知对方的敏感太快,很快,他转过头,眼神很快印在温夕的眼帘下,熟悉的眼神,这是她念念不忘的。

    “日温新?你原来在啊。”她痴痴地看着他的面容,如果她记得没错,她当初认错的人是城希,不是日温新。

    “温夕?”日温新没有吃惊,他除了没有吃惊以外,还有带着疏远的表情,“温夕,你是新来的学生吧?”

    温夕,你是新来的学生吧?

    日温新,好久不见,你居然说这样的伤人话,我是你眼里的学生吗?

    温夕看着他,他那这么漂亮的眼神,已经深深地记在她的记忆里,让她无法忘掉,她可以巴不得忘记,可惜这是没法忘掉的眼神。

    “日温新,我们好久不见。”

    在温夕吐出这句话,正好背后进来的宁静听进去,她吃惊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温夕,还有日温新在她面前。

    他们认识?

    宁静赶紧逃离这场面,她对这件事,已经糊涂了,为什么她感觉有一件事瞒着她,让她看不到真相的背后。

    到底是什么样的真相?

    日温新突然离职,温夕突然的到来,牵连着有多少的秘密。

    宁静却像却不明白,她想到了——磨我们家的宁静吗?温夕,你休想把宁静折磨得遍体鳞伤。

    “晓晓?”宁静惊讶地看着季若晓带有微怒的表情,她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胳膊,宁静能感受到对方那颤着的胳膊,好像有什么事情知道似的。季若晓平时不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失态了。

    “宁静,晓晓说的没错,温夕的话不可信,她只是折磨你而已。”银霞上前配合道。

    “什么意思?”宁静茫然地说,温夕为什么要折磨自己?难道在那边关系不好吗?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了。

    “你们真有意思,都是瞒着宁静,你们没想过她早晚会知道的。”温夕说着,然后大笑起来,“果然是蠢女孩,到现在还不知残酷的真相。”

    “温夕,你不要说了,到底想干嘛。”季若晓被气得真想拍了她一掌,好让她闭嘴下去。可是温夕带着古怪的笑容离开了。

    “晓晓,别气了,我没有相信她。”宁静看着季若晓被气的几乎严重到心情不好,担忧起来,这次的谎言,她只是急着而脱口而出的,不想后果会是怎样。晓晓,请原谅我这样的谎言。

    “那就好,宁静,别相信。”季若晓看着宁静,深深地叹息,“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感受,这次我是为了你好。”

    “我懂,什么都懂。”宁静重重地点着头,她们姐妹们之间不能多疑,为了相信彼此,宁静觉得季若晓处处为她着想,已经够累了。——

    季若晓,银霞,她们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们,可宁静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事情,让她有了难言的念头。

    到底是不是瞒着她?

    日温新看着她,开始不爽起来,“为什么要找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便便找我。”他的语气带有微怒。

    “日温新,你休想摆脱我,我要让你知道,就算天地有多大,我会把你找出来,”

    “你何必呢?”

    “没有什么何必呢?我就是忘不了你。”

    “温夕,你再这样,我不高兴了。”

    “随你吧,我看得却来却兴趣。”

    “你……”

    日温新被气的离开了,好在宁静躲得快,没被他发现。

    宁静躲在拐角的地方,看到温夕追着,追到日温新的背后,抱着他的腰,“温新,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多么想你。”

    “不要抱着我,够了,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日温新甩了她,“我不想碰到你那脏的身体,麻烦你离我远一点。”

    “原来你还在意那年的事情,我想你肯定喜欢我的吧。”温夕笑的好恐怖,“日温新,你还是欺骗不了自己的感情。”

    “你错了,我对你的感情早就没了,是你亲手把它灭在土里。”日温新看着她,他们之间有流动的杀力,谁也不可让。

    回忆在他们之间展开……

    一个笑的很坏的大叔抱着几乎要醉倒的少女,走向一个宾馆里,往床上,“亲爱的,这次多亏你了,让我成功地勾引上了他。”一个少女那妖娆的气质,迷住了眼前的大叔。

    “不客气,你的身体可以给我了吗?”

    “可以的啊,我就是你的了。”少女笑的好灿烂,“我好高兴,他居然主动地约我。”

    “哈哈,这蠢家伙。”大叔色迷迷地看着她那身材,然后两人躺在床上,开始做……

    站在门外的少年,双手微微握着,带有青筋暴露出来,该死的,她居然耍我……

    醒来的时候,少女推开近得很的大叔,带有厌恶的表情,“哼,你以为占到我的身体,我就是你的,别做梦了。”

    谁知,手机却响起,开始震动起来,她按着电话,对方丢下冰冷的句话,“我去飞机场了,准备去法国巴黎,我们分手吧。”

    一字一句,刺心。

    握着手机的温夕,一颤,赶紧去穿好衣服,跑出外,她呐呐道,日温新,你怎么可以说……

    飞机场——“温新,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没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你的性格而已。”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告诉我。”

    “没为什么。”日温新带着冷漠的表情,和之前他没有冷漠的表情有了很大的差别,他转身背对着她,“夕,我们好聚好散吧,希望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我累了,”

    “不可以,新,我们说好相爱到一辈子,你忘了自己的诺言吗?”

