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一章:记忆(2)

    “小心,不好。”四个字带有惊呼,不知来自哪个男音,发出很有强烈的喊叫,好像在提醒陷入想入非非的人。

    话音还没落到这时候,足球擦过空气,带着呼啸的声音,正好对着正在发呆的少女,好在少女很快反应过来,一别开头,篮球就这样一秒地擦过她的发丝,然后往后掉了,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她回头看着红色的足球上下弹着,与大地有合有分。她已经茫然地看着足球上下跳着,有个如温暖的声线穿过她的耳边。“真不好意思,我的兄弟不小心踢出,真的抱歉。你没事吧?”

    少女一动也没动,少年看着她毫无反应,担心她是不是受伤了,“没事吧?受伤了吗?”

    “你是谁……”少女传过头看着他,那冷漠的眸子看着他,看得少年吃惊。

    “日宁静?”少年脱口而出,这不是乔乔嘴里说的那个新来的新生吗?她怎么会跑到这里?对于邂逅的这时候,他居然不敢相信自己遇上了日宁静。

    可是……她带着冷漠的表情看着他,还问你是谁。声音好轻,轻到她已经恐惧陌生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吗?”日宁静打量着他,本想找个熟悉的感觉,可是她感觉不到他身上带来的熟悉,只有陌生的感觉。那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

    “宁静,我叫夏满,其实我们不认识,但是我见过你。”夏满的心突然在这一秒缺少氧气,心有特别兴奋的那种感觉。

    “夏满?可是我不认识你。”宁静淡淡地说,然后转身离开了,她不喜和陌生人打交道,不喜和陌生人取乐,她只有沉默地和别人保持着距离,不爱说话,不爱笑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宁静……”夏满本想叫住,突然背后兄弟们喊着,“喂,满,你耽误什么了,我们等着你呢。”

    “喂……”

    “等等。”夏满回头喊着,他本想找少女说,可是她已经走得很远,不知她是不是故意走得很快?

    他突然有种失望的感觉,只好转身去和他们踢足球了。

    不对?她不是我们班新来的新生吗?这不是很好吗?夏满走到操场的时候,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日宁静,果然好听的名字,希望能碰见你。

    日宁静回到站的原点,雪妮在担心,看到日宁静来了,拉着她,“喂,你去哪了,吓死我了,我担心你不见了。”

    “妈,办事好了吗?”日宁静避开话题,问。

    “嗯,给你安排好了。”雪妮点着头,“好了,我们回家吧。妈妈等下给你做着好吃的晚饭。”

    “好。”日宁静淡淡地说,跟着雪妮离开了。

    回到家里,日宁静看到丁丁在等着她来,“宁静,”丁丁拉着她到桌子面前,“宁静,我给你买的甜心,看看好不好吃。”

    “不必了,我肚子不饿。”日宁静心情很空虚,她摇着头,只是觉得太累,很想睡觉。“丁丁,我想睡觉。”

    “好吧,去吧。”丁丁的笑脸微僵住,她发现宁静不再是原来的宁静,自从失忆之后,她一句没提,沉默。话很少。

    可是为什么,丁丁突然想哭的冲动,这不是她眼里那活泼的日宁静,可是为什么觉得原来的日宁静离她却来却远。

    日宁静一眼没看她,转身上楼去了,雪妮在背后偷偷擦泪,她对她很纠愧,要不是她,日宁静就不会这样了。

    “阿姨,别哭,宁静会好起来的。”丁丁叹息,开始明白了天下可怜父母心。她上前安慰,可见雪妮失控了情绪。

    “都怪我,是我没好好照顾宁静,是我让她孤零零地过着一个人的生活。”

    “阿姨,宁静见你变成这样,她会担心的,再说你是她心中最棒的榜样。”丁丁见雪妮哭凶了,赶紧去拿纸巾递给她,“阿姨,有一天她会想起来的,反正不急呢。”

    “嗯……”雪妮拭去自己的泪水,“丁丁,这些日子要麻烦你了,因为我这段时间要出国,所以还特意拜托张妈来照顾宁静,不过希望你要照顾好宁静,等过了几个月之后我会回来照顾她。”

    “嗯,放心吧,我会尽快做到这责任。”丁丁点着头,保证道,“阿姨,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宁静,”

    “嗯,这孩子,我懂。”雪妮点着头,她可以放心了,但是她担心的是日宁静会好起来的吗?

    最后的霞是在孤零零地收回来,迎来的是黑暗的到来,大家恐惧的黑暗会不会有一丝光线?

    一个少女拉着一个少年,奔去小港道上,港道两旁是竖立着几幢平楼房,造型怪的很。“阿满,你可知道我妈要做香喷喷的鸭腿,这不是你爱吃的吗?我妈妈特意让你来我家吃饭呢。”一个少女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脸,她在炫耀自己的妈妈做的太好吃,可以吸引不少人搀着呢。

    夏满走着,根本没听到乔乔边说边跳着,兴奋得很。他想着一个画面,一个少女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记忆里,无法淡出来。

    ——“真不好意思,我的兄弟不小心踢出,真的抱歉。你没事吧?”

