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四章:勇气(2)

    躺在床上的某女,她把被子盖在脖子,翻身对着墙,眼睛在睁开,她在倾听着有什么动静,可一听起来很安静,没有出一点声。

    她转过头,看到后面几乎没人,看到夏芙蓉,银霞,宁静,她们个个都躺在床上睡觉了,好像没谈过似的。

    她觉得很奇怪,怎么出奇地安静了。她们怎么一点没担心,或者怎么不关心一下。小爱掀开被子,她摸着黑暗找下楼的小楼梯,走下来,摸着月光一点一滴地晒在窗台上,朦胧的月光正好恰到可以看得清楚。

    她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好像在期待下一秒是什么。

    小艾摸索着手机,翻着手机号,准备打给对方,直到她找到手机号,停在手机号,准备要按着拨打键。

    正好来的时候,对方来电话,小爱吃惊,来的这么快啊,难道对方有事情改变了注意?当她按着键的时候,背后的少女已经站在背后,注视着她按着在耳边,她在等待对方的来电话,“小爱,我想你尽快解决吧,我担心那个臭丫头肯定得逞,万一被她打败了这样不好说了。”对方传来的话,让小爱差点握不住手机,让她去做,可她不敢。

    如果被查到了,她肯定要被开除的。这次,她害怕了,不想去干了。

    “我可以放弃吗?”小爱心突然有善念,这么坏事,她做够了,现在,她还不想干。

    “不可以的,别忘了我们是同在一条船上,难道你想反悔了。”对方传来讥笑,带有威胁的语气。她说,如果你不干的话,早晚等着自己的尸体被收回。

    “你算狠。”小爱握着的手居然颤着,“好,我去做。”她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把所有的心话都说出来,可是她感觉自己要脱力。

    对方居然让她去做,她该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有个带有好戏与恍然的语气,是有人在她背后轻声地说,带有浅浅的哼声,“小爱,原来是你,如果我猜的没错……”

    不等季若晓的话还没说完,小爱猛地转身一看,季若晓站在她背后,带着奸笑看着她,“季若晓?”她睁大眼睛,眸底带有恐惧和惊慌,像是白天见到鬼似的,“是季若晓吗?还是鬼?”

    “你说呢。”季若晓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很可惜,你无法掩饰自己了,宁静,银霞,可以起床了。”

    “你们?”小爱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宁静,银霞被喊着,起床,看到她们根本不是真睡,睁大的眼睛带有惊慌和无错。

    当她们站在她面前,“小爱,我一开始怀疑到你了,除了你,没有可疑的人。”银霞觉得很好笑,小爱一看起来是那么善良,为什么心底却不是善良。

    她们一转到新学校来,是为了找宁静,在过程中看到有人照顾宁静,步步地对她好,她们就把对宁静好的人当做同伴看,可笑的是,这是假的。

    “小爱,我不敢相信居然是你,小爱,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宁静对这此有了深深地反感,背后操纵的人居然是小爱,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爱,你还不快说下,这件事是你干的吗?”季若晓带着狠狠地瞪着她,她最讨厌她那无辜的表情还有虚伪的话。

    “呵呵,被你们发现了。我想你们没法阻止这场几乎要发生的事情,她准备去干了,本来是针对宁静,可夏芙蓉却惹到她了,她是准备要针对夏芙蓉。”小爱说完,被宁静甩手一耳光,拍的一声,响得很。

    “小爱,你以前的善良去哪了,你以前对我的好去哪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哪里得罪你了。”宁静收回自己的手,心却痛起来,她很感激小爱曾为她做了一件事情,可是她却没想到小爱变成这样。

    “呵呵,宁静,如果我说我对你的好肯定是有目的,根本不是真心,你会恨死我吗?”小爱淡然地一笑,她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她等到寒假的到来,自然会退学,她准备要去国外留学,这件事情从此和她无关了。忘了也好,记得也好。

    “小爱,你说你对我的好肯定是有目的?”宁静的心却难过起来,她本想和小爱真心交个好朋友,谁知对方却说对她的好是有目的,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是的,宁静,是你太天真了,太单纯了,好坏分不清,难怪你连我的性格也分不清了。”小爱得意地笑了,她带着胜利的表情,看着宁静,“宁静,这次的目的已经快结束了,我开始厌倦了。”她说完,本转身离开,季若晓气着喊,“站住,你的话还没说完,告诉我,上次我们被莫名其妙进入危险的时候,是你故意做的吧?”

