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四章:勇气(3)

    无情的嘲笑里有她们的无知,自己的无奈里有失望与悲哀。这是自己和别人的想法和表达感情是不同的。

    我要你们懂,我们同样是人类,感情就是不一样,思维也就不一样,哪天我们产生有分歧,哪天我们有因为小事而吵架,大家以为是上帝给予的安排和恶作剧。其实根本不是上帝的恶作剧,我们就出生到现在,就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夏芙蓉宁愿没有听见该多好啊,她在反复地问自己,从那时候转到这里,和家人反对,不顾一切的后果跑到这里,她能后悔吗?还会不会后悔?

    为了找宁静,害怕宁静一人孤独,受伤。她宁愿成了她最好的保护伞,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会不会因为这些的做法而后悔吗?

    后来,她遇见了一见钟情,可是人家不爱自己,她却固执地喜欢一个人,去爱一个人,只要受伤的话,她宁愿当是光荣。

    这样的做法,她还要不要后悔呢?

    如果要她不后悔来说,她宁愿把什么事情都看做不后悔的那冲动下个决定,不管怎么样,她宁愿去碰撞。

    不后悔,真的不后悔。夏芙蓉不断地告诉自己,她一定要坚持,不坚持的话,肯定没法勇气下去。

    夏芙蓉,你一定要加油。

    可是有不好的事情却发生,近在眼前,她只能带着淡定的表情来面对,只能默念着,霞,宁静,晓晓,那么再见了。

    她擦过议论纷纷的同学们,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她一眼只能扫视着,毫不在意,她知道有个班主任老师找她。

    肯定有严肃的惩罚来说。

    她肯定要被开除了。

    没事的,大不了微微一笑,面对这不是很好吗?夏芙蓉淡淡地一笑,走进一个办公室,面对着班主任老师。

    季若晓拉着银霞,“我想起来了,芙蓉肯定去办公室了,因为我记得有人找她,哎呀,完了,我们得快去找她。”

    “啊。”银霞听到这,几乎要被吓坏了,“芙蓉去那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阻止呢?”

    “那是必须的啊。”季若晓翻了白眼,“不阻止,难道睁眼看着吗?”

    “好了,我们快去找她吧。”宁静说,她心里却不安起来,就像她掉红线,这样的心情,芙蓉,我最害怕的是你哪天离开了我们。

    我不希望你离开我们……

    当她们来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班主任老师严厉的表情,是在面对她们,好像有什么事情让她不快。

    “芙蓉呢?”季若晓问。

    “芙蓉她刚走了,你们是她好朋友,为什么没告诉我一下。”班主任老师不悦地说,“你们可知道隐瞒这件事是要惩罚的。”

    “知道了,”银霞点着头,“芙蓉,她……”

    “好了,根据学校来处理,芙蓉这次不用期末考试了,她必须在后天离开学校,就此不再是这学校的学生了。”

    “……”三人沉默,班主任老师看着她们,,“这次是大事的,你们可知道这学校是不容有怀孕的学生,一发现的话必须被开除,这才是保护学校的清白。”

    “难道不给一次机会吗?”宁静问。

    “没有一次机会了,她罚了严重的错误,是怀孕,懂吗?难道还要我重新说一遍吗?”班主任老师很有老师的资格来批评。

    “知道了。”三人点着头,她们知道这次的求是不能换来哀求,只能根据学校的规定来惩罚。

    当她们走出办公室外,宁静突然不说话了,她开始恨自己,为什么失忆了,却跑到这,却不知以前我读的是哪个学校。

    为什么?自从失忆之后,不好的事情连续发生,芙蓉却被陷入。

    夏芙蓉回到宿舍的时候,她开始整理东西,却不敢告诉家人,她害怕家人知道会打她,她只有办法的是去青岛。

    逃离是最好的办法,她想,整理好行李的时候,有三个人跑进来,抱着她,“为什么突然走了。”

    宁静抱着她,流着泪说,“芙蓉,你怎么走了,我们缺少你,真的不习惯。”

    “傻瓜,我已经要当妈了,这次不需要继续读书了,但是我可以养着宝宝。”夏芙蓉抚摸着肚子,看着她们,“霞,晓晓,我把宁静交给你,麻烦你们好好照顾她。”

    “芙蓉,不需要了,我不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照顾我吧。”宁静摇着头,“芙蓉,你走了,会不会忘了我们?”

