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三章:错爱(3)

    “随便你这么说,你这人最好滚出我的范围内。”日温新那冰冷的眼神几乎要冻得少女的心,让她失去了反抗的精神。

    “日老师,我一直好奇的是你从来不管人家的事情,为什么突然却管人家的事情。”少女扬起笑容,“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她的笑容摸不透来,意味深长。日温新看着她。“你这么想知道吗?我想你这样的人不配对谁带有好奇与研究,所以你没必要费心。”他的表情是冰冷的,冷得好像准备下一个表情会是怎样,他会对她做了什么样的表情。

    “那么,再见,日老师。”少女的表情无法再掩饰下去,她勇气地对视着日老师那冰冷的眼神,笑着说,笑容几乎要挂不住。

    她转身的时候,日温新却耻笑,“明明挂不住笑容,还得勉强呢。”他不知要不要说真服了她,或者还是来鄙视她。

    她听到这句话停止脚步,身体微颤着,日老师这是对她讨厌的吧?他真是一个神秘的家伙,居然是无人摸不透来的人物。

    然后,她觉得停下脚步会触到自己那较弱的心,还不如尽快地离开,逃离那地方。

    宿舍里,宁静看着银霞和季若晓在念念碎,“真是的,我不知哪位人敢绑架我们,等我找到了是谁,我要把她们拆了。”

    只有季若晓不再念念碎,她觉得已经救出来,没什么好念念碎。这不是处在危险中。

    “宁静,芙蓉,我担心的是见不到你们,呜呜。”银霞很没出息地扑在宁静的怀里,大哭起来,对于她那弱小的心经不住来的恐惧。

    “好了,乖,别哭。”宁静摆摆她的后背,“晓晓,你没事吗?”她一看季若晓沉默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对我们搞这个,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我们最近没和谁结下仇,那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来对待我们,我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季若晓说着,第二十次叹息了。

    “我想肯定有原因的,肯定是其中有人在搞鬼的。”夏芙蓉说着,很有把握似的,“我想我们得好好演戏一场了。”

    “那怎么演戏额?”银霞问。

    “很简单,只要不让多人知道,就是多余的人没必要加入。”夏芙蓉说着,她使了眼色,季若晓看了恍然。

    “多余的人?谁呀?”银霞很白痴得问。

    “是啊,你们说的是谁啊。”宁静也没听清楚,问。

    “你们也在啊。”这是不该出来的便便就出来的,早晚不出现便便就现在出现,来的突然的声音,擦过空气,很快落到四人的耳边。

    幸有两人很聪明地换个话题,有两个笨的女生,一时接受不了,很笨地只好配合下去。

    “你们打算国庆节怎么去玩。”

    “额?还不知道呢。”银霞被问的太奇怪了,她一时无法适应起来,后来她的脑子光灵了,就适应了。

    “芙蓉,你来安排吧。”季若晓淡淡地说,她们好像在没事聊天,进来的小爱一怔,她们居然没听到她的话。

    “小爱,你正好进来,我们在谈的是国庆节怎么去玩。”宁静站起来,看到进来的小爱,走过去拉着。

    三人带着吃惊地看宁静去接小爱,宁静是不是被下错药,才会分不清的吧?

    “国庆节?是不是过了两个星期之后的那放假吧,我还不知道,没决定的。”小爱摇着头,“大概是回家的吧。”

    小爱说的没有出于可疑的程度,她平常和谁聊天都是一样的,季若晓和夏芙蓉也注意到这一点,互相对视着,没有说什么了。

    判断定有准确吗?夏芙蓉觉得小爱身上肯定有问题,但是真的找不到可疑的地方,她和她们差不多,没有看出破绽。

    小爱是天生演戏还是自然的,夏芙蓉已经下决心的是,小爱肯定是其中的卧底,可证据,她没有查出来。

    “对了,你们找到她们了?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小爱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们找到她们了?这句话好像带有特别深的意思。

