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二章:错觉(5)

    “是吗?我不相信你没听懂我的话,我想你是故意的吧。”乔乔看起来这么漂亮,可惜了她的性格,她的话好像一把刺,刺得宁静感觉全身无法舒服起来。乔乔是看不顺她吗。

    “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哪里让你看的不舒服,是我得罪你了吗。”宁静犹豫了片刻,才鼓起勇气面对来,她真想好好解决一下,说不定里面肯定有误会的。

    “你有没有得罪我,是你自己心里清楚的。”乔乔带着袅娜的身材离开了,宁静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她是什么意思?

    “宁静,你在看什么。”正好进来的是银霞和夏芙蓉,她们看到宁静别着头看乔乔坐回自己的位置,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奇怪而已。”宁静摇着头,可她感觉有个熟悉的感觉,好像有很多人嘲笑一个少女,看不起她,把她逼的几乎要疯狂,她好像不记得少女是哪个人。

    “宁静,等会中午我们去吃饭吧。”银霞说着,还推了夏芙蓉的胳膊,“芙蓉,发呆什么呢,没对宁静有话说吗。”

    “这样……宁静,昨晚的事情别担心了。”夏芙蓉忘了昨晚的事情不可告诉,就脱口而出,谁知被银霞捂着,“宁静,没什么的。”

    “是呀。”夏芙蓉得知自己说漏了,赶紧笑着说,“宁静,昨晚我们出丑了,还是不提的吧。”

    “原来啊。”宁静觉得很奇怪,这件事不该多问的吧,她淡笑地说,“中午我们去吃饭的吧。”

    “是的啊。”银霞拉着夏芙蓉擦过,去坐自己的位子,她们忐忑不安,担心的是宁静会不会发觉什么。

    昨晚的事情?难道和我有关吗?可是我怎么一点想不起来呢?

    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宁静看到别的同桌上放着是英语书,才得知已经调换课了。自己却想入非非,忘了摆放英语书。

    上着是无聊而漫长的课,直到午饭之前结束了,银霞和夏芙蓉,季若晓拉着宁静离开,乔乔在后面看着她们的离开,眸底扬起不耐烦的。

    该死的,计划没这么顺利,倒好的是他居然加入,宁静是这么令人担心吗?她想着,却嫉妒起来。

    夏满英语课没来,是因为足球赛还有一个月要开始了,他请了假,去训练了。她想去操场看看夏满。

    Until5

    张痕和夏满开始对着比踢球,抢球,张痕长着结实的肌肉,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夏满花变着样踢足球,被张痕看破了,然后被无耻地抢走了。

    “看来你的技术长进了啊。”夏满看着自己的球被抢走了,淡笑地说。

    “没有啊,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张痕说着,“我肚子饿了,我们快去吃饭吧。”

    “嗯。”夏满点着头,没注意到有一个少年,身上有散发出逼人的气质,他那表情永远是冰冷。

    他正在走过来,“足球,我可以加入吗?”声音带着冷淡的,冷得张痕和夏满一怔,他们没有拒绝的资格。

    “随便。”夏满看着他,吃惊,只差叫他城希,他记得没错的话,城希曾是他的对手,后来被对方抢走了冠军,在他的印象里,城希是比较温柔,阳光的男生。可是眼前的他,没有那少年的气质,那么他肯定不是城希。

    “你是谁?”张痕看到夏满脸上是吃惊,然后很快地黯淡下来,听他这样同意了,就问,眼前的少年我不认识,为什么要一起踢足球。

    “名字难道要报名吗。”日温新冷笑起来,转身离开。

    “你不要太嚣张,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张痕没见过这么大胆的男生,居然对他傲气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死自己呢。

    “痕,他是我班教音乐老师,日温新。”夏满说出口,张痕愣了一下,“难怪他可以对我们大胆,他是教音乐老师?”

    “是的。”夏满没心情去想什么,他觉得宁静会分得清日温新是否是她的男友吗?

