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四章:勇气(4)

    “原来这是让我去尝尝失去她的滋味,是多么心痛啊。”张痕那帅气的脸色变成憔悴了,他带有自责的心情,把自己弄得不乐意。

    “还有,谢谢。”张痕叫住正要走的季若晓,带有感激地说,她知道了夏芙蓉的住址,他可以亲自去找她。

    “不客气。”季若晓看了他一眼,深深地叹息,离开,“这是何必呢,”

    宁静被夏满拉去操场上,宁静一呼吸起来,心变得松了许多,不再是惊慌的那种感觉,夏满看着她,“你没事吧?”

    “嗯,我很好。”宁静点着头,她看了他一眼。“满,借我肩膀给我好不好?”

    “好。”夏满把肩膀给她,她的头歪在夏满的肩上,他的肩膀是那么宽大而温暖,她这下有了安定的感觉。

    夏满看着她,心却不好受,宁静,你这么不快乐,那让我给你快乐吧。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等着宁静心情好了,带她去。

    季若晓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银霞正在整理被子,一恍惚地看到夏芙蓉人在眼前叠被子,叠的是那么整齐。然后,银霞坐下来,看到季若晓站在门口发呆,出神是那么认真,不解地喊着。

    “没什么。”季若晓发现自己失神了,摆摆手,“你有没有想念芙蓉。”

    “嗯,我很想她,每次都会想起她,忍不住难过起来。”银霞被感触了,她忧伤地说,“晓晓,你说我们会见到她吗?”

    “会的。”

    季若晓点着头,“寒假,我们去见她吧。”

    “好。”银霞赞同地说,“对了,怎么没看到宁静人呢?”“大概是在教室里,宁静这次要成了孤独的,她每次都习惯了芙蓉的存在,现在不一样了。”

    “怎么会呢,不是还有夏满吗?你可知道,我们早上看到他每次都对她很好呢。”

    “嗯,但是要看宁静了。”季若晓淡淡地说,自从宁静失忆之后,必然会对自己的失忆却来却害怕,夏满对她的关心,她不肯定,会不会对宁静好一点,或者宁静愿意接受他这么好的男生来呵护吗?

    只要宁静快乐,夏芙蓉会放心的。

    银霞看着季若晓,忽然想起她们以前那美好的回忆,回忆是那么伤人,让人实在不想去接触。去接触,却害怕会失去很多。

    患得患失,就是如此。

    “晓晓,我们三人里哪个人会不会先离开呢?”

    “不会的,别胡说,我们只要在一起就够了。”季若晓抱着她,“霞,希望这话别说,说到我会害怕这件事发生。”

    “嗯,我不说。”银霞抱着她,只差点哭了,“晓晓,我发现我好害怕,害怕以后就一无所有了。”

    “有我在呢,有宁静呢。”这是最安慰的话,无法抚平银霞那害怕的心。

    宁静离开夏满的肩膀,“谢谢你,我好多了,我得回宿舍。”

    “宁静,等等,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夏满说着。拉着她去无门房后面,那边是出奇的安静,是一片幽绿的地方。

    那边是种满了竹林,倒着有不一样的姿态,一看起来,很有新鲜感的感觉。空气因为竹林的存在,新鲜得很,漂浮在半空。

    宁静进来感觉到一种令人舒展的感觉,这么出奇的地方,她居然不知道,“满,这是什么地方啊?”

    “绿光之竹。”

    “绿光之竹?为什么叫它这样的名字?”宁静对这名字有了兴趣敢,问。

    “就是说晚上很多人看到竹林经常会出现绿光,不管四季,都会出现的。所以大家喊它绿光之竹。”

    “哇,好神秘。”宁静吃惊,真是不可置疑,这么好的学校,居然隐藏着这么宝贵的地方,夏满是怎么知道这里?

    “满,除了我们,有别人知道吗?”

    “嗯,旧生知道的,新来的学生不知,反正是早晚皆知的。”夏满看着她脸上带有笑意,心里松了一口气。

    “宁静,高兴吗?”

