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前篇(3)

    宁静擦过绿荫道上,发现空气居然很新鲜,她用力地吸了空气,一直往前走,有个少年在那等着她,看着她张开双臂,好像在拥抱一个空气,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宁静还是没变,她依然还是初中的她。

    “宁静,我等你很久了。”城希带着坏笑看她,可他产生了幻觉,看到她突然变现变隐,虚幻不真实。

    “对不起啊。其实我找你有件事谈谈,关于你的告白……”宁静突然说不下去,好像尴尬的事情让她没法勇气说下去,她迟疑了,把最后的句话去掉了。

    “怎么了?不想当也行啊,我不会怪你的。”城希的心头产生一丝失望,是啊,她这么没有爱情细胞,怎么会懂一种爱情的滋味。可是他心里做好准备,在等候着对方怎么回答。

    “不是的,其实……我答应你。”宁静终于挣扎了很久,才说出口来,她记得丁丁说,在一起看看怎么样,不行的话就分手吧。这句话是这样的吗?她抱着好奇地去看看,实话说她每天突然想念他,巴不得见他,这是一种喜欢的感觉吗?

    “真的?宁静,我没听错吧?”城希激动地抱着她,“宁静,我们是这交往吗?”

    “嗯。”宁静扬起笑容,很轻松的感觉,她明白了她是真的很喜欢他,不然她为什么会有喜悦的感受。

    “宁静,我真的好高兴。”城希突然像个小孩子,抱着她,然后激动地抱着她不放,“宁静,我会好好保护你。”

    “嗯。”

    他们相拥着,突有一个少女披着长发擦过,她回头看着少女那幸福的脸颊,还有少年那激动的表情。

    可少女面熟,少女一怔,原来是她。

    然后少女露出笑容,匆匆地经过,去一个教学楼。

    高一(a)班,教室里一片安静,唯有班主任在叫喊着,她点名。

    “日宁静。”

    “到。”

    “夏芙蓉。”

    “到。”

    “城希”

    “到。”

    ……

    “银霞?”

    “……”

    没人回应。班主任皱起眉头,“银霞到底去哪了,大家知道吗?”

    “不知道。”大家摇着头。

    “老师,报告。不好意思,我迟到了。”银霞跑到门口,气呼呼地说,好像刚才跑累了。

    “记得不要迟到,这样没有下一次了。”班主任冷眼看着她,没有客气道。她就是这样严肃的老师,不会一点对你露出笑容,大家在她背后喊白骨老师。

    “对不起……”银霞很老实地道歉,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谁知她一看到一旁少女,一愣,“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嗯,是在宿舍见过的。”宁静淡淡地说,友好地笑了。

    “原来是你,难怪你面熟。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我叫银霞。”

    “嗯,听班主任说了。”

    “你叫?”

    “日宁静。”

    “很好听的名字。”银霞赞美起来。

    “谢谢。”

    “好了,同学们,下午马上要开学典礼,大家必须穿着发过的校服,统一排队去,记得不要闹乱,季晓若,你来当班长,负责看好。”

    “是,老师。”季晓若受宠若惊地站起来,说,她没想到她一直从来不当班长,谁知班主任居然给她当了。

    有人耻笑,“她的妈妈和老师分明是好朋友,老师真是偏心,居然让她当班长,是因为关系吗?”小声地过于一般正常人的分贝可以听到,班主任脸色微变,视线投在夏芙蓉的身上,“你说什么,站起来大方地对大家说你刚才说什么。”

    “没有说什么,你听错了。”夏芙蓉脸色没怎么好,只是她带着不屑地看着她,老师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可怕。

    “很好,新来的一天,你成了不乖的学生吧,不要以为老师好欺负,夏芙蓉,你给我倒外面站,中午别想吃饭。”

    “哼。”夏芙蓉说实话真的害怕了,她表面是不惧怕,然后擦过同桌,走出外面,站好。她冷声,“白骨老师,真是麻烦。”

    班主任扫过一遍,然后说,“记得不要像她一样说别人的坏话,还有想说大方地对我说好了。”这是她最后扔下的一句话,然后走了,走得太快。

    经过夏芙蓉,班主任冷眼看着她,“我知道你在初中成了名,是个不良少女,但是你考上了这,算你幸运,反正你是妈妈送来,吩咐我照顾你。希望你要改进。”说完,她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就走了。

