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三章:错爱(1)

    “宁静,”不一会儿,门被一推开,进来的是银霞,夏芙蓉,季若晓,她们这样冒冒失失地进来,忘了学校的规定,去医务室的时候记得要轻敲门,报告。她们出于焦急,巴不得想见宁静,把所有的规定都忘记了。

    门被一推得声音响起,响得很,吵到一个正在看书的护士,她被吓得转头一看,冒出来的三位少女,姿色不错。一看起来她们长相很不错。

    相比起来,自己和她们差不多。护士看着,不怎么兴趣,她抬眼问,“你们找谁啊,进来不会敲门吗?老师有教过你们吗。”护士哪来的这么多问号,听得夏芙蓉没耐心去听下去,她只是想知道宁静怎么样,没事的吧。

    “宁静人呢。”

    “她在那呢。”护士懒得跟她气下去,可是夏芙蓉这家伙真的不好斗过,她一脸好像和谁都过意不去。

    “宁静。”夏芙蓉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看,宁静躺在5号床上,闭上眼休息。

    “她在休息。一看没什么大不了。”银霞说着,夏芙蓉看着沉睡的宁静,看了护士,“她的病怎么了。”

    “没什么大问题,等过了傍晚,她会醒来的。”护士看了她一眼,看来她的朋友真多,真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她们?

    “哦。”夏芙蓉一松了口气,宁静没事就好。“那我们怎么办。”银霞问。

    “我们得还有课要去呢。”夏芙蓉想了片刻,“我们等课一下就来看看。”

    “嗯。”银霞点着头,和她们离开了,护士看着她们的离开,看到宁静正在沉睡,“奇怪,这女生是猪吗?睡了这么久啊,我给她们说傍晚醒来是随口的而已。可她们却当真,有意思。”

    说完了,她回到位置上继续看书去。

    Until1

    到了傍晚,护士感觉疲倦,埋头进双胳膊睡着了,有一个少年推开门进来,他的视线放在沉睡的护士上,然后放在宁静的身上,他的眸底闪过摸不透来的神情,哥哥,这是你心爱的女人,我会好好照顾她。

    当他进来的时候,有三个女生冒出来,“日老师?”银霞首先发现了他,日老师是来看宁静的吧。

    “日老师,你来看宁静的吧。”季若晓问。

    “嗯。”日温新淡淡的说,语气冷淡,难免不了隔离的陌生。他看了一眼,“她没事了,你们去看她吧。”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你不留着看她吗。”季若晓叫住。

    “不必了。”

    “宁静。”夏芙蓉看到宁静缓缓醒来,“你好点了吗,怎么会头疼呢?”难道是恢复记忆的预兆吗?她最近头疼频繁,肯定会出这样的预兆。

    “不知道哦,我怎么觉得头好痛。”说着,宁静扶着自己的头,感觉头好像装满了石头似的,沉重得她没法去思考正常的思维。

    “没事的,我们回宿舍,你得休息。”银霞说,“护士,她还需要什么药来补。”

    “不必了,她身体大无碍,回去好好休息,不舒服的话来这里输液。”护士是刚醒来的正好听到银霞的话,说。

    “这样。”银霞拉着宁静,还有她们去宿舍,小爱正在写作业,她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夏芙蓉,宁静,银霞,季若晓来了。

    “宁静怎么了?”小爱看到宁静被银霞搀扶着,恍然,早上,她看到日老师大步地去背起她,去医务室。

    她差点忘了宁静是头晕才会这样,“宁静,你好点了吗。”

    “她没事的。”季若晓回答,她感觉眼前的小爱关心出于有点虚伪,她脸上的笑意实在藏不住的,难道是她是虚伪做出来的吧。

    “这样,那就好,”小爱觉得没上什么忙,继续去做作业,可心里却笑得心怒花放。

    “我去睡觉了,你们不用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宁静觉得她们这样的关心,陪伴,心里却难过起来,她没什么可回报,失去记忆,她一点什么都不记得。除了失忆,她要接受慢慢地恢复的记忆。

    “好的,你先躺下来睡,我们会去做事的。”银霞说,她看着宁静,心疼地忍不住看了一眼,忍不住地不去看一眼。

    “嗯。”宁静躺下的时候,她们去做作业了,其实作业很多,她们需要很长时间完成的,再加上要照顾宁静。

    宁静看着她们去做作业,可心里却有苦涩,她刚才在医务室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都是铺天盖地的红血,几乎要把她掩住,有一个少年频繁出现,无法除去她那残留着的记忆。他说,宁静,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为什么呢?她一直梦到的少年恍如熟悉,恍如疏远。他现实里出现过,而且是她的教老师,日温新。那么是他吗?