    “嗯,很不错。”宁静点着头,当她看了四周,“这适合安静的,怪不得,一来这里烦恼什么也没了。”

    “宁静,如果你不快乐,记得来这里吧,”

    “好。”宁静点着头,“谢谢满。”

    夏满看着她,淡淡地笑了,自古以来有个皇帝为了取爱妃一笑,就放烟花,现在他为了宁静取一乐,就带她去看绿光之竹。

    她脸上带有笑意,夏满也跟着心情大好,他喜欢看着她那可爱的表情,还有傻乎乎的。

    绿光之竹,这是好地方。

    宁静暗暗下决心,有一天心情不好了,会来这里散心,看书,休息。

    绿光之竹成了她心中的老地方。

    Unil3

    宁静心情大好,和夏满分别之后,回宿舍时,夏满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说的话,可他喊叫了,“宁静。”

    “怎么了?满。”

    “没什么,晚安。”夏满摇着头,这句话,到底该不该说,这样会对宁静造成压力特别大,算了,这句话,他还是不用多问什么了。

    “满,晚安。”宁静心里很感激他,是他带给她快乐,多亏他带去绿光之竹,要不然她会胡思乱想,身体会因为这却来却差。

    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季若晓和银霞坐在床上,几乎没说什么话,觉得很奇怪,“你们啥了?谁欺负你们了。”

    “没有,宁静,你吓死我了,我们担心你,本想去找你。”银霞说,“你来了可好。”

    “别多担心,我不是好好的嘛。”宁静笑着说,“晓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的,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季若晓笑着说,“宁静,我们说好寒假之后一起去见芙蓉吧。”

    “好。”宁静拍着手,“太好了,我正想去看看芙蓉,不知她过得怎么样。”

    “不念我们呢。”银霞嘟着嘴巴,不乐意地说。

    “有啊,我们不是在一起吗。”宁静在银霞刮了鼻翼,“霞,你该不会吃醋的吧。”

    “去,哪有,晓晓也是哦。”银霞看了一眼季若晓,“只是她不承认而已。”

    “霞,不说话是不是痒了。”季若晓狠狠地等着她。

    夜晚,夏满坐在床上,开始不安起来,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什么,可是念头便便冲上自己的脑海里,出现。

    “喂,有没有看到痕?”兄弟走进来,喊道。

    “没看到,不知他去哪了。”夏满摇着头,他继续去灭自己的念头,兄弟叹息地离开了。这家伙,中毒了。无药可救。

    张痕坐在凉亭里,等着乔乔的到来,他背着月光,身上多了厚厚的衣服,因为冬天已经在这蠢动了。

    乔乔穿着粉红色的棉袄走过来,她因为天气冷的要命,而脸红起来。她在抚着自己的双手,尽量取暖。

    “痕哥哥,你找我?”乔乔好像看到惊喜似的,问,自从夏满没去找她,她的心处在灰心丧气的时候,痕哥哥找她,重新点燃了她那灰心的心,让她的心一暖。

    “嗯,乔乔,坐下来,我们谈谈吧。”张痕看着她坐下来,看着她的表情,一发现她的表情不再是自己念念不忘的女生了。而是有一个女生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出过,可惜却走得急匆匆了,不等他回头一看。

    他的语气,如同哥哥对妹妹的那种语气,尊敬,和谈。

    “痕哥哥,你要聊什么呢。”

    “乔乔,我打算要离开学校,希望你好好珍重自己的身体。”他看着她说,“乔乔,我会让夏满好好照顾你,放心吧,等我会找他说的。”

    “你为什么要离开呢,不可以。”乔乔拉着他的胳膊,心却瞬间下降了几度,没有了温度和跳着的温度。她会有一种撕裂的感觉。

    “乔乔,对不起。我不能继续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因为我自己有想去保护的人。”

    “她很重要吗?”乔乔一发觉,原来是她,原来是夏芙蓉,明明自己赶走的夏芙蓉,却让痕哥哥为她离开了她,真是笑话。

    “对,她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人,你只是我的妹妹而已。”

