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六十七章  维护

    第六十七章维护

    那位士兵神色一紧,连连求饶说道:“我说,我说,我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只知道今夜我们将军让我们秘密刺杀这个女子,却不想竟然误闯了青衣会。”

    陈雄又踢了一脚那个士兵说道:“你竟然敢骗老子,你信不信老子真的阉了你。”

    士兵连忙哭饶:“这位好汉,我真的不知道这位女子是何人,只知道我们将军让我们竭尽全力的找到这个女子,然后杀无赦。”

    绾青身子一僵,想不到这个瓜尔佳灵宛竟会至自己于死地,云长看着那位士兵说道:“我问你你们家将军是谁。”

    “河南提督瓜尔佳恒远。”

    士兵说完之后陈雄就一脚把士兵踢开,让人带下去,然后看着绾青,对云长说道:“总舵主,这个女子绝对不是寻常人,若是普通人,怎么会动用瓜尔佳恒远这么大的阵仗,总舵主,此女子不除必将是大患啊!”

    云长看了一眼绾青,许久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位士兵也为说绾青姑娘是何人,陈堂主不要在纠结此事了。”

    陈雄愤恨的看了眼绾青,指着绾青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迷惑我们总舵主,今日我非杀你不可。”

    陈雄刚要上前抓住绾青,云长一掌将陈雄推后,陈雄倒在地上,看着云长说道:“总舵主,想不到你今日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竟然出手打伤自己的弟兄。”

    云长看着陈雄嘴角流出来的鲜血,立马让毓阮救治:“陈堂主,是云长对不起你,只是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你就对一个女子打打杀杀实在有违道义。”

    “我呸,若不是因为这个女子,咱们青衣会的总舵,会被朝廷围剿吗?”陈雄一说完,所有人纷纷下跪异口同声的说:“请总舵主深明大义,亲自杀了这位女子。”

    云长看着众人,回身看着绾青,绾青深吸一口气,看着云长,云长抽出软剑,原地转了一圈,说道:“今日确实是因为绾青姑娘导致咱们青衣会的总舵被朝廷围剿,但是刚才绾青姑娘极力护着毓阮,毓阮也是咱们青衣会的兄弟,青衣会的教规,明确交代不许以怨报德,既然绾青姑娘是毓阮的救命恩人便是我云长的救命恩人,我怎可将她诛杀,但是今日众位兄弟再次逼我,那我只好替绾青姑娘身受一剑。”

    云长说完就将软剑抛弃,身体迎着软剑,穿过腹部,扎在石壁之上,绾青震惊的看着云长,想不到他竟然会这般为自己,云长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卫广冲上来,点住云长的穴道,毓阮立马从怀中取出止血的药丸,给云长服下,云长看着绾青,说道:“我希望大家莫要怪罪绾青姑娘。”

    云长喷出一口鲜血,看着绾青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合上眼,毓阮为云长好了脉说道:“快师兄去分舵否则性命堪忧。”

    绾青随着众人到了一处大宅,她原本想就此离开,可是心里却挂念云长的伤势,焦急的等在云长的房间门前,毓阮出来轻轻的关上门,绾青拉着毓阮的手问道:“毓阮,云长怎么样了。”

    毓阮拍了拍绾青的手说道:“放心吧,有我在师兄没事的。”

    绾青舒了一口气,毓阮看着绾青促狭一笑的说道:“你好像很关心我师兄,刚才你好像叫了我师兄的名字,我记得你之前都是叫他公子的。”

    绾青微微一愣,知道刚才失言了:“公子为我受伤我自然是要关心公子的伤势。”

    毓阮看着绾青,叹了口气:“好吧,不过呢我要去给我师兄煎药去了。”毓阮打着呵欠,说道:“真的好累啊!”

    毓阮刚要走绾青就拉住毓阮说道:“毓阮姑娘,我来替公子煎药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毓阮吃惊的看着绾青说道:“你可以吗?这药可是很难煎的,是要用三碗露水煎药,直到露水烧成一碗,我一会还要收集露水呢。”

    绾青拿过药方说道:“没关系的,你去休息好了,露水我负责来收集。”

    “那好吧!那我去休息了,记住这药只能用文火煎,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否则一切辛苦都白费了。”毓阮交代的说道,绾青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毓阮回房间后,绾青便拿了竹筒去收集露水,一路上磕磕绊绊弄了一身的泥,好在三碗露水已经收集完毕,绾青便开始为云长煎药,自己从未煎过药难免要把自己弄得狼狈一些,好不容易煎好药,绾青将药端进云长的房间,打开门,就看见云长已经醒了,准备下榻,绾青放下药碗,扶着云长说道:“你醒了。”

    云长略微点点头,咳嗽了两声,看着绾青狼狈的样子,问道:“你干什么去了,弄了一身的泥。”

    绾青微微一笑端着药碗,说道:“我去收集露水为你煎药去了。”

    “这种事情让舵里的其他人做就可以了,还有毓阮呢,毓阮不是也可以吗?”