    少女一动也没动,少年看着她毫无反应,担心她是不是受伤了,“没事吧?受伤了吗?”

    “你是谁……”少女传过头看着他,那冷漠的眸子看着他,看得少年吃惊。

    “日宁静?”少年脱口而出,这不是乔乔嘴里说的那个新来的新生吗?她怎么会跑到这里?对于邂逅的这时候,他居然不敢相信自己遇上了日宁静。

    可是……她带着冷漠的表情看着他,还问你是谁。声音好轻,轻到她已经恐惧陌生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吗?”日宁静打量着他,本想找个熟悉的感觉,可是她感觉不到他身上带来的熟悉,只有陌生的感觉。那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

    “宁静,我叫夏满,其实我们不认识,但是我见过你。”夏满的心突然在这一秒缺少氧气,心有特别兴奋的那种感觉。

    “夏满?可是我不认识你。”宁静淡淡地说,然后转身离开了,她不喜和陌生人打交道,不喜和陌生人取乐,她只有沉默地和别人保持着距离,不爱说话,不爱笑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宁静……”夏满本想叫住,突然背后兄弟们喊着,“喂,满,你耽误什么了,我们等着你呢。”——

    “阿满,你在想什么呢。”乔乔的耳边是一阵安静,觉得很奇怪,怎么感觉没人在她耳边轻声,大骂她,疯丫头。可是现在不同了……

    她感觉好像要失去了什么?当她回头看到,夏满在想着一个女生,想的那么入神。

    “阿满,喂……”乔乔嘟着嘴巴,不悦,臭小子是故意当她吹风吗?很好,她要做出厉害的手法,看看他还敢不敢想入非非。

    她用力地踢着夏满的下腿,踢着他忍不住收回思维,痛的他终于骂起来,“乔乔,你这疯子,不呆在神经病院里多可惜呐。”他的表情很快恢复,声音还是从以前蹦出来。

    “喂喂,这才是我喜欢听的这样。”乔乔满意地看着夏满,他瞪着她,这是熟悉的感觉,可是有种缺少最好的东西,恐惧的滋味弥漫着她的心头。

    夏满好像和以前不同了,他变得不再是和她斗嘴的夏满,他对着她说,“乔乔,你回家吧,要不然你妈妈担心呢。我得先回去好好照顾我奶奶。”

    声音怪怪的,好像没有带有感情的,乔乔一怔,看着夏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有种害怕,委屈的泪水已经流出来了。

    “我为什么要哭呢,我这傻瓜呢。”乔乔用力地拭去自己的泪水,努力让自己扬起没什么大不了的笑容,可是笑容笑的好累,虚伪得觉得自己笑的好苦涩。

    夏满,我发现我们根本已经变成了距离万千的距离,可我们已经回不到原来的那时光,阿满,我这么喜欢你,简单的喜欢,你懂吗?

    在她的记忆里残留着最温暖,最美好的回忆——

    乔乔被妈妈赶出外面,她一无所有地乱跑,跑着跑着,流着面容的是泪水,她委屈得很,本想好好地找个发泄,她遇见了安静的男生。

    

他呆呆地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在他面前流下泪水来,他很笨,什么都不会去安慰,只是走过来给她手帕,“不要哭,妈妈说女人是水做的。”

    乔乔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就放肆地哭着,把承担的痛苦都发泄出来,她狠狠地拭去泪水,瞪着他,“喂,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夏满。”小男孩对她说,简单地说,看出他是那么单纯。

    “夏满?对吧?我记得你是我家邻居的小男孩吧?很好,以后我会找你,记住我叫乔乔。”说完,乔乔转身离开了。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跑远的少女,他本想说,“我家不在你邻居,但是我已经换个地方了……”

    想着,乔乔觉得自己特别狠可笑,为什么突然感激夏满,为什么突然却喜欢他,为什么突然天天陪着他。

    这是一种喜欢的感觉,这是一种暗恋的感觉,可是夏满从来没当她当成女友,而是当她是一种亲妹妹的感觉。

    乔乔懂,她什么都懂,自从踢足球比赛之后,她本想找他告白,可是他婉拒了,说有一个特别的感觉吸引了他的心,让他念念不忘的。她不知他念念不忘的女生到底是哪位。

    想着,她感觉有一种的喜欢变成一种伤害的方式。爱情是这样,你会在错误的地方遇见了不该爱的人,会在对的地方错过了爱你的人。

    Until3

    血红的世界。一个少年的温柔。他张开背后的翅膀,面前一位忧伤的少女。

    “宁静,对不起,我走了……”

    “你要去哪了?”