    “不会的,我走到哪里,都会记住你们,我的好姐妹。”

    “芙蓉,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季若晓问。

    “有可能去青岛。”夏芙蓉淡淡地说,这是她毕生中最美好的回忆,青岛有这么漂亮的大海,是她的向往。

    “芙蓉,什么时候走。”

    “晚上走。”夏芙蓉说。

    “那么我们送你吧。”三人说。

    “好。”夏芙蓉点着头,谁知小爱进来,“你们在啊?我正好有事想找芙蓉谈谈。”

    “嗯。”夏芙蓉点着头,三人带着担心的眼神看着小爱,她到底要干什么?以前她的坏事,她们现在一定要警惕。

    “我没什么恶意,其实真的有事跟她谈谈。”小爱叹息,“不信的话,你们也可以听。”

    “好吧。”季若晓摆摆手,“你们聊吧,我们去外面。”说完,拉着银霞,宁静去外面,银霞不放心地说,“万一小爱欺负芙蓉,怎么办。”

    “别担心,难道你不了解芙蓉啊,她不是这样被好欺负的人。”季若晓鄙视道。

    “晓晓说的是。”宁静说。

    小爱面对着夏芙蓉,“芙蓉,我已经申请好了退学,所以我和你去青岛生活吧。”

    “为什么呢?”夏芙蓉惊讶地问,要说小爱说的是假话,或者虚伪,这是不可能了,她的表情是那么认真,带有自然的悲伤和叹息。

    “我就是想离开家而已,芙蓉,今晚我们回青岛好吗?”

    “好。”夏芙蓉点着头,“小爱,我没建议,不过去青岛肯定会辛苦的。但是我有怀孕……”

    “没事的,我们可以互相照顾的吧。芙蓉,我会好好照顾你。”

    “嗯。”夏芙蓉握着她的手,“谢谢你,小爱。”

    “没事的啦。”

    小爱看着她,笑了。

    三人有不放心,偷偷看一眼,看到两位少女边说边笑,笑的很灿烂。

    “不会吧,一开始讨厌对方,现在变成和好了,真是不可思议。”银霞吃惊地说。

    “这还要说嘛?正常的。”季若晓翻了白眼,“你这样大惊小怪,人家怎么能适应你的反应啊。”

    “季若晓。”银霞被气呼呼地瞪着。

    “好了,你们每次都是这样吵。”宁静头疼地说。

    银霞和季若晓同口异声地说,“我哪有和她吵,是她先烦人。”一说出口,互相瞪了对方,而分开走了。

    宁静带着苦笑,看着她们,有种难受的感觉。夏芙蓉,这次要离开我们了。

    有没有听说过,回忆是那么伤人,时间是那么伤人。没听过的话,只能默念。

    Until2

    晚上。七点。校门口。

    漆黑。无月。有风。寒冷的风。

    “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夏芙蓉看着她们,带有依依不舍的眼神,上了租车离开了,还有小爱陪在她身边。

    夏芙蓉已经给她们说过了,小爱跟她去青岛,顺便会在一起生活,有小爱在,她们不必这么担心的。

    宁静本想追着租车,可她突然悲哀起来,芙蓉,她是多么舍不得,没有她的存在,她的心会变得空空的。

    “宁静,撑作下去。”季若晓叹息地拍了她的肩膀,“自然会有聚或者散,没什么好说,只要心还在就行了。”

    “宁静,别难过,没有她,我们会照顾你的。”银霞说。

    “我们走吧。”季若晓和银霞拉着宁静回宿舍,一到宿舍的时候,看到夏芙蓉的床空空的,几乎没什么东西。

    坚持多了早晚会崩溃的,她们就是如此,心一直坚持了,太累了,看到了,触伤了,她们已经没法坚持下去,抱着对方,痛快地哭着。

    “芙蓉,她离开了我们。”

    “芙蓉……”

    “我好想芙蓉……”

    ……

    宿舍里有她们那哭声和心话。

    夏芙蓉离开了她们,本来四个人变成了三个人。只是接下来的是日温新和夏满和宁静的故事了。

    宁静会不会面对她的悲伤,失忆,而坚强?

