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三章:错爱(4)

    “你不要搀扶我了,你不觉得很烦吗?”张痕那醉后吐出的心情让夏芙蓉的心一凉,她心疼地看着他,到底是谁让他变成这样,他不再是她眼前的帅气的少年,只有让她感觉到他因为感情,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张痕,自从你跑过来,帅气的身影让我无法移开视线,这一刻我却爱上了你,这是特别可笑的喜欢,卑微的喜欢,你能懂吗?

    你爱的人是乔乔,不是我。我知道也有一天我会打动你的心,这样你会接受我的……

    张痕,你这么累,让我保护你好吗?让我给你一个温暖好吗?我比乔乔会做的很好很好的,愿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夏芙蓉手握到张痕那冰冷的心,一惊,原来他感觉身上冷,可是为什么他不照顾好自己,他一点不害怕感冒吗?

    当送他到男宿舍的时候,看到夏满正好出来,“班长,他喝醉了,麻烦你扶着她进去。”

    “嗯。”夏满走过来,搀扶他,没问什么,只是说道谢谢,说什么替他会好好谢她,夏芙蓉摆摆手,“不必了,我只是路过看到而已。”“夏芙蓉吧?”夏满问。

    “嗯。”

    “没什么。”夏满本想问自己想说的话,可一想着,还是不必了,多问了,那不是妨碍了吧。

    “这样。”夏芙蓉转身离开,她还是会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继续走着,走到拐角的地方,有个少女靠着石壁,好像在等待谁。

    “喂,看了我也不打招呼吗?”夏芙蓉看的是乔乔,故意避开,她懒得去看她一眼,她肯定是在等她的。

    “为什么要打招呼,难道非要人家跟你打招呼吗?”夏芙蓉一看乔乔,会想起颓废的少年,他是那么让人心疼。乔乔为什么不懂珍惜他这样好的少年,真是可惜了他的爱。

    “说的太狠了吧,我们本来是当好朋友,可惜当不成了。”乔乔故意说出气话,夏芙蓉一点不受影响,“随便你,我没有想过和你当好朋友。”

    “哦。”乔乔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笑,“我本想告诉你,不必费心在对方的身上,因为人家不怎么爱你。”

    “你说的对,我想你该关心的是自己,不是关心我有没有被不爱的这种,乔乔,他这么爱你,麻烦你好好珍惜他这样的人,要不然你会早晚丢了他。”

    “这道理不用你教,我自己会懂的。”乔乔脸上微怒,好像被谁只骂,惹到心情不悦,该死的夏芙蓉,你本来是故意说得吧,我会让你无法走到下一台。

    芙蓉啊,芙蓉啊,你的下场迟早会到来的,我要亲眼看着你离开的影子……

    夏芙蓉带着嘲笑地擦过,“将来的时候,大家还不清楚。”她的意思是在告诉她,分明是在宣告她,她会有赢的这时候。

    乔乔面对着她,“我愿意等着擦亮眼睛。”

    “你等着吧。”夏芙蓉一擦过之后,全身已经失去了力气,刚才的话是她在拿出勇气和指责来说的,没想到花在不该使用的力气。

    其实她也有可能输了,张痕一点不爱她……

    不过没关系,她只能默默地守护他,看着他能开心的时候,她会很高兴的。

    不知不觉进入国庆节,放假七天。大家在商量去哪了玩才好,宁静被通知和丁丁,洛城一起去漓江。

    宁静很纠结,不知道要不要跟她们说,后来被银霞得知,“宁静,你跟她们去玩吧,我们啊,有可能各去自己想要的地方。”

    “为什么呢?”宁静觉得很奇怪,明明说好一起去,怎么变成了各自去,后来她从银霞的话得知夏芙蓉不去了。

    夏芙蓉决心要和张痕去青岛玩,那边有美丽的海,是憧憬的梦想。她的决心是银霞和季若晓得知的,只有宁静不知。

    “宁静,你和他们去,我们不会多说什么了。”

    “嗯。”宁静感动得不再发愁了,到底跟谁一起去,只有决定的时候,宁静给丁丁打电话,说和她们一起去漓江。

    丁丁问她,不后悔吗?可以考虑下,定下来随便她吧。

    宁静说不后悔,已经下决心了。

    国庆节到了,大家带着兴奋的心情等待美好的日子到来,这是全新开始的旅游,怎能不兴奋呢?

