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三章:错爱(2)

    夏芙蓉看着气的已经失容的副班长夏容,带着胜利的表情,“如果不气死你的话,你会欺负我们家的宁静,”她回答干脆。

    副班长夏容可以欺负宁静,那为什么她不能欺负呢?夏容动她一毛,她必须以牙还牙。

    夏芙蓉的鄙视的眼神,副班长夏容被气的进教室去了。

    “芙蓉,别和副班长夏容呕气。”宁静担忧起来,副班长夏容不怎么好欺负,万一得罪了夏容,实在不好说了。

    “没事的,我一点不怕她。”夏芙蓉说的是真实,不怕到她亲自跑去语文老师办公室说了一大推道理话,最后降住了语文老师,不得不说她说的没法劝住语文老师,还让语文老师免了宁静的罚站。

    “看我厉害的吧,”夏芙蓉笑的灿烂,三个少女在她一旁,看着她得意洋洋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看,我能劝住语文老师呢。”

    “哦。”银霞淡笑地说。

    “看来芙蓉的厉害可不是我们第一天才知道。”季若晓无趣的说,觉得夏芙蓉说的太耀眼了吧。

    “谢谢芙蓉,”宁静笑着说。

    四人开心地聊天,进入食堂去。有两个少女站在高高的两楼走廊上,面色微怒,“该死的,居然让宁静免了罚站,真是气死我了。”

    “淡定,我会想着另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没看到芙蓉很喜欢张痕,你可以另用张痕来取芙蓉的心,最后把芙蓉折磨地受伤。”

    “说的是,我居然怎么没发现,你真是好样的,居然发现了,不错,我真没看错你这样的人。”少女扬起好看的笑容,张痕,真的可以用上派了。

    夏芙蓉,我会让你有一天落到下场的悲剧,你等着接受残酷的滋味吧。夏芙蓉,你肯定会没想到,是我们亲手推你入地狱。

    中午是午休的时候,大家不怎么喜欢去宿舍睡觉,大部分跑去绿荫道那边的木椅上休息,看书,听音乐。

    小鸟停歇在树枝上,享受着投来的光线,光线射在下面的木椅上坐着一个少年,他被书掩住,在休息。

    “痕哥哥,你在啊,我找你好辛苦呢。”乔乔带着快活的气质奔到一个少年一旁,拉起掩住他面容的书,看着他的面容。

    “乔乔,看够了没?”少年睁开眼,看到少女那可爱的表情,在盯着他的面容,开玩笑道。

    “看不够呢。”乔乔嘟着嘴巴,“我觉得你这么好看,可是没人喜欢你真是可惜了。”

    “那我来喜欢你好吗?”少年微微一笑,心动得想显出自己的表白来,可对方带着哭泣,“痕哥哥,我怎么可以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夏满。”

    她的哭泣猛地让少年惊吓,吓得让他看到了现实。

    “乔乔?”一个少年猛地醒来,看到居然不是真实的,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他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梦。

    有个声音响在他的耳边,“痕哥哥,看来你睡得很安稳啊。”

    “乔乔?”这是梦吗?张痕回头一看,果真有人坐在他一旁,她没有了梦中的那可爱的表情,只有淡淡的表情。

    “痕哥哥,是我,你该不会不认识我的吧?”乔乔回头看着他,清澈的眸底带着笑意,熟悉得就让张痕想起和他一起长大的乔乔,她也是这样的表情,一直喊着痕哥哥,回忆是那么暖美。

    可是……现在不一样……她的眸底带有疏远的一点,她很安静,没有了过去的好动,她轻轻地拍了一下张痕肩上的叶子。

    “痕哥哥,你每次都是看的入神,忘了你肩上还有几个叶子。”

    “乔乔?是梦吗?”张痕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乔乔,好像她是想象出来的,生怕会变成蝴蝶飞走了。

    “不是梦,我就是真的乔乔。”乔乔淡笑地说,“痕哥哥,我有话想找你说。”