    当宁静闭上双眼的时候,银霞偷偷一看,生怕宁静会胡思乱想,一看她真的睡着了,她心里可放心。

    “宁静睡着了?”

    “嗯。”银霞对着夏芙蓉点着头。

    “宁静怎么会开始头疼,而且频繁。”季若晓觉得很奇怪,问。

    “大概是城希出车祸之后受惊了吧。”其实她们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对于来说是一种谜。

    只有宁静自己知道的,可惜她已经完全失忆了。

    小爱在一旁,带着若有其事的表情看着她们,她觉得有个好奇在吸引她,也许是隐瞒的真相。

    音乐室。

    急促的歌曲被弹得又快又急,弹得感觉到一种需要发泄的情绪来,经过的张痕一怔,看到乔乔在发泄自己,弹着,完全进入忘我境界。她是不是疯了。

    “乔乔,你怎么了。”张痕走到乔乔一旁,看到她,憔悴的表情,已经失去了光彩。她闭上眼,弹着,弹出自己想要发泄的歌曲。

    “……”她没有回答他,声音响得很,已经掩住了他的声音,乔乔已经陷入忘我境界中,看得张痕看不下去,他用力地一按黑白键,“够了,乔乔,你是打算在折磨自己吗。”

    “痕哥哥?”乔乔被响得大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抬眼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她面前,带有怒气的面容。他是在生气吗?

    “乔乔,你打算到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

    “什么意思?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吧。”乔乔不去看张痕,生怕他的眼神温暖了她那受伤的心,她很害怕的是张痕哥哥会用爱的炙热来温暖她的心,让她的心会失去控制。这不可以的,她不能失去了控制,她要告诉自己,她爱着的人是夏满。

    “说谎,你的表情不是这样的,乔乔,你打算要折磨自己吗?你喜欢阿满,可是他不喜欢你,他有另心人。”张痕的话完全出于自己本想说的,谁知这话变得一把毒刀插入她那受伤的心,张痕哥哥居然说夏满不喜欢自己,他有另心人。

    “够了,你是在刺激我吗。你是说服我,然后让我可以接受你的吧,痕哥哥,你不是这样的,不管他有没有心里有别人,我依然会一直爱着他,等他回头看着我。”乔乔说着,她瞪着张痕,可她的心却在流血。

    张痕的话其实没错的,夏满心里有人,可是人家没感觉到,趁时间还早,她一定要抢到他,不让他有了机会被她抢走。

    “乔乔,你已经失去了控制,你知道吗?”张痕心疼地看着她,她为了他,宁愿折磨自己,她为了他,宁愿等不爱她的男生,可是你怎么没看到我的真心。

    “知道啊,不用你来关心,我会好好的。痕哥哥,你该管好自己,我这颓废了这样,你没必要来找我。”

    “乔乔,你别说这样的话,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很久。”张痕终于鼓起勇气来,说。

    “什么?你喜欢我?”乔乔好像不知一样,睁大眼睛地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痕哥哥,这是开玩笑吧。”是的,她宁愿是开玩笑,不愿是真的,真的到她会害怕得无法接受。

    “乔乔,我真的喜欢你,可是你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乔乔……”张痕本想继续说,谁知乔乔突然反感,“抱歉,我还是不用听。”她赶紧站起来,离得远远的,见她跑开了,张痕那说不清的心情变得沉重,变得难受起来。

    乔乔,我这么令你难接受吗?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等你的心态慢慢好了,等你可以接受我的那一天。

    想着,张痕觉得这是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来调整,可是她的心还是忘不了一个男生,夏满。

    乔乔跑到绿荫道上的时候,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脑海里回荡着张痕那热情的视线,还有他的声音。

