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前篇(4)

    不要想多了?宁静猛地才知道原来是她对爱情的敏感太过强了,她害怕会失去他,害怕他被抢去,她宁愿世界只有他可以来陪她,不可陪所有的女生。她因爱情产生了占有欲,巴不得排除一直接近他的异物,因这,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爱情就是让一个人的智商变得零,她就是这样。

    他们走进食堂的时候,香喷喷的饭味飘着半空,宁静闻到居然是她最爱吃的牛肉排骨,激动得拉着城希的手腕,“希,你闻闻看,还记得我给你的那牛肉排骨吗?”

    “嗯。”城希浅笑起来,他这次才发现她和刚才没有很大的差别,可为什么她瞒着不好的心事,不告诉他?

    当他们点好菜饭,去找位置坐下来吃,宁静的视线在牛肉排骨,根本移不开。城希好笑地看着她,“你这么想吃,那快吃吧。”

    “嗯,那是必须的。”宁静低下头,吃着,吃着她快要满足了,把刚才的事情忘在脑后了。她的脑海里只有美食。

    等他们在吃着,银霞端着饭过来,她没想到人数太爆了,一个位置居然没有,她在纳闷的时候,视线落在一对幸福的恋人的身上。

    “宁静?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嗯,可以的。”宁静点着头,“银霞,什么时候可以放假呢”

    “不知道呢,我也希望快点放一个小假,这样我们可以大口大口地吃着,睡觉。”原来是银霞的小康生活啊。

    “呵呵。”宁静觉得她好活力,说话变得有趣多了,她和城希相视而笑了。

    “宁静,这位帅哥是你男友啊?看起来是我要的菜。”银霞开玩笑道,她打量着帅哥,突然很羡慕宁静居然有这么帅气的男友。

    “去,别打我男友的注意。”宁静假装凶巴巴地说,她突然担心他这么帅,肯定追他的人数比较多,可一想到这,她才知道,这是没安全感。帅哥却长得帅,给你一个难以没法的安全感。

    “好了,宁静,反正他不是我要的菜,嘎嘎。”银霞说着,然后当吃完的饭盒拿走了,“宁静,猪你们好运。”说完,她离开了。

    当吃饭完后,城希问,“我们去外面散步吧?”

    “嗯,好的。”宁静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毕竟他们之间是不能隐瞒着,这样会没有信任这两个词语。

    他们走在一个绿荫道上,宁静很久很久沉默,才突然开口,“希,我担心有一天你会离我很远。”

    “为什么也这么说?”城希没有惊讶,他带着叹息,“宁静,我可以对天保证我一直爱着你,除了女生以外。但是你要相信,我对你是一片真心的。”

    “我相信,但是我很害怕你有一天会看上别人……”

    “傻瓜,我也害怕呢。”城希说着,突然笑了,“反正我相信你一直在乎我,怎么?你吃醋了?”

    “哪有。”宁静避开他,他说的没错,她莫名其妙吃醋,莫名其妙担忧,是因为她在乎他,害怕失去他。

    “好了,宁静,别想这么多,你要记住我们是互相喜欢,没别的。但是我们需要信任的。”城希拥抱着她,“宁静,这样不会白费我追你的力气。”

    “嗯。”宁静在他的怀里扬起好看的弧度,她的心情变得更加好。

    他们没看到经过一个少女,她的心突然变得暗淡起来,她不想去破坏,只是远远地看着,羡慕。

    回到宿舍里,宁静被芙蓉拉着,“宁静,你讨厌我吗?”

    “没有啊,你怎么了?”宁静被问的莫名其妙,她不知道芙蓉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可她一想到在食堂她对她的神情……难道是她不该?

    “宁静,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自从你为我送饭的时候,我对你心存感激,真的很想和你交个朋友。”芙蓉说着,是她的真心话。

    “嗯,对不起,在食堂我对你失态了,也许我心情不好吧,请体谅,反正我不会嫌弃你的。”宁静很抱歉道,她知道自己吃醋了才会对别人不好。

    “谢谢你,宁静。”芙蓉笑了,她本想说你们在一起,我可以祝福,但是她不会跟她抢她的男友。

    可她没有回答,突然冒出一个银霞,她气呼呼地说,“还有我呢,你们真是的,把我弄忘了。”

    “恩恩,有你的份呢。”芙蓉觉得好高兴,居然有两个人不嫌弃她。

    “好了,马上要睡觉了。”宁静提醒,她们就赶紧去洗脸。

    当灯一关的时候,宁静陷入失眠的状态,她一直想着丁丁,不知她在那过得好吗?在她一直藏着手机,突然响起来。

    把她吓了一跳,她拿出一看,居然是丁丁的号码,这家伙居然听出我的心声来……

    “丁丁,我想你了。”

    “宁静,我也是,呜呜。你知道吗?我室友人都很好呢,我很喜欢和他们相处。”

    “嗯,我这也是。”宁静知道有四个人不合,但是她只是不打击她们。

    “宁静,你在那好吗?”

