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二章:错觉(4)

    “等等,我还是想想看,这样可以吗。”夏芙蓉觉得这么多年了,后门应该会进行修的,不会像银霞说的那样,放松的。万一白跑了,这样不好说了。

    “那再这样想下去,时间不会等我们的,你可知道宿舍必须在十一点之前关,再说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去找。”银霞很焦急,觉得没有这么多想,这样会浪费时间的。

    “好吧。”夏芙蓉觉得有理,大不了跑去看看,如和以前一样的话,这样算万幸了。

    “还等什么呢,快去啊。”季若晓点醒了正在觉得对方有理的银霞和夏芙蓉,她们猛地如初醒似的,跑去后门。

    浓绿的叶子掩着高大的围墙,留下一丝深灰色的痕迹。栅栏被无数的枝条缠绕着,只见栅栏属铁的,经过风风雨雨冒得变成发黄,发绣了。

    好在锁不知被谁故意打开,老实地呆在栅栏门扣里,像是被抛弃的孩子。

    “太好了,可以进去了。”银霞激动地说。

    “小声点,巡视叔叔说不定被听见了,我们肯定要逮住了。”夏芙蓉狠狠地瞪着银霞,她真是的,没事就大声地喊,不怕被逮住吗?小命保不住,更别说她们了。

    “等等,刚才跟着来的男生呢?”季若晓发现了什么,问。

    “不知道啊。真是的。”银霞回头一看,夏满人已经不见了,不知跑去哪里。

    “好了,别管他了,我们先找到宁静最重要的。”

    “是的。”季若晓点着头,觉得夏芙蓉说得有理。于是她们三人猫着腰进入后门,正好通往的是厕所的地方。但是地方特别大,只怕分不清东南西北。

    好在夏芙蓉不是路痴,好在季若晓不是方向感差,只是不好在银霞什么都不行,老是容易迷路。

    要采取夏芙蓉和季若晓的建议和想法,实在不行的。地方真大,天很黑,实在根本找不到,夏芙蓉暗暗骂自己怎么不早点带手电筒。

    夏满成功地翻过未关的窗户,好在离地上不算高,他的视力很好,不用害怕黑暗挡住他的视线,他摸着,寻找着。

    “宁静……在吗?”小声地,正好适合音量。

    躲在厕所的少女全身发抖,她看到玻璃的窗户被狂风吹着的树枝晃荡在玻璃上,一看就想起恐怖片里的那惊悚的画面。

    “我好害怕……你们在哪里……快来救我。”宁静双手抱胸,全身发抖,因害怕和紧张让全身发霉。

    后来,声音透过厕所门里,落在宁静的耳边,“宁静……你在吗?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回答我。”

    “是他?”宁静喜出望外,站起来,好像得到了勇气似的,拍打着门,“救我,我在这里,救命……”

    宁静的喊叫正好在夏满找的范围内,很快夏满一听到救命,猛地回头,脸上一喜,“是宁静吗?没错,是宁静的声音,”他顺着来自声音的地方,走到女厕所门外,他问,“是宁静吗?”

    “是我,我在这里……”

    “那你别急,等我。”夏满看到女厕所门被一把锁关住。没钥匙就没法打开,他急着在想办法,谁知救命草要到来。

    “是谁在喊叫,真不像话……”巡视叔叔却出现了,手电筒发出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五官分明显出来。

    “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不早点去宿舍,太不像话。”巡视叔叔脸上微怒,不悦的说,好像在有权利批眼前的少年。

    “你误会了,有一个学生被关在里面,麻烦你能不能打开。”夏满解释道。

    “是啊,我在这里,不知是谁把我关在女厕所里,麻烦你打开一下。”里面的宁静说。

    “你们……真是麻烦。”巡视叔叔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看了看门,不知里面有什么内情。

    “宁静在这里吗?”真好赶来的是季若晓,夏芙蓉,银霞。

    只见她们端着口气,“夏满?你怎么在啊?”首先是银霞发现夏满的存在,觉得很奇怪,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看到窗户没关才翻进去的。”夏满揉揉头发,巡视叔叔一看恍然,“原来你们胆子真大,居然翻进去,好哇,等下我明天去报告你们的班主任,让她好好教育你们。”

    “不是这样的……”银霞一听要报告班主任,她焦急地摆摆手,“你误会了,我们是来这里找同学,她已经不见了,所以找到这里,看,她被关在厕所里。”

    “是吗?”巡视叔叔不信地问。

    “真的啦,我可以保证。”季若晓看得无可奈可,上前保证地说。

    “好吧,我先问问她了。”巡视叔叔对着厕所门,“同学,他们说的真的吗?”