    “不要说了,痕哥哥,你以前说喜欢我,会保护我,会默默地看着我,这是假的吗?”乔乔觉得不甘心,为什么,变成这样。她突然有了报复的快意,她必须留住他,拿出以前痕哥哥对她说过的话。

    “诺言,何必当真呢?很多人的诺言不一定真的。如果我说过,那么请你忘了吧,乔乔,其实你爱的不是我,我何必去伤害我爱的人。”

    “痕哥哥,你真的爱她吗?那你对我的爱呢?”乔乔的脸上依旧流满了泪水,眼神变得可怜汪汪,张痕看得几乎心要软了,不可以,这次不会再心软了。

    “我对她的爱就是爱,我们只是兄妹而已,乔乔,非常抱歉。希望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说完,张痕站起来,“希望你好好珍重自己,我走了,”

    “痕哥哥,求求你,可以不离开吗?”乔乔抱着他的腰,泪水已经湿透了对方的羽绒服,“为什么,你不爱我的时候,我却现在突然爱着你。”

    “乔乔,这是一种错误。”张痕叹息,“因为一种错误,让我忽略了夏芙蓉的存在,忽略了真爱已经来过。乔乔,你懂的,这是一种错觉的错误。”

    “不是的,其实不是的……”乔乔摇着头,不愿接受这是一种错误的。

    “乔乔,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张痕把抱着他的腰的双手一个一个拿掉,“乔乔,天气很冷了,你快去宿舍吧。”

    “不要,痕哥哥,我们可不可以重新来,在一起好吗?”乔乔哭着,说。

    张痕带有心情复杂地看着她,如果是这样,没有夏芙蓉的存在,他依然会接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能因为这句话而心软,他不想失去了夏芙蓉。所以,他不想去看乔乔那可怜的表情,转身,不去看她。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一个幸福。”说完,张痕离开了。

    冷气把乔乔那颗心冻得几乎冷,她然后长仰大笑起来,“原来我不该错过,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报应吗?”

    然后,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面容。月光晒下的细流变得冷淡起来。

    早上的课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奔去食堂里吃饭,这日子一如往常,本来议论纷纷的有关退学的女生的这件事已经淡出了记忆。

    很久很久经过她们,都会听到她们聊得是有关明星的八卦,就好像从来不存在聊过一些退学的女生们。

    原来,时间是会让人们的记忆慢慢地淡出,慢慢地记着。

    “不好了,晓晓。”银霞慌慌张张地跑在走廊上,追着季若晓的脚步,追在她一旁,“你知道吗?张痕已经被批准了退学。”

    “今天?”季若晓吃惊地回头问,“他怎么退学了?”

    “我也不知。”银霞摇着头,“他怎么会突然退学,该不会是因为夏芙蓉的吧?”

    “我们找地方谈吧,这里人多,不方便的。”季若晓忽想起,她和他见面的情景。他的话已经很快地跑入她的脑海里。

    ——“晓,我想知道,芙蓉到底去哪了。”

    “她回青岛了,说青岛是她最向往的地方。”季若晓叹息,“这几天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只怕她有身孕,怎么过日子。”

    “她一人?”

    “不是,她有小爱在陪着,放心吧。”

    “那就好。”张痕松了一口气,季若晓心里冷笑,怎么一点不焦急啊,是不是人家有在陪,你可以摆脱了?

    真想为夏芙蓉打抱不平的时候,张痕看着她,“能不能告诉我,她家的地址。”

    “你问我也没用,我也不知她家在哪了。”季若晓摇着头,“大不了,你找人家问吧。”

    “青岛对吧?”

    “嗯。”

    “谢谢了。”张痕好像得不到消息似的,只有灰心丧气地离开了,可为什么,季若晓觉得他是真心来问话,自己却做得太过分了。

    “痕,如果你想找她,我可以给你地址。”

    “嗯。”——

    难道他是去青岛找夏芙蓉?季若晓在万万没想到的事情下觉得太吃惊了。张痕怎么情愿退学,她以为他肯定是等寒假去看,谁知退学了,这么大的事情,夏芙蓉会担心吗?

