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68章  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如相忘于江湖

    绾青微微一笑说道:“我只不过是跟卫堂主打了一个赌罢了。”

    “赌?是什么赌?”云长好奇的问道。

    绾青起身说道:“只不过是赌陈雄到底是否终于你,而赌注就是我的命,其实我早就知道陈雄会用言语相激来让卫堂主杀我,所以卫堂主来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震惊,我知道卫堂主对你忠心,所以我就将陈雄想要造反一事,告知他。”

    云长起身走到绾青身后说道:“那卫堂主就这么轻言相信了。”

    绾青淡然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了,卫堂主不过是以为我为了保命胡诌的,后来我就与卫堂主打了这么一个赌,让他告诉你我已经被你杀死,来试探陈雄是否有谋逆之心,如若一切都只是我胡言妄语,那么我就自刎以谢其罪,不过我很好奇的是,你并不知道我是否还活着,为何你刺向卫堂主时没有用全力。”

    云长浅然一笑说道:“是因为卫堂主的神情,以卫堂主的性格要是真的把你杀死一定会让我看你的尸首让我死心,可是毓阮要进你房间时,他却百般阻挠,所以我顿时起了疑心。”

    “想不到你如此观察甚微。”

    云长看着绾青说道:“那也要你聪明知道用卫堂主的忠心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绾青轻叹一口气:“不只是为了保住我的性命,也是保住你的,你如此百般维护我,如今看你由此危机,我又怎么能坐之不理呢?”

    云长看着绾青,只可惜她是皇上的妃子:“你救了我的性命,便是我的恩人,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利用你妃子的身份,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绾青微微欠了欠身说道:“我帮你不过也是为了报恩罢了。”绾青瞥见云长腰间别的玉箫,她记得这枝玉箫云长从来都不离身:“我在宫中也曾经有这么一直玉箫。”

    云长听见绾青说完,看了眼腰间的玉箫,取下递给绾青:“你若喜欢,我送你可好。”

    绾青微微一愣,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云长打量着玉箫说道:“这枝玉箫是我师傅送予我的,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今日我就把这枝玉箫送与你,希望你好好珍惜。”

    云长说完之后,就离开绾青的房间,绾青看着被云长放在桌子上的,拿起来在手中摩挲,微微叹了一口气。

    紫禁城内,弘历坐在龙椅上,看着奏折,绾青失踪已经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内始终没有绾青的消息,半分都没有,但是越是这样弘历就越坚信绾青还活着,因为毕竟没有找到绾青的尸首,这时李玉走进来躬身说道:“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弘历蹙了蹙眉说道:“皇后怎么来了,让她进来吧!”

    皇后走进养心殿,看着弘历憔悴的面庞,这一个月内,弘历不曾召幸过任何嫔妃,她知道弘历的心里思念着绾青,虽然自己的心里难免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毕竟是他妻,嫁给他那天她就知道自己要面临这什么样的处境,皇后微微欠了欠身说道:“臣妾参加皇上。”

    弘历是示意皇后起身,说道:“新柔你今日怎么来了。”

    皇后欠了欠身说道:“臣妾今日来是有一事想告诉皇上。”

    弘历的头始终没有从奏折中抬起来:“有什么事情。”

    皇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是关于庆嫔一事。”

    弘历抬起头来,甚是惊喜的从龙椅上走下来,拉住皇后的手,说道:“可是有绾儿的消息了。”

    皇后点点头说道:“是的,臣妾有了庆嫔的消息。”

    弘历兴奋的拉着皇后的手说道:“你快告诉朕,绾儿现在在哪。”

    皇后看着弘历紧张的神情,浅然一笑说道:“臣妾看皇上日日夜夜思念庆嫔,而瓜尔佳将军那边又苦寻无果,所以臣妾特命臣妾的阿玛,以及嘉嫔和忻嫔的阿玛一起派人拿着庆嫔的画像前去江南寻找,果不其然真有人曾经见过庆嫔。”

    弘历紧紧握住皇后的手说道:“新柔,你说绾儿现在怎么样,富察荣保有没有接回绾儿。”

    皇后摇摇头,弘历略微有些失望的问道:“为何?”

