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三章:错爱(5)

    “霞,这话对于来说不是很好地尽快处理,你让芙蓉怎么做吧,她心里自然会有数的。”宁静帮说。

    “对,宁静懂我的。”夏芙蓉笑着说,“只要你们不出闹乱就行了,我不希望你们跟着我被欺负,伤害。”

    “芙蓉,你这傻女孩,我们是好姐妹,要欺负,大不了一起被欺负,要伤害,大不了一起被伤害,我们要活得光荣一下。”银霞大声地说,让一旁的同学们指着,聊天。

    看不下去的场面,季若晓拉着银霞,“好了,有什么话再宿舍里说好了,没必要在这里说吧。”不等银霞喊着放手,很疼,就一大力气拉上去。

    她们四人去宿舍,看到小爱正在整理东西,这么多天了,她们好像忘了有一个人的存在。

    “你们来了啊。”小爱平常地说,看到她们来了,上前,“你们玩的开心不?”

    “嗯。”首先的是银霞,她回答,“当然很开心,”

    “这样。”小爱淡淡地笑了,四人各自去忙着整理东西,宁静拿出广西那边特产的东西递给芙蓉,“我经过买的,给你们的,你们可有好几份呢。”

    “谢谢啊,宁静,你玩的怎么样。”芙蓉接过,看到东西上写着几个字,笑着说,“很好吃吧。”

    “很好了,只是特别狠想你们,总是放不下你。”宁静的心却害怕,如果真的如她的梦,是不是要亲眼看着夏芙蓉遇到出事了。

    可她本想告诉她,她梦到了她,可她不敢说,这不是开心的话,她没必要说伤话吧。宁静只好带着笑说,她和朋友去玩的事情。

    “宁静,坐下,”芙蓉看着她,不知不觉,发现她们的感情却来却深,发现宁静明显好多了,不再头疼了。

    “我知道芙蓉真偏心,居然疼爱宁静,我们是不是不被疼爱吧?”银霞的心一酸,吃醋得耍个可爱的表情。

    “好了,你们也坐下来,我正准备说,你急着什么呢。”夏芙蓉鄙视道,又来了,她们又要开始带着话来对付。

    “霞,这次好好聊,别出闹。”季若晓不高兴地说,银霞的存在,是会气死人,可不会调和关系。

    “你只知道说我,夏芙蓉也是。”银霞“怀在记恨”地说,可她开玩笑道,“你们就是不喜欢我,因为我不好讨人喜欢。”

    “没有,你搞错了。”季若晓带着鄙视道,银霞是白痴吗?开玩笑的语气非要无聊的吗?银霞啊!银霞啊,是不是该送她去看医生。

    “芙蓉。你聊聊和他们一起去的事情,那边好玩吗?海怎么样。”宁静问,季若晓和银霞在一旁乖乖地听着。

    谁知,手机却响起,银霞忙着找手机,看到宁静按着手机屏幕,恍然,“宁静,你的那来响了吗?”

    “是的,有人找我。”宁静收到奇怪的短信,“2号教学楼门口见,只能一人来,晚上五点之前到,超时找你。”

    “你是谁啊?”宁静看到号码,她不认识的,大概是神经病的人吧,她回复道。

    “谁找你。”银霞问。

    “不知道,陌生的号码,肯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宁静想谁这么无聊,发来短信,她听说最近出现来个恶作剧的短信,害的不少人上当,为了捉这么无聊敢去给人家发恶作剧的短信的人,结果是一空手而来。

    手机再次响起,宁静一按看到,眸子一震,来的短信是,“日温新,你的日老师。”

    “日老师?”宁静缓缓地说道,他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模糊得不清楚,日老师是谁啊。

    “宁静,怎么了。”银霞发现她不对劲,而是发呆,问。

    “没什么,有人找我。”宁静站起来,“芙蓉,我走了,晚饭食堂见。”

    “好。”芙蓉点着头,宁静离开了。

    现在是四点半了,快接近五点钟了,一个少年站在2号教学楼门口,他那绝美的容貌带有淡淡的忧伤。

    有些同学经过,自然会打招呼,“日老师好。”

    还是没得到他的回应,他是带着冷漠的表情来对待,可是一些同学们对他的爱有增加,他已经成了同学们印象最好的老师。

    是因为帅?还是因为什么?