    少女恐惧得看着他,看着他一点一滴地消失在她的眼前,恐惧到她忍不住喊着,“城希。”

    是梦?真的是梦吗?现实是有梦吗?现实是这样真的梦吗?一个少女从噩梦猛地醒来,醒来的时候,心脏跳得很厉害。

    “城希?城希到底是谁?”少女抚摸着额头,她熟悉的名字好像淡出了她的记忆,她继续拼命地记住,可是记忆真是奇怪,好像有熟悉的名字都淡出来。

    “宁静,你没事吗?”端着早餐的丁丁走进来,看到宁静被吓得脸色苍白,她的眼神变得空虚起来。

    她大概从噩梦醒来的吧?丁丁觉得她好像遗失娃娃的孩子,害怕迷宫的孩子。心疼得摇着头。

    “丁丁,你知道有个名字叫……”宁静好像想抓住一丝光线,可是她把熟悉的名字都忘了,本来说下去的几句话,最后的两个字她无法说下去,这是为什么呢?

    “慢点,安静下来,你好好想着,你想说什么呢。”丁丁赶紧放下早餐,抱着宁静,微颤的宁静,生怕她像玻璃娃娃似的,一掉,就摔了。

    “丁丁,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真的都不记得了。”说着,丁丁哭喊着,“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我不记得了?”她边说边捶打着。

    打着丁丁的身上很疼,疼的如她的心在流血,她懂,什么都能懂,她已经累,不忍心看着宁静变成这样。

    真相总是伤害人。丁丁是在宁静失去记忆之后才知道真相,他们的伙伴城希为了买冰淇淋而出车祸,去世。宁静的男友城希也去世了,她不清楚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宁静就在那时候失去了记忆,可是她根本没出车祸呢。

    老天爷真是捉弄人,他们送走了一个深爱的伙伴,一个深爱的男友,生痛不如死。

    看着宁静带着茫然的眼神,残留着泪水的眼睑,她实在很纠结,到底要不要揭开真相的秘密?她要不要对她说,你的男友城希去世了?

    可是她想起有人叮嘱她,不要告诉宁静真相,也不要让她知道,免得她遍体鳞伤。不告诉是好事,还是告诉是好事?

    纠结让丁丁已经左右为难,进退两难。

    为了宁静的幸福,她只有不告诉,也不让她知道,为了让宁静有了一个很好的环境,她确定了不让她碰触有关城希的回忆。

    她这样做是自私的想法,这是为了宁静好。

    那么,宁静,请原谅我的做法,请不要怪我的做法,真的,我希望你要得到一个开心,坚强的。

    宁静,我做出来不会后悔。

    “宁静,其实是你幻觉的,其实根本没什么的。只是你最近太累,会产生幻觉的。”丁丁抚摸着她的头,“看你被吓死了,我给你准备好的早饭,快吃吧,等下一起去散步吧,你知道今天是我好不容易向学校讨来的请假哦。”

    “是吗?”

    “嗯,快起床了,你这懒猪,是不是我要招待你啊。”丁丁说着,可是心却难过起来,难过得她都压下去。

    表情是容易暴露的,日宁静的精神很敏感,她不能这样做,只好继续强颜欢笑而已,为了宁静,她什么都能做出来。

    “丁丁,我妈呢?”

    “你妈出国了,说什么公司需要一点处理,反正她会很快回来的,别担心,你妈会照护好自己。”

    “嗯。”宁静淡笑地说,“丁丁,你果然了解我,可是,我已经不记得了,你会怪我吗?”

    “没事啊,我不介意,只要你好起来,我可以放心。”丁丁拉着她起来,给她准备好衣服和裤子,本想帮她搭配。

    “不了,我自己可以做,那么你先去吃早饭吧。”宁静说。

    “嗯,”丁丁走出去的时候,可泪水忍不住落下,宁静原来还知道她没吃早饭,还是和以前一样,可是有件事情变得不同了。

    宁静,你一定要好起来,真的,别太累。

    日宁静吃好早饭,和丁丁出去散步,走着走着,熟悉的感觉扑鼻而来,宁静停止脚步,感觉有很多的画面一闪而过……

    很快地就消失,消失到她恐惧得觉得这是快要失去重要的回忆,她紧紧地握着丁丁的手,“丁丁,我感觉记忆好像消失了,我好害怕……”

    “你说什么?”丁丁觉得有事不妙,赶紧拉着宁静回家,她害怕宁静走下去,会被回忆打击得遍体鳞伤。

    “宁静,我们快回去吧,可能你病了,需要吃药。”

    “真的?我生什么病?”日宁静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她记得妈妈根本没对她说你病了,这是隐瞒着她吗?

    “是的,其实生了很严重的病,比如发烧,什么啊,我都不知道,医生懂呢。好了,宁静,我们快回去吧,我想起来你的药还没吃完,我必须要给你服下药。”丁丁慌张地拉着宁静离开,往向家的方向。

    丁丁开始担心了,日宁静好像在一步一步地进入恢复中,她害怕总有一天宁静得知她深爱的男友去死了,会是怎样的感受。

    回到家里,丁丁赶紧给宁静服下药,宁静看着她,看着她那惊慌的眼神,“丁丁,我觉得你们有件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

    丁丁摇着头,“我这么会瞒着最爱的宁静,其实是你产生幻觉的。”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失控,生怕失控之后把一大推的真相都说出来。

    为了宁静,我不能这样失控。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