    “在想什么呢。”张痕问。

    “没什么。”夏满摇着头,足球在他的手掌上,“好了,我肚子饿了,我们快去吃饭吧。”

    “说的是。”张痕点着头,正好他肚子饿了。

    他们本来准备去走向食堂的路上,谁知乔乔出现了,挡住他们的去路,“痕哥哥,阿满,我们一起去吃中饭,”她的笑容很甜美,眼睛一弯起来,很可爱,一看的张痕失控。

    她笑的是那么好看,可惜不属于自己。张痕一想起什么,暗暗骂自己不要去看她的笑容,要不然会失控的。

    却想着,却好像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狐狸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的吧。

    “乔乔,你和张痕一起去吃中饭吧,我有事出去呢。”夏满看到出现的乔乔,开始厌倦的感觉,他恨不得摆脱她,就算摆脱她,至少让她死心一下。他要让她知道,他只能做她的妹妹,不会做恋人。

    “这不太好,乔乔这么说,我们应该一起去吃饭吧,你这样说,太没面子吧。”

    “阿满,你讨厌我吗?”乔乔没有听进去,眼神看着夏满,可他的眼神没有看着她,而是避开,就算她可怜汪汪或者哀求,或者凄凉,他不会一眼看着心软,而是铁着心避开,这是他对她的保持距离。

    不知道为什么,一切事情都改变了,这是命运的安排吗?

    张痕看着乔乔的眼神放在夏满的身上,心里却挣扎起来,她可是自己喜欢的女生,为了不让她委屈,宁愿委屈自己,可是她爱的不是自己,想着,心里如落了石头,开始悲哀起来,乔乔,我一直在你背后默默地看着你,关注你,可你有看我吗?

    “乔乔,张痕,我真的有事出去,本想说,正好乔来了,你们一起去吃饭吧。”夏满借口太烂,为了不让他们得知这是假话,他很快地离开了。

    “阿满,你每次都是这样。”乔乔气的真想直跺脚,可是她被气得没法直跺脚,委屈感却来却多。

    我真的比不过那个不爱说话,不爱笑的宁静吗?

    为什么,宁静有这么好吗?为什么,你宁愿为了她而远离我,抛弃我们多年的感情。

    乔乔开始赌气,开始怨恨,张痕看在眼里,她的笑,哭,生气,开心是为了同一个人,可不是自己,自己的努力居然挣不到对方的心,那么,夏满,你不珍惜她的话,让我珍惜她吧。

    “乔乔,我们去吃饭吧,等会他会回来的。”张痕本想说,可被乔乔没心情地说,“不用了,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乔乔……”

    “别烦我。”乔乔发脾气地离开了,剩下的张痕一怔,无言。然后,他独自去食堂。

    季若晓,银霞,夏芙蓉,宁静四人边说边笑,端着饭找位子坐下,最后的是夏芙蓉忽想起什么,去拿勺子,正好撞见心不在焉的张痕。

    “对不起……我没注意到。”夏芙蓉心一喜,难道是老天的安排吧,所以她要好好把握这机会,来表达自己的心态,可是对方好像没听进去似的,绕过她去接饭。

    失望很快让夏芙蓉开始灰心,原来他一点看不上我,算了。夏芙蓉拿到勺子之后回去,有人喊着她,“是夏芙蓉吧?”

    “是的。”夏芙蓉一听起来,熟悉的声音,居然是张痕,她一喜,把所有的不好的事情都忘记了,她回头点着头说,“我刚才说,你好像没听进去,心情不好的吧。”

    “嗯,真抱歉,没听进去。不介意的吧?”张痕那帅气的面容闪过淡淡的笑容,还有苦笑,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没事的。”夏芙蓉摆摆手,“心情不好记得开心点,你不知道自己笑起来很好看呢。”

    “是吗?谢谢。”张痕不知为什么,心情变得好多了,是因为眼前的女生说的超赞吗?他带着浅笑地说,“好了,我去吃饭了。”说完,他离开了。夏芙蓉本想要QQ,可是自己很胆小,不敢问。

    好的机会被她错过了,她由于紧张,没法拿出勇气来问,她暗暗自责中回到位子的时候,忍不住笑起来。

    “傻笑什么呢,芙蓉。”银霞边吃菜,鄙视对面坐下来的夏芙蓉,“真搞不懂心情变得真快,早上心情不好,像阴天,中午心情好,像晴天,真搞不懂你的心情是怎么变得,除非是天气预报的心情吧。”

    “霞,没人当你是哑巴,你再说话,信不信我打你。”