    “什么事。”张痕突然担心,她的话会不会像梦中的那样,这句话:“痕哥哥,我怎么可以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夏满。”

    希望不是这样的话……

    “痕哥哥,有个女生暗恋你,你打算要接受吗?”乔乔笑着说,“我想这是好事的吧。”

    “谁?但是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张痕起了疑心,摇着头,乔乔为什么突然这样问,难懂她希望我接受别人的吗?不行,他做不到。

    “痕哥哥,别急着说,其实有人找你。我看自己该离开了。”说完,乔乔站起来,转身离开。

    “别走。”张痕本想拉着她的手腕,发现居然抓不到对方的手腕,她回头笑着说,“痕哥哥,我不想看着你孤独下去,我希望你有了一个很好的陪伴。”

    “不要……”张痕摇着头,乔乔,我爱的人是你,不是所有的女生。真的很爱,你懂吗?

    “你找我?”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张痕猛地转头一看,一个简单的少女,拥有不喜浓艳的气质。她那眼睛明亮得很,一看进入觉得对方好清澈。

    “你是?”他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实在想不起来。

    “我叫夏芙蓉,你找我有事吗?”夏芙蓉说,张痕恍然,“原来你叫夏芙蓉。”

    “嗯。”夏芙蓉点着头,脸上有淡淡的红晕,她是早上看到一个短信息,陌生的号码,语气让她可以猜到是张痕,他主动找她了,或者约她了,是多么激动的事情啊。

    “哦?我没找你有事啊?”张痕觉得很奇怪,他怎么没印象啊,找她的话,一般会记得才对啊。

    “没找我?”夏芙蓉也吃惊,心却不安,如果真的没找她的话,那她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嗯,没事了,坐下来谈谈吧。”张痕觉得眼前的少女淡雅出奇得很,一看起来没什么压力大,有想继续聊天下去。

    “好哇。”夏芙蓉笑着说,坐下来,和他一起聊天。

    没看到拐角站着两个少女,她们偷看一眼,互相捂着嘴笑了,“这丫头居然当真了。”

    “还用你说吗,我看这芙蓉喜欢张痕吧,我要她自作多情下去。”

    “说的是,我们有好戏在看了。”

    “嗯。”

    Until3

    正在整理被子的宁静忽得到一个消息,丁丁的男友出车祸在医院里,不知是什么事情,正好今天是星期六,下午是可以外出的。

    她准备和银霞,她们谈事情,可发现银霞和季若晓不见人影,不知她们跑去哪里。当她整理好被子的时候,小爱进来,“宁静,你打算下午要外出吗。”

    “嗯,是的。”宁静点着头,“小爱也去么?”

    “嗯,是的。我正好和有人一起外出。”小爱点着头,说。

    “这样啊。”宁静淡笑地说,继续叠好被子,她准备出去,小爱看着她的离开,接触她叠好的被子……

    银霞和季若晓提着买好的酸奶,这是她们的习惯,这是她们的爱好。“等会回去和宁静,夏芙蓉说一起去外面玩。”

    “是啊,我也在想去什么地方才好。”季若晓在思考着,盘算着。

    “等回去和她们商量再说。”

    “嗯。”两人有说有笑地进去,看到小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书,好像没什么事情一样。只是宁静和夏芙蓉不见人影,真不知她们跑去哪里。

    “她们去哪里。”银霞问小爱。

    “不知道,去了没跟我说。”小爱摇着头,看得季若晓有点觉得很奇怪,宁静不是这样的,一般出去之前会通知人家。

    小爱是故意说得吧?季若晓不知为什么,敏感都发出来,这是自己的敏感太强了吗?

