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一章:记忆(4)

    “不,我曾给不少人治过病,惊讶的是我居然面对的是你这么年轻,短时失忆,你的病情很古怪,好像有什么记忆被强烈地封住,只是你不愿面对而已。”心理老师摇着头说,“真的不可思议,宁静,这是你亲自把自己关了,或者可说把记忆关在暗处。我看你需要慢慢来引导。”

    “那我需要怎么来被指导?”宁静问,心理老师的话是这样吗?怪不得她什么都想不起,只有隐约地记起不少回忆。

    真的如心理老师说的那样吗?宁静心里微微不安,她在给自己说,如果我想起了所有的记忆,是不是会对自己打击特别大?

    “你是不是要回学校吧?”心理老师问。

    “嗯,是的,马上回去。”宁静点着头,说,是呀,回到学校,她不是照样过日子吗?

    “那快去吧,你这样很晚去学校,这样会被记分的。”心理老师微懂,学校是有这样的规定,宁静是逃出时间来的,奇怪的是,她这么年轻,居然就奇妙地把记忆关在暗处,有什么事情打击她,这么沉重吗?她要好好耐心地看看宁静能走出来吗?

    “那么,再见。”宁静淡笑地说,她离开了,心里小声地说,抱歉,我也许不会来的,真的不会来,只有这样再见来道别。

    “下次再来,你需要治疗的。”心理老师在她的背影喊道,她忘了宁静离开的时候留下意味深长的话。

    回到学校的时候,宁静看到有一个少女和少年在争吵。一个熟悉的面容带着怒气,一个熟悉的面容带着淡淡有疏远。

    他们的面容很熟悉,宁静一看,没有惊讶,只是快步地在他们没注意到的地方擦过,走的很急匆匆。

    “阿满,我们谈谈吧,这样不可以冷战吧?”

    “乔乔,你打算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对我进行缠绕,你可知道我根本从来没有对你兴趣过,我只是简单地来说,我们可以是朋友,但是不可以是儿女情。”声音带着很有伤力的直接,夏满带着疏远的眼神看着她,不理会乔乔那哀求。

    “阿满,你这么要狠心对待我吗?”乔乔开始可怜汪汪,泪水貌似要真的流着,一看真的很适合当演员了。

    “对不起,请不要找我。”夏满说着,转身离开了。他本来有一点的难受,很快被他抹掉,不可以,夏满,你不能这么心软,至少她曾是你的最好朋友。

    “阿满,我恨你……”乔乔的委屈,伤心交织着,她把所有压在心里的不快全部发泄出来,呐喊成了她最好发泄的方式。阿满,他已经变了,阿满,他不再是她心中温暖的少年,阿满,他不再是属于她了。

    有种心碎的声音,散在地上。是乔乔已经狠心地把心碎得不像模样。

    阿满,你这样对待我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要你知道,你的残忍把我推入温暖之外,之外都是一片冰凉的世界。我要你懂,我的孤独,寂寞都是因为你。

    乔乔的泪水划过脸面,她才想起那么刻骨铭心的回忆,一个温暖的少年给她带来了一种鼓励和坚强,一闪眼过去了这么多年,现在,对她的人已经变成不再是那年的小男孩。

    Until5

    宁静受不了学校那嘈乱的声音,食堂也是,她本想寻找安静的地方坐下,吃中饭。她习惯坐在操场那边的木椅上坐下,备好的饭盒,吃的津津有味。

    夏满正好路过,他的视线好像被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当他回头看到一个少女坐在木椅上,边吃午餐,边发呆,神情好像是看起来那么悲伤。

    “宁静,你在这里吃饭?”夏满不知找什么话题来说,只好胡乱的问。

    “嗯,”宁静抬眼看着他,是他,让她有了安心的感觉,居然是他,为什么到处都是可碰到他,难道他和她有缘?

    “为什么不在食堂吃饭?”

    “这个,我不喜太闹。”宁静淡淡地说,“你呢?不吃饭吗?”

    “我不饿。”夏满淡淡地说,表情好像不怎么乐意,心情变得不怎么好,宁静看出来,她不喜去管,不喜去关心,她只有知道,假装不知。

    “原来啊,我吃完饭了。”宁静站起来离开,夏满看着她的离开,心有说不出的滋味,她真的是这么冷漠吗?

    宁静走着走着,感觉心变得好空虚……

    他们没注意到有人在默默地注视着,默默地愤怒,默默地恨到极点,我要的东西,你们不许拿走。

    宁静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是午休,等会下午两点上课,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有人冷不防地跑进来,拉着她的手腕,“日宁静,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她说的声音太大,大到外面走廊的女生们都听到了。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宁静很快冷漠起来,一看熟悉的面容,原来是她认识的乔乔,这女生是发疯了吧?

    “宁静,我知道你认识我的,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你这么不要脸,虚伪。”

    虚伪?呵呵,这是对她这样的话吗?乔乔是没资格说她的,宁静很冷静地看着她,“如果要我虚伪的话,全世界人们难道不虚伪吗?”