    “是那又怎样,如果我说是有人叫我做的,你们肯定想不到那个人是谁。”小爱嘲笑道,“你们这么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啊,我只是负责当卧底,幕后主使人由你们去调查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她怎么可以走了,问题还没问完。”银霞气着想去叫住她,被季若晓拉住,“不必了,就算你多问了,她是不会回答你的。”

    “为什么呢?我想知道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银霞问。

    “真相自然会出现的,反正我知道是谁了。”季若晓淡淡地一笑,除非是有人嫉妒才会做的,不只是嫉妒宁静,还有嫉妒另外一个人。

    宁静和银霞恍然,同口异声地说,“乔乔。”

    “是的,是她。”季若晓点着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乔,我们去找她吧。”银霞说。

    “今天很晚了,不要打扰人家,我们先去睡,明天去看芙蓉。”季若晓说,两人觉得有理,各自去睡觉。

    Until1

    消息来得太突然,简直令人吃惊得没法平静下来。三人急匆匆地奔去医院,这是之前跟班主任老师说,然后得到的同意。谁知班主任老师居然没怜悯,严肃地说。“夏芙蓉病好了,记得来我办公室。”

    她肯定知道了些什么,三人沉默,没有多说什么了。

    病房里,张痕陪在床沿,看着少女躺在床上,她的脸色渐渐好起来,他松了一口气,感觉有困意袭上脑子。

    他一整天没睡,都是一直看着她,生怕她在半夜会需要些什么。他是来负责,芙蓉,你累了,让我把肩膀给你吧。

    他在心里默念着,忽少女微动起来,睁开眼,看着一旁坐着的少年,张痕看着她,笑着说,“醒了?有没有舒服点?”他问的是关心话,让少女想起昨天她的双脚浸入喷泉池里,冻得她的全身发抖起来。

    她怎么会在医院,应该冻死的是她,为什么便便救她,看来老天爷不让她去死,她只能认命了。

    “痕,你累的话,去休息吧,不必照顾我。”夏芙蓉看着他那疲倦的眼神,心痛起来,难道他一天没睡好?

    “没事,你好点了吗?”张痕突然莫名其妙的关心,让夏芙蓉感觉这是适应不了,张痕今天人很怪怪的,为什么突然变得对她好。

    “没事,你不要对我好。”夏芙蓉看着他,“这样我会当真的,你的好,我会傻傻的当真。”她看了他一眼,“痕,求求你别对我好吗?或者关心。”

    “芙蓉,听我说。这次我要对你负责,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你有身孕。”张痕的话一字一句不漏地刺疼了芙蓉的心。

    身孕?他怎么知道?难道这里是医务室。夏芙蓉看了四周,原来是这样,要怪自己太糊涂了,没想到后果竟然是多人知晓。

    “痕,不要再对我负责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我有了身孕而对我好。”夏芙蓉受了刺激似的,摇着头,“我是有身孕的,没必要你来自责,是我自愿的。”

    “芙蓉……”

    “够了,你走吧,我不想看着你。”

    “芙蓉……听我说……”

    “够了,给我走。”夏芙蓉指着病房门外,“你走啊,可以当做没发生似的,我不希望你有了另外喜欢的人,而因为我难堪自己。”

    “不是的……”

    “你走,你不走的话,我就走。”夏芙蓉准备掀开被子,下了床,看在眼里的张痕,心疼地说,“好,我走,你别下了,好好休息。”说完,他转身离开,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本想让夏芙蓉好好听,可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但张痕走过走廊上的时候,他背后擦过三个少女,她们急匆匆地跑进病房里,看到夏芙蓉被气的脸色苍白,还有惊慌。