    “晓晓,霞,你们聊什么呢?”宁静从厕所里出来,看到她们聊得表情更加不自然,好像有什么事情让她们吃惊和心情变得沉重。

    “没什么,我们聊得是张痕退学的事情。”银霞说。

    

“张痕退学了?我怎么一点不知啊”宁静吃惊地问。

    “我也不知道了额,等下吃完饭再谈。”银霞摇着头,“晓晓,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季若晓摇着头,三人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看到张痕准备好拉着行李,他好像刚才在等候了。

    “找我们?”季若晓首先问。

    “嗯,是的,我找你们告别,我退学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吧,我打算回青岛,找夏芙蓉,这次谢谢你,愿意告诉我她的地址。”张痕笑起来很好看,可是脸色不太好,也许他活在自责和后悔的日子吧。

    哎呀,这么帅气的少年,别折磨自己了。

    “晓晓,你告诉他了?”银霞惊讶地看着季若晓,她们答应过夏芙蓉,不会透露就算关系好的人,可是季若晓已经告诉了张痕。

    “痕,希望你好好照顾她,如果她有委屈的话,我们找你是问。”季若晓没有回答银霞的话,她看着张痕。

    “晓晓,这是什么回事?”银霞被搞糊涂了,好像她发现什么事情都把她蒙在鼓励似的,生气道。

    “等下我们会谈,急什么呢。”季若晓没有生气,说。

    “我来跟你们告别,再见。”张痕拉着行李离开了,走出校门外。

    他走的是那么慢,慢的她们看着只有他的背影,渐渐地走远了。

    “我们吃完饭之后回宿舍谈。”季若晓看着银霞,“你想生气的话,骂我也可以,不用逼着自己的吧。”

    “你……”银霞气着上下不稳,她本想发泄,季若晓说的没错,她想发火,想骂她,这是伤和气的,她能做出来吗?

    算了,回宿舍就是回宿舍。

    宁静看着她们这样的扭别,叹息,“你们是一时会和好的,没必要我来担心的吧。”

    进入食堂,大家开始议论着张痕的事情。来的真是太快了,大家在聊着,一点不害怕自己说的话是羞。

    “哎呀,张王子离开了,这样这学院少了一个人,多没意思呐。”

    “哎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退学。”

    “是啊。”

    ……

    大家口里的张痕,原来是这么受欢迎的啊。

    一在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吃的快,宁静看不下去了。

    回去宿舍的时候,季若晓开口了,“霞,我来说吧。”她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银霞听得吃惊,“所以你就把这地址给他了?”

    “对的,有什么问题呢?”季若晓看着她,“不用担心,事情没有这么烦恼的。”

    “这样……”银霞思考了片刻,“你说的对,我们是要考虑夏芙蓉的心事。你说,他会对芙蓉好吗?”

    “会的,我可以保证的。”季若晓点着头,说。

    “好吧。”

    宁静跑到绿光之竹,这件事没给她们说,反正她们心情不太好,怎么会在意她不见的事情呢。反正好好享受这就行了。

    她找到石头坐下,享受着美好的景色,谁知有人进来,“这么好的景色,真是浪费了隐藏在这地方。”

    熟悉的声音……

    莫非是一个人……熟悉的声音……

    宁静猛地回头一看是日温新,他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显出是那么帅气,可他的表情是那么冰冷。

    扑克脸家伙,怎么会知道这地方。

    “你怎么知道这地方?”宁静很白痴的问。

    “呵呵,难道夏满没告诉你吗?一般旧人知道这地方,新来的不知。”日温新走到她面前,“宁静,你喜欢这地方吗?”

    “是的,这地方很不错的,你竟知道了,怎么没给我说下。”宁静说。

    “呵呵,我本想告诉你,只是你逃得太快,我怎么给说呢。”日温新好像在嘲笑什么,不知在嘲笑谁。他的语气带有浓烈的不满。

    吃醋?