    “虚伪。”夏芙蓉大骂起来。

    大家开始活动了,城希拉着宁静,“我们去吃中饭吧,我肚子快饿死了,看看中饭怎么样。”

    “好啊。”宁静和城希出去了,经过夏芙蓉的时候,宁静突然有产生怜悯,她知道夏芙蓉一直要站的很久,恐怕中饭她没法吃了。所以……

    宁静在城希的耳边,嘀咕嘀咕地说了,见城希点着头,“宁静,你还是没变啊。”

    “嗯。”宁静扬起笑容,灿烂得耀眼,看得夏芙蓉不舒服,她哼地医一声,是在看我的笑话吧?

    他们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发现他们果然很配。

    食堂里飘着中饭的味道,很浓。中饭果然不错,居然有肉,鸡蛋,蔬菜,看起来很丰富,和初中,还是高中最好的啦。

    他们找个位置坐下,一起吃着,谁知宁静背后突然冒出热议,“看,这不是城希吗?他居然好帅。”

    “哇,该死的,他居然有女朋友,悲剧。”

    “我要死了……”

    ……

    这么多一大推八卦,居然冲着一个叫城希,听得宁静忍不住笑起来,城希是这么帅吗?她一直看着他,没怎么感觉到啊。

    “看我很受欢迎吧,你运气好,少爷看上你哈。”城希开玩笑道。

    “去,少臭美,”宁静好笑地说,可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吃完了,一想到夏芙蓉,她站起来去要饭。

    “你去哪了?”

    “给夏芙蓉送饭。”

    “哦,这样。”

    宁静要了饭,和城希并这件,走往教学楼去。

    夏芙蓉站累了,走进教室里,找个自己的位置坐下,她累的趴在桌上,休息。可她的鼻子一酸,再也没有人关心她,她一想到死去的爸爸,忍不住伤感起来,她妈妈根本不爱她,只是表面对她好而已,她真的很讨厌家庭,考上了是她的目的,一直在学校,可以不用去面对妈妈和后爸。

    想着,她忍不住难过起来,突然有个香喷喷的饭盒递给她,“芙蓉,你吃吧,中午,你肯定饿死了吧。”

    “你……”芙蓉惊讶地看着少女,还有她一旁的少年,可她突然产生了不爽,“哼,装好心啊。是想可怜我吧,你试试看,站的多累呢。”她拍啦拍啦地说个话,宁静听得糊涂,可她没有在意,只是笑着说,“芙蓉,中饭很丰富的,保证你会馋的。”

    如果没有宁静这样说,她早就拒绝了,不想吃,她突然害怕一收到,会影响到她的情绪,她不想因为接受对方的好,刺痛了她的心。所以她必须当自己是刺猬,拒绝好的人接近,我不配别人对我好。

    后来她一说到中饭很丰富,她就忍不住看了一眼,果真丰富,果真诱人,就大口大口地吃着。看着宁静忍不住笑了,“我后来才发现她很可爱。”

    “嗯。”城希看得她不爽,看在宁静的面上,他不得不装好的表情。

    城希拉着她离开了教室,“宁静,以后别对她好,这样吃亏的是你。”

    “没事啊,你看我这样习惯了。可是我很想念丁丁,不知她过得好不好。”说着,宁静的眼睑微卷起来,她伤感起来。

    “你们联系问下吧。”城希说。

    他们没看到夏芙蓉边吃边哭,哭的特别伤心,她没见过有一个少女递给她饭盒,说,这饭很丰富。

    Until4

    六人的宿舍里,响起吵架起来。

    “季若晓,你妈的,别这么看不起人。”夏芙蓉生气地指着她,骂道。

    “喂,你什么态度,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你了。”季晓若带着不屑地看着她,“你发火不觉得自己像个可怜的狗吗?”