    “你毕竟是因为我受的伤,我若是不做些什么心里难免有些愧疚。”绾青将药碗递给云长,云长刚喝第一口,就邹了邹眉,绾青接过药碗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有点烫。”

    云长点点头,绾青拿起汤匙吹了吹递到云长的嘴边,云长微微一愣,看着绾青微微一笑,,然后喝掉汤药,云长看着绾青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绾青顿了顿,放下药碗,看着云长,他竟然这般对自己,自己是否还要隐瞒身份,绾青略微叹了一口说道:“我是当今皇上的庆嫔。”

    云长震惊的看着绾青,他知道以绾青的样貌才学都不是普通的女子,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绾青竟然是皇上的妃子,云长听完之后,竟然嘲讽的笑了起来,说道:“想不到你竟然是皇上的妃子,我云长煞费苦心救得居然是自己做梦都想杀的狗皇帝的妃子。”

    云长说完踉跄了两步,站起身来,抽出放在枕头下的软剑,绾青看着云长脚步不稳刚要上前扶他,却看到那寒光冷冷的软剑,搭在自己的肩头,云长讽刺的说道:“我云长何德何能,能劳驾堂堂的庆嫔娘娘侍候。”

    绾青瞥了一眼搭在肩膀的软剑说道:“你是想杀了我吗?”

    云长使劲将剑贴近了绾青说道:“我不会杀你,我会利用你来引那个狗皇帝前来,看那个狗皇帝如此这般的紧张你想必你也深的宠爱吧!但是相比之下我更想杀你,因为你我们毁了总舵,死了那么多的弟兄,这比债你必须得还。”

    绾青看着云长失望的表情,还有那微微的刺痛,丝毫没有恐惧,只是缓缓的说道:“你以为你今日此举都是因为我吗?我告诉其实说起来,我沦落至此,也都是因为你所致,若不是你在半路上派人刺杀皇上,我就不会被奸人所害,也不会被你和毓阮救起,更不会来到青衣会的总舵,也不会让那些置我于死地的人毁了青衣会的总舵。”

    云长看着绾青,倒吸了一口凉气:“没错这些确实都是因为我,但是那个皇帝昏庸无道,人人得而诛之,我们的使命就是反清复明。”

    绾青听完之后冷哼一声说道:“反清复明?哼,大清已经入关尽一百年,随着康熙王朝的盛世,根基以稳,你们如何推动这大清王朝,我陆绾青同样也是汉人,但是我却欣慰满人能创出这样的盛世,大清之所以能成功入关,是因为崇祯的昏庸,不得不承认崇祯早期也是个明君,可是后期他却听信谗言、滥杀无辜,冤杀大将袁承焕,若非如此清兵也不会轻易入关,间接导致明朝灭亡的是崇祯自己,而清朝自康熙爷登基以来,智擒鳌拜,平定三藩,统一台湾,驱逐沙俄,大破准葛尔,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开创了一番盛世,反清复明,只会引起兵乱,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们?至于皇上昏庸,更是不知从何说起?皇上自登基以来勤政安民知人善任,朝中以鄂尔泰和张廷玉为主体的满汉势力斗争激烈,而皇上却没有偏心满族势力,而是同样斥责一番,让他们互相制衡,还有皇上镇压贵族的苗疆起义,为了平复苗疆族人的情绪,他免除苗赋,尊重苗俗,实行屯田,慎选苗疆守令,登基以来所做的种种都足矣证当今皇上是一个明君。”

    云长看着绾青,想不到她竟然会这般评论,手微微一松,说道:“江南水患,多少灾民食不裹腹,最后不得已食其饿死之人的尸体,还有河南的文字狱大,导致多少文人生者被凌迟,死者被戮尸,所有亲族之人均被连坐处斩,就凭这两点就证明他是一个昏君。”

    绾青握紧双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江南水患发生之后,皇上已经拨了三次赈灾银,只是被些佞臣贪污罢了,皇上此次下江南就是为了处理此事。”

    云长不屑的说道:“哼,若不是昏君,怎会任由贪官横行。”

    “好,我问你,倘若今天是你坐在这个位子上,你能保证,朝廷之人个个都是两袖清风,你能保证你看不见的地方都是一片祥和吗?”