    国庆节第一天,宁静,丁丁,洛城收拾好坐火车去漓江的路上,宁静收到夏芙蓉来短信,显示“宁静,好好玩,希望你玩的愉快。”

    “好啊。”宁静回复,“芙蓉,愿你幸福。”

    宁静靠着椅背,幻想着芙蓉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忆,芙蓉肯定会幸福的吧,在她的想入非非的时候,有人喊着她,“宁静,吃点橘子,这是我街上买来的,很贵的。”

    “这么贵,多少钱啊?”宁静问。

    丁丁笑着说,“大概一斤5元。”

    “是很贵呀。”宁静觉得这橘子太好吃了,可说是天然的吧。

    可是看到窗外倒流着的风景,心却突然难过,不知她们玩的怎么样。

    “宁静,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宁静摇着头,看到丁丁的怀里沉睡着洛城,他的头被她抚摸着,“宁静,如果他在你身边该多好啊。”丁丁几乎忘了这件事,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宁静敏感地问。

    “没什么。”丁丁摇着头,得知自己说漏了,“宁静,你的朋友们去哪了玩。”

    “哦,去青岛。”

    “这是好地方,我打算要和洛城一起去青岛。”

    “这样……”

    聊着聊着,丁丁睡着了,宁静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觉得无趣极了。背后的是多人在聊天,聊得不怎么好听。

    在那时候,另外一个火车上坐着两个少女,两个少年,乔乔很虚伪得给夏满拿东西,“阿满,给你吃。”声音太过好听,分明是刺人。

    夏芙蓉感觉到一旁坐着的张痕,脸色不太好,他好像在强忍什么,只是不说话,这样气氛怪可怜的。

    “芙蓉,你要吃东西吗?”夏满没有去看乔乔,他去问夏芙蓉,她一路上没吃什么东西了。

    “不用了,”夏芙蓉摆摆手,感觉到乔乔带着怀恨的眼神看着她,“阿满,她自己有东西带着的,芙蓉,对吧。”

    “额。”夏芙蓉哭笑不得地看着乔乔,她不觉得这样做,是会伤害人的。她没看到张痕的表情吗啊?爱情就是这样,主角不会去看配角的心情,配角的心情是怎样,永远只是配角而已。

    后来,气氛变得不像话了,四人没说什么,只有等着下一站的到来。

    宿舍里,银霞和季若晓正在整理好衣服,准备各自回家,小爱正在看着她们,“你们回家了?”

    “是的。”银霞首先回答,季若晓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小爱,“你呢?”银霞问。

    “哦,我等下回家,不急仂。”小爱摆摆手,“再见了,过完了,见。”

    “嗯。”银霞点着头,和季若晓离开了,一路上,季若晓觉得有奇怪的事情,问银霞,“你不觉得小爱人很奇怪吗?”

    “怎么了?小爱怎么了?”银霞脑子真笨,居然看不出来。

    “没什么。”季若晓觉得跟她聊,这是对牛弹琴的,等下夏芙蓉回来,她得好好跟她谈,小爱真的很可疑,她的存在,出事比较多。

    小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到了车站,她们各自告别,分开,说放假过后,再会见。

    到了漓江,宁静激动地发给季若晓,还有银霞,“我看到了漂亮的漓江,清水好清澈啊。”短信发送成功之后,丁丁喊着她,“宁静,快来上啊。”

    宁静一看原来是竹筏,它漂浮在清水上,上面站着洛城和丁丁,他们对着她招手,宁静赶紧跑过去上了。

    “宁静,你刚才在做上面,磨磨蹭蹭什么呢。”丁丁问。

    “刚才发给朋友短信。”

    “这样啊。”

    洛城开始划船,他手里是一根竹,准备摇下面的水,经过两旁山的时候,她们看到了美丽的风景,一看就忘了不好的事情。

    四人到了青岛,没想到附近的居然是海边,最激动的人是乔乔,她拉着夏满奔去海边,“阿满,你知道吗?我多次幻想着能和你站在海边,呼吸着空气。”

