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第一章:记忆(1)

    三个女生相视,然后难过起来。她们没法露出平常的笑容,可脸色是阴沉沉的,也许学校要走爆消息了。

    不知会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要发生?城希的去世对她们来说是定时弹,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炸掉。

    “我们去看宁静把。”夏芙蓉终于打破了原本沉寂的气氛,她不想这样下去,大家都难过得很久很久。城希的去世,日宁静失去记忆的事情,她们预料到有麻烦的事情要发生。

    当她们站在门外,凝视着抚摸着空气的少女,她突然傻笑,突然悲哀地哭了,这是她心里的变化,复杂得没人知。

    日宁静感觉有两个字已经深深地记在心里,记在骨里,可她却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字,她只有努力地去想,去想到底是什么个字。

    三人看着摇着头,叹息,她们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夏芙蓉对她们摇着头,示意别进去了。大家觉得这是赞同的,于是一起离开了。

    她们走之后没看到一个少女走过来,走得几乎不稳,她带着悲痛的表情,好像是失去的亲人似的。

    日温新,你怎么提前走了……你怎么快死了,死的我不敢相信你真的死了……

    少女露出淡笑,我以为我来这里是要报复你,把你们分开,可是是我想错了,死亡把你带走了,可死亡却让我恐惧得失去了你。

    当经过病房外的时候,她突然停止脚步,头转向有个玻璃的方块,可以透过玻璃看到一个少女痴痴地笑了,笑的没心没肺似的。突然,温夕的眸底闪过一丝怨恨,日宁静,你抢走我的幸福,我要把幸福抢回来,可你却把我的幸福毁掉,我也要把你的幸福毁掉。日宁静,要怪你不该抢走我的日温新。

    想着,她的怨恨却来却深……

    走到太平间的时候,有个护士叫住她,“小姐,这个万万不可进去。”声音带有一点的提醒。

    “……”温夕没回答,她的视线停在被白布盖住全身与脸的人,已经分不清哪个是日温新,看,躺在人数很多,盖着的白布很多,看得一般人会心寒颤。

    日温新,你的尸体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的尸体……

    “小姐。”护士不耐烦地叫喊着。

    “别吵我。”温夕突然脸色微怒,她瞪着缠着不放的护士,她特别好烦,她就是本来看看日温新,就这样下逐客令吗?

    如果没有护士的缠烦,她早就安静地看着尸体,在慢慢地寻找着日温新的身影,可是护士确实打扰了她,让她找不到日温新的身影。

    “烦死了,我走了。”温夕觉得没心情看下去,就转身离开了,可一转身,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流下。

    日温新,你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为什么故意避开我,为什么忘了我们当初美好的回忆,你难道这么狠心就不给我留着美好的回忆吗?

    想着,她离开了医院。

    Until1

    城希出车祸去世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学校,每个学生听到了,叹息,这么帅的少年,这么年轻的少年,去世了多可惜呢。

    日宁静已经成功地出院了,可她什么都不记得,三个女生在尽量让她慢慢地恢复记忆,慢慢地想起她们和她的回忆,可在努力的过程中,她们得到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来的快,来的令她们根本没法调整好心态。

    城希成为学校最纪念的学生,去世的学生。日宁静得到了严重的处罚,所以她得到了被开除的下命令。

    一直在国外的父母听闻,赶紧地赶过来,多次哀求校长,校长因为保住学校的名声,拒绝了他们的哀求。

    最后,日宁静被他们带走了,在走之前,他们拥抱着她,轻唤,宁静,真的对不起……这是一个最后的霞,收回了最温暖的白天。

    三个少女站在校门口,凝视着离开的轿车,可眼眶不争气地红起来,日宁静后来就离开了她们,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她们相信,会有一天遇见有一个少女叫日宁静。她们会在日宁静面前,轻唤,宁静。

    后来,过了几天,温夕突然退学了,说什么这学校对她来说没什么怀念,她的突然不告别,引起了男士们深深地受到打击。

    三人的消失,已经在过了几年之后,淡出了学校的记忆。

    当夏芙蓉,银霞,季若晓三人欢笑的时候,走过她们曾和日宁静一起的地方,忽然间沉默,忽然间有想哭的冲动。

    “芙蓉,我想宁静了?”

    “嗯,我也想宁静,发现她离我们好远,好远,远到我忍不住想去追。”

    “不要说了,说的把我弄得要哭了。”夏芙蓉说的真的,她听到银霞和季若晓的话,忍不住哭了,哭的好伤心。

    当她们拥抱着,哭的得放肆了。

    日宁静换个新的发型,她有着温顺的柔发,被可爱的发夹别着,她在爸妈的安排下,转去一个叫星天晴学院。

    这是最好的学校,培养出不少人才,大部分都是保送国外。这么好的条件,爸妈乐死了,为了赔偿好久没陪她,决定让她去星天晴学院,特意让丁丁有空来照顾她。

    “宁静,我给你安排好了,下个星期可以去星天晴学院。”雪妮抚摸着宁静的面容,“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没好好陪你。”

    “妮妮,准备好了吗?”日龙喊叫。

    “嗯,准备好了。”雪妮看着日宁静,然后和他离开了。

    剩下的日宁静,她觉得好无聊,可为什么,她感觉心好空虚,空虚到她突然怀念原来的学校,那边的熟悉,她居然想不起来。

    她记得离开的时候,三个少女对她流下泪水,流的是那么伤心。可是她会有一种很痛的感觉,痛的她无法呼吸过来。

    她们到底是谁?可我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她们的存在?