    “很好呢,有城希在呢。”

    “早说嘛。洛城也对我好,只是我特别很烦他,再说我也很喜欢他,舍不得嘛。”

    “呵呵,只要你好,我可以放心了。”宁静说着,突然有想哭的冲动,她们分开了,居然在不同的学校,她们是没法可以见面的。

    “宁静,等,别挂,下周七我们在咖啡厅见。”

    “但是……”宁静本想说,根本没法放小假,谁知对方就挂断了,好像急匆匆的,生怕被人发现似的。

    下周七?在咖啡厅见?她根本没法赶到这,再说她没法出去呢,她只好等着找城希谈。也许丁丁找她,她心情大好吧,心情大好让她不再失眠了,然后陷入好梦中。

    Until6

    早晨,大家还是一如往常奔去操场晨跑,宁静开始跑的慢,她在等着城希跑到她身边,可她发现居然找不到城希的影子。

    可好像城希一失踪似的,让她那心变得空洞洞的,害怕的滋味袭上心头,城希?她四处找人,被体育委员发现,他指着她,“这位学生,你怎么不跑好,给排队去。”他生气道,可宁静根本没听进去。

    夏芙蓉见日宁静边跑边找人,她见体育委员生气地几乎要走过来,赶紧跑到她面前,拉着她,“宁静,快点排队,要不然你被处罚的。”

    “城希呢?”宁静根本么在乎这话,她脑海里只有诚希,她拉着芙蓉说。

    “你说城希?他在宿舍里休息,听说生病了。”

    “什么?他病了?”宁静惊呼起来,“病严重吗?”

    “还好了,没事。”芙蓉见宁静这么关心他,为他担心,忍不住很想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去?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

    宁静拉着她的手,“你帮我请假,对老师说个谎,我生病了,不去上课。”

    “为什么?”芙蓉本想问,宁静转身离开了,芙蓉摇着头,原来爱情是这样,奋不顾身的。

    银霞跑到她一旁,“你在看什么?我怎么没看到宁静?”

    “她去找男友了。”夏芙蓉淡笑地说,“他们的感情真好呢。”

    “是呀,我一看就知道,我真服了他们,感情还是没变质”银霞为他们赞起来,“好了,我们该回宿舍了。”

    这是大家散了的时候,她们走上楼去了,可夏芙蓉看到一个身影偷摸摸地走进一个男宿舍,难道她真的进了?

    宁静是拿起很大的勇气才进去,可好在生活老师不在,她没想到碰到一个男生,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宁静那担忧起来,他会不会抓着她,告生活老师?

    可他没有,他突然大惊小怪地说,“你是日宁静?是城希的女友咯?”

    “你是?”被他说的这么完整弄得不好意思,不对,他是怎么知道,知道的人很少呢?难道……

    “我是城希的室友,算你运气好遇到我了,好了,我带你去,记得别被老师逮住。”他脱下外套遮住她的身上,免得被人家发觉耀眼的衣服。

    后来,宁静知道他叫秋纪,是城希的足球队长,他们关系非常好,如兄弟的感情。在他的帮助下,宁静看到了正在昏睡的城希,这家伙,居然不懂保护自己。

    在她担心地看着他,秋纪好笑地看着她,“城希,他没事的,正在休息,别打扰他,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喜欢你这样的女生。”

    “要你管吗?”宁静瞪着他,“再说感情不是谁的问题,难道我不配吗?”

    “没有啊,当我乱说吧,好了,我该去上课了,你不上课吗?”

    “嗯。”宁静怕他知道她是请假而来的,就假装地说,不上课的。

    “我走了,热水瓶在,不过别搞错的哇,记得是红的。”秋纪说完,离开了。

    好在城希是下床,宁静坐在他一旁,抚摸着他的额上,城希,你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真是让人心疼。

    城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一个少女的笑脸,还有忧伤的神情,她看着他说,城希,不要离开我……

    城希本想走上去,拉着她的手,说,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呢。当他抓着的时候,居然抓空了,当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地变红起来……

    “城希,你怎么了?”宁静上前拥抱着他,谁知居然抱空了……

    “宁静,不要害怕,这是你的幻觉而已,反正我一直会在你身边的。”城希在梦中,突然糊涂地抓到现实的手,宁静的手。

    