    醒来,有人说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我们不能浪费每一天的全新的我,努力向前进,成了最棒的我们。

    宁静醒来的时候,她习惯了某人的存在,可是她看到夏芙蓉的床空空的,心却难过起来,她已经很早离开了,她却不记得了。

    季若晓,银霞像平时一样,说说笑笑,偶尔会吵架起来,可是她们没有像芙蓉一样,关心宁静那么多。

    她们只会说,宁静,我们去吃饭吧,你要喝牛奶吗?

    “嗯,我们去吃饭吧,牛奶?不必了吧。”宁静摇着头,她害怕的是没人给她牛奶,会让她每次都想到这,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曾经,夏芙蓉每天给她喝牛奶,催她喝。现在,她不能每天给她喝牛奶,不再催她喝,空虚的心就这样产生了。

    她们擦过食堂,去教室的时候,夏满站在走廊上,他那帅气的模样被晒在护栏上的光线,勾起好看的弧度。

    他是那么帅,是女生们心中的王子。

    可他的眼眉带有淡淡的忧伤,手里握着牛奶。他看到宁静,季若晓,银霞走过来,便去打招呼,“嘿。”

    宁静看到他的表情,突然心情变得好多了,“这是给我?”她看了他手里握着的牛奶,问。

    

“是的,你爱喝的。”夏满揉揉头发,“现在你需要喝吗?”

    “嗯。”宁静淡笑,从他手里的牛奶接下,“谢谢,满,以后每天早上准时给我喝牛奶好吗?”她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她很想要有一个人天天给她牛奶。

    “好,只要你喜欢,我愿意每天给你。”夏满那勾起的微笑,“宁静,哪天你不喝了,牛奶永远为你保存着。”

    “谢谢……”宁静被他的那笑容刺得心却难受起来,夏满,原谅我这么自私,我一时不习惯没人给我牛奶喝。

    “宁静,不要说谢谢,这样我会觉得这是陌生的语气。”夏满说。

    宁静看着他,突然没有言语起来,怎么来表达自己想要说的话,自从夏芙蓉不在之后,她发现最想依靠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擦过,不想去看他。已经没有言语可说了,她只能默默地走开。

    夏满淡淡地一笑,心却淡淡的忧伤,宁静,只要你快乐,我会快乐的。在他的记忆里,一个少女和一个少年的画面,美好如油画。看得真叫人想嫉妒。

    他想替代一个少年,来照顾宁静,爱护宁静。

    上课的铃声响起,老师要说的是退学和开除的两个学生,说什么她们做了不好的事情,希望大家别学她们,这样的话,老师只会说的太发泄自己的心要话,却不知这不是可以随便说的话。老师就是如此。

    教室里,每个同学们,听到这,没有一怔,各自有自己的表情,只有宁静难受得不想听下去。她一旁的季若晓,银霞来安慰。

    “宁静,别介意了。”季若晓小声地说。

    “知道了。”宁静点着头,她没有介意,只是觉得芙蓉好可怜,她的脏事已经被聊得纷纷转开了。

    下课之后,宁静纳闷地看着语文书,季若晓和银霞不知跑去哪里,这下节课正好是自学。

    说起来,自学是太无聊的,大家就随时去外面玩,随时可以在教室里看书,学习。

    只有宁静呆在教室里,看语文书。

    一个少年擦过每个教室,每个教室都有透明的窗户,他经过,看到一个少女安静地看书,突然被她身上有一种气质吸引过来。

    “宁静,你跟我走。”一个冒出来的少年,面对着她说,你跟我走。这语气带有霸道的气质。

    “日老师?”宁静抬眼一看原来是日温新,他淡淡的表情看着她,“宁静,我不喜欢站这儿,就是等于浪费时间。”

    “嗯。”宁静懂,他一点不喜欢浪费时间。

    宁静跟着他去音乐室,日温新回头看她,“想不想听我弹的歌曲。”

    “好。”宁静点着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这是最萌的沙发,是日温新买来的,他平常要休息的话,坐一坐,闭上眼,休息。

    舒服的习惯是他享受着,不舒服的习惯是他厌恶的。他的变化,爱好,变化不测,是人人摸不透来的他。

    他到底是来自哪里,去是哪里,我们不知。他就像神秘的人物,长得这么帅,确实是大家没法挖到底的爆消息。

    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物?宁静好奇地打量着他,他除了冷漠,另外还有一颗热心,是我们没法看到的。