    宁静第一次见到日温新,感觉会恍惚,在他的身上,她看到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她和一个少年恩恩爱爱,幸福极了。

    可他身上没有她最熟悉的味道,“日老师,你找我。”

    “宁静?”日温新转过头看到宁静站在他面前,有个喜悦袭上心头,他一看到她,心情变得很好。

    他的眸底里是她的影子,“宁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让你留念一下。”

    “什么地方。”宁静惊讶地问,日老师要带她去一个地方,这是学校,她是不能随时外出的。

    “去了就知道,你那边我会处理的。”说完,日温新拉着宁静,抓着的瞬间,让宁静的心却突然地跳起来,跳的不按规律。

    他身上带有薄荷味,让她猛地让脑子受刺激,有一个少年的身上带着柠檬味,她在他背后喊着,希。

    日温新抓着的胳膊却来却僵硬,他转过头,“你想起来了吗?”

    “什么?”他要问她什么?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宁静摇着头,“根本没有想起什么,只是闻到熟悉的味道。”

    “所以呢?”

    “不是你。”宁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日温新没有生气,他带着淡淡的表情,“宁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是为了让你想起以前的事情。”

    “什么意思?”宁静反而觉得很奇怪,日老师为什么让她去想起一件事情?他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突然胡说八道起来?

    日温新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宁静擦过校园,宁静看到无数的女生们尖叫起来,“是日老师吗?”

    “天哪,日老师拉着的女生是谁啊。”

    ……

    “上车。”日温新的声音寒冷得几乎不可碰到的,宁静没有让思维正常起来,被他的话几乎要冻死了。

    “哦。”宁静上了车,本想发给芙蓉,恐怕她可能来不了,谁知日温新说,“我们可能很晚回去,宁静,没建议吗?”

    日老师真是很奇怪,莫名其妙叫她来门口,莫名其妙拉着她去一个地方,莫名其妙对她说我们可能很晚回去,宁静,没建议吗?

    难道她能不建议吗?

    日温新好像有心事似的,一路上开车,没有出几句话,和刚才之前不太同,实在令宁静很不习惯。

    “到了。”又是淡淡的语气,日温新的提醒,把宁静从想入非非的时候唤醒,“到了?”宁静那不可置信的眼神,表情怪可爱,日温新那冰冷的面容,带有浅浅的笑。

    她很可爱。

    “下车吧。”

    又是这样。

    宁静开始纳闷起来,日老师带着她,根本不熟,带她去不太好吧。日老师说的地方,原来是海边,海看起来不是无边无际,而是人造海边。

    沙滩真的,海边是假的,只是远远看上去很像的。

    “这是什么地方。”

    “海浅湾。”

    “海浅湾?我肯定没来过。”宁静享受着新鲜的空气,这是人造海边,居然会有新鲜的空气,真是不可思议。

    “不,你曾来过这里。”日温新淡淡的说,“只是你忘了。”

    “什么意思?”宁静怀疑日老师是不是发烧了,说了不正常的话吧,可是他的话里有带着忧伤。

    “没什么,宁静,来这里,你好好享受,”日温新的话让宁静扑哧一笑。

    “什么好好享受,你的意思叫我珍惜这一点吧,日老师,我发现你很会有爱心的。”

    “此话怎讲。”

    “你还记得吗?我去找银霞和季若晓的时候,是你带我们找到她们,可是我想你是学校里的老师,为什么对这路很熟悉的。”

    “这话不必多说。”日温新说,无门房是日温新和城希小时躲在的地方,是为了避雷避雨,那时候他们很调皮,跑到废墟的无门房,其实之前找不到进去的,后来他们跑到操场,发现居然有无门房的密道,通过这,他们看到了令他们吃惊的画面。