    我该怎么办……夏芙蓉痴呆呆地看着半空,突然咧嘴地笑了,这是早晚人人得知的消息,所以,她只能做好准备了。

    “芙蓉。”宁静扑上去,抱起她,抱着她那弱小的身材,这次她才知道夏芙蓉不是强壮的女汉子,她会有脆弱的一面。

    她如玻璃娃娃似的,一碎就碎了,无法复合。夏芙蓉,让我保护你好吗?不让你受伤。

    “芙蓉,”季若晓和银霞看到夏芙蓉的脆弱一面,心疼得几乎要流泪,她们的好姐妹夏芙蓉,落到这地步了。

    “学校是不是知道了我的事情……大家可不可以对我说实话……”夏芙蓉看着她们,结结巴巴地说,“还有你们……也知道……我有身孕了……吧?”

    “是的。”季若晓很直接地回答,“不过学校人人好像不知,放心吧。”

    “你们知道了,我觉得没什么好隐瞒。”夏芙蓉淡淡地笑了,“霞,宁静,晓晓,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可是……”银霞本想说,我们还要照顾你,谁知被季若晓拉出病房外的走廊上,“喂,晓晓,你拉着我去外面干嘛。”

    “你没看到人家说要安静下来,你去的话,只能会闹乱。”

    “晓晓。”

    “好了,你们别吵了。”宁静看不下去地说。

    高中生夏芙蓉有了身孕这消息迅速地播散着,一路人人都在热议,“没想到她居然落到这地步。”

    “这么年轻的女生,居然蠢到这地步……”

    “好可怜啊。”

    “哎……”

    带有同情,挖苦,嘲笑,惊叹……

    这是她们一想到别人,或者觉得别人的丑事是多么惊人,她们只会聊别人的丑事,除了嘲笑和挖苦,不会想到自己的丑事。

    就是如此……

    聊得却来却兴奋,她们聊得是别人,而不是自己,聊得却来却兴奋,身孕这大事,是最丢脸的事情。

    

她们想看到一个丑事的夏芙蓉,可是她们找不到她的人影。

    瞬间,暴走了整个学校,校园。人人皆知,老师们只能沉默。幕后主使人在得意洋洋地笑着,她说,夏芙蓉,你肯定要死定了。

    在天台上,小爱看着乔乔,“你做的事情太狠了吧,非要把人家逼到绝路。”

    “是的,那又怎样,谁叫她惹到我了。”乔乔玩弄着手里的手机,“小爱,你该不会是同情的吧?”

    “没有,乔乔,这是你做出来的吧。”小爱看着她,带有笑意,“乔乔,你觉得你做的事情,有些人不知的吧。”

    “是的啊,我不想让我的阿满,还有痕哥哥知道,我这是利用痕哥哥。”乔乔笑的很开心,好像有什么趣事感染她,“不过我觉得芙蓉很笨,这是好对付的女生。”

    “是吗?可惜你错了。”小爱抬眼看着她,很快变成另一个人,“可惜,我没做到这事情,我不想做错下去。”

    “小爱,你什么意思?”察觉不对劲的乔乔,看到小爱那奇怪的眼神,“小爱,你……”

    “去看看背后的人是谁,恐怕你要激动了。”小爱说完,四人出现在乔乔的视线里,让她睁大眼睛,然后往后几步。

    “阿满,痕哥哥,银霞?季若晓?”当她嘴里出四个名字,她的全身在发抖起来,“你们刚才听到了我的话?”