    “宁静,你每次看人是这样发呆吗?”日温新准备双手放在黑白键上的时候,他回头看到宁静一脸发呆,根本是呆滞。

    “啊?没有。”宁静被吓坏了,她摇着头,“别误会,我刚才在看着你。”

    “我好看吗?”他淡淡地说,表情一点太可过怕了,什么啊,人家有权利说,你怎么看人家,人家被你吓死,以后不会说。

    “嗯,那是好看的。”宁静思考片刻了一下,点着头,“你可是大家最敬畏的日老师,我很好奇,想知道日老师家在哪里。”

    “不要多问什么,小心变成八卦。”日温新开始弹了,他什么都是避开人家的话题,什么啊,日老师真是的。

    我哪里成了八卦,我可是替她们问了一个好奇的话题嘛。谁叫他太神秘了,引起我们的注意嘛。

    歌曲驱赶了宁静那胡思乱想的事情,很快俘虏了她的细胞。因为这歌曲,她几乎要陶醉在这里。

    她在梦中看到了甜美的回忆:她追着一个如风的少年,在他背后喊着,“城希,等我。”

    “宁静,你跑得这么慢,快跟上去。”

    “我跑不动了。”一个少女蹲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城希,你别跑得这么快,我几乎要追不上去。”

    “宁静,你再不追的话,我要跑了。”城希说着,跑远了。

    “城希,别跑……”宁静本想站起来,去追,谁知他跑得已经消失无踪了。恐惧让她有了很想叫他快点回到她身边……

    熟悉,感觉,失忆再次恢复,重演……

    这是自己的梦吗?还是幻觉?怎么一看起来,会有熟悉的感觉……城希?怎么又是城希?我怎么一点想不起来。

    幻觉中看到的少年,和眼前的少年很相似,这么是,他就是城希?为什么自己却称日温新?

    歌曲慢慢地消失了,日温新站起来,背着散落的光线,把他笼罩着,变得虚幻不真实。他说,“宁静,想起来了吗?”

    “你是谁?城希?日温新?”宁静僵硬地站起来,看着他,害怕得让她不想去面对,该死的回忆,是不是她当时受不了把回忆丢了?

    “城希?他是我哥哥。我是他弟弟,日温新,不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城日。宁静,我们是双胞胎兄弟,”日温新走到她面前,“我听哥哥说,他有喜欢的女孩,说女孩好可爱,傻乎乎,看起来很笨,单纯,一看起来想保护的冲动。”

    “这么说,她就是我?”宁静看着他,吃惊,她一点没印象,城希到底是谁,他长得怎么样,性格怎么样,她都不记得了。

    “宁静,是你把自己的回忆逼在后脑处了,所以你什么都会想不起来,你一定要好好地想起来。”

    日温新的话像诅咒似的,徘徊在她的脑海里,逼着她去回忆,可是她害怕了,无处可逃。回忆就像一张网,非要抓住她,才能松手。她面对着一张网,害怕的不想去回忆,回忆那种害死人的。

    “不要……求求你……”熟悉的回忆再次袭上她的脑海里,让她一时退缩了,却想却害怕得不敢去想。

    她双胳膊抱着头,嘴唇在颤着,她说,日老师,求求你别说,我的头好痛……

    她蹲下的时候,背后跑进来的少年,他抱起宁静,“宁静,你怎么了?没事吧?”

    “呜呜……”宁静抱起他,在他的身上找到了熟悉的怀抱和温暖,“带我走,我害怕……”

    “好,我带你走。”夏满抱起她离开,在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日老师,“你长得和他很像,所以请你不要打扰她的世界。因为你从来不是城希那样的人。”

    说完,他抱着怀里弱小的宁静,离开了。音乐室里静悄悄的,没出声似的。好像没来过几个人。

    日温新出奇得发呆,他冷淡地说,“原来你这么想的。”这不是正好说中我的心吧,你说的很对,可惜,你没能力了。

    他转身,去坐钢琴的面前,继续弹钢琴,忘我境界地弹着,歌曲却来却哀伤,徘徊在半空。

    突然,歌曲戛然而止,有个女生跑到他一旁,“日老师,放过我吧,我知道自己错了。”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日温新冷淡地说,他看了一眼,带有厌恶的表情,“我要说,我最讨厌的是,有人伤害我最亲爱的哥哥的女友。”

    “你的意思是说,宁静是你哥的女友?”乔乔看着他,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说,你是在保护她?”