“宁静……不要害怕……”城希在梦中变得痛苦起来,他呓语着。

    “城希?不要做梦了。”宁静突然害怕他一直做梦下去,没法醒来,她摇晃着他,让他脱离了梦中的幻想。

    在他离开幻想之前,他看到自己全身是血迹,刺鼻的味道,是血……

    他睁开眼,看到宁静那担忧的神情,温和地抚摸着她的脸,真实的感觉让他相信她一直在,可他发现有不对劲,宁静怎么会在这里?他猛地直起身,“宁静,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偷摸进来的,放心吧,老师没看到的,反正秋纪带我来这里的。”宁静说着,“你真是的,吓了我一跳。”

    “宁静,你以后别这么冒险,你可知道进了男宿舍,是要被开除的。”城希叹息,抱着她,呼吸她身上的味道,宁静,我突然害怕有一天真的到来,你会难过吗?

    他抱得好紧,抱得她感觉对方在害怕,但是他为什么要害怕……

    他们忘了时间,忘了彼此的拥抱,直到秋纪出现了,“嘿,你们打算拥抱到什么时候了?”他的话带着俏皮的味道。

    “不好意思。”他们见不好,赶紧离开对方,“秋纪,以后别带宁静来这里,你可知道……”

    “人家担心你,我不好拒绝哇。”秋纪摇着头,“如果哪位女生来看我,我肯定会感动呢。”

    “呵呵,难道你没中意人?”宁静惊讶地看着他。

    “是的,在寻找呢。”秋纪递给他们,“你们的饭,我帮你们买了,但是我要你们帮我,找一个美女哇”

    “没问题。”他们相视而笑了,点着头。

    城希病好多了,宁静在秋纪的帮助下离开了男宿舍,谁知她逃跑了被经过的季若晓看到了,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从男宿舍离开,想到她一早没去上课,有银霞和夏芙蓉帮她请假了,不对,她真的病了为什么不好好呆在宿舍里,非要跑到宿舍?难道是私会?季若晓勾起可怕的笑容,日宁静,这下你逃不了。

    宁静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季若晓坐在床上,翻着书,好像在等着谁来似的。她不敢去看她投去视线,可视线好像要穿透她的眼睛。看得她的视线,宁静不敢去对视着。

    “宁静,你刚才去哪了?听说你病了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去医务室?”季若晓的嘴角显出冷笑,她在等候着仆人的发话。

    “这……有啊,只是我好多了。”宁静发现季若晓问的太突然,心却害怕起来,难道季若晓发现了?再说她躲避很好呢,一般人看不到呢?难道是她多疑了?

    “是吗?为什么不好好在这里休息,我很想说我在这里等你有三十分了,不知你跑去哪里?”季若晓的眼睛变得复杂起来,日宁静,居然真会说谎,看班主任怎么收拾她。

    “我是去吃饭好不好,有问题吗?”日宁静突然觉得不舒服,季若晓为什么要管她的事情,难不成是在刁难她吗?

    “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不敢和我对视着,我好奇这是为什么呢?我人这么可怕吗?”季若晓淡笑地说,笑的一看不怀好意。

    “不是的,你误会了。”宁静本想解释,突然救星到来,夏芙蓉和银霞边说边笑进来,她们看到宁静一脸苍白起来,还有季若晓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她。

    “宁静,你病好点了吗?”夏芙蓉真会配合,她打量着她的身体,“你啊,不好休息,跑出来干啥。”

    “是啊,我帮你请假好了,宁静,感觉如何。”银霞也说,她们只是在配合而已,配合天衣无缝。

    季若晓看着她们,耻笑起来,“真会演戏啊。”她说完,准备坐回自己的位置,夏芙蓉性格太急,她不容人家说她们。

    “季若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成了班长,你就嚣张了?你妈的,真想揍你。”夏芙蓉指着她,完全像泼女似的。

    “哦,你怎么不打我?”

    “好啊,你以为我不敢啊?你看好了,我真的要打了。”夏芙蓉太冲动了,准备挥着拳头去打,被宁静和银霞拉着,“别打了,你可知道打架是要被开除的。”

    “季若晓在讥笑我们,我要收拾她。”夏芙蓉的气还没消,就算她们的劝,可惜她是不会听进去的。

    “芙蓉,你再这样,我不认你这朋友了。”宁静在担心起来,她并脱口而出,居然连自己怔住了,还有银霞和芙蓉也怔住了。

    “你说什么?”