    “嗯,是的。”夏满看着她的眼神,冰冷起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他认识的乔乔,可她变成这样,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你利用我?”张痕觉得她对他的好,真是让他有了自作多情的念头,可惜是他错了,乔乔是利用他的感情,还有欺骗他的感情,真叫人伤心。他淡然地一笑,“乔乔,我宁愿自己爱着你,不会去抢你,不会去勉强你,可你却……”

    “不是的,痕哥哥,听我说。”乔乔不知为什么,看到张痕那失望的眼神,害怕得哀求道,谁知被对方冷冷地嘲笑起来。

    “不要说了,别拿可怜的表情来对待我。”张痕晃着胳膊,“乔乔,你喜欢夏满,我不会生气的,但是我喜欢你,可你却欺骗我……”

    “不是的……”

    “够了,乔乔,我很累。”张痕那悲哀的眼神,看着乔乔,这是他认识的乔乔吗?可为什么,他觉得眼前的少女好陌生。

    这是他认识的乔乔吗?这是他熟悉的乔乔吗?这是他喜欢的乔乔吗?可是他觉得眼前的乔乔已经不再是他所认识,喜欢,熟悉的乔乔。

    他掉转方向的时候,之前对夏满说,“学长,你来说吧,我不想待下去。”说完,他一眼没看着乔乔的眼神带有哀求与无助。

    如果继续待下去的话,他会被乔乔那哀求与无助的眼神吸引过来,他不能这样做,曾经乔乔也有这样的,他都会心软,可是现在,他居然有一点心软,多了一点的是坚强。

    夏满看着不熟悉的乔乔,“乔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们是无辜的人,你为什么要伤害她们。”

    “我……”乔乔结结巴巴地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伤害到她们,大概是因为她看不爽她们,嫉妒她们的吧。

    “乔乔,我对你太失望了,”夏满摇着头,转身离开。

    “阿满,别丢下我。”爱情果然是疯狂,乔乔带有恐惧的眼神,抱着正要走了的夏满,“阿满,求求你,我错了,求求你……”

    “你想要哀求的话,请你去找她们吧。”夏满甩了她握着他那胳膊的手,“乔乔,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播散夏芙蓉的事情,你为什么要不断地伤害她们,她们对你有惹到了吗?”

    “有……”

    “你说谎,是你的嫉妒和不满占据你的善良的心,可是你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乔乔。”说完,他狠下心地离开,这样做,他只能冷漠。

    在他的回忆里,最近宁静找到他,狠狠地骂了一顿,“夏满,麻烦你好好管着你的那乔乔,她的做坏事不断地伤害到我们。”

    “此话怎讲。”

    “明天我要带你去听真相,”宁静带着生气的表情说,“夏满,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公平的道理。”

    “好,我会。”夏满看着她,重重地点着头,简单的语气,像是他要负责这承诺。

    宁静的指责,宁静的不满,夏满的头几乎要头疼,为了宁静,他亲自查了,通过小爱的说,才知道幕后主使人的人居然是乔乔。

    “你们是来看我的笑话吗?”乔乔淡笑地说,看着三人,“你们很厉害,居然细心地算计我。”

    “呵呵,你错了,不是我算计你,是你算计我们的。活该到这地步。不过我们要感谢小爱的帮助。”

    “小爱?”是啊,她这叛徒的人,怎么能忘记,乔乔带着怨恨的眼神投到小爱的身上,“小爱,你背叛我……”

    “是的,恐怕你失望了吧。”小爱带着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带有胜利的笑脸,“恐怕他们不会听你的解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很快要逃离。”

    “你……米小爱,我看错了你。”乔乔狠狠地咬紧着牙齿,瞪着几乎要怒火的眼神,“小爱,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个船上的伙伴。”

    “是那又怎样,谁说船不能打沉下去。”小爱招了招手,“那么,再见。”说完,她离开了,剩下乔乔气的几乎要冒烟了。

    季若晓和因袭互相看了一眼,这是她们的报复,算是完成了,在她们的回忆里,倒流着几个小时。

    ——“小爱,你以前的善良去哪了,你以前对我的好去哪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哪里得罪你了。”宁静收回自己的手,心却痛起来,她很感激小爱曾为她做了一件事情,可是她却没想到小爱变成这样。

    “呵呵,宁静,如果我说我对你的好肯定是有目的,根本不是真心,你会恨死我吗?”小爱淡然地一笑,她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她等到寒假的到来,自然会退学,她准备要去国外留学,这件事情从此和她无关了。忘了也好,记得也好。

    “小爱,你说你对我的好肯定是有目的?”宁静的心却难过起来,她本想和小爱真心交个好朋友,谁知对方却说对她的好是有目的,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是的,宁静,是你太天真了,太单纯了,好坏分不清,难怪你连我的性格也分不清了。”小爱得意地笑了,她带着胜利的表情,看着宁静,“宁静,这次的目的已经快结束了,我开始厌倦了。”她说完,本转身离开,季若晓气着喊,“站住,你的话还没说完,告诉我,上次我们被莫名其妙进入危险的时候,是你故意做的吧?”