    “信啊。但是我担心你这么喜欢打人,小心嫁不出去。”银霞的话点醒了夏芙蓉,让她觉得有这样的说法。

    如果自己不是温柔,而是野蛮,自己不是会说豪华,而是毒话,那么他会看上我一点吗?夏芙蓉暗暗叹息,可惜我自己没漂亮的脸蛋。

    “好吧,算你赢了。”夏芙蓉鄙视道,“是不是你该高兴了吧。”

    “对啊,不高兴,还有意思吗啊?”银霞露出狐媚的笑脸,像是有计算似的。她看起来不怎么讨好,是夏芙蓉最讨厌她的表情。

    “好了,你们每次都是这样吵,”季若晓吃的很优雅,她看得惯她们每天都在她面前吵架,都是斗嘴。

    “晓晓,你不觉得有意思吗?”宁静笑着说。

    “哎呀,我的宁静最好了。”夏芙蓉开始肉麻地说,只差没拥抱着宁静。

    宁静笑着不语,她看着她们边说边笑,熟悉的感觉,可是她的心突然空虚起来,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好像缺少了什么。

    有一个少女在她们背后默默地注视着,扬起的笑容却来却好看。

    回到宿舍的时候,宁静看到小爱正在看书,本想不打扰,谁知被小爱看到了,“宁静,吃饭好了吗。”

    “嗯,刚才吃好了。你喜欢看书啊。”宁静看到她翻着一本书,书的题目是爱的教育,这是不错的书。

    “是的,很喜欢很喜欢,从小到大喜欢看书,”小爱点着头,“宁静,你也是对吧?”

    “呵呵,也是的。”宁静点着头,她有乏困的感觉,本想去睡觉,小爱看出她的脸上乏困,带着的笑意却来却深,“宁静,你肯定乏困了吧,去睡一觉吧。”

    “嗯,我也这么想的。”宁静去上床睡着了。

    宁静的桌子上放着无数的课本,还有几张试卷。小爱看到最明显的密密麻麻的字,跑过去拿起来看。

    银霞被夏芙蓉拉着。“昨晚的事情不能让宁静知道,我在担心宁静开始怀疑了。”

    “我也这么想的。”银霞点着头,觉得夏芙蓉说的有理。

    因为宁静已经在开始怀疑,发觉,她的记忆有可能在慢慢地恢复,说不定她会想起所有的一切的事情。

    对于好事,对于坏事,她们不知道怎么看法。季若晓走过来,“你们要知道,瞒着宁静来对你们说,是没法的,她早晚会知道的,早晚会想起来的。”

    “那怎么办。”银霞问。

    “我做不到。”夏芙蓉出口,银霞一怔,吃惊地看着她,“为什么做不到呢?”季若晓看着芙蓉,“你不怕她有一天恢复记忆,会恨死你当初没告诉她真相。”

    “我不会后悔的。”夏芙蓉摇着头,“就算真的恢复了记忆,就算她什么都记得,在之前我不会让她知道,除非她自己慢慢地恢复记忆。”

    “好了,顺其自然吧,我们要的是宁静开开心心才对,不是为了谈宁静的记忆。”银霞的话落音,大家就闭上嘴了。

    为了宁静的开心,她们只好假装不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可是城希的忌日还有半年。

    她们三个人不再多想什么了,进宿舍里的时候,看到小爱正在睡觉,松了一口气,她们的话貌似没被听见。

    “宁静呢?”银霞问。

    “她在睡觉,你没看到吗。”季若晓指着正在睡觉的宁静,说。

    “哦。这样不会被听到这才算万幸了。”银霞说,可是心却不安起来。

    

教室里,坐着一个少女,她抬眸看着天空,泪水就从眼眶里落下。

    有一个少年如风似的,擦过她的眸底,然后消失,她的眼瞳里猛地闪动起来,他到底是谁……

    一个少年走在走廊上,抚摸着扶手把,然后擦过,擦过无数的学生们。

    学生们一看他,吃惊,然后受宠若惊地说,“日老师,中午好。”

    “……”他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走开,他像是迷路的孩子,乱走,不去看一旁走过的人群。他的眼神顺着自己的想法走,不会去看那边嘈乱的画面。

    一步……二步……三步……

    “弟弟,我希望我们联手一起去参加唱歌好吗?”一个温暖的面容带有春阳的感觉。

    四步……

    “弟弟,为什么不跟我去参加,难道唱歌不是你的梦想吗?”

