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四章:勇气(1)

    这次日温新的眼神里有压抑几乎要歇斯吼道,最后他放弃了,“宁静,我刚看到你的好朋友夏芙蓉已经离开了。”

    “她没得到刁难吧?”宁静听到,微怔,日温新怎么知道她离开了,不对,她看到乔乔和张痕已经进去了,说不定之前碰到了,那么说他们肯定碰见了。

    不好,宁静得知不妙,“不好意思,我突想起有急事要出去。”她说,赶紧转身跑出去,背后站着的日温新,看了,淡淡地一笑,“宁静,你难道一点没恢复记忆吗?”

    哥,对不起,你心爱的女生已经投入别的感情中。

    宁静,我不会让你继续蒙在鼓里下去,之前我很早知道,她们把你蒙在鼓里,让你成了不知晓的事情,这样可以让你开开心心下去,可是我不能像他们一样。

    眼神很快凝聚着寒冷和不屑,哥哥的死是因为你,你怎么可以再次投入别的感情,宁静,我要让你的回忆正在进行恢复中。

    请原谅我的自私,我这是为了哥。

    夏芙蓉走着,不知自己要去哪了,心正在撕裂着,她本希望自己的心尽快麻木起来,别让自己对感情有了贪恋。

    “芙蓉”夏芙蓉听到从远而近的声音,熟悉的声音让她想起宁静,难道是宁静找她?不可以,她不能让宁静看到她那狼狈的表情。她很快躲在一棵很老的槐树下,看着宁静边跑边喊着。

    大概天气很冷,呼吸不怎么稳,冷气进入宁静那鼻孔里,瞬间冻死了细管,让她跑得几乎要累了。

    “芙蓉,你在哪里。”

    “芙蓉……”

    一次又一次喊着,宁静不再喊着,她多次吸出白色的淡雾,她的视线扫视了片刻,发现居然没有人的影子,难道是回宿舍了?

    对,肯定是宿舍的。宁静转身离开,夏芙蓉看了,松了一口气,宁静,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表情。

    她正缓缓走到喷泉池,里面是冷的几乎寒到大家无法接触的冷水,她自嘲了一下,夏芙蓉啊,你是那么永远不认输的女生,你可以打败对你不好的他们,可是爱情,你却输给了它。你真是白痴啊,人家已经和女生在一起,有说有笑,你只能注定寂寞的,无人发现,无人爱。

    当她的脚踩入冰冷的水里,冷的她真想喊着好冷,可她都忍下去,脸色苍白更加苍白起来,冷的她的双脚,全身,细胞,细管,几乎要冻住了。

    夏芙蓉,你的名字存在,从此消失。

    宁静正要跑去宿舍的时候,手机却响起,是银霞来发短信,“宁静,芙蓉呢?”

    宁静停止脚步,看到手机,一怔,难道芙蓉没回宿舍,那她会去哪了?不好,芙蓉肯定要做傻事了,她掉转方向,去找她。

    在找之前,宁静回复,“你们快帮忙找,我找不到夏芙蓉。”

    发送成功。手机就开始提示,震动。宁静没心情去看,她只能希望找到夏芙蓉。

    另外宿舍里,一个少女在享受着吃KFC,另一个少女坐在她一旁,“乔乔,你出手真狠。”

    “是那又怎样。”乔乔拿着湿巾纸擦了一下,“你该不会心软吧?”

    “没有啊。”

    “但是你不要忘了自己,就算我被发现,你也要牵连到这时候。”乔乔说着,带着狡黠的眼神,看着面对的少女。

    “不要,求你。”对面的少女花容失色,摆手,“乔乔,你说过会放过我的。”

    “这次我想不可能。”

    “乔乔,你真的……”

    “所以你最好乖乖闭上自己的嘴。”乔乔一口气把鸡腿吃完了,她瞪着眼前的少女,“只要你闭嘴,什么事情都不会懒在我们的身上。”

    “是。”少女点着头,然后出去了。

    宁静找呀找,想起芙蓉心情不太好一般会去找喷泉池,对,肯定是跑去喷泉池,宁静拿着手机,看到手机来短信。

    银霞发的是:我们找到了芙蓉,她在喷泉池。快来,宁静。

    握着手机的宁静,看了松了一口气,原来如她想的,她其实真的跑去喷泉池,对,她一定要赶到。

    到了喷泉池,她看到了不可想象的事情,芙蓉晕倒在银霞和季若晓的胳膊,脸色苍白,全身几乎在颤抖着。

    看到她的表情是那么令人心疼,她的牙齿在打架,“芙蓉,你怎么了。”她跑过去,看到银霞和季若晓掉泪了。

    “宁静,她宁愿冻死自己。”银霞说。

    “宁静,我们快送她去医务室吧。”

    宁静拿起手机,可按字有点颤抖,心却难过起来,夏芙蓉为什么这么傻,非要冻死自己呢,到底是谁欺负她?

    可是现在不知道,宁静按字速度快了,带有担心,芙蓉,她会出事了吗?后来她按到夏满的手机号码,只有他能帮到忙了。

    “来喷泉池,芙蓉被冻死了。”简单地发送,不知他会不会愿意来?