    “乔乔,”夏满本想说,陪她不只有他,还有张痕,可张痕和夏芙蓉走过来,夏芙蓉看到张痕听到这句话,脸色不太好,心情肯定差吧。

    “阿满,你不觉得很好看吗?”乔乔问。

    “痕,你觉得呢。”夏满把聊天的机会让给张痕,张痕一时没准备好,“学长,我觉得很不错,你们慢慢享受吧。”说完,独自地走到别的,夏芙蓉看在眼里,想着怎么让他开心下,“痕,你知道吗?小时候,我跟哥哥跑去河边的时候,看到鸭子噗在河面上游着,我以为自己能和它一样,于是跳着河里去了,谁知我根本不会游泳,差点淹死在河里,好在被哥哥救出来,你说我傻不傻啊。”

    “傻啊,你为什么傻到去河里啊。”

    “因为我很好奇的嘛,谁叫鸭子害苦了我。”夏芙蓉说着,嘟着嘴巴,回忆着,“痕,你来说说乐趣的事情吧。”

    “好啊,我给你说……”

    夏芙蓉边听着张痕的话,边笑着,然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是那么快乐。可是张痕说完,发现眼前的少女不会给他压力大,笑容感染了他那心。

    夏满一看两人边说边笑,觉得他们才是最适合,可是乔乔……他不想去接受她透露那有关爱情的情绪。

    乔乔望着他,他的眼神只有向往无边无际的大海,除了这,他一点没笑,而是带有淡淡的表情。

    “阿满,难道我们不能像平时聊天,开心。”

    “乔乔,如果你想要这的话,我愿意是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夏满回头看到正在擦泪的乔乔,她的内心是强大的,可惜不怎么强大,会有一点脆弱的,会让人忍不住想去保护。

    “阿满,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关系。”乔乔问。

    “兄妹关系,乔乔,你一直本来是我的妹妹。”

    “妹妹?”乔乔的心突然难受了,只能只有这样的妹妹吗?她想如果不答应的话,只有和阿满成为陌生无谈的人。

    “嗯,乔乔,如果你是我妹妹的话,我会疼爱你,保护你,照顾你。”

    “好。”乔乔不再犹豫什么了,只要有阿满能照顾她,疼爱她,就够了,她不能再求太多令自己累的事情。

    “乔乔,你想去那,我带你去玩。”夏满的心松了一下,不再为这件事烦恼,以为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他这异人没法懂对方的心思,他自己的句话直接,会伤害到对方,再来说一句转折的话,会让对方抱着有一点的希望。

    他不会懂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会不会有这样的变化。

    夏满带着淡笑地看着乔乔,乔乔对他点着头,“我想去海底世界,那边很好看。”

    “嗯,走吧。”

    “不等他们吗?”乔乔回头一看,看到边走过来边说笑的张痕和夏芙蓉,惊讶的是张痕笑的好灿烂,这是她很少见到的表情,不知为什么,不舒服,嫉妒都袭上她的心头,恨不得赶走夏芙蓉。

    奇怪,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算了,我喜欢夏满,何必管这些事情,乔乔摇着头,甩掉不好的念头。

    “你们打算去哪了。”张痕首先问。

    “我们打算去海底世界,乔乔要看。”夏满笑着说,“你们也跟着一起去吧。”

    “好。”夏芙蓉笑着说,“肯定好看的吧。”

    “那是必须的。”夏芙蓉的笑容晃了乔乔的眸子,不知有种不舒服让她真想吼道,可她带着不爽的表情说。

    夏满和张痕没看在眼里。

    

“快走吧。”夏满说,他们四人去海底世界。

    宁静坐在石头上发呆,丁丁递给她,“你饿了一天,没吃东西,现在吃药饱一点,这样才有力气的。”

    “谢谢。”宁静点着头,接过,吃起来,“洛城呢?他去哪了。”

    “他去买吃点,因为我们一路带的零食不够。”

    “原来啊。”宁静拿出薯片递给她,“你爱吃的,也得吃。”

    “谢谢。”丁丁咬着薯片,放进嘴里嚼着,然后吃下,她看到宁静的那笑脸,有开心,忽然发现宁静和以前不太一样,自从城希不在之后,她担心的是宁静不再是快乐的女孩,可现在一看,没什么大不了。

    宁静的快乐,她觉得足够了,关于她失忆的时候,她觉得还是继续失忆下去,永远不要被唤醒。

    国庆节很快结束了,之前晚上,宁静,丁丁,洛城三人准备上火车的时候,宁静收到来短信,是季若晓发来的,“宁静啊,我奔去厦门,发现那边好美,不知你那边怎么样,漂亮不?”