    “是的,我被不知哪位人关在厕所里,所以他们担心我,才会来这里找我的,麻烦叔叔把我放了吧。”

    “那好吧,我信你们一次,下次别这样。”巡视叔叔掏出口袋里的钥匙一个换一个打开,终于打开了。

    “你们……”宁静出来,上前扑在她们的怀里。“我好害怕……”她的眼神是那么水汪汪的,一看的夏满心疼,但是她怎么会被关在厕所里?

    “宁静,放心吧……”夏芙蓉心疼地抚摸着她的长发,谁知话还没说完,突然怀里的少女晕倒了,被她们扶住。

    “宁静,你怎么了?”

    “宁静……”

    银霞和季若晓纷纷问。

    “好了,你们快去宿舍,等下宿舍门要关了。”巡视叔叔不耐烦地摆摆手,像是赶苍蝇似的,“你们这孩子,怎么不跟我说下。”

    “对不起了啊。”季若晓笑也不行,哭也不行,只好假笑地说,她们互相扶着宁静离开,夏满见她们扶着不便,“让我背她吧,你们这女生扶着,肯定到不了宿舍的。”

    “你小看我们吗。”夏芙蓉对他很有反感,怎么觉得他跟着好像肯定有目的,这么出于的好心,她不能提防吗?“芙蓉,人家好心背着,你何必和人家呕呢。”银霞鄙视她,夏芙蓉真是的,每次都是跟人家呕,好像人家搞坏事似的。

    “对的,芙蓉,你要知道我们扶不了宁静,这位同学是男的,力气比我们大,可以背得快到宿舍的,我们别浪费时间。”

    “哦。”夏芙蓉觉得有理,只好把宁静交给夏满,还瞪着她,“别打她的主意。”

    “知道了,你们盯着,我可不敢呢。”夏满苦笑,觉得她们真有意思,宁静交的朋友是这样的。

    夏满背起宁静的时候,有种孤独的感觉瞬间闪过自己的心,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感觉到宁静躲在黑暗的女宿舍里过着孤独的感觉,宁静,到底是谁把你关在女宿舍里,我要把谁找回来,狠狠地教训谁。

    夏满的脸上有无数的表情,一看的夏芙蓉觉得莫名其妙,夏满好像对宁静有意思……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一到宿舍的时候,生活老师正好关门,“等等,别关,我们要进去的。”

    生活老师好像不耐烦似的,“你们这么晚进来,不对,男生不能进来,应该去男宿舍。”真怀疑她的视力在学校是否最好,一般在5.3到5.1以内吧。

    夏满背着沉重的宁静,被生活老师发觉了,连忙解释道,“她被关在厕所,我们担心她一天没来去找她。所以很晚才来的。”

    “是吗?我见过无数说谎的学生,看来明天我得问问班主任你们的话是不是真的?”生活老师是不是吃了智慧药,脑子是不是灵光了,才会这样刁难他们的吧。

    “反正我们明天会到班主任报告,不需要你白跑一过,我们可以进去了吗啊?”夏芙蓉冷笑起来,不爽地看生活老师,她未免太不分皂清白了吧。

    “芙蓉,别这样说,”季若晓了解生活的个性,她是不会放过跟她斗嘴的学生,谁敢斗,她都不放过,连名单会写上,然后送到班主任办公室。这是她的狠绝。

    “若晓,管她呢。”夏芙蓉摆摆手,“这位同学,我们扶宁静进去,你回宿舍吧,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和你无关而连累你。真抱歉。”

    “没事,我也会对班主任说,再说我是副班长,没事的。”夏满一说到副班长,银霞恍然,“原来你是副班长,是前几天换新的吧,副班长,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是副班长。”

    “好了,你们快进去吧,生活老师,明天我会亲自对班主任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夏满对着生活老师礼貌地说,然后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他说,“好好照顾宁静,”

    什么叫做好好照顾宁静,宁静又不是他的人,真是无耻。夏芙蓉心里耻笑,宁静是我们的,什么时候轮到是他的啦。

    三人互相扶着宁静进去,生活老师在一旁看着她们,小声地说,“太不像话的学生,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活老师,居然第一次见到你们这不像话。”

    这小声落到夏芙蓉的耳边,气的她真想好好骂一顿,谁知被季若晓拉住,“你看看宁静,别管人家了。”

    “算了。”夏芙蓉气的已经没法安心下来,她觉得生活老师真是看不顺眼。

    Until4

    宁静醒来的时候,看到她们正在睡觉,她一看手表显示才六点了,上课是七点半。还早呢,她本想继续睡,可睡不了。

    她起了身,去刷牙洗脸,可她忘了昨晚的事情。

    