    银霞把怀抱给对方,让芙蓉尽量得到温暖,好让暖和暖了她的全身,可是她中寒比较深,没法适应起来。她还在发抖着,脸色苍白无法见红晕起来。

    “我好冷……”

    看得宁静心疼的抱着她,“芙蓉,告诉我,到底是谁欺负你?”

    “好冷……”

    “宁静,现在不是问的时候,联系了吗?”季若晓生气道,“快点联系,你可知道,芙蓉冻死了差不多半小时,我怕她会坚持不下去的。”

    “知道。”宁静按着拨打电话的时候,有人出现了,他急匆匆地跑过来,来的不是夏满,是张痕。

    他看到夏芙蓉脸色苍白晕倒在银霞和季若晓的怀里,不知心却慢慢地微痛,好像在是为了她,看到她在发抖着,心痛的无法呼吸过来。

    是因为她吗?为什么,他一看到她受伤,会容易无错起来。

    “芙蓉,她怎么了?”张痕问,他赶紧抱起她,季若晓和银霞看着他,带有怒气,“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只知道她是因为你才会失去自己的灵魂。”

    “她?”张痕看着怀里的夏芙蓉,再看看她们,“是因为我吗?如果是因为我的话,我可以向你们道歉。”

    “不必了,麻烦你送她到医务室,”季若晓冷冷地说,她看张痕看得不爽,他没资格伤害到她最好的姐妹。

    他不配,夏芙蓉真是傻瓜,居然爱上不该爱的男生。

    “对不起……”他深深地很抱歉,抱着夏芙蓉加快脚步跑去医务室,他心里呐呐道,芙蓉,你要撑住啊。如果你出事了,让我承担一些吧。

    夏芙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是昏暗的场面,一个少年对她说,我不爱你,我爱的是乔乔。他浅浅地一笑,让她的心却沉下去,他转身离开,她笑着说,可泪水早就落下,“痕,我知道你爱的是她,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关注你,一直默默地在你背后,哪天你累了,记得回头看看我,其实我会一直在的。”

    后来,温暖暖了她那冰冷的身体,让她有了生命的活力在跳动,她本想睁开眼,可是困倦让她陷入一个很长的梦。

    一个少女突然出现,双手抱着张痕的胳膊,“夏芙蓉,你输了。”她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刺痛了她的双眸,让她的心再次撕裂起来。

    “是的,我输了……”夏芙蓉淡淡地一笑,是的,她从头到底,都输了。

    “再见。”乔乔拉着张痕消失在她的眼前……

    

让她本想伸出手,然后触摸不到她的幸福,呵呵,这是属于她的幸福吗?她很久才知道,有人说,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应该早点放弃吧。

    爱情就是毒药,你喝下去它,会因为它而慢慢地自杀。爱情不会是死里逃生,你碰上它,就是要被一辈子缠绕着,好坏让你亲自接触。

    爱情,是多么慈祥,也是多么残忍。

    医务室门外,宁静,银霞,季若晓三人抱在一起,她们从来没有这样的脆弱,自从夏芙蓉出事了,她们的害怕居然到来,脆弱到她们真想痛快地哭一场,为什么,来到新的学校,就这样发生,为什么宁静失去记忆,就发生了。

    到底是谁安排的,到底是谁掌握着命运。

    夏芙蓉,她这傻乎乎的,重情,勇敢,保护,可遍体鳞伤的是自己,宁静想着,却难过起来,每次都是她出气,帮忙,可现在,出事的是她,宁静觉得自己很少帮到忙。

    芙蓉,你一定要好好的。

    之前,她们听到医生严肃的说,你们怎么让她怀孕了,你们可知道,怀孕是要得到学校的惩罚,还有她身孕了,为什么要去冻死自己,这样孩子会保不住的。这些等话题,让三人感觉晴天霹雳。

    怀孕?夏芙蓉有身孕了额?首先是银霞吃惊,“医生,你搞错了吧?她根本没和谁做了不好的事情,你肯定查错了吧。”

    “好了,霞,医生治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会出错吗?我们也不知夏芙蓉怎么会身孕,等她醒来,我们好好问。”季若晓拉着银霞,她懂,银霞是接受不了事实,季若晓自己也是接受不了,宁愿这是假的。

    可是医生却残酷地说出了真实的话,让宁静的心却不安,重要的是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夏芙蓉怎么会怀孕的,是被逼的吗?

    只有张痕在一旁沉默,他听到这消息,吃惊,可联想到他们曾做过一件事情,是那国庆节的时候,宾馆里发生的。

    原来是这样……他有了深深的抱歉,他不能对不起夏芙蓉,这次由他来承担。

    “医生,她有身孕了?”