    后来,她突然吐出两个字,“城希……”

    一说到这,她猛地打个激,然后抚摸着空气。眸底弥漫着茫然,如雾透不过似的。

    马路上擦过无数的车辆,擦出很大的响声来。广场到处是大屏放着婉然的声音,“惊艳的魔术师日温新今夜马上要到爱斯城大会堂出演,有欢迎魔术师日温新出场。”

    一个年轻的记者采访,“温新,你打算给大家带了什么样的惊讶。”

    “暂时还没想好呢。”日温新带有拥有绝美的容貌,一看熟悉的容貌实在和某人太像。他带有冷漠的浅笑,“所以我很低调,不喜公开。”

    “这样,温新先生,你为什么突然来爱斯城大会堂,是因为出演,还是另有原因。”记者是故意问,问的日温新没法开口。

    “我想我不便说。”温新脸色冰冷,他淡淡地说,眸底带有冷的几乎冰冷的感觉。

    “这样,那庆祝你出演成功。”记者见他没有回答,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温新先生,这次采访结束,愿下次采访成功。”

    记者的笑容带有笑意,摸不透来的笑意。是的,她要想办法搞定日温新,她想知道有关日温新的事情。

    这次的采访,她居然一无所有,居然挖不到最大的消息。该死的,日温新是传说中难搞定的家伙。

    日温新,三年前居住法国巴黎,多次演出,多次死里逃生,他的存在,大家觉得这是不可缺少的人物。

    后来,他突然回国。突然放弃了居住法国,突然放弃了还有继续的好结果,居然跑到艾斯城这小小的城市来。

    他的到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别墅。

    四周都是玻璃窗,根本没墙。水晶灯悬挂在天花板。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少年,他拥有冷漠的面容。

    玻璃杯里放着棕色的液体,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在他的手里握着,好像宝贝依靠着温暖的手掌。

    在他的摇晃下,玻璃杯冒出白沫来,“真是麻烦,居然想挖我的底线。”日温新带有戏谑的笑容,笑的一看起来好冷,冷的几乎要拒绝千里外。

    “少爷,你看怎么办。”在他身边站着一个少年,他叫雷福斯。他是日温新最好的伙伴,也是最好的知音。

    “怎么办就这样怎么办。”日温新不喜多言,他只是简单地说,“福斯,我信你懂的。”

    “是,我尽快会处理好。”雷福斯说完,转身离开了。

    

日温新靠着沙发背,他手边放着几张过期的报纸,报纸上有一个图片,旁边有几个黑体字。

    爱斯城,我回来了,我熟悉的味道,我回来了。不知我的回来,是不是最对的选择?

    日宁静无聊只好跑到外面,她逛着,逛到路上,一个少女跑过来,“宁静,你别走动,走动的话,我可承担不起哦。”

    “丁丁,我不是小孩子了。”日宁静好笑地说,“反正我不是三岁小孩子呢。”

    “安了,我知道你会这样说,好了,你想去哪了,我陪你去。”

    “好。”日宁静思考着,不知要去哪了,可她觉得有个地方应该好玩的吧。

    “丁丁,我们去美食街吧,哪里有很多美食呢。”

    “是啊,我记得你很贪,什么都能吃。”丁丁笑着,说。

    “好了,你只是会笑话我。”日宁静淡淡地说,不再是以前好动的女生。

    “好了,我们快去吧。”丁丁拉着日宁静离开,她们的离开,正好拐角开出跑车,跑车里坐着一个少年……

    星天晴学院。

    一个少年在训练踢足球的时候,他心不在焉,脑海里浮现上次亲眼看到的画面,很悲惨的画面,不知他怎么样。

    画面——

    “你……”夏满拿她没办法,本想教训,谁知有种拍的响亮,打断了他继续要说下去的话。

    “阿满,有人出事了。”乔乔的眸子猛地闪动起来,恐惧已经显露起来,她好像看到了可怕的场面……

    一个人影被卡车撞得飞过最高五米,然后失去了翅膀似的,沉重地落在柏油路上,一大推血从他身上流着,流着流着。

    “希?”日宁静猛地完全失去了思维,在她的世界内,她看到了她深爱的男生被卡车撞飞了,撞在不远处的地方。

    呼吸变得困难,思维变得乱起来,情绪变得失控了,日宁静好像发疯似得,不顾有危险,冲过去,在大家的视线下,抱起他,“城希……城希……给我……”说着,她开始悲痛地哭着……大家为她惋惜,赶紧帮忙打电话。

    “乔乔,你赶快回去。”夏满丢下一句话,跑到路旁,看到一个少女悲痛地抱着少年,有个妇女告诉她,少年已经死了。少女不听,骂着,他很好好的,哪有死了,你全家人死了。

    妇女被骂回,叹息地摇着头离开了。她很理解女生失去了男生,情绪变得失控了。——

    ——少年看到一个女生的面容,一怔,有种熟悉的画面闪得在他的脑海里出现……

    “宁静,你怎么来了?”城希看着她,惊讶地说。

    “嘿,是来看你啊。”日宁静带着矿泉水和毛巾递给他,“我的爱心,你要接受吗?”