    五步……

    “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想学魔术吗?”

    六步……

    “弟弟,我走了,我和妈妈吵架了,我知道她不喜欢我,只是喜欢你,希望你好好照顾我妈妈。”

    七步……

    “弟弟,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就这么早就离开。”

    八步……

    “弟弟,我要带给你看我喜欢的女生,她叫日宁静,很活泼可爱,冒冒失失,傻气的孩子,喜欢哼着歌曲的女生,有机会的话,我带她去看你。”

    九步……

    “弟弟,我不在了,好好照顾自己。”一个少年如雾般的对他说,然后消失。

    戛然而止,脚步停止,一个少年抚摸着空气,一直很少笑的他,笑起来那么苦涩。我的哥哥,你这么离开我,让我独自面对现实。

    我会恍惚地以为你的存在,如雾如实。哥哥,你这么离开我,你肯定不知道我妈妈已经在一年前去世了,她得病很重的时候想见你,可是你却没来看她一眼……

    那么希望哥哥在天上好好照顾我妈妈……

    晶莹的泪水透出眼眶来,他努力抬头,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

    宁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春暖花开,一瞬间变得红色的,红着让她害怕,害怕看到了一个少年,他轻唤道,宁静。对不起,再见。她最怕听到两个字说再见,一好像他要准备离开……

    不可以的,城希。宁静发现自己顺口都是城希,可是她觉得自己和城希有着关系,可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

    “宁静,我走了。”一个少年离开了她,然后如雾散了……

    “不可以。”宁静从猛地醒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她的心剧烈地颤抖着,额上沁出汗来,正在看书的银霞听到宁静的喊叫,猛地转身去看宁静,她直起身,眼神空虚,“城希……”

    听得银霞心一惊,她没想到宁静会想到城希,难道是恢复记忆的预兆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得找夏芙蓉和季若晓说。

    “宁静怎么了?”小爱被吵醒,然后揉揉睡眼,看到宁静的脸色苍白,好像是刚才受刺激似的。

    “没什么,她是在做恶梦而已,被吓醒的。”银霞摆摆手,“宁静,你好点了吗。”

    记忆突然间空白起来,好像每次都醒来,脑子就一下子空白起来,宁静摇着头,“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每次都说胡话,好像说什么,城希。”

    “恩恩,你肯定受惊了,没事吧,还有十分钟,我们要去教室上课。”银霞说道,正好季若晓和夏芙蓉进来,银霞冲个使眼色,夏芙蓉看出意思,“宁静,我们快去教室吧。”

    “这样。”宁静下了床和她们离开了,她们没看到小爱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她们人真奇怪,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宁静。

    走在走廊上,夏芙蓉多次看身边的宁静,她知道银霞的使了眼色,暗示,宁静已经好像在慢慢地恢复记忆,她已经知道有两个字叫城希。

    对于慢慢地恢复记忆,宁静有可能想起过去的回忆,夏芙蓉不知该怎么想法才好呢。

    “对了,下节课是什么。”季若晓忽想起什么,问。

    “好像是音乐课,”银霞记忆很模糊。“对的,是音乐课。”季若晓恍然,这下肯定是日老师教课,“不好,我们得赶快到音乐室,你们可知道,日老师不喜谁迟到,谁迟到了,要得到严重的惩罚哦。”

    “对的。”银霞点着头,她们加快脚步赶到音乐室。

    大家已经在等候了,可是他们还在议论,“日老师大概要迟到了。”

    “是啊,他不是提前很早来。”

    “真是的,”

    ……

    宁静,夏芙蓉,银霞,季若晓找到位子坐下,她们听到很多人的议论,好像说日老师来的特别晚,奇怪的是他怎么还没来,肯定要迟到了。

    过了三十分钟之后,日老师到了,他进来带有令人闭气的气息,他没有说对不起,我迟到了,而是说“上音乐课吧。钢琴是大家一开始学的,但是过程,需要你们的努力。”

    大家带着吃惊地看着他,他都可以把什么事情都变成忽略。他是故意的吗?可是没人来反抗,只是继续听着他的课。

    宁静看到他的面容,熟悉的记忆开始蠢动着,刺穿着她的脑海里,让她痛的真想扶着脑。

    “宁静,你没事吗?”身边的银霞看到,赶紧拉住宁静的胳膊。

    “我的头很疼。”宁静说完,“不知道怎么回事。”

