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二章:错觉(3)

    “但愿是这样,只要宁静是有事情出去,那是平安万事。”夏芙蓉听着季若晓的话,可心还没得到缓减忐忑不安的。她只是感觉有种寒冷在背后吹着,吹着让她不知身上已经竖起汗毛来。

    “好了,看你敏感太过头了吧,等会去医务室看看。”季若晓摇着头,把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在床上,“霞,对了,酸奶还在你那吗?”

    “嗯,放在我的塑料袋里,放心吧。”银霞翻看,见已经买好的酸奶老实地呆在塑料袋里,对着季若晓点着头。

    “那就好,等宁静回来,我们一起喝吧。”季若晓说。

    “对了,你们呆在这里,我出去寻找宁静。”夏芙蓉还是不放心,她走之前特别叮嘱她们,如果宁静比自己早进来一定要发短信。

    “哎呀,她每次都是这样操心,宁静已经不是三岁小孩子,我真开始怀疑她要当妈了,宁静被她看做女儿似的。”季若晓取笑道。

    “同感。”银霞觉得季若晓说的没错,她真想鄙视夏芙蓉,她没必要把宁静成了三岁小孩子的吧。

    当她们聊完的时候,宿舍门外站着一个少女,她们的话已经进入她的耳边,而没看到少女嘴唇扬起讥笑,“真是愚蠢啊,我以为朋友会有心灵相通,谁知,她们居然不知道她们的好姐妹遇难了。”

    小声地说完,她转身离开了,在她快步地离开的时候,银霞的背后吹起寒冷,她手下的活动停止,扫视了四周,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但是她的感觉是有人好像在盯着她们,得意地笑了。“若晓,你有没有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

    “谁啊?你该不会被芙蓉传染的吧,你好像快成了芙蓉了。”季若晓没感觉什么,她翻了白眼,觉得银霞是不是被感染得很严重的吧。

    可银霞看着她,觉得有点奇怪,她明明有感觉到有人在看着她们,奇怪的是,她一发觉,好像没什么有人看着她们。

    “哎呀,别想了,今天是怎么了?你们个个都精神敏感太强了,我怎么没感觉。”季若晓看着银霞出神,思考了,觉得没什么好奇怪。

    “若晓,等我联系宁静看看,我怎么忘了手机可以使用呢。”银霞觉得夏芙蓉说的没错,她感觉到有人好像处在危险。

    她翻着手里的号码,找到了宁静的号码,拨打,谁知那边花坛里放着的手机在闪烁着,后来被路过的学生拾到,不小心按着接听键。

    “喂,是宁静吗?”对方传来焦急的声音,学生听到对方的话,恍然,肯定是主人丢了手机,她好心回应着,“我不是本人,我是路过拾到手机而已,不知主人在哪里,对了,你认识手机的主人吗?”

    “认识啊,是宁静的,对了,能不能给我。”

    “可以啊,在哪里见。”

    “来宿舍大门口吧。”

    “好啊。”

    季若晓看着银霞,“是不是宁静失去了手机的吧?”她觉得很奇怪,宁静从不丢三落四,怎么会丢了手机。

    “是的,我也很奇怪,对了,我去拿手机看看,是不是宁静的手机。”

    “好的。”

    银霞跑去宿舍大门口的时候,学生递给她,“我在花坛拾到的,麻烦你帮我交给主人。”

    “嗯,谢谢。”银霞感激地说,这学生人太好了吧。当她看到手机的时候,一怔,这不是宁静的手机吗?

    手机怎么会丢在花坛里,难道宁静不小心丢了吗?还是出事了?

    银霞回到宿舍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无法平衡起来,她拉着正在整理被子的季若晓,“晓晓,出事了,你猜我收到的是什么。”

    “当然是手机呗,什么出事了?”季若晓见银霞呼吸上下不稳,好像在操心什么。

    “是的,你可知道,是宁静的手机,你看她从不丢三拉四,怎么会……”银霞紧张地握着手机,一眼看着季若晓。

    “说得有理,那么我们等夏芙蓉回来再说吧。”

    “好的。”银霞坐在床上,不安起来,宁静千万不要出事啊。

    在她们焦急的时候,米小爱进来,看到她们在发愁,“你们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没什么。我们是担心宁静,你知道宁静去哪了?”银霞问。

    “不知道哦。宁静怎么了?”小爱故作惊讶地问,“是不是宁静出事了?”

    “没什么,不关你的事情。”季若晓觉得小爱太虚伪,虚伪到自己演戏得很好,看不穿起来。可是她混了这么多年,难道一点的虚伪,她看不出来吗。小爱肯定是明知故问,那么会和宁静牵连在一起吗?证据是没法搞定的,她需要耐心去寻找证据。

    “宁静出事了,我要担心的,再说我也是这一员啊,要不我们一起去找宁静把。”小爱说。季若晓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神变得迷离,“不用了,我们等芙蓉来,她刚去找宁静了。”

    “这样啊。那我们一起等吧。”小爱突然坐在季若晓一旁,“晓晓,宁静会平安地回来的吧.”