    “你……季晓若,你妈的,看不起人啊,不信的话,我来揍一下。”夏芙蓉激动地准备挥着拳头,几乎要打季晓若。

    “够了,芙蓉,大家是同在一个宿舍,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气呢。”银霞上前拉住夏芙蓉,“再说季晓若不是很坏呢,”

    “是吗?你不要管我们两人的事情。”夏芙蓉甩了一下,然后自顾去整理,季若晓哼的一声,拿着脸盆去洗脸了。

    银霞拿她们没办法,她忽略的是一个胆小害怕吵架的女生,她身体颤抖着,“别吵了……”嘴里还在说。

    “雪妮?你怎么了?”

    “别吵了……”

    “雪妮,吵什么啊。”银霞晃着她的身体。

    “没事。”雪妮真奇怪,突然反应过来,然后没事似的说。

    “这样,好了,大家快睡觉吧,不对,你有看到宁静吗?”

    “哦,她和一个男生出去了。”

    “原来是这样。”银霞恍然,她好像见过一个男生,她只知道他叫城希,大家最贪恋的城希,难道宁静和他是……

    城希牵着宁静的手,她的手好温暖,驱赶了凉丝丝的感觉。城希回头看着她,“宁静,我希望能牵你到大学,你信不信。”

    “嗯。我信。”宁静把头在他的肩膀上,原来丁丁说的对,幸福就是这样的感觉。真希望我们一直在一起,不分离。

    “宁静,以后在我的世界里,一直都是你的存在,我不会看一眼别的女生。”

    “嗯,好。”宁静扬起幸福的笑脸,她一直相信他的话,他不会拿着谎言来欺骗她。她深信他爱着她,就像初中一直暗恋着她。

    “好了,送你到这,我该回宿舍里,要不然宿舍要关门了,最麻烦的是点名生活老师。”

    “嗯。”

    “好了,明天见。”城希在她的额上亲吻下,“宁静,晚安,记得要梦到我。”

    “嗯,好啊。”宁静那不争气地脸红了。

    当宁静走进宿舍的时候,她看到夏芙蓉在整理衣服,她本想打招呼,可夏芙蓉是一个刺猬,她没法靠近,她放弃了念头,准备去洗脸。

    “等,宁静,谢谢你。”夏芙蓉突然叫住了,“不过没有你,这样我会饿着肚子,再说这是我吃到最好的午饭。”

    “呵呵,没事的,大家是朋友,毕竟要照顾的。”一说到朋友两个字,刺疼了她的心,她突然很想念丁丁,每次都是她照顾她。

    “嗯,宁静,我们是好朋友吧。”夏芙蓉淡笑说,可为什么宁静感觉到她的眼眸里充满了哀伤,好像是读不懂的哀伤,她难道有一种不好的经历吗?

    “好,我们本来是。”在宁静说完的时候,银霞进来,她一看到宁静,大叫乎,“你倒好,吓死我了,我担心你不来的话,你要被点名了,送到班主任,要处罚了。”

    出于银霞的关心,宁静一怔,没想到居然有人担心她。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真的很抱歉。”宁静淡笑地说。

    “没事啊,正好你到了,刚才生活老师快要走过来,我可以放心了,宁静,以后不要忘了这。”

    “好。”

    果真,生活老师手中拿着厚厚的本子,她是准备要点名了,然后看了我们一眼,就写下去,然后走到别的宿舍。

    “好了,我们准备去睡,听说明早要早起,去跑步呢。”银霞说着,悲哀地只差没吼起来。

    “什么啊。”木夏雪刚洗脸好了,进去听到银霞的话,瞪着说,“妈呀啊,还是没放过我,你们可知道,我初中跑了三年,到现在还要跑,这不是要我的命啊。”

    “没办法。”大家回应她。

    大家各自上床去睡觉了,可季晓若进来,还是和夏芙蓉仇视着,银霞拿她们无奈,“好了,你们不要老是仇视,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呢。”

    “不可以呢。”季晓若翻了白眼。

    “也对啊,是不可能。”夏芙蓉盖好被子,去睡觉了。

    银霞突然发现说了也没用,发现还是别管了,她只好关灯,接着就陷入漆黑一片。

    宁静翻来翻去,这是她第一次失眠,她突然很想念丁丁,不知她在那边有没有好朋友,也没有没洛城照顾。

    在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宿舍里是一片安静……

    醒来,听到银霞叫喊着,“快点,马上去操场上。”

    大家就争先恐后地穿衣服,然后跑去操场,其实离宿舍不远,一百米才可到了。

    

大家就排着队,季若晓负责数人,然后数全齐了,她就报告体育委员,然后听从体育委员报数,然后喊跑3圈。

    四百米对他们来说,跑三圈就等于1200米,不是要他们的命吗?