    季若晓也注意到这一点,她开始起疑,把视线对着夏芙蓉的视线,使了眼色,夏芙蓉很快点着头,她们看着宁静和小爱说的起兴趣来。

    宁静性格太善良,不会分析那个是有心计的女生,她一看的很简单,好像把所有的女生看做和自己一样的。

    不知宁静出于的那性格,是好是坏?那也不知道了,只要宁静生活得很幸福,她们觉得足够了。

    “是呀,找回来,这次真的让我担心了。”宁静笑着说,“小爱,你也和我一样的心情吧,大家是宿舍里的姐妹们,自然会担心的吧,刚才你出去了这么久肯定是找她们的吧,不好意思,我没告诉你,她们被找到了。”宁静啊,真是单纯了。

    见宁静马上要说到有关无门房,季若晓就赶紧喊着,“宁静,我的脚不舒服,帮我打下热水的吧。”

    “啊?没事吧?”宁静果然担心了,拿着脸盆去打热水,小爱皱起眉头,觉得很奇怪,她看到季若晓那几乎要看穿的眼神,害怕得收回视线。

    “你们来了,这样我可以放心了”小爱心虚地说,她们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这是不妙的事情了。

    “谢谢,她们没事了,小爱,有空我们一起去吃饭,或者一起去玩吧。”夏芙蓉笑着说,摆摆手,“小爱,真对不起了,你住这宿舍这么多天了,我们忽略你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没有啊,我不介意。”小爱受惊似的,看来她们真的不知,没有怀疑到自己,就松了一口气,说。

    “那就好,小爱,以后让我们多了解你,因为我们是这宿舍里的好姐妹,自然要相亲相爱的,对吧?”夏芙蓉笑起来,真是不痛不痒的,这是没办法的,她不能这样做狠明显,这是会打草惊蛇的。

    “好啊。”小爱点着头,她暗暗窃喜,原来她们真的太单纯了,居然察觉不到这样的事情,看来自己的设计太顺利了。

    “晓晓,你的热水来了。”宁静端着脸盆进来放在季若晓的脚下,“脚不舒服的话去看医生下,”

    “宁静,别担心了,不算严重的啦,只是脚不舒服而已。”季若晓摆摆手,示意道。

    “芙蓉,有人找你,好像是男生的,”宁静忽想起什么,问。

    “找我?”夏芙蓉恍然,难道是张痕吗?心里却多了甜蜜的滋味,“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找我的话发我短信好了。”

    “喂,哪位男生呢?”银霞故意地问,夏芙蓉太没义气了吧,居然不告诉她们,自己钓到了帅哥,还亲自偷偷跑去约会,真是的。

    “霞,这好像是我班同学的,新来的,我想你认识的吧。”宁静回答,真的答不对银霞的嘴,气的银霞真想骂宁静,我问你的是她,不是问你啦。

    “原来啊。”银霞的气没了,算了,以后再问了。

    “对了,我忘了给你说,你的手机。”宁静忽想起什么,去自己的床上拿出手机递给银霞,“你的,忘在床上了。”

    “啊?忘在我的床上?”银霞吃惊,不是吧,她明明放在口袋里,怎么会跑到床上?难道自己也是多忘症?

    “是的,我一来的时候本想找你,谁知一发短信听到有东西在响着,发现你的手机忘在床上了,”宁静按着自己的回忆来说,觉得是银霞忘了带走手机。

    “不可能啊。”银霞的记忆太好了,不可能这么忘了带走手机,奇怪,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好了,霞,你的手机拿到了,多问也没意思。”季若晓刚看到小爱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好像做过坏事似的,竟有惊慌的神情。

    小爱为什么会惊慌,难道刚才与手机有关,不行,她得好好调查清楚。之间里到底是什么事情,她们怎么会无缘地被捉去无门房,她们和谁都没仇,为什么要害她们?