    ——“乔乔,你别说这样的话,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一直喜欢你很久。”张痕终于鼓起勇气来,说。

    “什么?你喜欢我?”乔乔好像不知一样,睁大眼睛地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痕哥哥,这是开玩笑吧。”

    “乔乔,我真的喜欢你,可是你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乔乔……”

    “抱歉,我还是不用听。”——

    回忆好像变得沉重,沉重到她没法接受,痕哥哥,我宁愿你说的话是假的,或者可说是开玩笑,可是你却把所有的话真实的放在我面前,让我一无所措。痕哥哥,我该怎么办才能面对你。

    在她几乎要脆弱的时候,有个少年擦过她的一旁,让她猛地抬眼一看,一个少年拥有绝美的容貌,而且带着冰冷的神情。

    “日老师?”乔乔很快站好,对着他说,“哈?”她拭去自己的泪水,看到日温新面对着她,“明明想哭就哭出来吧,何必掩饰呢。”他丢下一句话走了,丢下乔乔一怔,她会恍惚地仍未他从来不存在似的。

    日老师,他说,明明想哭就哭出来吧,何必掩饰呢。这句话猛地戳中了她的心,日老师能看穿她的心思,是不是他自己也有这样的经历吗?

    很快,她有了不想哭的时候,心情在慢慢地变好,她也许能感谢日老师给的句话。

    夏满正好走过来,他看到乔乔站着发呆,本想绕过,一看她,心却挣扎了,他觉得故意不去看她,会伤害到她。

    “乔乔,在这里发呆什么。”夏满问。他希望她能像她妹妹一样,聊天就像兄妹那样,为了忽视发生不好的事情,他需要冷静下来,想想自己做法很过分。毕竟她的妈妈特意吩咐他要好好照顾她。

    他本想道歉,谁知乔乔一喜悦,“阿满,你终于理我了,乔乔好担心你会不理我。”

    “这……”他发现乔乔脸色喜悦,本想道歉就咽在喉咙里,她这么高兴,肯定忘了不好的事情,一提道歉,她会想起的,这样不好。

    “没有,你是我妹妹,我自然得关心下。”夏满只好把妹妹说的很重,明显是让她知道,他对她的感情只有兄妹的感情。

    “妹妹?只有这样的妹妹吗?”乔乔的心瞬间难过起来,原来自己只不过是妹妹的身份,不过没关系,她一定要慢慢地让对方喜欢上自己。

    “谢谢关心,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好吗。”乔乔问。

    “嗯。”夏满点着头,他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本想解释,这样不用了,他以为乔乔想通了,接受妹妹的身份。他不用自责什么了。

    “恩恩。”乔乔心里很失望,表面是高兴的样子,她拉着夏满的胳膊的时候,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阿满,你知道吗?你是我的星星,没有了你,我会失去了自己。

    

阿满,你能不能懂我的心,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哪怕是一点一点的喜欢,就行。

    夏满在一旁,乔乔在另一旁,他们走着,各有自己的心事。

    乔乔,对不起,你的心意我不能接受,其实我希望我们只能是兄妹的关系。

    Until2

    宁静被噩梦猛地醒来,她会顺口地喊着城希。可是城希对她来说是陌生的词语。她得好好问芙蓉。

    晚上,近于9点多了。夏芙蓉跑下楼去买些零食带上来,说什么给宁静吃,她睡了的时候,没吃上什么晚饭,容易会饿死肚子的。

    好在宁静醒来,芙蓉把零食递给她,“宁静,饿了吧?吃些东西吧。”

    “谢谢。”宁静一看是她自己爱吃的薯片,高兴地拆开,拿着吃。“谢谢芙蓉,我知道芙蓉对我最好了。”

    “那我呢。”银霞问。

    “你也是很好啦。”宁静笑着说,说实话,有她们的存在,她的日子依然是幸福和快乐,宁愿这样保持下去,该多好啊。

    “呵呵。”银霞淡笑的说,季若晓看着她,“宁静,你的作业没赶上去,明天交的,你能行吗?”