    “是的,怎么了。”医生点着头,“你们该去报告你们的班主任,让班主任尽快知道。”

    报告?她们做不到,这件事情,她们会瞒着。

    张痕没想到,出事已经来了,他对着三人说,“很抱歉,她的事情让我承担吧。”

    “你有病啊,我们还不知孩子的爸爸是谁,你却主动来承担,你是在可怜她吗?”季若晓讥笑道,她对他很有生气。

    “不是的,听我说,其实有件事情没告诉你们……”张痕一口气地说完,三人吃惊,首先的是银霞在他的脸上甩了耳光,“你这不要脸,为什么要对待夏芙蓉,你可知道芙蓉很年轻,却被你毁掉。”

    “够了,霞,你觉得甩了一耳光可以解决事情吗?”季若晓看不下去,说。

    宁静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在那边做过了……”

    “是的。”张痕点着头,“对不起,让我承担吧。”“笑话,芙蓉不会要你来承担,因为她不喜不爱她的男生却主动承担,对于她来说是给予压力大。”

    “我知道,”张痕淡淡地说,他望着里面躺着的夏芙蓉,她的脸色开始好转起来,心里却安心。

    银霞,季若晓,宁静三人看了他,没有说什么,她们该担心的是夏芙蓉。她们没注意到有人在拐角看着她们,带着笑意。

    这次的计划几乎要进行中,一个少女的手机在拨打给对方,“正如你想象的这样,可以开始了吗?”

    “那是必须的。”对方传来冰冷的口气,“这次拜托你了,按计划进行中。”

    “是。”少女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就如刚才没来过似的,空荡荡的。

    张痕对着几乎要疲倦的三人说,“你们去休息吧,我来照顾。”

    “你凭什么对我们说,我们是她的好姐妹,自然要照顾的。”季若晓不爽地说,她看了张痕,“痕,如果芙蓉出事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嗯。”张痕点着头,是的,他的错,自然有人指责他,他不能去怨恨她们这样无理去指责他。

    “算了,晓晓,这事情发生了,这可以收回来吗?”银霞看了,叹息,她知道夏芙蓉人很傻,什么事情都愿意飞蛾扑火。

    夏芙蓉就是傻子,对爱情上来说是个笨蛋。

    宁静的手腕戴着红色的绳子,突然间断了,掉落在地上。她赶紧蹲下,去捡起来的时候,有种阴寒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

    她有感觉到不好的预感要发生,当她捡起来的手链,手已经停住在半空。

    “宁静,我们回宿舍吧,我担心的是我们被记在记分本上,解释会却来却不清楚。”

    “嗯。”宁静回头一看,是季若晓喊着,她很快捡起来,和她,银霞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们对他说,“麻烦你好好照顾我的芙蓉,这次把她交给你。”

    “嗯,我会的。”张痕点着头。

    三人急匆匆地离开了,正赶去宿舍,生活老师在门口,她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脸看着她们,“哎呀,哪个女生在外面做了不好的事情,肯定没回来的吧?”

    她的话……分明是刺激……分明是知道似的……正好知晓……句话里面的含义是……夏芙蓉……三个字……对……就是这个。

    “你说什么,生活老师,我们不是来的吧,什么叫做哪个女生在外面做了不好的事情,肯定没回来的吧?”季若晓微怒地说,生活老师是分明刺激人家把。

    “难道不是吗?没什么,你们给我速去寝室。”生活老师懒得说具体什么,她带有嘲笑的表情,坐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他妈的。”银霞被激怒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怎么自从我们来了,她就开始胡说八道,刁难我们了。”

    “好了,你们冷静下来,回去寝室再聊。”宁静打断了她们正要发火,以语气来缓解,季若晓和银霞觉得有理,只好憋着肚子里的怒火,她们三人去寝室,一进寝室,看到小爱正在睡觉。

    “我怎么觉得妖怪的存在,影响了和平的温暖。”季若晓开始嘲笑起来,对着空气道,怎么感觉某人的存在,不好的事情就发生了。

    “哪来的妖怪。”银霞很白痴得问。

    “晓晓,别说了,人家在睡觉,不要大声地说。”宁静说。

    “知道了。”季若晓冷眼看着躺着睡着的某人,如果我猜的没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什么,其实里面到底是什么事情。无人知。

    她要开始调查清楚,到底是谁破坏什么,到底是谁害了她们,自从宁静被莫名其妙进入厕所,再加上我们被捉去无门房,然后是夏芙蓉出事的时候,生活老师发神经病似的,来嘲笑。多种的疑点,她怎么能忽略。

    这好像,有人在她们背后,嘲笑,好戏看。她不会让对方看好戏,她必须让对方露出真面目。

    “宁静,我有话正好对你说。”季若晓忽想起什么,对宁静说。

    “那我呢。”银霞问。

    “说了,你不懂,我不想浪费语气,宁静,我们去外面说。”

    “好。”宁静和季若晓去外面聊,剩下的银霞被气的囔囔道,“到底是什么秘密啊,真是无趣。”

    季若晓在宁静的耳边,小声地说着,宁静脸色带有吃惊,“这是这样的吗?”

    “按我们的想法去做吧,我要亲自抓凶手。”季若晓淡淡地一笑,“我要让芙蓉有了安定的生活。”

    “嗯。”宁静明白了,她这样做的是帮助了芙蓉,阻止有人来宣传,因为她捡起掉落的手链,才知道肯定预示着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为了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只能这样做。

    芙蓉,我会帮你找到,很快找到。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