    “嘿,当然呢。”城希的笑容很好看,很耀眼,他接过看着,“你的爱心很特别,我喜欢,宁静。”

    “哼。怎么不亲我呢。”

    “好。”城希笑着在她的左脸颊亲吻下,还有在她的鼻翼上刮了一下,刮得她咯咯的笑着,笑着很可爱。

    原来是他们……

    少女发疯似得抱着他,喊着城希……城希……

    少年在她一旁,听着听着,听得他开始对她心动,开始对她很想保护的冲动,这女孩好像失去了安全感,害怕得找不到方向。

    城希?少年恍然,原来躺在她的怀里的少年叫城希,这么好的强手,失去了他,真可惜……

    少年沉默地看着她,直到救护车来了……——

    回忆完毕,他心不在焉的时候,有个女生很调皮,没事在他面前晃,“阿满,你听说了我们班里要新来一位女生,她人很奇怪,不爱说话,不爱笑。”

    “哦。”少年没心情去想什么新来的女生,他脑海里都是少女那悲伤的面容。

    “阿满,你有在听吗?”乔乔生气地踢他的下腿,不满地说,“满,你在想什么呢。”

    “乔乔,你打算什么时候放过我呢。”夏满皱起眉头,转身离开了,他开始厌倦了乔乔没事找事,没事缠绕他不放。

    “阿满。”见夏满离开了,乔乔就赌气地离开了,“臭阿满,臭阿满,”狠狠地骂一顿之后,离开了。

    夏满终于摆脱了麻烦精,遇到了师兄金善。他带有好消息告诉他,“你知道吗?听说我们班要新来一个女生,你有没有兴趣哇。”

    “得了,我对什么新来的女生没兴趣。每年都是这样新来女生,难道没新来男生吗?”

    “有啊,你不知道,等着新来的老师,听说名气大的老师,所以我们在等着见大人物呢。”金善说着,幻想着美好的画面。

    “好了,你继续八卦吧,我对八卦没兴趣。”说完,夏满离开了。

    “喂……”金善本想说,自己的话还没说完,他怎么急着走了,太不讲理了吧。

    回到教室的时候,夏满听到大家议论着是有关新生的事情,说什么,好像是那个学院被开除而传来这里。说的特别难听。

    这件事,夏满不怎么喜欢去管,这是他们的做法,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是……新生的到来,夏满开始突然关心,他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生。

    ——“阿满,你听说了我们班里要新来一位女生,她人很奇怪,不爱说话,不爱笑。”——

    那么到底是谁,夏满想到乔乔的话,觉得和有一个女生很相似。

    Until2

    日宁静站在教学楼,看着陌生的环境,看得她的心却来却恐惧,她到底在害怕什么?日宁静觉得这是第一次的奇怪感觉。

    难道她以前有恐惧这样的相似吗?她不记得从哪里出来,从哪里进去,她什么都不记得,记忆好像是空白,空白到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宁静,等妈妈。”雪妮要去处理,她走之前提醒,“宁静,记得别走动,等妈妈来找你。”

    “好。”日宁静点着头,从那时候,她变得很安静,不爱说话,不爱笑,可是她感觉有种熟悉的回忆好像被遗失在遥远,什么也找不回。

    雪妮叹息,然后离开了。

    过了很久,雪妮没来。日宁静开始觉得无聊了,忘了妈妈的叮嘱,往走廊走,走呀走,走下楼,再次走到很近的操场。

    她看到操场上他们在争着球,直到球踢进守门的时候,欢呼就开始了。

    她看到几位少年,喜悦的笑容……

    好像有什么回忆冒出来,刺激她的脑。

    ——“宁静,你怎么来了?”城希看着她,惊讶地说。

    “嘿,是来看你啊。”日宁静带着矿泉水和毛巾递给他,“我的爱心,你要接受吗?”

    “嘿,当然呢。”城希的笑容很好看,很耀眼,他接过看着,“你的爱心很特别,我喜欢,宁静。”

    “哼。怎么不亲我呢。”

    “好。”城希笑着在她的左脸颊亲吻下,还有在她的鼻翼上刮了一下,刮得她咯咯的笑着,笑着很可爱。——

    她猛地抓着空气,“城希?”

    然后记忆消失,她用力地打着自己的脑,“我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会想不起来,为什么……”说的好无力……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