    “没事的,我肯定能完成的。”

    “那就好。”

    10点钟,大家在沉睡着,宁静猫着腰去写字台做作业,生怕惊动了他们,所以她把所有的作业悄悄地往外面阳台上,借着微弱的光线,开始做。

    微弱的光线好像变成了梦幻的流星,围绕着她,宁静不由得扬起笑容,触手碰着不真实的半空,“这是梦吗?”

    她痴痴呆呆地看着流星在眼前飞过,触手没法触到。她没注意到背后站着一个少女,她带着悚然的眼神看向她。

    一个少年在下面也看着夜空无月,感叹月亮被乌云遮住了,没法看到月亮的光芒。

    翌日。阳光挥着一丝光线,散在地上,散在每个角落里,都有了暖洋洋的气质,这是快进入秋天的时候。

    宁静很早起床,叫醒他们,然后开心地去刷牙洗脸,准备整理作业,谁知她发现自己的作业就不翼而飞。

    数学?语文?英语?政治?化学?物理?

    老天爷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一夜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作业居然在这时候失踪了,不对,可以说是不翼而飞。

    老天爷,你是在故意的吧?宁静的嘴角几乎要抽搐,作业们没了,她要接受老师的惩罚,完了,她努力地找着,居然找不到。

    “宁静,你在找什么呢。”小爱在这关键出现了,她看到宁静焦急地找作业,问。

    “作业,我不知道它们怎么会不见了,小爱,你有没有看到我的作业呢?”宁静问。

    “没有啊,你放在那里去了,”小爱摇着头,“我先去上课了,等你。”

    “嗯。”宁静点着头,小爱出去了,进来了夏芙蓉,银霞,季若晓。

    “宁静,你在干什么,我们等你很久了。”银霞喊着,被夏芙蓉喊叫,“宁静,你快点,我们要马上去上课了,迟到了要受惩罚的。”

    “知道了,你们先去,我会马上到。”

    “那快点。”银霞喊完,和她们离开了,奔去教室。宁静找呀找,找不到自己的作业本,觉得很奇怪,凭自己的记忆,肯定放在这里,怎么会找不到呢。

    难道自己失忆了,连作业丢了?不可能,宁静几乎要沮丧,作业本不见了,她要等着老师狠狠地批评她。

    上课的铃声响起,乔乔好像在期待什么,她最期待的好戏要开始了,报复的快感她终于尝到了。

    宁静啊,宁静啊,你会有这样的一天。

    语文老师夹着备课本上讲台的时候,班长夏满把点好的名递给语文老师,“老师,缺少一个人。”

    “谁?她是这么喜欢迟到吗?”语文老师不悦地说。

    “日宁静,”夏满犹豫着片刻,还是开口,他一开始算人数,发现缺少的人是宁静,觉得很奇怪,她从来不迟到,怎么会突然迟到,肯定有什么原因。可惜,点名已经到了,早晚已经瞒不住了。

    语文老师恍然,“学习成绩排第一的日宁静?”

    “是的。”

    “好了,快坐回自己的位子。”语文老师瞬间拉下脸色,“同学们,开始自学,自复习,复习学过的功课。”

    “不好意思,老师,我迟到了。”日宁静跑到门,呼吸上下被跑得剧烈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我找不到语文作业……”

    “宁静,你可知道要受到怎么惩罚。”语文老师没想到一个好学生迟到这样,为了公平引见,她不得不这样做。

    “老师,请惩罚吧。”宁静没有多解释,她觉得是自己的过错,得到惩罚是应该的。她在等着语文老师发话。

    谁知——

    “宁静,你不是肚子不舒服吗?快给老师说清楚。”夏芙蓉猛地站起来,替说道。

    “我……”宁静本想说没有,可看到夏芙蓉冲她使了眼色,恍然,原来夏芙蓉叫她说谎一下,可是有人站起来,“宁静,你不是说自己的作业不见了吗。”副班长夏容站起来问,问得夏芙蓉开始厌倦起来。

    怎么觉得她是故意问,夏芙蓉没有吃惊,她带着淡淡的表情问。“副班长,你怎么知道人家作业不见了。”

    “她自己说的,你没听到吗。”副班长很嚣张,她笔直身体,说。

    好大的口气,夏芙蓉微微一笑,原来她这么喜欢欺负人吗?“是吗?我怎么没听到呢。”

    “是吗?得要问语文老师了。”

    副班长说完,就坐下,夏芙蓉觉得副班长夏容太过分了,真是气死人。她本想揍,如果老师不在,她肯定会挥着拳头,死定的是副班长夏容,可是现在不是这时候了。

    语文老师看着她们,摆摆手,“好了,宁静,你来说说为什么会迟到?”