    小爱也感觉到人家在盯着自己,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心里没有这样的不安,“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宁静。”

    “没什么。”季若晓摆摆手,“银霞,我们等她们来吧。”

    “嗯。”银霞点着头,和季若晓坐在床上等她们来。

    “你们在啊,我正好有事找你们哦。”谁知宁静突然跑进来,看到银霞和季若晓在,松了一口气,她本来是去教室找她们,这样不用她白跑一过。

    “啥了?宁静,有很重要的事情吗啊?”银霞发觉宁静脸色不太好,进来的时候顾不得急着说完。

    “是的,我下午得去医院看一下我好朋友的男友,他出车祸了。”

    “这样,你去吧。”银霞点着头,“去的路上要小心啊。”

    “嗯。”

    宁静收拾好东西,看到被子突然乱起来,明明自己整理好了,一走时候就这样,怎么感觉有人是故意的。

    小爱在看着宁静的脸色微变,脸色带有笑意。

    宁静不顾什么了,她必须要到医院,银霞递给她备好酸奶,生怕她路上会口渴,出于关心,小爱故作羡慕道,“看来你对宁静太好了。”

    “是的。”银霞没听出这意思,点着头。

    季若晓感觉小爱不怀好意,拉着银霞出去,银霞也莫名其妙地看着季若晓,“啥了?拉我去做什么。”

    “去找夏芙蓉啊,你没看到夏芙蓉半天没出现。”

    “大概有事去吧。”银霞也觉得很奇怪,夏芙蓉一般出去好像没告诉她们一件事情。

    当她们边说边笑经过的时候,看到了夏芙蓉和张痕也在说笑得走过来,银霞打个激灵,拉着季若晓跑到一旁的灌木边去,看着他们擦过在眼前。

    夏芙蓉怎么会和张痕在一起?对于她们在一起的事情令她们感到好奇,“芙蓉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是啊。”季若晓觉得很奇怪,等下好好问芙蓉。

    宁静交给门卫外出条的时候,后面也跟着一个少女,她说,“我没带外出条,可以出去吗?”

    “嗯。”门卫点着头,宁静听到吃惊,回头一看是乔乔,她带着得意的表情看着她,“怎么了?看我干吗,是不是好奇的吧。”

    “没有。”宁静摇着头,怕人家误会,赶紧大步地离开,她想到朋友肯定在难过需要她亲自跑过去。

    一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洛城正在打石膏,原来是双胳膊被打伤了,一旁的丁丁在给他切苹果,把切好的苹果递给他吃,见她是那么仔细的,那么小心翼翼的。

    “我很幸福的是有你在身边。”洛城笑着说,“自从城希离开,我难过的时候有你的陪伴和安慰,说实话,你的存在是我最大的幸福。”

    城希?他一说到两个字城希,猛地让宁静的心一疼,疼的她端不口气来,城希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

    很疼的感觉。

    “丁丁,洛城。”宁静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笑着进来地说。

    “你来了,宁静,几天不见,你瘦了许多。”丁丁拉着她的手,“你过得好吗?在那边有没有被人欺负。”

    “没有啊,只是我有三个最好的朋友,她们的在,我过得很开心,别担心。”宁静笑着说,“好了,你呢?”

    “我也很好呢。”丁丁笑着说,“宁静,他现在还有一个月要出院。”

    

“洛城,希望你好起来。”宁静笑着说,她失去了记忆,但是她还记得洛城这样的人,记得他曾在她背后跟着。

    “宁静,自从你在那出车祸之后,我担心你遍体鳞伤,没想到你好多了。”洛城说出口,被丁丁瞪着,“宁静,他乱说,别信。”

    “哦,原来是这样。”宁静觉得很奇怪,车祸?失忆?我是出车祸才会失去记忆吗?我怎么会突然出车祸?

    心里却好奇重重,却得不到真相的答案。

    “宁静,我们坐下来谈谈你学校的事情吧。”丁丁拉着宁静坐下来,看着宁静那清澈带有迷糊的心灵,劝散她那不安的心。

    “嗯。”宁静开始讲自己在学校的事情,洛城在一旁听着,偶尔笑了笑,丁丁也笑了笑,三人聊天,就像温馨的家人似的。

    有个护士站在门口,本想打扰,可温馨的画面实在让她无法想去打扰,所以她轻轻地一关门,然后出去了。

    当护士擦过一个少年,他的眸底透过病房里,两个少女在聊天,一个少年在旁听,嘴角微微扬起。

    可为什么,他第一次撞见宁静那清澈的眸子,一下子深深地记在他的脑海里,像是无法挥去的那清澈。

    她的出现,她那淡淡的表情,成了他已经没法忘记,没法忽略的女生。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让他记住。