    宁静感觉到了,可她不敢自作多情,眼前的少年,因为什么事情而吃醋呢?

    “是吗?我想你多虑了吧。”宁静淡淡地一笑,笑的好无辜,该死的,她怎么可以笑的好无辜,一点不认输。

    “我宁愿自己是多想了,或者是自作多情。”日温新看着她,眼神起了波纹,宁静的眼神几乎要被对方的眼神慢慢地诱进着,进入中……

    “怎么可能,日老师是开玩笑的吧。”宁静很快避开对方的眼神,还好她的理智在,这样她会糊涂地陷入,无法自拔。对,这家伙故意的。

    “如果不是开玩笑的,你说呢。”日温新把脸近在她眼前,吓得她站起来,不知脚后有快石头挡住她的去路,很快失去了平衡。

    “真是麻烦。”日温新抱着她的腰,吓得她的心没法安下来,他看着脸色瞬间失容的宁静,微微一笑,“你每次都是这样不看下面的东西吗?”

    “日老师,我可以尊敬你,你也要尊敬学生的。”宁静好像得到了耻辱似的,睁开对方的胳膊,不悦地说,“你可以说我的,谁叫你开始吓人家。”

    “哦,这么说是我错了,你说,要我怎么向你道歉。”日温新带着戏谑的笑容,望着她,原来她这么好玩,脸色微怒,这是他喜欢这样的类型的她。

    “日老师,再这样,我没法跟你沟通了。”宁静生气道,转身离开,谁知腰被对方拉回来,很快旋转,让她的头几乎要晕了。

    旋转得很快,她整个身体已经舔在对方的胸前,她的面容已经近在对面的鼻翼前,嘴唇几乎要接近对方的嘴唇。

    “啊啊啊啊啊”吓得宁静推开对方的怀里,“日老师,我是学生,这里不准师生恋。”

    “你这么怕我吗?我冷漠?还是我不怎么热情?师生恋?学校没有这样规定,你不要忘了额,这里太开放了,特别自由,谈恋爱随你们便。你可有听过这样开放的规定吗?”日温新笑着说,“宁静,你真的好玩耶。”

    “你再戏谑,别怪我不客气。”宁静微怒地转身,再次走。

    “宁静,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追你,你会是怎么样的反应。”日温新望着她的背影,说。这傻丫头,居然听不出他语气里的含义。

    “开玩笑的吧?”宁静耻笑道,“日老师,我是学生,我们没有同在一个线上,请老师自重。”说完,她迈步地离开了。

    “呵呵,你会懂的。将来也是。”日温新看着她,发现她和别人的女生不一样,她捉摸不透,根本抓不住。别的女生,只会送上自己的怀抱。宁静,这个女生,真是却来却有意思。

    无门房外,有一个少年,听着,脸色苍白起来。有一个人跟着他同追一个女生,日宁静。

    他闪也忘了,直到日温新出来,他看了他一眼,“听到了?当不当真随便你。”说完,日温新离开了。

    “我不会把宁静让给你。”夏满转过头,喊着,带有一点的勇气。

    “呵呵,我只能看你付出有多少的真心。”

    “你等着吧。”

    “好。”

    这是男人们之间的对手,谁也不许让谁,输赢归谁,这是以后才晓知。

    宁静走的很快,心却突突地跳着,不安和害怕交织着她的心情。有种肯定,决心的话缠绕着她的脑海里,久久没法散去。

    ——“是吗?我想你多虑了吧。”宁静淡淡地一笑,笑的好无辜,该死的,她怎么可以笑的好无辜,一点不认输。

    “我宁愿自己是多想了,或者是自作多情。”日温新看着她,眼神起了波纹,宁静的眼神几乎要被对方的眼神慢慢地诱进着,进入中……

    “怎么可能,日老师是开玩笑的吧。”宁静很快避开对方的眼神,还好她的理智在,这样她会糊涂地陷入,无法自拔。对,这家伙故意的。

    “如果不是开玩笑的,你说呢。”日温新把脸近在她眼前,吓得她站起来,不知脚后有快石头挡住她的去路,很快失去了平衡。

    “真是麻烦。”日温新抱着她的腰,吓得她的心没法安下来,他看着脸色瞬间失容的宁静,微微一笑,“你每次都是这样不看下面的东西吗?”