    原来,废墟的无门房里面布置得很好,是专门给神经病的人住的,他们被神经病人多次抓着,抓着他们不耐烦了。

    “弟弟,你没事吗?”神经病人抓得重,日温新的胳膊上被划出的痕迹,差点出血,担心他的城希,看在眼里。

    “没事的,哥。”日温新摇着头,被他拉去躲在一个角落,他们看着神经病人走来走去,好像在抓什么。

    “哥,他们是什么啊。”小时的日温新对他们的动作好奇,呆滞的表情,眼珠一动也不动,双手老是喜欢胡乱地晃着。

    看起来怪吓死人,日温新看了就害怕,往城希的怀里躲,被城希拍了下,“弟弟,别害怕,他们只是脑子坏了,可说是神经病的人。”

    神经病?小时的他对神经病的的这词语不太懂,后来在15岁的时候,他得知了什么叫做神经病,他的妈妈因为得了神经病而自杀。

    自从妈妈去世了,他们的爸爸对他们开始严厉起来,关心比较很淡,是因为父亲对他们说,他不想失去他们。

    宠爱加倍更别说了,严厉对他们来说,是希望他们能有男子汉的气味。

    回忆完毕,日温新更加沉默了,他的表情停住着忧伤的神态。

    他的眼神飘在过往的回忆,哀伤凝聚在他的眼神,让他一时没法收回来,他突然很想念他的妈妈,还有哥哥。

    他们丢下他,让他一无所有了。就算他有亲爸爸,可他对爸爸的感情正在减少,他恨他。

    “日老师,你还好吧?”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神哀伤让宁静的心猛地收紧,她感觉到他身上肯定有太多不知的故事,日老师,你因为什么事情而悲伤。

    “好。”他简单地说,“起夜了,我送你回宿舍,这样被生活老师逮住不好说了。”他转身,向停放轿车的路上,宁静没有说什么,跟着他去。

    在车上,“谢谢你陪我看。”日温新转过头看着她,她的眼神是那么清澈,清澈到他会忍不住陷入,原来是这样……

    “没什么。你为什么跑去看海浅湾。”

    “我妈在那。”

    “呃?”宁静吃惊地看着他,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海浅湾很漂亮,谢谢你带我去看。”

    “……”日温新没有回答,心情不好让他不想说什么,他开动车,“好了,坐稳了。”

    “嗯。”宁静点着头,不再说什么,跟着沉默。

    到了宿舍的时候,正好是七点了,这是自学的时间结束了,这是学校对学生们够宽容了。

    七点的时候,人特别多,都是奔去宿舍,紧得宁静没法进去,谁知有人扶着她几乎要倒下的身体,“宁静,站稳点。”熟悉的声音让她吃惊,回头一看是夏满。

    他那帅气的脸面被路灯下照着,显出是那么绝美,眼神带有复杂的神情,他望着她,有了很想保持的距离,因为她不喜陌生的接触,她没有把他当成好朋友看。他们只能是隔着看对方。

    “谢谢。”宁静站稳了,她感激地说,不知为什么,她每次遇到麻烦的是,都是看到他的存在。

    他的存在,会让她的心一暖。他的存在,会让她追求摸不透来的影子。城希……熟悉的感觉,让她一想到模糊的人影。

    “城希?”

    “宁静,你该回宿舍了。”夏满听到她的叫声,城希,声音是那么虚幻,她好像在寻找着一个模糊的人影,通过他的身上看到了别人的影子。

    他的心却莫名其妙地难过起来,有种沉重的难过。宁静,这么多天了,你还是没回头看我一眼,宁静,我多么想保护你。

    

“嗯。”宁静没有看着他,继续走去宿舍,夏满只能看着她进入,然后自己去宿舍了,这情景被一个少女看在眼里,带有嘲笑自己的眼神。

    原来啊,阿满,你念念不忘的人是宁静,可我念念不忘的人是你。

    乌云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遮住了月亮,很快失去了黯淡。乔乔抬头一看,月亮被遮住,让她有了感叹,原来我就像月亮,乌云是爱情,它遮住了我,让我失去了自己。