    “你……”被气得的乔乔看得几乎要愤怒,眼神冒出红火来,她恨死了冒出来的女生,她觉得女生很眼熟,为什么夏满因为她完全失去了自己,她恨死的是她,为什么她的出现,假装可怜,让夏满注意到她。

    “没话的话,请不要烦我。”宁静不是容易好欺负的人,她带着淡淡的语气,带有嘲笑,“你这样的病猫是不是该去动物医院了。”

    “宁静,有一天我会亲自把你推入地狱。”有没有见过女生为了一个喜欢的男生发疯,发疯到嫉妒,嫉妒深了,连自己没有了自己。她就是变成了恶毒的妖女,只会破坏,不会考虑后果。

    “好啊,我等着。”宁静很快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理会发怒的女生。

    直到女生无可奈可的时候走了,宁静很快流下泪水,在她熟悉模糊的记忆里,有个最好的人在她一旁保护她,守护她,为她打抱不平,她不记得了这是哪位人。

    夏满心情变得沉重,后来被兄弟们拉去踢足球,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兄弟们见他不爽,没有多问什么。

    终于到了可以外出的时候,宁静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一看是丁丁来信,按键一看,“宁静,我有件事很忙,不能和你去玩了,下次补偿给你吧。乖宁静,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吧。”下面是日期和时间。

    “嗯,不会怪你。正好我有伴。”宁静苦笑起来,回复道,她不想让丁丁知道她是一个人去的,要不然她会担心的。

    看来只有自己去了,哪有伴呢,只是自己发个安心的短信而已。宁静想着怎么去,还是走走比较好吧。

    她走在马路上,低下头思路,突然有三个少女带着说笑与她擦肩,忽然猛地记忆很快擦过,吓得宁静猛地站不稳,她捂着额头,呐呐道,“我怎么了?为什么无缘无故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难道是我失去的记忆吗?”

    “宁静?”有个熟悉的声音宛如来自天堂的那种感觉,恍若隔世,有个少女在宁静背后,拍了她的肩膀。

    “……”宁静回头一看,三个少女看到她,眼神变得吃惊,然后激动起来。

    “日宁静?真的是你?”

    “宁静?我没看错人吧?”

    “宁静,真的是你吗?没想到在这遇见你。”来自她们三人特别激动的话,她们笑得几乎要流泪。

    “宁静,还记得我吗?”夏芙蓉走到宁静面前,她喜悦地看着宁静,没想到她变得漂亮许多,可是气质和以前不太同了。

    “你们是……谁?”宁静带着淡然的眼神看着她们,只是她们的存在让她感觉有一件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亲密过,在哪里一起过,在哪里一起欢笑流泪。

    “宁静,别吓我,我是银霞啊,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吗。”银霞不可置信地看着宁静,她居然带着这样的口气对她们,说“你们是……谁?”

    难道她们认识的宁静失忆了吗?还是真的假装不认识?

    之前她们关心宁静过得好不好,或者担心她去哪个学校,怕她被欺负,她们的思念却来却多,以为自己会遇不到宁静,没想到老天爷的安排,让她们遇见了。

    这是很巧的吧?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宁静摇着头,“真的抱歉,有关记忆我已经不记得了。”她本想说伤话,可开口不了,好像有很长的感情无法剪掉,一要剪掉的话,她会失去了氧气,只有痛的滋味。

    

“宁静,没关系,我知道的。”夏芙蓉和银霞看着她,突然难过起来,“宁静,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可以放心的。”

    “我想问,我们以前认识吗?”

    “是的,我们还是最好的姐妹哦。”银霞说,可一说就哭了,“我记得我们是非常最好的朋友,而且是最相亲相爱的朋友,可是你却忘了……”

    “是的,宁静,你已经失去了记忆,我们还是在思念你,在想会不会遇见你。”季若晓看着宁静,难过地说。

    “对不起……”宁静弯下腰,“请原谅我,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

    “没关系,反正你需要慢慢记起来。”银霞摆摆手,“宁静,我们去玩吧,或者逛街吧,”她们三人带宁静跑去很多有关她们在一起的记忆,还有回忆,为了召唤她失去的记忆,可是到了傍晚,还是没法召唤起来。

    宁静会笑着说,这是什么啊?那边是什么啊?我见过吗?我不认识这样?东西好吃吗。这是我爱吃的吗?奇怪我什么一点没记忆?……

    问了很多废话,都是一无所有,三人摇着头,没想到宁静的记忆还是召唤不了。她们只好看着宁静天真无邪地做好自己。

    “宁静,这是给你。”在快要分开的时候,银霞把买来的东西递给她,“宁静,这是你以前爱吃的,吵着要我给你,是我太小气没给你买,现在我给你买了,记得回去好好吃。”

    “宁静,这是给你,因为以前你很喜欢我穿的白衣服,你本想去买,可是一到处找,找不到相似的衣服。你看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它,买下来给你。”

    “宁静,我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希望你想起我们的话,记得好好看照片,是我们的回忆。”季若晓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宁静,你看,我们真的是姐妹。”

    宁静看到的是五个人的笑脸,其中有一个是自己,笑的是那么灿烂。如她们说的没错,照片的我们是那么如姐妹亲,可是为什么我们就这样分开?