    他们认命只好去跑了,跑呀跑,他们跑过第一圈,再次跑过第二圈,第三圈,大部分人放弃。

    宁静跑得不稳,因为前面跑得慢,显出她们的距离很近,宁静不好跑,可谁知下面有种东西害的她摔倒了。

    “宁静,你没事吗?”城希穿着白色的短袖衣,蹲下扶着她,担忧地看着她的膝盖,发现膝盖被擦破了,流出红血来。

    “没事,我要跑完第三圈,这样不会被罚的。”

    “嗯,我陪你跑。”城希说,可他还是担心她的膝盖会传染的,他心不在焉地看着她的膝盖,直到跑完第三圈。

    体育委员喊叫起来,“如果受伤的话,必须去医务室搞药,好了,散了,大家的表情,实在一般,以后再努力。”体育委员说着,然后离开了。

    宁静被城希抱去医务室,正好夏芙蓉本想去找宁静,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还有宁静那痛苦的表情。

    她的脚步无法上前去,她第一眼发现城希好帅,居然让她的心变得不平静起来,城希,城希,果然好听的名字,可她不想去抢朋友的男友,她突然很羡慕宁静,宁静这么会有一个帅气,温柔的王子。

    到了医务室,城希要了红药水,在宁静的膝盖上涂着,“忍忍吧,是不是很疼。”

    “嗯。很疼呢。”

    “没事,我来呼呼,会好起来的。”城希在她的膝盖上呼呼地吹着,凉丝丝的感觉不会让她感觉到痛,是一种舒服来替代。

    “好好舒服哇。”宁静说着,可她感觉好幸福,城希紧张她,担心她,为她呼呼地吹着,她觉得幸福是无法破碎的,但是她不容幸福破碎。

    夏芙蓉在犹豫着,她必须去看看宁静怎么样,可她看到一场温馨的画面让她落泪,一个少年为少女呼呼地吹着膝盖上的痛处,还有少女那幸福的笑脸,刺疼她的眼睛,他们很像一对幸福的恋人,旁人不忍心去打扰。

    原来宁静是那么幸福啊。

    夏芙蓉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失魂了差不多,她拿错了银霞的脸盆,被银霞看到,拉住,“芙蓉,你拿错了,我的脸盆。”

    “哦。”夏芙蓉心不在焉,她忘了说声对不起,再次拿着自己的脸盆去了,银霞看得她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怎么了。

    正好宁静进来,银霞拉着她的手腕,“宁静,我不知道芙蓉怎么了,为什么她心不在焉。”

    “怎么了?她有没有和季若晓吵架?”她一想到她们关系不怎么好,一见就吵架起来,会不会是这样的吗?

    “没有啊,我看不像,她们根本一句话没说,更别说是吵架。”

    “是这样啊,等我会去问问。”宁静发现自己真正地不了解她的心思,可她一想到昨天看到她的眸子里是哀伤,可她读不懂的哀伤。

    等回去找她好好谈,毕竟她们是朋友,她不能不这么管。

    吃早饭的时候,宁静和城希交换着早饭,早饭是随便挑的,挑自己爱吃的就买,必须有刷卡的时候。

    “宁静,你这么瘦了,该多吃点。”

    “好。”

    他们边说边开心地吃着,他们没注意到有人在看着他们。

    夏芙蓉很纠结,不知要不要过去,可她看到幸福的画面,她不好过去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你在看什么呢?”银霞正好端着早饭在她面前坐下,正好她面前是空的位置,再加上人满了,她没处地方可找,可看到熟悉的人,就坐下。