    “诺言不一定当真的,夕,放我走吧。我累了。”说完,日温新离开了,他拉着行李进入检口,准备去法国巴黎的路途上。

    她不知,日温新走的时候,心却痛起来,他不想告诉她,他在去宾馆的时候,听到他们的一段话,他没想到这是一种谎言。

    开始,他要抛弃让他心伤的话,还有一段美好的回忆。他的记忆里,有个单纯的少女,居然是假的。

    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他就像傻瓜似的,被她耍得厉害,让他相信了,她的话,相信她是单纯的女孩。——

    “温夕,以后别缠绕我,”日温新把一句话打破了之间的回忆,他转身离开了,走的很决断,温夕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的离开,就如他那年走的很决断。

    日温新,你非要这么绝情吗?

    宁静看在眼里,吃惊,她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日温新怎么会有很大的反应?冷漠?无助?忧伤?

    Until4

    宁静回到宿舍的时候,脑子够乱了。

    “夏满找你,你去吧。“银霞喊着她,宁静不明,夏满为什么突然找她。

    “知道了。”宁静从床上嘭地站起来,走下楼梯,看到夏满站在等候了,问,“你找我?”

    “给你,忘了给你牛奶喝,”夏满笑着说,“天气很冷,给你泡热好了。”

    “谢谢。”宁静接过热乎乎的牛奶,感激地说,“天气冷了,所以少点送牛奶,我怕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没事的,放心吧。”夏满笑着说,跟她招手,“我去宿舍了,有什么事和我联系吧,”

    “好。”宁静点着头。

    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听到银霞不满地囔道,“为什么有人喜欢宁静,可没人喜欢我,晓晓,你也没人喜欢。”

    “胡说八道。”季若晓鄙视道。

    “晓晓,你什么时候去找喜欢的人啊?”

    “不行,我要好好学习,谈什么恋爱,只怕受伤。”

    “哎呀。”

    银霞觉得季若晓好无趣,她怎么只知道学习,除了学习,爱情不会去谈吗?

    “你们聊什么呢?”进来的宁静问。

    “没什么啊。”银霞摆摆手,“夏满给你?”她的眼神落在宁静手里的牛奶问。

    “是的。”

    “这么好啊,我要,真叫人嫉妒。”银霞开始囔道。

    “你再这样吵,我把你丢下外面去。”季若晓回头鄙视道。

    “不要,我错了……”银霞可怜汪汪……

    她们平常就是这样,宁静淡淡地一笑,坐回自己的位子。

    寒假却来却接近,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大家可以缓减自己的紧张,自己的不安。明天要开始打包回家去。

    银霞问宁静。“我们寒假多联系。”

    “好。”宁静点着头,她们是准备一起去青岛见夏芙蓉,之前,季若晓联系好了,听闻夏芙蓉过得很幸福,有张痕陪伴着。

    她们三人心松了一口气,谁知有人跑进来喊着,“不好了,有人跳楼了。”

    猛地点醒了她们,她们回头看急匆匆地宣传的同学,问“谁跳楼了?”

    “是乔乔。”同学说着,然后跑开了。

    乔乔?她们三人惊讶,本来她们是不在乎,可是乔乔是自己班的同学,她们必须过去看看。

    2号教学楼下挤满了不少同学们,然后指指点点,被门卫赶走了,然后来了几辆救护车的到来。

    很快,一个少女被抬上去,三人赶到这,看到乔乔已经流满了血,被抬上救护车里去了,然后带着声音离开了。

    “乔乔真的跳楼了?”银霞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她好好的,为什么要跳楼了。

    “不必多问。”季若晓心开始不安起来,为什么她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乔乔跳楼的事情已经传的沸腾起来,这件事没法瞒得住,什么原因而跳楼,大家不知,只是把矛盾头放在宁静的身上。

    有可笑的话题:宁静抢走了乔乔的男友夏满,害的乔乔心碎而跳楼。

    还有另外一句话:宁静有前男友,却不要脸地抢走人家的男友。

    有没有给个安静的地方,让她去好好享受,宁静走到哪里,大家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害怕她,远离她。

    季若晓冷淡地看着一旁的同学们,突然会发神经地说,“你们这么相信啊,不如去相信好了。”

    “够了,晓晓。”银霞拉着她,“这件事已经没法处理好,我们只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别多说什么了。”

    “霞说的没错,我们没必要在意的吧。”宁静淡淡地说,“有可能我们会容易得罪人家,没什么好在意。”

    “嗯。”季若晓看着宁静,“我只怕大家伤害到你,不怕的是他们说你。”

    “我懂。”宁静看着她,“晓晓,别保护我了,我自己可以有能力保护自己。”

    “宁静?”季若晓吃惊地看着宁静离开了,赶紧跟着她跑到宣告栏,宣告栏贴着乱七八糟的脏话。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