    “日老师,我可以尊敬你,你也要尊敬学生的。”宁静好像得到了耻辱似的,睁开对方的胳膊,不悦地说,“你可以说我的,谁叫你开始吓人家。”

    “哦,这么说是我错了,你说,要我怎么向你道歉。”日温新带着戏谑的笑容,望着她,原来她这么好玩,脸色微怒,这是他喜欢这样的类型的她。

    “日老师,再这样,我没法跟你沟通了。”宁静生气道,转身离开,谁知腰被对方拉回来,很快旋转,让她的头几乎要晕了。

    旋转得很快,她整个身体已经舔在对方的胸前,她的面容已经近在对面的鼻翼前,嘴唇几乎要接近对方的嘴唇。

    “啊啊啊啊啊”吓得宁静推开对方的怀里,“日老师,我是学生,这里不准师生恋。”

    “你这么怕我吗?我冷漠?还是我不怎么热情?师生恋?学校没有这样规定,你不要忘了额,这里太开放了,特别自由,谈恋爱随你们便。你可有听过这样开放的规定吗?”日温新笑着说,“宁静,你真的好玩耶。”

    “你再戏谑,别怪我不客气。”宁静微怒地转身,再次走。

    “宁静,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追你,你会是怎么样的反应。”日温新望着她的背影,说。这傻丫头,居然听不出他语气里的含义。

    “开玩笑的吧?”宁静耻笑道,“日老师,我是学生,我们没有同在一个线上,请老师自重。”说完,她迈步地离开了。

    “呵呵,你会懂的。将来也是。”——

    不要去想了,宁静摇着头,把头发摇得如波浪似的,对,不要去想了。

    ——“你这么怕我吗?我冷漠?还是我不怎么热情?师生恋?学校没有这样规定,你不要忘了额,这里太开放了,特别自由,谈恋爱随你们便。你可有听过这样开放的规定吗?”

    不是的……他这么可恶……

    ——“宁静,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追你,你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不要去想了,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你会懂的。将来也是。”

    她不需要懂什么,她要的是过着平静的生活……

    日温新到底想干嘛?

    有不好的感觉强烈地告诉她,日温新将来会是她的绊脚石,她要去面对,还是逃避……

    他是那么频繁地出现在她面前,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后来,她想到了一个少年,温暖如春的少年,夏满。她突然很想念他身上那温暖的气质,就像多次出现在她梦中的少年。

    城希……

    她所不认识的城希……

    她所失去记忆里的城希……

    回到宿舍的时候,季若晓和银霞一脸焦急的表情看着她,“宁静,你跑去哪里,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呢。”

    “对不起……”宁静低下头,可该死的一段画面久久没散去,让她的心情变得不安起来。

    “真是的,我以为你还像上次被关在别的地方,一想起来,多害怕呢。”银霞指着宁静,“宁静,以后别吓我们好吗。”

    “嗯,会的。”宁静对于这件事,很有抱歉,是她的错,让她们担心了。

    “对了,夏满刚才找你。”季若晓想起什么,说。

    “他在哪里?”宁静的心情一下子大好,焦急地问,“他走了吗?”

    “没呀,他刚在宿舍门口等你,你快去见他吧。”季若晓冲着她使了眼色,“宁静,你该不会对他……”

    “去,哪有呢。”宁静的脸色微红起来,摆摆手,“晓晓,我走了哦。”

    “去吧,早点回来。”季若晓摆摆手,对着银霞说,“霞,以后好好带着语气来对宁静,夏芙蓉说过,要好好关心宁静。”

    “知道了。那我呢。”银霞嘟着嘴巴说。

    “我也会照顾你的。”季若晓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好了,我们去做作业吧。”

    “知道了。”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