    皇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臣妾阿玛派去的人,打听到庆嫔曾近落脚在一家绸缎庄,可是当他们去到这家绸缎庄的时候,发现已经那家绸缎庄已经被大火烧毁,并没有庆嫔的踪迹。”

    弘历后退了两步,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有了绾儿的消息,却找不见她的踪影弘历摇摇头喃喃自语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跟朕一个假希望,还有绾儿如果她活着,为什么不去找瓜尔佳恒远,她应该知道朕在找她为什么她不回来。”

    皇后握紧双手说道:“这就是臣妾要跟皇上说的重要之事。”

    

弘历皱眉看着皇后,皇后屈膝跪下说道:“也许皇上会说臣妾多疑,也许皇上会认为臣妾再次搬弄是非,但是臣妾不得不说,在江南寻找庆嫔的不止瓜尔佳将军还有别人。”

    弘历脸色一沉,问道:“是谁。”

    皇后紧握双手,终于有机会是她自己亲自让高容薇陷入险境了:“是天津总兵高恒高大人派去的人。”

    弘历微微一愣,是容微:“皇后你确定吗?”

    皇后点点头说道:“臣妾的阿玛几经查探才敢确定,不过好在高恒大人那边并没有找到庆嫔所在,否则臣妾也不敢断言。”

    皇后抬头看着弘历沉重的神色,继续说道:“还有,瓜尔佳将军一直都在江南寻找庆嫔的下落,怎地臣妾的阿玛刚刚到了杭州便知晓了庆嫔的下落,可是瓜尔佳将军苦寻了一个月却无半分消息,而当臣妾的阿玛找到庆嫔所落脚的绸缎庄,那绸缎庄却已经被人烧毁,臣妾斗胆问皇上一句,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烧了一家绸缎庄,竟无人查办,而且恰巧是庆嫔曾经落脚的绸缎庄。”

    弘历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一直被绾青的失踪所困扰,却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东西,当日他曾命人检查过那两名侍卫的伤口,皆是被锋利的匕首所伤,而他自己曾经交予灵宛一只匕首,弘历缓了缓脸色叫来李玉,李玉躬身进来说道:“皇上有何吩咐。”

    弘历松了口气说道:“替朕传旨,请陆士隆速来觐见。”

    “是。”

    李玉出去后,弘历看着皇后,将皇后扶起来,拍了拍皇后的手说道:“还好有你告诉朕这些,否则朕可能间接害死绾儿,朕还要让你帮朕做一件事情。”

    皇后点点头,她知道弘历要和自己说什么,要让自己做什么。

    翌日,绾青游走在河边,手里拿着云长送给自己的玉箫,轻轻摩挲,放到嘴边,吹了一曲《长相思》她记得自己失宠的时候,弘历曾经听她吹起过,云长悄悄的走到绾青的后面,取下一边树叶,与绾青合奏,绾青微微一愣,回身看着云长嘴边的树叶,相视一笑,继续吹奏,一曲完毕,云长看着绾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是思念那紫禁城的人。”

    绾青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的。”

    云长自嘲一笑,原本以为他和绾青之间能有点变化,想不到还是这么敬而远之:“是呀!他是你的夫君。”

    “夫君?”绾青冷笑一声,说道:“是,他是我的夫君可是他也是宫里所有人的夫君,也是害我之人的夫君。”绾青说完微微一愣,想不到自己说出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云长淡然的看着绾青:“你是因为什么受的伤。”

    绾青看着波澜涌动的水面,叹了一口气说道:“还不是宫里女人的争斗。”

    云长虽然是个平民但是也素闻宫中女子的争斗,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争斗,是最残酷的:“宫里的斗争和杀戮既然这么可怕,为什么你还一心想回到那残酷的牢笼里。”