    “宁静和城希,你看他们好幸福。”夏芙蓉莫名其妙地说着。

    “是啊,怎么了?”银霞被搞糊涂了。

    “其实我很羡慕。”夏芙蓉说着,叹息,“没什么,你当我胡说好了。”她继续吃着早餐,银霞本想问,她怎么了?今天的状态怎么不好,可她没问。

    “看你身体不怎么好,给你牛奶吧,多喝点。”银霞见她的表情苍白,把自己不怎么爱吃的牛奶递给她。

    “那怎么行呢,不用了。”

    “没事,递给你,就算你不喝,我也会扔的,多浪费呢。”

    “好吧,谢谢你,银霞。”芙蓉心是很脆弱的,谁对她好,她会产生感动的,她没想到一开学,有人对她很关心,而且对她好。

    她要好好对她们,不想失去对她好的人。

    “芙蓉,你以后什么心情不好找我们把,我们毕竟是好友。”

    “嗯,好的。”芙蓉点着头。

    季晓若在那边,她人气很好,大家围着她转,和她聊天起来,谁知不该聊得是,“看,夏芙蓉,她和你关系不怎么好吧。”

    “嗯,看起来很讨厌。”季晓若带着恨意地说。

    “说的是,她根本是贱人。”女生骂起来,大家聊得很兴奋。

    夏芙蓉握着手,她的手在颤抖着,很想站起来去骂,银霞看不下去,本想去为她打抱不平。

    “够了,季晓若,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借着自己的人气好,去说人家的坏话。”这句话猛地冒出来,大家回头看到居然是日宁静。

    日宁静生气地说,她不容大家说夏芙蓉,其实夏芙蓉人很好,只是她有太多的无奈,逼着她变成一个借着刺来保护自己。

    “宁静,这里是食堂。”城希本想说。

    “哼,宁静,你未免管闲事了吧。”季若晓翻了白眼,“我劝你别管了,人家不会感激你。”

    她说的没错,可是不一样,夏芙蓉真心把她们成为好朋友,她会感激的,不会像季若晓说的这么狠心。

    “很抱歉,你错了,她们对我的好,我记在心里。”夏芙蓉站起来,说,“随便你说好了,反正你这样继续说,这不是你在借着发泄而已,以后别拿无辜的人来说。”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昂着头大步地离开了。

    后来,宁静对她佩服起来,她什么都不顾,可以大气地说。

    宁静和银霞对视着,笑了,夏芙蓉的话,她们明白这意思。

    城希拉着宁静离开了,他笑着她,“很久没见到你为人家打抱不平,真的很有大气哦。”

    “去,你是在取笑我吧?”宁静哼地一声,“我就知道你最坏了。”

    “好了,宁静。我们该去上自习课了。”城希拿她没办法,示意地说。

    “是啊,我怎么忘了。”他们赶紧奔去一个教学楼。

    Until5上体育课,女生是去练习排球,男生是去练习踢足球。城希踢得很好,很厉害,引起男士们为他刮目相看。

    “城希,你为什么踢得这么好,难道你以前参加过?”

    “嗯,是的。”城希揉揉碎发,坐在台上休息,一个男生在他一旁,“下个月马上要开始足球比赛,我希望你加入。”

    “原因呢?”

    “哎呀,你怎么老是问原因呢。”

    “好了,逗你呢,加入吧。”城希笑了,笑的很灿烂。

    “喂,你女友在那呢”男生很无聊地指着不远处的少女,她笨手笨脚,居然练不好排球,可样子怪可爱。

    “嗯。”城希看着她,她果然还是没变……

    夏芙蓉打排球很好,教练夸奖她,说她是个好苗子,打算考虑让他加入排球队。可被她拒绝了。

    她说对排球不怎么感兴趣。

    宁静在她一旁,羡慕说,“真看不出来你有排球的天赋哦。”

    “哪来的天赋,只要练习多了才会呢。”

    “是吗?可惜我学不好呢。”宁静说着,叹息,她知道自己练不好,更别说和她相比。

    “没事,我来教你。”夏芙蓉说着,教她纠正错的方法,后来宁静学会了排球,这次多亏她的帮助。

    体育下课之后,宁静高兴的说,“芙蓉,谢谢你哦,这样没你的话,我肯定惨了。”

    “呵呵,没事,我们是朋友嘛。”夏芙蓉说着,离开了。

    城希走到她一旁,“哎呀,笨手笨脚。”

    “你看到了?”宁静瞪着他,“这么说你看到我在练习排球?”