    “嗯。”季若晓点着头,心里冷笑,谁让你亲密得叫晓晓,我可不是你的晓晓。根据来说,两个女生当面是友好,背后是暗算。这句话是真的。

    小爱那眼神变得笑意,摸不透来的笑意。好戏没有一到最后的时候发生,她们却操心,却会引起好戏才开始。

    那么自己也跟着做个最好的朋友,融合她们之间的关系,然后做个光荣的计划,慢慢地完成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只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她还是不甘心,不甘心的是一个人没消失,一直都是出现在她面前,影响到她的思维。

    所以,她觉得所有人挡住她的路,她都要一个一个排除,然后把一个一个都推入绝路,毫无表情地一甩一个一个。

    所以,请原谅我这么做,要知道世界上根本全部叫好人,只有一个叫好人,一个叫坏人。

    那么,我就开始做自己的计划,这是正好的开始……

    夏芙蓉跑遍了不少的地方,找的已经身体疲倦。她觉得很奇怪,不论宁静去哪里,她都找了几遍,还是找不到她。

    就算她的影子不放过,还是会容易认错好几个人,运气不好的是遇见遭骂一顿的人,运气好的是遇见遭笑脸的人。

    那么,宁静不可能是神仙,那么,宁静会去哪了?

    最后,她走到一个足球场的时候,经过跑道上的时候,突然擦过空气带有刺耳的声音,是白色的足球不知被哪位缺德的人踢错方向,正好擦过到夏芙蓉的面前。

    “不好,小心。”夏芙蓉的反应真快,比来的提醒的声音还要快,在她避开的时候,白色的足球就落到灌木去了。

    “妈的,该死的,”一个骂的男声,还有另一个温柔的男声。

    “好了,我去拿,你在这等吧。”

    后来,夏芙蓉看到一个男生跑过来,他背着逆光,强烈的光模糊了他的容貌,同时连五官已经分明不清楚。

    夏芙蓉本想走,可脚好像长了枝条似的,和地上亲密着,根本没法走开。后来,她看清了离自己却来却近的少年。

    

带刺猬造型的发型,白皙的皮肤不能缺少这么精致的五官,他的眼神是黑亮深渊,一看就会容易心动。

    他走到她面前,问,“你没事吗?”磁吸的好声音,一听起来不能说不吸引人。

    “没事……你……”夏芙蓉见到帅哥,突然脸不争气地红起来,结巴巴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走了。”她一想到宁静还没找到,就拿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这位同学,刚才真的抱歉。”男生在她背后喊着,然后跑去灌木捡起来,他没看到走不远的夏芙蓉突然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然后捂着嘴巴,红着脸跑开了。

    宁静……宁静……还是找不到,见天已经却来却黑暗下来。

    夏芙蓉饿着肚子回宿舍的时候,三人同一起问,“宁静找到了吗?”

    “找不到,宁静没来这吗?”夏芙蓉本想沮丧的时候,可发现三人一问,觉得不对劲,宁静这次没来,学校很严格,根本没法出去。那么,宁静会去那?

    “宁静找不到?”银霞吃惊地问,怎么可能,宁静怎么会不见了,除非外出的话,这话不可说呢。

    “你有没有去找一遍宁静去过的地方,哪怕查几遍也行啊。”季若晓问。

    “哎呀,你们别问,大不了你们去找啊,我真的查了几遍,真的找不到她的人影,还认错很多人呢。”

    “那怎么办,宁静肯定出事了。”银霞一脸快要哭的表情,她在焦急着,暗暗骂自己,不该丢下宁静,要不然的话,宁静就不会失踪的。

    “好了,大家好好想想,宁静一般会去哪里?”季若晓摆摆手,突然小爱看着她们,“说不定会有线索的。”

    “说的是。”夏芙蓉点着头,可是她觉得有不对劲,小爱的话,还有她一点不担心,宁静不见了,这是巧合的吗。

    暮色四合,开始迎来大家最害怕的黑夜。这次不会出现月亮,冰冷的厕所里,地上躺着一个少女,长发散乱在一边,左脸和地上亲密着。她晕沉沉地睡着了,正在做个梦。

    门卫叔叔巡视在走廊上,和厕所门擦肩而过,手里的手电筒突然按着亮起来,照亮着走廊里一片马上要进入的漆黑。

    正好他按着的声音微响,惊动了躺在地上的少女,她缓缓睁开眼,摸着快要起黑的半空,这是哪里?她开始对这感觉很恐惧,我怎么会跑到这里?当她一想起去图书馆的时候被捉的时候,已经模糊到看不见对方是谁。

    她感觉不好,跑到门,本想拉,可是拉不动,门外是锁着一把属金的锁,好像被谁故意地关住,根本开不动。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吗?”她焦急地拍打着,她知道图书馆肯定没人了,这样下去,她要过着漆黑的日子了。

    少女那绝望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上,可惜巡视叔叔已经离开了,听不见刚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她喊累了,拍累了,已经累得疲倦,她只好绝望,忽想起什么,在口袋里寻找着手机,可惜她找了几遍,找不到手机,完了,手机肯定被丢了,那怎么办,宁静缓缓地背着门,坐在地上,她看着四周是一片漆黑,已经看不见了。