    有个人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肩上,“乔乔,好好对待自己,别穿得这么少。”

    “痕哥哥?”乔乔转过头看到是张痕,他看着她,带有心疼,“乔乔,天气冷了,快回去宿舍吧。”

    “谢谢痕哥哥。”乔乔的心突然有说不出的难过,每次她在失落中,害怕,伤心,都是痕哥哥给她带了温暖,痕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只怕我承受不起。

    “乔乔,想什么呢。”张痕抚摸着乔乔的头,乔乔被他一抚摸,一怔,“痕哥哥,你很久没抚摸我的头了。”

    “傻瓜,我多么想抚摸,可是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我眼中的那个。”张痕笑着说,他喜欢她,抚摸她,这是他喜欢她的方式,可他实在已经缺乏了勇气,不敢去表白自己的心态,他宁愿默默地守护她,只要不让她收到一点的伤心与伤害。

    乔乔,我只能做到这一点,加上起来,我希望你得到幸福。

    “谢谢痕哥哥,真的。”乔乔望着张痕,她对他除了感激,没别的感情。她转身离开,生怕多留着,奇怪的感情会出现的。

    “乔乔,晚安。”

    “嗯,晚安。”乔乔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轻声地说,然后去宿舍门口。

    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有一个少女望着,苦涩的笑容却来却深,可是她的心因为这情景慢慢地沉落。她想到宾馆那一夜的情景,笑容却来却苦涩,该来的早晚会来的,她只能做一件事情。

    “芙蓉。”宁静从寝室里出来,看到芙蓉站在走廊上看夜空,可她的表情除了悲伤,没别的,她递给她,“芙蓉,你的酸奶。”

    “谢谢。”也只能有酸奶可以安抚自己的心。

    “芙蓉,你心情不好吗?”宁静问,看到夏芙蓉仰着头把酸奶喝完,然后说,“没有啊,只是想点事情而已,很有复杂的心事。”

    “可以告诉我吗?”

    “不必了。”

    “这样,你心情要好点。”宁静看着芙蓉,她的表情很淡定,没有什么表现出来,她一直平常给她分享心事,现在却不同了,她不再给她说自己的心事,是因为什么呢。

    “嗯。”芙蓉点着头,宁静正要进寝室的时候,她回头一看背后站着的芙蓉,她与夜融合在一起,成了她心中不可抹去的悲伤。她的心事只能给黑夜,她的诉说只能给黑夜,夜是她最好的陪伴,也是最好的发泄。

    宁静突然发现自己,怎么会冒出奇怪的念头,芙蓉的心事肯定和她梦中的预示联系在一起,是这样的吗?

    担心与不安都缠绕着她,芙蓉,我不希望能看到不好的事情找上你。

    银霞和季若晓看到宁静进来,问,“芙蓉在那干嘛。”

    “看夜。”

    “有什么好看。”银霞嚼着东西,鄙视道。

    “好了,霞,芙蓉心情不太好,你别说无聊的话。”宁静生气地说,季若晓和银霞一怔,“宁静,你被芙蓉附身了啊。”“没有。”宁静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生气,难道是芙蓉瞒着她,所以她就生气。

    算了,去睡一觉,肯定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宁静带着气上了床,睡觉去。剩下的银霞和季若晓互相看了对方,“为什么她们一来,事情变得不对劲了。”

    “霞,你没发觉芙蓉回来的时候,她变了,不再和我们聊事情了。”季若晓叹息,她感觉一切好像在改变。

    她们看到芙蓉会发呆,会胡思乱想,会自言自语,成了失去活力的孩子。季若晓和银霞看不下去,她们找适合的时候好好和她谈。

    Until5

    几个月瞬间过去了,带着无声的时间飞走了,擦过看不见的空气。我们就会不知不觉接受了月考的时候。

    一般来说一个星期不考试,这是最煎熬的时候。不考试,她们就要接受一整天面对老师的一大推废话,面对一大推作业。

    还是考试比较好,考试过后,大家可以休息几天了。所以大家只能有一个办法的是,接受考试。

    为了接受考试,必须要过及格,大家就奋斗起来。

    几个月之前,夏满天天给宁静送牛奶,还带着鼓励的语气来鼓励宁静,他的动作多次,引起女生们心醉起来。

    “夏满是暗恋宁静把?”