    “嗯,漓江的风景真是令人心爽,有空你可以来下玩。”宁静回复道,丁丁拉着她。“快点,马上要验票了。”说完,她们就急匆匆地跑去验票。

    青岛那小街都是小吃,扑鼻而来的海鲜,看得乔乔几乎要馋了,张痕喝酒太多,脸上是微红起来,夏满本想扶着,谁知被乔乔拒绝,“芙蓉,你来负责扶吧,我等着要和阿满一起去买东西,阿满,你不是说明天我们要走了,所以呢,我们是不是该买一些零食。”

    “可是,痕喝太多了,芙蓉会扶不住的。”夏满看着夏芙蓉那瘦小的身材,怎么能经住庞大的身材。

    “芙蓉,你觉得自己能扶住吗?”乔乔回头问。

    “还好了,我以前是大力士,肯定没事的。”芙蓉摆摆手,“你们快去吧,我扶着他去酒店,你们早点回来。”

    “看芙蓉这么说,你是不是该放心了吧。”乔乔抚摸着夏满的胳膊,“阿满,她会负责的,别担心,我们快去买,早点回去。”

    “好吧,芙蓉,你扶他回去,如果不行的话,马上联系我,我会尽快到。”夏满说着,夏芙蓉点着头,“会的。”

    夏满和乔乔离开了,去买东西。夏芙蓉搀扶着张痕,往酒店的路上,酒后吐真言,这句话真的有发生过。

    张痕一路喊着,“乔乔……我喜欢你……”

    喊得是那么令人心疼,好像他被抛弃的孩子,喊得有那么绝望。

    “痕,你别喝醉了,我带你回去,”夏芙蓉的心却被一句话刺得很疼,她才想起有一首歌里的歌词叫当我发现你爱着她却对我说我爱你,其实现在不同了,他在她面前,喊着别的女孩,而不是爱着自己。

    张痕,你爱她,而我却无药可救地爱上了你。

    是我太傻,还是你太傻?这样分不清,可爱情已经早就模糊了它的模样,张痕,我要你知道,我不后悔爱上你。

    搀扶他去一个房间里,芙蓉终于花了费心把他扶到床上,谁知他突然抱着她的腰,跟着倒下去,她趴在对方的身上,酒味扑鼻而来。

    他嘴里呓语,“我是那么喜欢你,可你为什么……”

    他的那嘴吻上夏芙蓉的嘴,她可承认,对方的魅力真的让她的心慢慢的下沉,让她忍不住由他亲吻着。

    他吻得不熟练,一不小心吻错,夏芙蓉扬起好看的笑容,原来他是第一次,根本没有吻过哪个女生,这么说自己是第一次被吻。

    张痕,你要什么,我愿意把自己献给你。

    后来,张痕被酒喝得让他有了性欲,他的手在抚摸到夏芙蓉的脖子,然后脱着对方的衣服……

    很快被子掩住了他们的全身。

    乔乔和夏满提着东西准备回宾馆的时候,乔乔忽想起什么,“阿满,我有个东西掉在张痕的房间,我得去拿一下。”

    “好的,”夏满点着头,去自己的房间,乔乔本想去看有没有好戏,果然上帝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她来到房间门口,一推开看到令自己不可置信的想象。

    一个少女被一个少年抱着,他们是那么亲密,可被子盖住他们的身上,可挡不住他们各有露出的肩膀。

    他们?是?做?……

    乔乔看在眼里,没有吃惊,她冷笑着地看躺在床上的少年少女,很快被她按在手机里,夏芙蓉,你肯定没想到,好戏这才是开始,你肯定逃不了。

    醒来,是新的一天,乔乔在整理好行李,准备去找夏满,她觉得这件事没必要告诉夏满,因为这件事自然会有大家知道的。

    “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夏芙蓉醒来,看到自己全身居然是……,她的尖叫吵醒了正在酣睡的张痕。