    绾青把玩着玉箫上的红穗子说道:“因为那里面毕竟有你思念之人。”

    “看他如此寻你,想必对你也是情真意切,如果你想回宫,我必定会亲自护送你回去,放心我不会利用此举,来刺杀皇上,一件事归一件事,我只会把你安全护送回宫。”云长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有丝丝的不忍,与绾青相处了一个月,心里早已经起了波澜,也许那天他将她救起就已经被她的容貌所吸引,再加上她的聪慧与学识,都是他云长想要相濡以沫的女子,可惜她是皇上的女人,而他是日日夜夜想杀掉皇上的男人。

    绾青听完之后,看着云长,其实这一个月内在宫外她过的无比的快活轻松,不用在乎别人处处算计她,虽然在宫中弘历对她付出真情,可是自己何尝不对他用计才能保全自己,弘历待她如夫妻,可是她毕竟不是他的妻,她们之间只是君臣:“回宫之后又要处处提防别人,免得再向今日遭人算计沦落自此,皇上虽然让人找我,可是找我的人又何尝不是想置我于死地,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太过磨人。”

    云长听到绾青的话,面露欣喜:“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回宫。”

    绾青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是在宫中处处算计守着自己心爱的人生活好,还是流落宫外平平凡凡的度过余生。”

    云长稍稍靠近了绾青说道:“你只知道我的心意。”

    绾青抬头看着云长,她不是不知道云长对她的心意,只是她是弘历的女人,这一生也只是弘历的女人,自己刚才无非是感叹一下宫中的明争暗斗:“我想公子你多心了。”

    绾青说完后退了两不,转身离开,云长拉住绾青的手说道:“你别急着走。”

    绾青甩开云长的手说道:“公子自重。”

    云长微微一愣,说道:“是我太过心急,但是有一句话,我想说给你听,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知道你心里有着他,我别无他法,只是想告诉,那个人纵使是你心中唯一之人,可是你却做不了他心中唯一之人,他毕竟是天子,三宫6院那个不是绝色倾城,况且还有这三年的大选,你能保证他以后对你都是如此心意吗?色衰而爱驰,当你容颜老却的时候,他还会对你如此情真吗?”

    云长慢慢走进绾青说道:“若是你愿意抛弃荣华富贵,我愿意放弃总舵主之位,与你携手相忘于江湖,不过问世间之事,我愿意做你的一心之人。”

    绾青叹了口气,说道:“我在乎的从来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他的心意,你说的是我曾经向往的,好一个不如相忘于江湖,好一个一心之人,可是这些对我来说不过是奢求,我的一生都属于那个充满杀戮的紫禁城,我的心我的人,这一辈子无论是死是活都属于那个至高无上的君王,我纵然不是她的妻,但是他是我的夫。”

    “那你为何这般闯进我的生活,我到宁愿我的人生中从未出现你,就像你说的你沦落至此都是因为我,若不是我当日叫人埋伏刺杀皇上,你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你还是庆嫔,是皇上的妃子,而你现在有选择可以做回简单的女子,只是陆绾青,为何你还要如此这般执着。”云长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绾青,她口口声声说厌烦了宫中的争斗,为何还这般拒绝他。

    绾青低了低头说道:“多谢公子的错爱,可惜绾青的心里只有皇上,若是皇上和绾青没有真心以待,今日的绾青很有可能和公子相忘于江湖,不过绾青相信,公子将来一定能找到相濡以沫,相忘江湖的人。”

    绾青说完,便离开河边留下云长落寞的身影,若是多年以后,绾青知道弘历宠爱自己的真相,冷宫之中,她会不会想起今日的云长,想起今日的相忘于江湖,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是否会和云长携手离去,远离宫中的争斗,可惜她的一生都注定了与别人的周旋,纵然踏入冷宫,她也只属于宫中的争斗,峥嵘岁月,是她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恨换来的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