    “谢谢宁静啊,我担心的是见不到手机呢。”银霞激动地说,让季若晓回应过来,“宁静,你进来的时候……”她本想问有没有看到可疑的人或者多余的人在?可是这里有小爱,她不好多问,突然就停止下文。

    “怎么了?进来的时候什么?”宁静问。

    “没什么,我刚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季若晓摆摆手,小爱的眼神在投向她,眼神特别狠奇怪,她好像在期待她要说的是什么。

    夏芙蓉和张痕走在绿荫道上,边说边笑,“痕,你为什么突然找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呵呵,因为我很无聊,所以找你出来聊聊。”张痕淡笑地说,“别误会,是朋友之间谈心的。”

    “嗯,知道。”夏芙蓉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说的是朋友之间谈心的,心却又一阵失落感。

    是朋友之间谈心的吗?原来她自作多情,没事,朋友需要培养出来,说不定进入爱情中,她这样的认为,只能期待的出现。

    绿荫道上会有飘落的枯黄的叶子,孤零零地飘落着,看了生会感叹,秋天如此悄悄的到来,就如夏芙蓉那颗心。

    对于爱情的突然出现,她开始憧憬着美好如童话的那样,渴望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那么她会遇见的吗?

    她遇见了心仪的男生,张痕,可他的心仪的女生到底是谁,时间是会告诉她的。

    “芙蓉,我发现跟你聊天真是悦心。”这是自己的心里话,没有假的一点。张痕看到她那还是不变的清澈的眸子。

    清澈得太过美好,单纯,都露出来。

    “是吗?”夏芙蓉的脸色微红起来,好像被一夸,她会觉得自己的价值算值得,总算有人发现她的优点,是不是很幸福。

    “嗯,芙蓉,我想如果你是我的知音该多好啊。”张痕淡淡地说,他没看到夏芙蓉的笑容依旧不再是灿烂了,只有苦笑替代。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是你的知音。”夏芙蓉说完,可心却痛起来,爱情是这样的吗?原来是这么苦涩,真的好苦涩。

    她像是得不到他的专注,或者得不到的一份欣赏。他的眼里只有她的知音,而不是别的。只能是这样的知音吗?

    “真的?太好了,我在烦恼的是你愿不愿意。”张痕脸色一悦,他的简单要求,她居然答应了,这样他可以找她一起谈心。

    “嗯。”夏芙蓉看着他那英俊的容貌,其实他长得不错,算不上很帅,要和宁静的男友城希来相比,是比不过城希。

    哎呀,我怎么会突然想到宁静的男友城希。宁静处在不知的时候,她是不能这样说,可是害怕的时候会有一天到来。

    “芙蓉,你怎么了?”大概是自己脸色不太好,张痕看了自然会觉得很奇怪,他的关心,让她的心会一暖。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点的事情而已。”夏芙蓉摇着头,淡笑地说。

    那边教学楼站着两个少女,一个少女带着郁闷的神情,“该死的,她们居然平安的回来,幸好的是她们找不到证据,这样没法告班主任。”

    “你错了,有人知道,可惜天大的笑话居然是日老师。”另一个少女双手抱胸,淡笑地说,“真是不可思议。”

    “日老师?和他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你不是看到她们平安回去,是因为他。”

    “啊?这有事情吗?”

    “废话,还要你说吗?”另一个少女带着怨恨的神情,日温新,她可以怕了他,但是却不会让他毁掉她的计划。

    “你说该怎么办。”

    “还得继续计划下去。”另一个少女冷笑,“反正我好好查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不必多嘴,你只好做好自己,别被发现就行了。”

    “嗯,知道。”她转身离开,突然离开之前,她回头喊,“乔姐,如果真的被发现了,让我保护你吧。”

    “嗯。”乔乔看着离开的少女,“我相信你会后悔的,后悔不该保护我,真的。”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情居然有差的时候,是因为怜悯眼前的少女吗?

    不可以,她的心不能这么软,她觉得世界上根本没有叫真心,是的,根本没有叫真心。

    她忽想起张满还在画画,得去看他了,她快步地走到二楼的走廊上,看到外面走过来的夏芙蓉和张痕,笑意却来却深。

    只有这样办,只能去伤害。

    夏芙蓉和张痕准备去宿舍的路上,被有人跑过来喊着,“痕哥哥,我好无聊,对了,陪我去画室好吗?”