    “怎么了?”张痕醒来,看到夏芙蓉脸色失容,全身被被子盖住,恍然,“我们怎么会……”按回忆,张痕想起来,他喝醉了,醉的厉害,他才糊涂地把对方的脸成了乔乔,然后抱着她倒下……

    “我们刚才做了……”夏芙蓉心一慌张,抱着被子,拿走衣服去卫生间穿好,不一会儿出来,她看着张痕那慌张,纠结的表情,这是她心爱的男生啊,可是她不想让他承担着不该发生的事情。

    “对不起,芙蓉……”张痕一脸歉意道,他的心真的好乱,不知怎么处理来,刚才的事情,他该怎么办,心里爱的是乔乔,他怎么能做出来,看着夏芙蓉,他的悔疚却来却深,真的太对不起她了。

    “不要说了,没什么。反正我不会这样说的。”夏芙蓉笑着,坐在他面前,“我已经忘掉这件事,你也忘掉吧,别对我有了负担。”

    “可是……”张痕觉得不太好,他本想说他要开始负责。谁知被夏芙蓉打断了,“痕,别让你心爱的人伤心,你可以当做没发生似的,痕,别带着歉意来对我好吗?我承担不起。”

    “我……”

    “别说了。”夏芙蓉转身离开,可泪水已经从她的眼眶里落下,我可以放下自尊心来对待你,只是不想让你受到难堪。

    张痕,你别歉意,我不会怪你,其实是我太爱你了,愿意承担发生的事情,我要你好好的。

    从房间出来的夏芙蓉没看到背后站着一个少女,她笑着说,“果然痴心的笨女孩,可惜他不爱你……”

    刚才他们的对话被她听到了,好在夏满没听到,这是她最满意的结果,后来她要开始报复,报复夏芙蓉。

    她的任务是,为了推翻夏芙蓉的生活与幸福,不让夏芙蓉有了下台可站,她的笑意却来却深,夏芙蓉,你肯定没想到你的生活会有这样的一天。

    张痕摇着头,把被子一扔在地上,“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夏芙蓉,你叫我该怎么办才好。”

    “痕哥哥,你怎么还不醒来。”进来的是乔乔,张痕一看着她,脸色苍白,好像自己做过坏事不让对方看到似的。

    “痕哥哥,你脸色怎么了。”

    “没什么,你出去,女孩子怎么能看到男生呢,我要准备穿衣服了。”张痕的动作特别狠惊慌,连拿衣服的动作很夸张,拿了落下,再次拿着,再次落下……

    乔乔看在眼里,她笑着说,“好啊,我先出去了,下面等你。”说完,她转身离开,痕哥哥果然是害怕,反正对不起痕哥哥,我要让你亲眼看着夏芙蓉得到下场。

    动车组呼啸地擦过半空,准备到下一站,他们的国庆节要结束了。马上要回到学院去了,天色已然还是昏晓起来。

    宁静做了奇怪的梦,梦到夏芙蓉拉着她的手,“救我,救我。”

    宁静。

    有人喊着她,“宁静,醒醒啊,到站了。”

    是丁丁拉醒她,后来她就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丁丁的面容,“丁丁,到站了吗?”她问。

    “到站了,刚才我喊着,你没听到吗?”丁丁一怔的问。

    “没呀。”宁静好不容易从睡眼到正常地清醒,听到到站了,看到丁丁忙着拿着东西,她就恍然,跟着他们出去。

    到站了,是爱斯城。

    宁静收到短信,这是她一直在睡觉没发觉到来信,她按着短信一看,是芙蓉发来短信,“我想我肯定犯错了很大的误,你说我该怎么处理。”来的真是不该的时候,宁静就想起刚才做的噩梦,梦到芙蓉拉着她的胳膊。“救我,宁静。”

    这感觉好像蕴含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宁静的担心要开始了,她回复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芙蓉,告诉我,有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吗?”