    “是呀,还是没变哦。”

    “你肯定在笑我呢。”

    “你说呢。”

    “城希,你这坏蛋。”宁静本想去揍,谁知对方避开,避开得很快。

    他们打打闹闹,可大家没看到他们。

    城希忽然不再闹了,他说,“宁静,对不起,每天下午我还要去训练踢足球呢。”

    “没事,我可以看看你。”

    “好,谢谢你。”他们牵着手去洗手了。

    下午没课,大家可以自由,可惜作业真多,宁静只好埋头做作业了,她要完成任务,这样去看着他踢足球了。

    “宁静,数学好难,你会做吗?”银霞拿着数学,问她。

    “不会,我在研究呢。”宁静摇着头,是的,她对数学不怎么好,再说她研究很久,还是没研究出来。

    她本想去找城希指教,谁知人不在,她才知道他去训练踢足球了。

    “宁静,你好认真哦。”银霞看着她貌似把作业都做完了,惊讶不得了。

    “不是啊,我急着做完去看他踢足球。”

    “原来是这样,看你们感情真好哦。”银霞忍不住羡慕起来,她也想找男友,可惜没有一个是她的菜。

    “嗯,大家也这么说。”宁静淡笑起来,继续认真做完,剩下的是数学,她只好去找城希帮忙了。

    当她回到操场的时候,看到城希踢得来来去去,可她看到城希对着她微笑,然后消失在多人里。

    后来城希踢累了,该休息了,这次已经训练结束了,他和大家说完了,然后跑到宁静一旁,“宁静,等会我去换好衣服,我们马上去吃晚饭。”

    “好。”宁静点着头,等他来。

    他进厕所的时候,被有人叫住,他一看认识的是夏芙蓉。

    “哦?是你,找我有事吗?”

    夕阳在背后落下,散在地上,一片暖暖的感觉。

    他们对视着,然后夏芙蓉开口,“城希,我喜欢你。”声音浅浅的,带有期待。

    “这……对不起……”城希摇着头,本想拒绝,谁知夏芙蓉抢先一步,“没事,我知道的,但是我来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在一起。”

    “嗯。”

    他们的对话,正好被到来的宁静听到了,她惊讶地看着夏芙蓉带着深情的看着城希,她的视线一直在他的身上,可城希转身进去厕所了。

    原来是这样……

    夏芙蓉喜欢城希……可是城希不喜欢她……她虽然开心,可是却担忧起来,他这么受欢迎,哪天他们分手了……

    想着想着,宁静突然害怕起来……她从来没有尝过失去他的滋味,这是很难受的滋味,城希,我不希望会有这样的一天……

    宁静回到原来坐得原地,她沉默着,发呆起来,她害怕着,很想回到初中的她,可以不忧愁……

    丁丁,我该怎么办。

    “宁静,你怎么了?”城希换好衣服,发现宁静脸色不太好,好像有心事不肯说。

    “没什么,我很好。”宁静隐瞒着,摇着头,“你换好了?我们去吃晚饭吧。”

    “好。”城希不多问,他觉得有可能是她的私事,他不多问了。

    他们回到食堂的时候,碰到了夏芙蓉,可宁静心产生了厌恶,她居然喜欢城希,隐瞒得她居然不知道,她突然发现夏芙蓉根本没把她当成好朋友。

    在对着夏芙蓉的视线,宁静很快避开了,她挽着他的手腕,“城希,我们今晚吃什么好呢。”

    “宁静?”城希也发觉到什么,他发现宁静突然变成这样,让他有了避开的感觉。

    “怎么了,城希?”

    “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等晚饭之后再说。”见他们手挽着手离开了,夏芙蓉的心好疼,这次她该放弃了,可之前她看到了宁静带着恨的神情,淡然地避开。她到底怎么了?

    “好,宁静,我宁愿你不要想多了。”城希叹息,抚摸着她的头,心里说,宁静,我们是男女朋友,必须要有信任的。

夏夕满城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