    “是的,那又怎样,这次只能抱歉你了,乔乔,我觉得你的不存在,是最好的影响吧。”日温新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捏着她的鼻子,打量着她的面容,“你的样子真好看,可惜……看了我会觉得你狠反胃。”

    “日老师……我……”乔乔哀求道,可她突然放肆地笑了,“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喜欢的人是宁静把,可惜都是夏满出现,带走她,你就不舒服了。”

    “此话怎讲。”日温新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么有微怒,他觉得乔乔的话很有自己的想法,她特别胆子真大,不怕他发火吗?

    “自己的心情还不知道吗?”乔乔笑着说,“日老师,我搞不懂,你为什么喜欢这个宁静,好女孩多的是,你便便选上的是她。”

    “没有为什么。你没必要知道。”日温新擦过她一旁,“所以我会跟校长说,让你去转到别的学校,在这里,你不配呆下去。”

    “谢谢……”乔乔脸色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她心里嘲笑自己,自己做的事情,亏自己没有良心去做,害的自己得到一个最惨的结果。

    所以,她只能无所谓了。

    转到学校那又怎样,大不了过日子吧。

    音乐室里有乔乔低声地哭着,她后悔来不及了。

    张痕经过绿荫道上,看到走过来的季若晓和银霞,问,“芙蓉呢?她人在哪里?”

    “你明知道还要问我。”季若晓嘲笑道,“这不是托你的福,她已经被开除了,这件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

    “不是的……”张痕本想解释,可被银霞摆摆手,“够了,痕,你去关心你的乔乔,我们家的芙蓉,不配你去关心,收起你的虚伪。”

    “好了,霞,别说的这么难听,芙蓉听了会不高兴的。”季若晓摆摆手,示意银霞注意自己的语气,要说的话,注意自己的语气,要有分寸的。

    “好了,我这是气话嘛,没人当真的,痕,你会当真的吧?”银霞嘟着嘴巴,不高兴地说,“我好心的帮忙,你却骂我,没劲。”

    “霞,这话你可以对芙蓉说吗?”季若晓看着银霞,说。

    “算了,你们聊吧,我去宿舍了。”银霞见没趣,去宿舍了。

    季若晓看着张痕一脸担心,“你这么担心芙蓉吗?如果是的,我们找个地方谈吧。”

    “嗯。”

    喷泉池边,这是最安静的地方,很少人出来。季若晓和张痕坐下来,开始聊天起来。

    “晓,我想知道,芙蓉到底去哪了。”

    “她回青岛了,说青岛是她最向往的地方。”季若晓叹息,“这几天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只怕她有身孕,怎么过日子。”

    “她一人?”

    “不是,她有小爱在陪着,放心吧。”

    “那就好。”张痕松了一口气,季若晓心里冷笑,怎么一点不焦急啊,是不是人家有在陪,你可以摆脱了?

    这男孩,夏芙蓉这辈子遇错人了。

    真想为夏芙蓉打抱不平的时候,张痕看着她,“能不能告诉我,她家的地址。”

    “你问我也没用,我也不知她家在哪了。”季若晓摇着头,“大不了,你找人家问吧。”

    “青岛对吧?”

    “嗯。”

    “谢谢了。”张痕好像得不到消息似的,只有灰心丧气地离开了,可为什么,季若晓觉得他是真心来问话,自己却做得太过分了。

    “痕,如果你想找她,我可以给你地址。”

    “嗯。”张痕回头看着她,自从芙蓉消失之后,他发现陪伴她的人已经不存在,心变得好空虚,会思念却来却深,没有她的日子,他好像活不下去。

    他明白了,这是他对她的感觉,喜欢。乔乔,他只是把她当成妹妹看,芙蓉,他一定要去找她,表白自己的心态。

    补偿他的过错,他要给夏芙蓉带来幸福,无论对错,他宁愿去承担。很感谢的是老天爷给他带了一个好女孩,可惜是他错过了。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