    “是的啊,宁静有这么好,夏满都是给她做个,那个,看得不舒服。”

    “好了,人家对宁静好,你吃醋了没用。”

    “不服气……”

    ……

    这句话多次在宁静的耳边响起,令她的心不安起来,夏满肯定对她有意,银霞说。

    对于对她有意的来说,宁静不想接受,她还是活在令她陷入迷途中的回忆,多次熟悉的回忆嚣张地让她去面对,让她去接受。

    有一个模糊的少年已经停住在她的心中,让她无法过着安定的日子。有两个字,城希,它已经深深地记在她的心里。

    很多天来,她会反反复复地忘了城希,再次记住城希,都成了她最习惯的一面。城希到底是谁,她只能在空白的脑子里寻找着熟悉的与重要的线索,可是空白是空白,她是再也找不到,也是找不回来。

    熟悉的与重要的线索到底是从哪里去找呢。

    知晓的只有三位人,银霞,季若晓,夏芙蓉。她们多次说,宁静,别去想了,这样会对你很残忍的,真的很残忍的,你去想的话,你会后悔的。

    她们的话一字一句敲在她的心上,让她开始害怕了。就如她们说,她会后悔的。

    她们的话是什么意思,去想的话,她会后悔吗?什么事情是残忍?到底有多残忍,每次她渴望去想失去的记忆,一想起她们的话,她就退缩了。

    现在,芙蓉多次疏远她们,每次她们主动找她,她都是淡淡地说我很好,没什么,没事,你们别担心等这句话。

    只有这些的句话让她们没法合起来聊天,谈的如何,已经不知道了。

    夏芙蓉就像来去不知的雾,成了她们最担心她要慢慢地消退下去,夏芙蓉,她的存在几乎要淡出她们的生活。

    论点却来却多,宁静听到了最不舒服的话,“她们姐妹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怎么会变成疏远了。”

    “我早说嘛,她们恩爱让我们羡慕,也会被我们厌倦。”

    好个几句话,她们的话一字一句不漏落入正好路过的宁静耳边,羡慕?厌倦?就像我们崇拜的明星,她们的好,我们去羡慕,她们的脏,我们去厌倦。就是如此。

    宁静大笑起来,她不再是以前的她了,每次都是靠着她们,现在她该独立了,也得保护好夏芙蓉。

    芙蓉,都是你帮我解决的,那让我帮你解决吧。

    “你们聊得很有意思吗?”靠着护栏的两位少女说的津津有味,一听到冒出来的声音带有尖锐的嘲笑。她们猛地回头一看,是有个少女坐在护栏上,看着她们。

    “宁静?”两位少女里其中有一个少女,一认出来,害怕得拉着她走了。

    “喂,她在嘲笑我们,难道我们说错了?”另一个少女不明对方为什么急匆匆地拉着她走了,难道她的存在,是威胁吗?

    “不是的,你不知道她叫日宁静吗?这是不可惹到的她。”一个少女带着白痴的眼神看着另一个少女,在她们带着狼狈的表情跑开了,日宁静扬起好看的笑容,“原来我的存在,是这么乐趣啊。”

    宁静心情大好,她想起芙蓉在图书馆看书,算了,去图书馆看看芙蓉在干什么,真搞不懂她都是一人把自己的情绪关起来,不让人接触。

    夏芙蓉,你肯定累了吧。

    她带着笑意,去图书馆的路上。

    忘了说,几个月以内,乔乔和张痕的感情正在进一步,乔乔还是当对方是自己的亲哥哥看,张痕只能接受兄妹的感情,他对她的宠爱,除了这,他和她还在亲密得聊天,聊得很开心。

    他们一路说着笑着,正要去图书馆见夏满,谁知出来的是夏芙蓉,她看到他们的笑容,刺疼她的眼睛。

    心碎一地,伤成了她无法出去的伤。

    忽想起前几个月,她莫名其妙呕吐了多次,再加上月经好几次没来,她突然害怕了,害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偷偷瞒着她们,去医院查看,发现自己有了两个月多孕,幸好的是冬天到来,大家穿几件衣服,一般是看不到的。