    

“画室?”张痕停下脚步,看到乔乔跑过来拉着,她那可怜汪汪的表情忍不住让他心疼。

    “是的啊,”

    “好啊,我们一起去。”张痕居然没有犹豫,就顺口答应了,他回头一看夏芙蓉,“很抱歉啊,我陪她去画室,你一人能去宿舍吗。”

    “嗯,没事啊。”夏芙蓉表面是若无其事,好像没什么介意似的,可心却如撕裂般的,很疼。原来时间让她看到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张痕心里爱的人是乔乔。可他的眸底有了暖昧的意味,是为了眼前的乔乔。

    他们的离开,夏芙蓉感觉身体好无力,算了,去宿舍做点事情,这样不会胡思乱想的,当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宁静,银霞,季若晓正在做作业。

    “宁静,霞,晓晓,你们在啊。”夏芙蓉感觉到心有难过的时候,一看到宁静,银霞,季若晓三人,心情变得好多了。

    “你来了啊。”宁静拉着芙蓉坐下,“和他谈的怎么样。”

    “你们?”夏芙蓉惊讶地看着三人,她们是不是看出来?

    “废话,我们自然会知道的,女人哪有笨的时候,看不出来呢。芙蓉,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吗?”说的是银霞,她没有生气,而是鼓励道,“喜欢是好事,但是不要太陷入。”

    “是的,芙蓉,毕竟你第一次接触爱情,是正常的。处理啊,你自己好好办吧。”季若晓说。

    “是啊,芙蓉,你大胆得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吧,学校没有这样的规定。我们永远会支持你的。”宁静笑着说,这样倒好,芙蓉这不用操心了。

    “谢谢大家……”夏芙蓉被感动得想哭,三人鄙视道,“不许哭,哭了的话要收回。”

    “知道了。”夏芙蓉恢复狠狠地鄙视着三人,“真是拿你们无语。”

    “你们在聊什么呢。”她们忽略的是有一个人的存在,米小爱。

    小爱看到她们聊得津津有味,好奇地问。

    “没什么了,是我们的私事,小爱,要不来一起谈。”银霞问。

    “好啊。”

    小爱的加入,没有想象的恶劣,只是谈的很开心,她们聊着明星分手的事情,接下来谈别的事情,聊得津津有味,一看上去关系很好似的。

    Until4

    乔乔拉着张痕进画室,张痕以为乔乔是找他帮忙画,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正在画画,画的是那么专心。

    “阿满在,”乔乔问的居然是这,张痕的心瞬间失落,她找他是为了带去看阿满吗?可为什么……

    “阿满,你在画什么呢。”乔乔松开张痕的手腕,跑去看张满画的画,是一个少女披着长发,飘荡在半空,她穿着浅灰色的连衣裙,与风交织在一起。背景是飘落着的枯叶,还有枫叶,显出来是伤感的气息。

    夏满曾夺过真人画像冠军,他的本领是大家惊叹与崇拜来对待,不管走在哪里,大家会纷纷地喊着他,画家王子。

    有不少少女找他哀求画一张被他拒绝了,他说只能为心仪的女生画,就算不是心仪的女生,他是不会画的。他的拒绝,让不少女生心碎了多次。

    他的优秀造成了不少女生的自卑,可日宁静不另外。

    “这是画我吗?”乔乔惊喜地问,一旁的张痕看在眼里,吃惊,夏满真的有心仪的女生,到底是谁呢?

    “不是你。”夏满淡淡地说,很直接的。很快乔乔那笑容几乎挂不住,她开始抱怨道,“阿满,什么时候画我啊?”