    “老师,是我丢了作业本,我在宿舍找了几遍找不到,谁知却迟到了。”宁静老实地说,夏芙蓉看得叹息,这是没办法了,她本想帮忙,看来是宁静愿意接受的,她怎么去帮啊,这是尘埃落地的。

    “宁静,你知错了吗。”

    “嗯。”

    “那罚你站外面去,还没到吃晚饭,也不许偷懒。”语文老师说完,宁静就大迈步地离开了,去外面站。

    得意的人是乔乔,还有副班长夏容。

    咬紧牙齿的人是夏芙蓉,季若晓,银霞,她们正在狠狠地瞪着副班长夏容,却忘了还有一个人在得意。

    宁静啊宁静啊,我的报复算成功了,可惜还是不够,我还想折磨下去。

    夏芙蓉脸色不悦,副班长夏容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欺负宁静,宁静天生本来是善良,善意人家,不会去反抗一些想吃人肉的狼们。

    宁静的性格不适合她的存在,不适合她的存活。所以,夏芙蓉愿意保护她,看来下课后她得好好找她问。

    下课之后,宁静站的已经疲倦了,她咬紧牙齿,告诉自己,不许倒下。后来她的暗示成了她自己最大的动力。

    银霞出去看看宁静,季若晓也跟着,心疼的看着宁静被站的很惨,“宁静,累吗?大不了趁老师没注意,偷懒一下没事的。”

    “不可以,我不能这样做。”宁静摇着头,这是惩罚的,不能牵连到偷懒,万一被发现了,她肯定要受苦很惨了。

    “哎,我看了很心疼啊。”银霞说着,几乎要眼泪汪汪了。季若晓看不下去,“霞,你再这样眼泪汪汪,宁静心疼得不想站了。”

    “说的是。”银霞觉得有理,只好和季若晓进去。出来的副班长夏容,她走到宁静的面前,“宁静,站的滋味怎么样。”

    “夏容?”宁静看着她,觉得她的语气不善,好像她对她一点没有出于关心,好像她讨厌她,超级讨厌她。

    “嗯?怎么。”夏容打量着她,“宁静,我很高兴的是看到你被罚站,这样我不会去追求你的那优点。”

    “什么优点?”宁静不解地问。

    “夏容,你是副班长,是专门欺负人家吗?”夏芙蓉看不下去,出来问,她冷冷地看着副班长夏容,“我肯定闻到了浓浓的嫉妒味,大概是你的吧。”

    “你不要得寸进尺,”副班长夏容被骂的脸色失容,“夏芙蓉,我知道你是新来的吧,真搞不懂你为什么突然去保护宁静,宁静有什么好。”

    “很巧,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针对我们家的宁静,原来你这么讨厌我们家的宁静吧。你这副班长,何必去和一个小小的宁静计较,不觉得很累吗?”夏芙蓉一向直接,说一大推道理,没人是她的对手。

    可副班长夏容发现自己遇见了强敌,根本没法除掉,夏芙蓉的存在是雷达,谁一碰死掉的是自己。

    “我讨厌宁静那又怎样,但是我很不舒服的是她的成绩为什么都是排第一。明明是我一直夺得,为什么变成了是她的,我很嫉妒的是老师们为什么喜欢宁静,这样倒好,我很高兴地看到了宁静被罚站,”

    “呵呵,是你的想法而已,老师们不一定喜欢宁静,再说我们也很喜欢宁静,不会喜欢上你这样副班长。”夏芙蓉说完,关心地问宁静。“渴了吗?要不要喝水。”

    “不用了,芙蓉,别和副班长生气,她只是做到自己的责任而已。”

    “知道了,我没跟她生气,是她自己和人家生气,好了,宁静,别管她,等下我会去老师办公室找她好好谈。”

    “夏芙蓉,你是不是存心气死我的吧。”最后,副班长夏容被她气爆了,真的无法荣下去。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