    “芙蓉,你别打架了,我真的很担心你。”宁静知道自己说的不该伤人,芙蓉没有生气,“宁静,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们的感受。”她说完,转身离开了,跑出宿舍。

    宁静本想去追,被银霞拉着,“宁静,别追了,等她想通了,自然会来的。”

    “嗯,但愿如此。”宁静可为什么突然感觉不安,她很害怕夏芙蓉会想什么不开。

    季若晓看着她们,好像在看好戏似的,“你们演戏完了,不觉得自己演戏很精彩吗?”季若晓不是恶心的女配角,她不是和女配角完全同一个是恶毒的女生,她只是露出自己的真面目而已,宁静突然发现自己和她吵嘴太累。

    她很想静静,银霞看出她的心思,“宁静,别想多了,好好休息。”

    “嗯。”

    到了晚上,宁静和城希互相说声晚安之后,宁静准备要上楼去了,突然跑过来的银霞,和她撞见。

    “宁静,不好了,正好你来了,我打算找你呢。有两件坏事,你要听吗?”见银霞脸色不太好,惊慌似的,她的表情好像在告诉她,有更大的事情,也许有不好的事情要来了。

    “说吧,我在听呢。”宁静平静下来,她在示意自己别激动起来,她和银霞边走楼梯,边走出宿舍。

    “季若晓看到你从男宿舍离开,她已经报告了班主任,可班主任明天要找你问。还有芙蓉很长时间没来,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

    一件事情,宁静没想到被季若晓看到了,难怪她一直问她几个问题,看来她真的瞒不住了……

    ——“宁静,你刚才去哪了?听说你病了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去医务室?”季若晓的嘴角显出冷笑,她在等候着仆人的发话。

    “这……有啊,只是我好多了。”宁静发现季若晓问的太突然,心却害怕起来,难道季若晓发现了?再说她躲避很好呢,一般人看不到呢?难道是她多疑了?

    “是吗?为什么不好好在这里休息,我很想说我在这里等你有三十分了,不知你跑去哪里?”季若晓的眼睛变得复杂起来,日宁静,居然真会说谎,看班主任怎么收拾她。

    “我是去吃饭好不好,有问题吗?”日宁静突然觉得不舒服,季若晓为什么要管她的事情,难不成是在刁难她吗?

    “没问题,但是我觉得你不敢和我对视着,我好奇这是为什么呢?我人这么可怕吗?”季若晓淡笑地说,笑的一看不怀好意。

    “不是的,你误会了。”宁静本想解释。——

    第二件事,芙蓉因为这句话伤害到精神,一直没回宿舍,银霞说着,宁静发现这是她预料对的,芙蓉根本心情不好,自然会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银霞,我们去找她吧。”

    “嗯,我也这么想的。”她们对视着,然后点着头,该去找她了。

    宁静的脑海里浮现她和芙蓉的对话。

    ——“芙蓉,你再这样,我不认你这朋友了。”宁静在担心起来,她并脱口而出,居然连自己怔住了,还有银霞和芙蓉也怔住了。

    “你说什么?”

    “芙蓉,你别打架了,我真的很担心你。”宁静知道自己说的不该伤人,芙蓉没有生气,“宁静,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们的感受。”她说完,转身离开了,跑出宿舍。——

    芙蓉,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你。芙蓉,你回来吧,不要出事。

    正好同时——

    芙蓉坐在喷泉池上,发呆起来,她的脑海里浮现哀伤的画面,她没注意到一个少年经过,他看到一个少女呆呆的,好像是忧伤的女生。

    “这么晚了,你不回宿舍啊,不怕宿舍要关门了,没地方住了啊。”少年出于好心,他走到她面前,一眼认出她的面容。

    “夏芙蓉?”

    “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夏芙蓉带着提防来说,她怎么觉得少年在夜晚走来走去,怎么好像是在做坏事似的。

    “别怕,我叫秋纪,是城希的好朋友,芙蓉,我送你去宿舍,你可知道宿舍有麻烦的生活老师盯着呢,你再不回去的话,你要被记分的。”秋纪关心道。

    “不要管我,你自己去好了。”夏芙蓉冷眼地说,“再说我觉得无所谓。”

    “你……”秋纪这下无言了,可他突然觉得少女好特别,让他无法狠下心走,他感受到对方有淡淡的忧伤。

    “芙蓉,你在啊,我找你好辛苦哦。”宁静和银霞找到这,只是之前她们听到有熟悉的声音,一跑回来看看,果然是夏芙蓉和秋纪。

    “秋纪,你也在啊。”宁静看到他,惊讶的说。

    “嗯,宁静,麻烦你们送她回去,这样她要被记分的。”秋纪说着,然后离开了。

    宁静抱着她,“芙蓉,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说伤害你的话,芙蓉,跟我们回去吧,这样我们会担心地睡不着了。”

    “真的?那你会不要我这朋友吗?”

    “不会的,这次保证不会的。”

    “谢谢你。”夏芙蓉哭了,她抱着宁静,“宁静,你这人真的很讨厌,把我弄哭了。”

    “好,我就是讨厌……”

    宁静和银霞无奈地拉着她走去宿舍的路上。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