    “我自然想画会去画的,痕,你来了?要不你也来画画吧,我有很多道具的,你大不了给乔乔画的吧。”“这样不太好……”张痕心有很想,可是乔乔的眼神带有失落,他实在忍不下心了,“对了,乔乔这么漂亮,你画她,她肯定会高兴的。”

    这是张痕狠下心来对夏满说的,他只是为了乔乔。

    可夏满看着张痕那躲闪的眼神,还有乔乔那期待的眼神,恍然,他站起来,看着张痕,“痕,我们出去谈谈吧。”

    “好。”张痕点着头,和夏满出去,在走廊外时,“痕,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乔乔。”

    “我……”张痕被一句话搞得没法开口,他纠结着要不要说,他是可以拿出勇气来说,乔乔是我的,我爱她,我要带走她,可是这句话他做不到,他不想伤害到学长。

    “说实话,我不会怪你。”

    “是的。”张痕猛地抬头,不知哪来的勇气让他的全身沸腾起来,“是的,我很爱她,爱到忍不住不想让她受伤,你竟这样不爱她,那么让我来爱她吧。”一口气说完,他愣住了,刚才的自己怎么了?

    “对不起……学长。”

    “没事,我喜欢你刚才的气息,很有大胆,我支持你,去追她吧,她毕竟是我妹妹,是和我长大的,你懂的。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你这么喜欢,我对你至少有信任,可以放心地把她交给你。”夏满说着,拳头在对方的肩上重重一砸,“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妹妹,我是没法照顾她。”

    “为什么呢?学长,你画的人大概不是乔乔,那是谁呢?”张痕发现画中的少女,一看好像很眼熟,不知在哪里见过。

    “日宁静。”

    “宁静?”张痕想起什么,原来是芙蓉的好朋友日宁静,难得学长喜欢她,“学长为什么喜欢她,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你。”

    “没有什么吸引,只是她会让我忍不住想去疼爱,保护她,也可说是一辈子。”夏满回想起,他在那学校参加足球的时候,看到了她是那么活力,跳起来笑着一看好阳光,活泼的她跑到少年面前,做出依人的小鸟,和他聊天,是那么温馨。

    不知为什么,一看她,心会变得跳得厉害,忍不住会偷看几眼。她,简单得不过了,可性格却吸引了他。

    如果没有见到她,他想肯定是错过的……

    日宁静,他却记住了这名字,他不忍心去打扰这么美好的画面。

    “原来学长这么喜欢她,那她知道吗?”张痕问。

    “不知道,我想不用这么快告诉她,是要慢慢来。”夏满说完,忽听到背后的脚步急促地离开,回头一看原来是乔乔带着哭腔地离开了。

    “乔乔麻烦你了。”夏满知道自己的话肯定伤害到她,他只能让张痕帮忙,张痕点着头,“学长,我会好好照顾她。”说完,他跑去了,追乔乔。

    乔乔在走廊上跑着,有个对话回荡在脑海里——“说实话,我不会怪你。”

    “是的。”张痕猛地抬头,不知哪来的勇气让他的全身沸腾起来,“是的,我很爱她,爱到忍不住不想让她受伤,你竟这样不爱她,那么让我来爱她吧。”一口气说完,他愣住了,刚才的自己怎么了?

    “对不起……学长。”

    “没事,我喜欢你刚才的气息,很有大胆,我支持你,去追她吧,她毕竟是我妹妹,是和我长大的,你懂的。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你这么喜欢,我对你至少有信任,可以放心地把她交给你。”夏满说着,拳头在对方的肩上重重一砸,“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妹妹,我是没法照顾她。”

    “为什么呢?学长,你画的人大概不是乔乔,那是谁呢?”张痕发现画中的少女,一看好像很眼熟,不知在哪里见过。

    “日宁静。”

    “宁静?”张痕想起什么,原来是芙蓉的好朋友日宁静,难得学长喜欢她,“学长为什么喜欢她,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你。”

    “没有什么吸引,只是她会让我忍不住想去疼爱,保护她,也可说是一辈子。”——

    原来是这样……

    日宁静……怎么是你……为什么便便是你……日宁静,你真的该消失才对……为什么便便是你……

    嫉妒和恨蒙着她那眸子,让她无法开心起来,她只有恨宁静,巴不得想让宁静消失。

    当她跑到石膏像的时候,有人跟着喊,“乔乔。”