    日宁静,这是你的名字吗?日宁静,到底是谁给你取的名字。

    然后,他擦过病房门口,往走廊上,这是很多年前的时候,他收到来电示,是他的哥哥死在车祸里,对于惊动的消息,让他流下了脆弱的泪水。

    哥哥,也许我没有走在魔术的路上,早就会在你身边,成了你的弟弟,和你一起,和你看到你亲爱的女友。

    命运就是如此,它残忍地抢走你,却抢不走宁静,我希望宁静成了你的替代死,这样你可以存活下去,我知道这是我的私念,她是你那么疼爱的女生,是不可人触碰的玻璃娃娃。

    哥哥,其实我输了……

    一个少年淡笑起来,苦涩侵染了嘴角,久久无法褪去。

    天空依然还是蓝,白云还是依然白。宁静看完了,马上要回学校,一看到天空,觉得很吃惊。

    明明进入快傍晚的时候,可天蓝一动也不动,一点没露出快要褪去的颜色。后来宁静才通过同学们的议论纷纷才得知,这叫五百年难遇一次的“定晴天”。这是科学们研究不出来的奥秘。

    有时候,大家会误会这是灾难的预示,也会误会世界末日的预示。后来科学反对这问题,其实没有这样的论点。

    宁静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小爱正在整理东西,“小爱,怎么只有你一人,她们人呢?”

    “哦,我不知道了。”小爱摇着头,“再说她们去哪了一般不会告诉我的。”

    “原来啊。”宁静纳闷地准备发短信问下,谁知发短信之后,有个声音响起,是收到短信的声音,不对,这么狠近。

    宁静摸索着看到手机放在银霞的枕头上,有个蓝色的光在闪烁着,随着震动却闪却耀眼。原来她的手机忘在这里了。奇怪,她怎么会忘了带走手机,是急事吗?

    在她疑惑的时候,背后的小爱看了一眼,笑意却来却深。

    “宁静,我找不到银霞和季若晓。”夏芙蓉急匆匆地跑进来,喊着,“宁静,你跑去哪里,我找你们好辛苦呢。”

    “啥了?”宁静听得莫名其妙,谁不见了?是自己还是她们?

    “你没看到银霞和季若晓吗?你们不是在一起吗?”夏芙蓉问。

    “有啊,只是我跟她们说我要去一下医院看朋友,一走之前我知道她们在宿舍里的啊。”

    “不会吧,她们已经不见人,我找他们发现她们好像蒸发似的。”夏芙蓉说完,觉得里面有奇怪的事情在作怪。

    自从小爱进来,怎么每次的事情都发生,夏芙蓉微微皱起眉头,到底是谁干的,她是没证据,是没法乱猜的。

    “啊,我们快去找她们吧,说不定被关在厕所里,我以前被试过这样的。”宁静说着,可她忽然害怕了,她们是不是和她一样得罪了人,后来被人记仇了。不可以,她们不能这样出事。

    “我们仔细去找找看。”夏芙蓉说道,和宁静跑出去找找。

    小爱看着离开的她们,于是打开手机,拨打给对方,“喂,她们开始寻找了,你怎么安排的。”

    “小爱,你很有演戏的天赋。”

    “那是必须的。”小爱关了之后,冷笑起来。你们一定不会明白到底是谁干的。

    银霞和季若晓自从躲在灌木的时候,看到夏芙蓉和张痕经过的时候,不知被谁打了后脑勺,晕沉沉地倒在地上。

    他妈的,打下后脑勺是多么疼,他们不会这么心疼吗?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到底是谁打了她们。

    银霞和季若晓各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好像是废墟了多久的房子里,这是哪里?银霞和季若晓害怕得对视着,“到底是谁把我们扔到这里,我们有得罪人吗?”