    她可以松了一口气,使用穿几件来替代借口,银霞,季若晓,宁静笑她,什么时候变胖了。她真的很惊慌,胖了?也有可能说,她已经不能瞒住自己了。

    等寒假,她必须去去掉孩子,无辜的孩子,可一想起无辜的孩子,她就害怕了,害怕面对死去的孩子。

    我该怎么办。夏芙蓉站在第一次落雪的时候,仰着头哭着,然后放声地大哭起来。

    孩子,我宁愿生下你,但是我不希望你这样无辜地死掉,是我错了,没好好考虑到你。

    回忆想起是那么触伤,让她不愿回想起,她只能默默地看着张痕和乔乔在一起,看着他们那么亲密,聊天,玩伴。

    她的心只能流着血来……

    可是,现在。张痕看着脸色苍白的夏芙蓉,开始恻隐起来,“芙蓉,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很好呢。”夏芙蓉淡笑地说,然后和他们擦肩,只能擦肩,不愿让你看到我的狼狈和脆弱。

    乔乔看着离开的夏芙蓉,脸色的笑容却来却深,夏芙蓉,你真是自作自受啊。我很期待好戏的开始,我是不是该怜悯你才对啊。

    “乔乔,你没发觉芙蓉现在很奇怪吗?”张痕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心却难受,心疼刚才擦肩的夏芙蓉。

    “什么啊,你心疼她了?”乔乔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她就开始吃醋了。

    “没有啊,我只是很担心我朋友而已。”张痕摇着头,“好了,不说了,你不是说要看夏满。”

    “是的啊。”乔乔很满意地点着头,如果痕哥哥经常提她,她会不舒服的。

    到了图书馆,宁静找不到夏芙蓉的影子,不知道她跑去哪里,路过靠着窗户的桌子一旁,看到夏满正在看书。

    他的容貌是那么好看,安静下来,一看起来会恍惚他是受伤的孩子。宁静愣住,因为他,就忍不住地吸引过来。

    “阿满,”有个声音打断了宁静的望着,宁静一看是乔乔和张痕跑过来,乔乔跑到夏满一旁,“阿满,我们去吃饭吧,你在图书馆看了半天的书,肯定累坏了。”

    “好。”夏满对她扬起好看的笑容,笑容带有春天的阳光,看着宁静的心却难过起来,我怎么会难过,怎么会吃醋起来?

    宁静真不想看下去,转身。他们三人已经走了,宁静闭上眼,脑海里浮现都是夏满的影子,他对她笑,多次给她牛奶,多次给她鼓励。

    睁开眼,发现熟悉带有冷漠的表情,近在眼前。

    “宁静,你难过了吧。”日温新看着她,“真搞不懂你因为感情而伤心了。”他是在嘲笑吗?还是在自言自语?

    “你要管吗?”宁静撅起地说,“感情难道有不好吗?日老师,你的感情是冷漠吗?”

    “不是,你不懂。”日温新的眼神带有微怒,他不悦地说,可她的话为什么会刺激到他的精神,他平常都是忽视所有人带着的话,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就是几个月内,宁静弹得钢琴没怎么好,都是日温新耐心地教,他说宁静,弹钢琴是需要投入自己的感情和忘我境界去。

    宁静在难过的时候,日温新在她面前,“难过能了算你的事情吗?还不如去笑一下。”

    宁静在困难的时候,本想退缩,日温新在她面前说,“宁静,你每次都是这样退缩吗?大不了前进一下。”

    他的存在多次出现,频繁。她感觉到,遇见多次的是日温新。

    他给她带有嘲笑,鼓励,关心,怜悯,批。

    日温新,他真像一种谜,让她无法读开他的心思。

    日老师对于她来说是救命草,她必须要感激他。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