    “宁静,我们要走了。”夏芙蓉说完,就哭了,眼睛被通红起来。

    “宁静,你回去的话记得好好照顾自己。”银霞看着她,然后抱起她,季若晓也抱着她,最后夏芙蓉也抱着她,一个一个舍不得走了。

    她们以为宁静失去了记忆,总有一天想不起来的话肯定会淡忘她们,可是她们不知道,在她们离开的时候,在晚霞的到来的时候,有一个女生为她们哭了,哭的那么莫名其妙地伤痛,她最后一句话,“谢谢你们……可是我不记得你们,但是我相信我有一天会记起你们,会找你们,所以请你们等我。”

    回到宿舍的时候,宁静的心变得沉重,难过无数,她本想哭,可见有些女生们在,她不好哭。

    夜晚无月。宁静睡不着,出去散步,她想起下午遇见三位女生,她们对她哭,对她说了一大推话,说的令人蛋痛。

    她们认识我,那我为什么不认识她们?

    一个少女站在很久,她抬眼看夜空,看得很久,后面有一个少年在凝视着她,看得少年的眸底闪动着悲哀的眸子。

    日宁静?你孤独吗?

    我真想好好保护你。

    爱斯城大会堂里。

    台下无数粉丝的喊叫,挥着荧光棒,这是一片漆黑的嘈乱,声音响得很。台上是大家期待的人物的到来。

    当有个声音响起,“你们最期待的魔术师先生日温新要给你们表演吃惊的魔术,希望大家要睁大眼睛看着。”然后,他退出,等着大人物的到来。

    当光束落在舞台上,本来是照在大人物身上,可是迟迟不见大人物的到来,引起台下的粉丝们不安,蠢蠢欲动。

    有一个少年坐在沙发上,边享受着葡萄酒,他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真是愚蠢的粉丝们,难道他们不知舞台上根本没人。”

    “少爷,不好了,导演催着你快去,大家在等你呢。”雷福斯慌张地跑到他一旁,说。

    “告诉他,我本少爷病了,根本没法去,借口随你胡乱说好了,只要我不去就行了。”少年皱起眉头,不悦,是的,这么大的气氛,他根本不想去。

    “是的。”雷福斯转身离开忙去了。

    台下的粉丝们期待着,还是不安,突然嚷叫起来,“为什么他还没到来?”

    “他人呢?”

    “我们这么辛苦等他,他怎么没到来……”

    ……

    一个一个喊叫,嚷叫,真叫导演,主诗人忙不过来,他只有安抚台下蠢蠢欲动的粉丝们,“抱歉,听闻他病了不能赶到这里。”

    “是吗?那我们不是白来的吗?”

    “对,门票是不是该推给我们了。”

    “这不好看,我们不想浪费,走。”

    很快,不欢而散……

    电视里播放着舞台下的人们散去,带着不满地离开,下面有几个字:神秘人物——魔术师日温新,神秘不见。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看着,觉得这是最有趣的,他按着遥控器,按着一关,心突然汹涌而出的悲伤,我的哥哥……你看到了我的出名么?哥哥,你怎么可以走的早……

    他那么高贵,冷漠,可眼睑通红起来,在那时候,他听闻他的哥哥出车祸去世了……

    他记得哥哥答应他,说会给他看他的出名,走红,可是这一天到来,他的努力没白费,可是希望已经白费了,他见不到亲爱的哥哥……

    “少爷,事情处理好了,但是有人找你赔偿。”雷福斯出现了,弯下腰说。

    “知道了,你尽快处理好就行了。”

    “真的要处理吗?”

    “是的。”不处理,不给钱,他们是不会摆甘休的。那有什么办法呢,还不如一借刀两断。

    雷福斯看到日温新那红起来的眼睑,突然明白了,他沉默地退去,看着他边喝酒,边虐自己,这么多天了,他还是在虐自己……

    还是在自责自己……

    Until6

    “给我钥匙,我要兜风。”日温新穿着浅白色的短袖衣,白皙的皮肤几乎保养得很好,他那冰冷的面容,还是褪不去。

    他一旁站着穿的很整齐很有职责的雷福斯。

    “给你,少爷。”他递给他一大把钥匙,“少爷,你这是要去哪了?”

    “去兜风。”简单的话是他喜欢的风格,“跟我上车,我们一起去兜风,怎么样。”说话很有滋生,他带有无法抗拒的气质。

    “好啊,我正好喜欢兜风。”雷福斯微微一笑,优雅地拉着车门上了车,“我的大少爷日温新,这么有时间去兜风,不怕导演责怪你吗。”

    “请问,你是站在导演那边吗?”危险的眼神扑捉在雷福斯的身上。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