    “是那又怎样,如果我说是有人叫我做的,你们肯定想不到那个人是谁。”小爱嘲笑道,“你们这么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啊,我只是负责当卧底,幕后主使人由你们去调查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她怎么可以走了,问题还没问完。”银霞气着想去叫住她,被季若晓拉住,“不必了,就算你多问了,她是不会回答你的。”

    “为什么呢?我想知道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银霞问。

    “真相自然会出现的,反正我知道是谁了。”季若晓淡淡地一笑,除非是有人嫉妒才会做的,不只是嫉妒宁静,还有嫉妒另外一个人。

    宁静和银霞恍然,同口异声地说,“乔乔。”

    “是的,是她。”季若晓点着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乔,我们去找她吧。”银霞说。

    “今天很晚了,不要打扰人家,我们先去睡,明天去看芙蓉。”季若晓说,两人觉得有理,各自去睡觉。

    在她们准备要去睡觉的时候,小爱进来,“霞,晓晓,宁静,你们想知道真相的吧?我已经发觉自己的良心,只怕解释不清楚,你们不会这样听的。”

    “说吧。”季若晓走到她面前,“如果你发现自己的良心,那么把真相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如果你说出真相,我们会放过你的,我们要找的是幕后主使人。”

    “真的吗?那么一言为定哦。”

    “嗯,一言为定,那么你现在可以说了吗?”季若晓看着她,原来她这么怕,真是有意思的家伙,如果被那幕后主使人得知,肯定是要气死自己了。

    不过,这是她最期待的这一面。

    小爱看着她们,“其实你们猜的没错,上次把日宁静关在厕所里是乔乔叫我干的,谁知她丢了手机被你们发觉了。还有你们被捉到无门房也是她命几个人,宁静的被子搞乱,是我干的,国庆节哪天,是乔乔亲口告诉我,她看不顺眼芙蓉,她惹到了她,她自然要赶走她,所以利用那时候,准备散播,进一步成功地除掉她,可惜她不知这次是不可能了。”

    “所以,你们知道了,必须要带张痕和夏满去听真相,这样他们可以看到自己的乔乔是怎么样的人,我愿意帮你们引。”小爱说着,淡笑,“不要怀疑我是怎么了,因为我突然不想做下去了。”

    “明白,不用多说什么。”季若晓觉得接下来说什么,都是一大推废话,她只要完成任务,“宁静,夏满和你关系好,你负责去找他吧。”

    “我。这不太好吧。”宁静摇着头,她害怕的是,夏满会听她的话吗?

    “好了,这件事我们明早商量吧。”是的,这是她们计划好的。这是她们要阻止发生的一切,可惜远远阻止不了。

    张痕是银霞去找的,她求他明天跟她去看真相,张痕是不知晓的。

    真相已经露出来,三人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是最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三人的头疼的是,夏芙蓉要面对严厉的惩罚,学校是不容下有身孕的学生,这样是严格来说,被开除的。

    三人离开了,剩下的是乔乔看着半空,悲惨地笑了,“原来我什么都是赢不了。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打算去哪了。”

    “当然是去医院看芙蓉。”季若晓回答,银霞撇撇嘴,恍然,她们本来赶去医务室的时候,有人告诉她们,芙蓉不见了。

    她到底去哪了?

    夏芙蓉正缓缓走上楼梯,她一旁是学生们捂着嘴巴议论纷纷起来。

    “看,是她耶。”

    “夏芙蓉的吧,一看起来长得不错啊。”

    “是不错,但是看起来不怎么好。”

    ……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