    发送成功,宁静的感觉只有惊慌,双皮开始打架了。有感觉告诉她,有不好的事情马上要发生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她不知。

    “宁静,你不是要回学校吗?”丁丁看到宁静的视线放在手机的屏幕上,觉得很奇怪的问。

    “是的,我马上回去,你们路上小心。”宁静本想转身去,被丁丁拉着,递给她照相机,“这是我拍的,留念吧,想我了,肯定要看看这照片。”

    “好。”宁静点着头,然后抱着她,“丁丁,谢谢你。”

    谢谢意味着什么呢?是因为感谢她带她去漓江吗?还是因为她们玩的很开心吗?宁静看着丁丁,“我会想你,真的,也可说是想你的数量会却来却多。”

    “我也是,宁静,那么现在我们来说声再见吧。”丁丁笑着说,可泪水不争气地落下,宁静最懂的,她们毕竟是从小到大是最好的伙伴,也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时间太短,她们的距离马上要差别了。

    丁丁,我不后悔的是,上帝把你赐给我,却让我有了你的存在,你的存在是我最好的晴天,我要你知道,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夏芙蓉?夏芙蓉!

    她肯定有危险了,有知觉告诉她,夏芙蓉肯定有危险了,她必须回学校看看夏芙蓉有没有回家。

    丁丁和洛城幸福地牵着手离开了,宁静看在眼里,可为什么,她的熟悉却来却多,是因为一个叫城希的少年。

    亲爱的少年,你在哪,为什么多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可我却找不到你,每次醒来发现枕头边留下泪水的痕迹。

    那么,我还会梦到你吗?

    宁静拉着行李上了车,谁知有人拍着她的肩膀,“宁静,没想到碰到你。”

    “银霞,季若晓?”宁静一看原来是银霞和夏芙蓉,激动地说,“正巧啊。”

    “宁静,原来是你,我一直看着你的背景,担心是不是你,没想到真的是你。”银霞平时说话比较多,一般来说不羞涩,可现在不一样了,说话却来却羞涩起来。银霞肯定遇见了什么事情。

    “霞,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宁静笑着说,找到位子坐下,正好她们是在对面。

    “哪有呢,不知道宁静要说什么。”银霞的脸色几乎要挂不住喜悦,季若晓看着开玩笑地说,“银霞遇见了心上人了。”

    “真的吗?”宁静惊讶地问。

    “没有啦,晓晓乱说。”

    “那是什么呢。”

    “是我哥来了,我自然很高兴的。”

    “原来啊,和你哥有什么关系呢?”

    “晕死,不聊。”银霞嘟着嘴巴,“宁静,你是故意的吧,晓晓,你也跟着欺负我的吧。”

    “哪有。”宁静摇着头,“有联系芙蓉吗?”

    “我也没有,她好几天没联系我。”季若晓叹息,“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肯定会好起来的。”银霞说。

    肯定会好起来的,是这样的吗?宁静明明收到梦的预示,它告诉她,芙蓉肯定会遇到一个麻烦的事情。她以为这是梦,可是知觉让她开始不安心了。

    到了学校,她们正去宿舍的时候,看到夏芙蓉拉着行李去宿舍了,谁知被乔乔挡住了。

    “嘿,芙蓉啊,玩的怎么样。”乔乔今天不知被谁附身了,可笑容比之前还耀眼,带有轻蔑,她是不是随时可以带着笑容去看人家吗?

    “和你有关系吗?”夏芙蓉淡淡地说,觉得眼前的人分明是故意找事情的,可她都忍下去,本想骂的几句都收回来。

    “当然有关系,芙蓉,以后我想给你一件礼物,不知你喜不喜欢。”说完,乔乔走了,夏芙蓉哼的一声,“你的好心,人家才不会相信你。”

    说完,她发觉有人在看着她,猛地回头一看,是日宁静,银霞,季若晓。

    “你们?”

    “芙蓉,我们是刚才来了,看到你被欺负,本想去帮你,谁知被宁静拉住,哎。”银霞说着,不爽地囔道,“乔乔几天不见,什么时候放肆起来,你被忍着她,大不了骂几句就行了。”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