    “没有啊。”季若晓摇着头,发现四周都是死墙,根本没法出去,密道更别说了,她们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季若晓看到天花板居然是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天蓝,可以看到小鸟擦过。这里是什么东西啊。

    “我好害怕,芙蓉,宁静,快来救我们。”银霞看了四周,摆放着乱七八糟的木板,铁锁,灰尘,木渣等。

    只怕惊动了小动物,银霞最怕的是老鼠,一看就吓得破胆子了。

    季若晓仔细地一看,发现这是真的出不去了,到底是谁这么狠心地把她们扔到这里,到底是谁?小爱?这是不可能,她根本没能力捉我们。

    她们在危险中,忽略了一个人。

    季若晓抱着银霞,“我想我们需要时间想办法出去,但是对了,你有带手机吗?可以联系的。”

    “不好了。”银霞摸索着全身,发现手机居然在这时候不见了,焦急得她懊恼,“我怎么粗心去丢了额,不对啊,我明明带有的,怎么会不见了。”

    “肯定被人拿走了,我的手机也是不见了。”季若晓叹息,这样完蛋了,我们只好在这里等有人救。

    芙蓉打算去操场的那边去找,宁静也去别的找,她们说好到了晚上在这集合。

    宁静跑去绿荫道上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少年在看着树枝,看得出神。他的存在,会让宁静的记忆变得清晰。

    有一个少年在她面前,喊着,“宁静……快来我面前。”他的语气像是一个诅咒,久久让她没法摆脱。

    “城希,是你吗?”宁静走过来,问,问问城希是你吗?他是不是我梦中的少年,后来她抱着眼前的少年。

    “宁静,我不叫城希,”日温新的声音过于现实,把陷入幻觉中的宁静拉出来,猛地让她看错了同一个少年。

    “你不是城希,那你是谁。”宁静的右手抚摸在半空,空气得让她触觉到这是微变的气氛,凝固的回忆,凝固的气氛。

    “日温新,记好,你别误错一个人。”说完,他像是雾一样,像是花一样,随着阳光走散了。

    “日温新?他到底是谁?”宁静呐呐道,发现眼前早就无人了。他的存在让她感觉到这是真实的存在,可是她通过对方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人的给予心灵。

    “快去找她们……”有个急促的声音响在宁静耳边,猛地让她打了个激灵,是啊,她必须找到她们,银霞和季若晓。

    宁静跑去那边,她没有看到站在她背后走过一个少年,他出神地看着,刚才她已经幻觉不清楚,把他认错了一个少年叫城希。

    呵呵,她居然还记得一个叫城希,不知为什么,日温新感觉到自己有种吃醋,不可以,宁静本来是城希的女友,可为什么……

    宁静跑到奇怪的地方,看到居然是废墟的房子,房子的模样好奇怪,像是火烧似的,留下了目睹的黑色还有棕色,惊讶的是找不到进入的门。这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一个门也没有。

    宁静找了很久,找不到,她觉得这里根本没东西,觉得肯定不是这个的,她觉得尽快要找到她们,不用这样浪费在这里。

    她转身离开,日温新走过来,喊,“不研究吗?”声音淡淡的寒冷,让她的心一颤。

    “研究?研究什么?”宁静转头问,可他的面容让她会容易恍惚,让她会想起另一个人,温暖的少年。

    “研究你眼前的东西。”

    “东西?”宁静一头雾水地问,她看到眼前的东西,这不是废墟的房吗?