    谁来救我呢?她们肯定会找我的,因为她们很担心我,不找我才怪,可是为什么,现在她们还没找我呢。

    等了一个小时多,夏芙蓉已经不耐烦了,准备出去,被银霞拉着,“别拉我,你可知道,我很担心宁静,宁静一个小时没来,我可不放心的。”

    “芙蓉,你冷静点,我本想说我们一起去找宁静把,凭你这个人,肯定不行的,我们要团结起来,去找宁静,这样很方便。”

    “嗯……我真的好担心宁静。”说着,夏芙蓉的泪水出眼眶来,她从来没担心过一个人,自从宁静失忆到失踪,她的担心比较更担心,突然有难过的冲动。

    “傻瓜,我懂,你看我们不也是在担心吗。”银霞抱着她,季若晓也抱着她,“好了,我们一起去找她吧,就算找不回也要坚持地找下去。”

    “嗯。”夏芙蓉觉得季若晓的话好样的,于是她们三人出去,忘了小爱站在她们的离开,带着若无其事的眼神看着。

    她们说分开去找,找不到再回到原点会见。然后各自去找,银霞跑到操场喊着宁静……

    宁静……宁静……

    正好夏满纳闷地玩着足球的时候,听到有个女生在喊着,“宁静……宁静……,你在哪里……”

    宁静?夏满猛地反应过来,奔向女生面前,“你刚说什么。”

    “你是夏满?我班的同学?”银霞被无意地冒出来的少年吓了一跳,她觉得眼前的少年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一想到是自己班里的。

    “是的,你刚才找宁静吗?她人怎么了?”夏满看到银霞脸色焦急,问。

    “是的,你不知道吗?宁静一整天没回宿舍,我担心她出事呢。”银霞说着,“好了,不陪你聊,我得去找她。”

    “那我跟你一起去找她吧。”夏满的心却剧烈地跳着,可宁静出事了,或者不见了,他会莫名其妙地窒息。

    宁静,你千万不要出事了。

    银霞点着头,“快跟我去找吧。”说完,他们跑过不一样的地方,发现没有的人影。在本来失望与担心中,夏满忽想起什么,“对了,我好像记得她去图书馆的方向去了。”

    “那怎么不早说啊,真是让我担心。”银霞狠狠地瞪着他,“奇怪,你什么时候变成关心宁静,”她觉得很奇怪,夏满是一般不会关心女生,就算女生做什么事情,他都视而不见,可是宁静的事情,他却主动找,主动关心。太明显了吧。

    “别误会,她只是我班的一员,不能缺少她。”夏满突然间结结巴巴地说,他好不容易才说的完整,表情更加不自然,好像别人一问自己昨晚做什么,我会担忧地把不敢实情说出来。

    “这样啊,我觉得你太可爱了吧。”银霞笑了笑,“好了,我们快去图书馆找她吧。”

    “嗯。”夏满和她奔去图书馆的时候碰到了夏芙蓉和季若晓,没想到和她们想的一样,只有图书馆没找,剩下的都找了。所以,她们觉得必须去图书馆找。

    “他是谁?为什么要跟你来?”夏芙蓉好像看到多余的外人,不悦道。

    “芙蓉,他是我班同学,夏满。”

    “夏满?我怎么没印象。”夏芙蓉打量着他,带着狐疑的眼神看夏满。这么帅的男生,跟着银霞来这,这是为了什么呢。

    “哎呀,你只是关心宁静,所以其他的人你都没印象吧。”银霞可以有机会来讥笑她,“别告诉我,见到帅哥,你失去了思维,才会假装不认识的吧。”

    “好了,今天不是说笑的话,我们找宁静才是重要的,你别忘了宿舍关门才十一点了,必须砸十一点之前找到。”季若晓鄙视银霞,宁静找不到了,她还有心情说笑话啊。

    “说的是。”夏芙蓉对着季若晓点着头,觉得她很有品味,银霞是脑残。

    夏满看着她们,淡笑,“看来你们很关心宁静,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们和宁静来自同一个学校的吧。”

    “这话没什么好聊,现在是找宁静的,不是来聊一推废话。”夏芙蓉看着他,“对了,你别跟着我们,你大不了乖乖去宿舍睡觉吧。”

    “夏芙蓉同学,我很欣赏你对我的语气,但是宁静是我同学,我有权帮你们去找宁静。”夏满没有怒气,脸上是淡淡的笑意,原来宁静的好朋友就是这样子,怪不得她交的好朋友真有大气。

    “芙蓉,你别说人家,人家是好心的。”银霞劝道。

    “得了,我们一起去找吧。”夏芙蓉没心情听下去,她只是焦急地想找到宁静而已,没别的想法。

    当他们感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玻璃大门已经全部被一把大锁锁上了,根本没法进去,这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银霞想到了一个办法是走后门,后门是一般来说不常人进去,可说是门锁得太放松了。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