    “要不跟老师说下。”银霞本想站起来,问,被宁静阻止,“你没看到日老师在耐心教课,他不喜有人打扰了他的课。”

    “是吗?可是你不舒服。”银霞不顾什么了,她最担心宁静的不舒服。

    “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宁静摇着头,“好了,我们继续听课吧。”

    过了三节课之后,宁静受不了头疼,然后晕倒了,银霞最夸张地站起来,“老师,宁静晕倒了,”

    “什么。”日温新听到银霞的话,顺着声音看到银霞,她摆摆手,“宁静她晕倒了。”

    “我去看看。”日温新大步地走上去,看到宁静晕倒地趴在桌上,脸色苍白,他看到她的面容,想起了哥哥的话。

    ——“弟弟,我要带给你看我喜欢的女生,她叫日宁静,很活泼可爱,冒冒失失,傻气的孩子,喜欢哼着歌曲的女生,有机会的话,我带她去看你。”——

    哥哥最爱的女生,是眼前的女生吧?

    “她叫什么?”日温新带着冷淡的表情问。

    “日宁静,日出的日,宁静,日宁静。”银霞回答。

    “日宁静?”

    “嗯。”银霞点着头,可她感觉日老师好像在思考什么,好像在想知道什么。

    “我背着她去医务室,你们继续练习。”说完,日温新背起宁静离开,女生们吃惊地看着离开的背着宁静的日老师,带有嫉妒,羡慕的眼神投去。

    “不是吧,天哪,我第一次见到日老师背一个女生呢。”

    “是呀,好羡慕。”

    “女生是故意晕倒了的吧。”

    ……

    女生们永远是花痴,她们的幻想病是她们的年龄。

    宁静趴在他的背上,安静地睡着了,他的心突然有莫名其妙的心疼,不可以,这是哥哥最爱的女人,他怎么可以为了哥哥心爱的女人而心动。

    他努力晃着头,甩掉不好的念头,当走到医务室的时候,有个护士笑着说,“大帅哥背学生来的吧。”

    “这位学生,看看她是不是病了。”日温新没有笑意,淡淡地说,他没看一眼护士,只是把视线放在宁静的身上。

    “麻烦你出去,男生在这不方便。”护士笑着说,这么帅气的男生,这位女生的福气太好了吧。

    “哦。”日温新走出外,他站在走廊上等候着。

    护士看着宁静,觉得她没什么好看,长相很普通。她觉得不用跟她比自己和她哪个美,在她给宁静治病的时候,发现宁静的后脑勺好像留下了脑震荡。

    日温新靠着冰冷的墙壁,在他的记忆里——“什么。”日温新听到银霞的话,顺着声音看到银霞,她摆摆手,“宁静她晕倒了。”

    “我去看看。”日温新大步地走上去,看到宁静晕倒地趴在桌上,脸色苍白,他看到她的面容,想起了哥哥的话。

    “她叫什么?”日温新带着冷淡的表情问。

    “日宁静,日出的日,宁静,日宁静。”银霞回答。

    “日宁静?”

    ——“弟弟,我要带给你看我喜欢的女生,她叫日宁静,很活泼可爱,冒冒失失,傻气的孩子,喜欢哼着歌曲的女生,有机会的话,我带她去看你。”——

    日宁静,果然好听的名字。真搞不懂哥哥为什么喜欢她长相普通的女生,难道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他?

    哥哥,我看到宁静了,但是我明知道她是你心爱的女人,可为什么忍不住去心疼她,这是我和你心灵相通的吗?

    医务室门被一打开,出来的是护士,她笑意地说,“这位同学好像留下了脑震荡,不知道她是不是上次出车祸的吧?所以留下来一般会出病的。”

    脑震荡?到底什么事情?日温新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怔,宁静怎么会得到脑震荡。可是他一听到,心却疼,这是哥哥的预示吗?

    “那她没事了吗?”

    “嗯,没事,过了一个小时她自然会醒来的。”护士笑着说,“看来你很在意学生的吧。”

    “管好你自己。”日温新冷淡地说,“我得去教课了。”转身,离开。

    “明明是在乎,有什么难言呢。”护士摇着头地说,“这位学生,福气更加太好了吧。”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