    “嗯,这是你刚才看到的,无门的废墟。”

    “你怎么知道。”宁静吃惊地问,她找了才知道无门,可他没去找,怎么知道是无门。

    “我以为你是这学生,肯定懂它叫无门房,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给你说说,无门房就是一般来说墙本来是有门,后来被漆遮住了。为什么要建立无门房,其实是专门给发神经病人住的,生怕神经病人跑出去,所以必须建立是无门,但是它有地下道,要从操场那边通道到这里来的。要不我带你去看。”日温新看着宁静,她那好奇宝宝的表情都显露起来,模样可爱得令人忍不住笑了。

    原来她是这样那么可爱。看来他没注意到这一点。

    “好哇,我真好想去看看。”果然好奇把她念念不忘的事情都打败了,日温新淡淡地一笑,然后消失了。

    “跟我走,走丢了,别怪我。”日温新说,继续走着,宁静看到日温新大步地走过有好几米的距离,才明白他的意思。

    好不容易追上他的脚步,不知不觉到了操场,宁静遇见了夏芙蓉。她正在寻找着,找的很仔细。

    “芙蓉,我在这里。”宁静忘了她和芙蓉说好在原点集合,就脱口而出来。

    “宁静?你怎么会在这?我不是……”夏芙蓉本想继续说下去,可她视力很好,很快看到了多余的人,长得很像城希的少年,一怔,“宁静,你和他……”可为什么,芙蓉的话突然间结结巴巴起来,就不可置信。

    “他说带我去无门房看看,要不你也一起去吧。”宁静问。说不定可以再无门房找到的。

    “笑话,宁静,我们是在找她们,哪有心情去看无门房。”夏芙蓉摇着头,“宁静,现在没时间了。”

    “时间会告诉你们的,要不要跟着随便你们。”日温新看着她们,眼神冷淡,好像什么事情和他无关,他出于的好心,不领情随她们。

    夏芙蓉注意到他的语气,很明显的是他肯定知道在哪里,宁静这笨丫头,拉着夏芙蓉,“芙蓉,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找到她们的。”

    “知道了,我也打算这么想说。”芙蓉看着日温新的眼神,怎么感觉他是在告诉她,他知道的,“好,我们跟你走,你带路吧。”

    “嗯。”日温新淡淡的说,拉着她们去操场里的密道,走下去,通过黑道里,吃惊得让夏芙蓉和宁静没见过这样,这是用什么来呢?

    “小声点,别吵醒别人。”日温新说。

    还好走的不怎么远,只要一百米才能走到无数的台阶,但是日温新怎么知道这里的密道?夏芙蓉觉得很奇怪,怎么感觉日温新不是简单的人物。

    随着上台阶的时候,她们看到她们的头顶上有很大的方块在堵着,被日温新推开,“上去吧,你们很快见到你们的伙伴。”说完,他下楼去了。

    “什么意思?”夏芙蓉拉着宁静上去一看,果然看到银霞和季若晓在沉睡着,大概是累了吧。

    原来日老师带她们去见她们的伙伴,奇怪的是日老师为什么要捉她们?为什么要带她们去找她们?

    “宁静,芙蓉?”银霞被推醒,揉揉睁开的眼睑,模糊地看到宁静和夏芙蓉的脸面,激动地说,“你们来了,我以为我们要呆一夜呢。”

    “好了,快起来,说说下怎么回事。”夏芙蓉问,看到季若晓被推醒,也站起来,她看到她们,说,“我们不知是被谁打了后脑勺,后来醒来发现就在这里。”

    “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呢?”银霞觉得很奇怪,四周都是没门,她们是怎么来到这里找到呢?

    “回宿舍再说,事情一五一十地来说吧。”夏芙蓉拉着银霞,季若晓,还有宁静下去了,奔向宿舍里去。

    很快被一个少女看在眼里,她微怒,到底是谁透露事情,她没注意到有人在她背后,“是我带她们去的,做坏事真是天衣无缝哦。”

    “你是谁?”少女猛地回头看到一怔,“日老师?”

    “是我,吃惊了吧?我也搞不懂你这年龄这么小,居然到处算计人家,还捉她们扔去无门房,这是你欺负学生的吧。”日温新脸色微怒,他不容坏事居然在眼前。

    “日老师,我看你没必要管吧,随便你告诉校长,开除我也好。”少女冷笑地说,“你长得这么帅,可惜了你那性格,你没有这样的性格,我肯定会喜欢上你的。”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