    “你来干什么,痕哥哥,你明知道……”乔乔哭着,没法说的完整,心情更加差的她没法说下去,“为什么,你明知道我喜欢阿满,你却进行表态中,这样倒好,看,阿满不喜欢我,你是不是可以顺利抢走我吧,痕哥哥,他宁愿不要我。那你也休息抢走我。”

    “乔乔,冷静点,学长根本从来没爱过你,他只是把你当做亲妹妹看,你不是刚才听清楚了啊。”张痕说着,心却难受,乔乔,我这么让你讨厌吗?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可以让你的心慢慢接受我。

    爱就是一种容忍,期待。乔乔,这是我的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我比他更爱你,这样你会接受我的心意。

    但是,不要让我等了很久……

    “不可能,我不信,我信他是肯定有心事才会说谎的,阿满一直本来是说谎的,根本没有说真话。”乔乔摇着头,“痕哥哥,我累了,你走吧,我想单独安静下。”

    “乔乔……”

    “不要找我了,你滚啊。”乔乔指着他,大骂,“阿满不要我,你别要我。”她转身跑开了,张痕本想上前安慰,可他的心几乎要撕裂的。

    乔乔,我的心很疼,真的很疼。

    晚上,她们说好去一起吃一大顿饭,经过看到张痕带着酒准备喝着,边走边喝,几乎要把自己醉得厉害。

    他走的不稳,嘴里在嘲笑自己,“原来我这么没用的……”

    嘴里不停的说着,好像在发泄自己的情绪,“张痕,你这么没用的人,怎么配得到她。”

    夏芙蓉看到他的表情,心疼得跑过去,银霞,季若晓,宁静看着,只好假装没看到去食堂了。

    “芙蓉肯定要中毒了。”季若晓叹息,她知道爱情是会让人疯掉,傻子,夏芙蓉有可能是这样的。

    但是……爱情没用可以回头的时候,芙蓉也是这样的。

    “宁静,等芙蓉回来,你得好好和她谈。”银霞看了,很担心芙蓉,她肯定不会听她们的话,只有宁静可以劝得住。

    “为什么要谈呢?”宁静不明的问。

    “没什么,霞她只是说错了而已。”季若晓摆摆手,“宁静,芙蓉来的时候,我们聊天吧。”

    “哦。”宁静点着头,“我明白了,肯定是我们还有话要聊吧。”

    “是的。”季若晓点着头,银霞几乎要咬紧牙齿,季若晓到底是干什么,不让她说话了啊。

    “霞,这话不好谈,说乐趣点。”季若晓终于给她回复了。

    “真是的,我很担心芙蓉。”

    “担心的话,还不如担心自己。”

    “晓晓,我真怀疑你是芙蓉的第二代人吧。”银霞气呼呼地说着。

    “只怕我不是夏芙蓉。”季若晓带着得意的表情和宁静去接饭,银霞真想抓狂,好好揍季若晓,她这家伙,到底是来存心气她,还是报复?

    “芙蓉不在,你们聊得真乐趣啊。”宁静开玩笑道,当她们三人坐下,一起吃饭。

    “宁静,你是站在谁的船上。”银霞瞪着地问。

    “没有站谁的船上啦,只是实话而已。”

    “好了,吃饭。”季若晓摆摆手,“吃晚饭,作业很多的是,我们要去做完。”

    “哦。”银霞淡淡地说。

    “张痕,你没事吗?”夏芙蓉拉着张痕问,被他一直推拒,“别扶着我,让我自生自灭吧。”

    “你疯了啊。”夏芙蓉大吼起来,“你不用这样颓废下去,你还有自己,要好好爱惜自己,懂了吗?不许欺负自己。”

    “芙蓉,你告诉我该怎办,爱情果然是伤人。”张痕说着,把手里攥着的那空瓶子一扔,“芙蓉,你管好自己,别惯着我了。”

    “不可以,”夏芙蓉生气地说,本想说喜欢你,被她吓了一跳而吞在咽喉里,不可以,这不是时候了。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