“宁静,你这么早起床啊,不睡吗?”说话的是季若晓,她带着朦胧的睡眼,是准备去厕所,谁知经过才看到宁静在刷牙。

    她的嘴里冒出白沫,是刷牙出来的。宁静对着她打招呼,“晓晓,我睡不着,才醒来的。”

    “这样。”季若晓赶紧进入厕所,宁静正好洗脸,洗完脸,去宿舍,发现夏芙蓉正在叠被子,叠得很整齐。

    后来,宁静一恍惚,看到了一个画面:四个少女在互相打闹,到处是一片笑声,银霞嘲笑夏芙蓉,被子何必叠得整齐。夏芙蓉说她嫉妒她。气的银霞喊叫,我没嫉妒呢。臭芙蓉。

    季若晓很淡定,她说,你叠被子这么整齐,很适合去军训。夏芙蓉鄙视她说,要去军训的话,早就被晒死了。

    宁静羡慕地说,你叠的被子这么整齐,可我为什么整齐不了,你有什么秘诀,可以一下子把嘈乱的被子整齐好?

    夏芙蓉鄙视她说,被子是养习惯的,所以你养不好习惯,一辈子嫁不出去的。

    后来,四人一起打闹,欢笑。

    画面突然消失,有人喊着她,“宁静,你发呆什么呢。”

    “我刚看到有一个画面,感觉很熟悉。”宁静笑着说,“芙蓉,我总是感觉到我们好像曾在一起,快乐,打闹。”

    “宁静,你想起了?”夏芙蓉听到什么,激动地下了床,拉住宁静,“你看到了什么。”

    “我……”宁静本想再去回忆,可实在回忆不起,回忆里好像是空白,空白到一点找不到黑点。

    “算了,你想不起来的吧。”夏芙蓉很快拉下脸,是郁闷的脸,“宁静,我觉得你的记忆是需要慢慢地来。可是不知我是不是太自私……”不等芙蓉说下去,季若晓进来,“你们聊什么呢。”

    “没什么呢,晓晓,你快叫银霞起床,等会我们去吃早饭。”

    “嗯。”季若晓去推银霞,过了一会儿,她们去吃早饭。

    食堂里依然是来来往往的学生们,分不清哪个是高一,高二,高三。

    夏满端着饭盒去拿早餐之后回到位置,他的兄弟们也走过来,打招呼,“嘿,一起吃早饭吧,你一人啊,不见你的女友啊。”

    “我没有女友,不许乱说。”夏满瞪着,“你们这么无趣,那去找女友好了。”

    “学长,我们一起进餐吧。”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兄弟们一旁,热情地打招呼,笑容很好看,很适合上广告。

    “痕,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兄弟们一见到他,怔住,他曾三年前去澳大利亚训练游泳,谁知不见几年,他变了许多,可皮肤还是没这么黑,照样还是白。

    他这么高大,看起来甩不掉的帅气。他那笑容如春天吹过的风,一吹湖面,引起涟漪的温暖。

    “前几天才来的,所以我很忙没找你,抱歉,学长。”张痕笑着说,坐在他对面,“学长最近几年来可好?”

    “嗯,很好呢。”夏满拿起馒头吃,“你怎么会突然来了?”

    “因为这次没有什么比赛,所以我来这里学习呗。”张痕笑着说,“学长,怎么不见你的女友?”

    “谁啊?我可没有女友啊。”

    “那个爱野蛮的女生啊。”

    “乔乔的吧?她不是我女友。”夏满淡笑地说,“你去看看乔乔吧,你好几天没见她的吧。”

    “嗯,我很怀念她那野蛮,不怕天地的女生。”张痕说着,正好说曹操曹操就到,乔乔一下子变得妖艳起来,嘴唇被红唇涂上,她的打扮,显出很有成熟的感觉。这是学校的规定,不可打扮得像妖精似的。

    可她宁愿当坏女生,不看全世界背叛她。

    “喂,阿满,你好久没联系我,是不是忘了我哈。”乔乔脸上是笑意,一坐在夏满的旁边,他觉得这是一把刺,正在等他送死。这种感觉,他觉得不舒服。

    “乔乔?”张痕正好帮了忙,夏满赶紧借口避开,“张痕,你好久没见乔乔,肯定有很多话想对她说的把。”

    “是的,你去哪了。”

    “我去教室,这里太吵。”夏满不去看乔乔那什么样的表情,赶紧避开,像是躲瘟疫似的。在他的离开的时候,看到宁静和银霞出去了。

    乔乔看着离开的夏满,气呼呼地说,“阿满都是这样,真搞不懂他,为什么,我哪里比不过宁静。”气着她真想全部说完,张痕一愣地看着她,有说不出的难过。原来,乔乔这么喜欢一个男生吗。

    “乔乔,你喜欢他吗?”张痕心里有一直太久没问的这问题,终于在适合的时候问起来。

    “是。我喜欢他,恨不得背叛世界,我一定会站在他一旁,拉着他,你还有我呢。这是恨不得的喜欢。”乔乔激动地说着,然后安静下来。然心情突然难过起来,她一生的爱情是为了夏满而活,她愿意为他穿上嫁衣,可是他心有另人。

    “这样啊。乔乔,你过得好吗。”张痕浅笑,那是乔乔无法看出的悲哀,他无法露出自己的心态,想告白,不行。想问,也不行。乔乔心里有着一个人,可惜不是自己。

    正好——夏芙蓉端着早饭经过,后来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他那熟悉的面容像是挥不掉的污点,她一怔,是他。可是他面对的少女,长得这么漂亮。

    原来他有女友,夏芙蓉淡笑,心中的美梦已经碎在这里。

    擦肩……擦肩……擦……又是擦肩……距离一点一点遥远。

    夏芙蓉不知他的名字,只知道他那英俊的身影晃荡着,深深地印在眸底里,他美好如风中的少年。

    心里暗恋的少年,已经成了她心中的伤。

    她快步地走过,不去看那一场画面,生怕一看,她会念念不忘的那。他有女友那样,已经不是自己暗恋的那少年。

    银霞跟宁静说,我去办公室,班主任叫我呢。她的心还是不安,班主任老师肯定知道昨晚的事情吧。

    “你犯错误了?”宁静觉得很奇怪,问。

    “没有啊。只是小事而已。”银霞本想说,可是她已经不记得了,她说了也没用,摆摆手,“宁静,你要不先回学校吧,我后回去。”

    “好的。”宁静点着头。

    银霞赶紧回去,没想到遇到了纳闷的夏芙蓉,她心不在焉。

    “芙蓉。班主任叫我们去呢,季若晓呢。”银霞拉着心不在焉的夏芙蓉。

    “什么?班主任老师找我们?”夏芙蓉没想到来的真快,她貌似忘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有和宁静说吗。”

    “没有啊,反正我知道她不记得了,多说也没用。”银霞摇着头,“我们怎么给班主任老师解释。”

    “是的,我也在纳闷。”夏芙蓉摇着头,“真不好对付班主任老师,她是一般需要证据的。”

    “说的是,真麻烦。”银霞也头疼了,谁知夏满走过来,“你们先回教室,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你凭什么管这事情,说了,跟你没关系。”夏芙蓉好像见到仇人似的,不悦地说,这家伙是管闲事的吧。

    “这位同学,你误会了,我不在乎你怎么对待我,重要的是我是副班长,这件事和我有关系,我必须负责。”

    “哦。”夏芙蓉冷笑。“我可不叫同学,我有名字的,夏芙蓉”

    “芙蓉,有话好好说的嘛,何必像仇人似的。”银霞看不下去,“副班长,麻烦你帮我们去解释,如果班主任老师不信的话,大不了我们亲自去解释。”

    “嗯,我会的。”夏满说完,还对夏芙蓉说“夏芙蓉同学,如果我得罪你了,真冒犯你了。抱歉。”

    “你看人家对你多客气呢。”银霞鄙视夏芙蓉,“你每次都是这样,小心没人要你。”

    “银霞,你不说话会死人的吗。”夏芙蓉终于爆发了,“你没觉得,他对宁静好像有什么目的,你没看到他突然关心这件事。”

    “你嫉妒啊,人家说不定喜欢宁静的吧。”银霞不认为地说,“芙蓉,你嫉妒承认就算了,何必不承认呢。”

    “银霞,你每次都是气死我的吧。”夏芙蓉真想揍她,可她突然莫名其妙发火,大概是因为刚才心情不好的吧。

    “神经病,大白天心情不好,骂人。”银霞看出来她的心思,搞不懂她到底怎么了?好像被甩了似的,非要发泄似的。

    “好了,我们先回教室吧。”夏芙蓉觉得跟她聊是废话,后来和银霞回去。

    宁静坐在位子的时候,乔乔擦过她一旁,看得视线变得冰冷起来,“宁静,麻烦你远离夏满,你不配他。”

    “乔乔,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宁静愣着看着她,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她不爽。难道自己得罪了她。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