    云长微惊的看着绾青,甩了甩衣袖说道:“无论如何,反清复明是我们青衣会的祖训。”

    “你们青衣会成立何时,清朝已经经历了四代君主,可是你们反清复明的大业有没有成功,多少人因为你们这所谓的信念,无辜枉死。”

    云长震怒的盯着绾青,手中的软剑,紧逼绾青的脖颈,绾青已经觉得那锋利的软剑滑坡了自己的皮肤,云长喝道:“我不许你侮辱我们青衣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由于云长太过激动,伤口不时的渗出血来,绾青看着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寝衣,说道:“你的伤口裂开了。”

    “我不用你管。”

    绾青看着云长,还真是食古不化:“好,就算你不用我管,可是你就算是要杀我,也得有力气抬起剑来吧,我现在去找毓阮,等你的伤好了之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绾青转身便要去找毓阮,出门之前停住脚步说道:“如今你如此这般护着我,想必已经引起舵中部分弟兄的不满,陈雄心怀叵测,道貌岸然,你最好是提防着点他,还有若是你用我还威胁皇上,我定会咬舌自尽。”

    绾青出了云长的房间边去找毓阮,毓阮躺在床榻上睡得正香,绾青突然冲进来,拉住毓阮的手说道:“毓阮姑娘,你师兄的伤口裂开了,你快去看看。”

    毓阮坐起身来,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有完没完了,为什么总是弄伤自己,真是的,我才刚刚睡着。”

    分舵厅堂内,陈雄握紧双手,说道:“想不到总舵主居然会为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如此这般伤害自己,还打伤我,真看不出来,总舵主竟然会是这么一个重视美色之人。”

    卫广反驳的说道:“陈堂主此言差异,咱们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偏偏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较劲呢,总舵主今日直觉也是对的。”

    陈雄冷哼一声说道:“卫堂主一直辅助总舵主,和总舵主经历过数次生死,自然与我们的看法不同,可是如今咱们总舵被毁,总舵主却为了哪个女子导致自己重伤,现在也不知道让谁人来主持大局,依我看,咱们还是回乡种田得了。”

    卫广掐着腰没有说话,这时青衣会的另一位堂主王风说道:“我同意陈堂主的看法,若不是那个女子咱们也不会失了总舵,可是总舵主却还尽力的维护那个女子,看来这个女子不除不行啊!”

    卫广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是总舵主不是说了吗?让我们不得伤害那个女子。”

    陈雄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你们不想当这个罪人,那就由我来,到时候总舵主是杀是剐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毕竟为咱们总舵除了一个大害。”

    陈雄刚要走,卫广就拉住陈雄,说道:“陈堂主,不必如此,这件事情还是由我去做吧!毕竟我与总舵主有着多年的交情,想必他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说完卫广就出了正厅,陈雄看着卫广的背影,阴险一笑,王风走到陈雄身边说道:“如今已经支走了卫广,陈兄到底想怎么做。”

    陈雄阴险的说道:“就等卫广杀了那个女子之后再说,到时候云长那个小子,一定会怪罪卫广,到时候我们便有了说头,将他拉下总舵主的位置,凭什么他一个毛头小儿就能坐上总舵主的位置,而我们这些武功资历都比他高的人,要听命于他,让那些弟兄准备,坐等卫广杀了那个女子。”

    毓阮为云长包扎好了伤口之后,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们还有没有完了,一会这个伤一会儿那个伤得,是要累死我吗?师兄算我求你了,好好的照顾自己行吗?就算你不心疼自己,也要心疼我是不是,我很累的!”

    云长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毓阮看着桌子上的药碗说道:“哎,绾青姑娘把要给你熬好了。”

    云长点点头说道:“你去把这药扔了吧!”

    毓阮不明白的看着云长,说道:“怎么了,这药有什么问题吗?煎的不好吗?”毓阮喝了一口碗中的药说道:“想不到绾青姑娘真的用露水为你煎药了。”

    

云长微愣的看着毓阮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毓阮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说道:“还不是我了,看到绾青姑娘那么关心你,还要帮你煎药,我就随口一说,说是你的要必须得用露水煎服,想不到她竟然真的为你采集露水,可见她对师兄你的情意不一般啊!”

    云长看着药碗,想起刚才绾青狼狈的样子,难怪她会如此灰头土脸的,原来是为了自己采集了露水,云长伸出手,说道:“去把药拿来。”

    毓阮看着云长说道:“你不是要我倒掉吗?”

    云长瞪了毓阮一眼,说道:“让你拿你就拿!”

    毓阮撅了撅嘴把药递给云长,云长一饮而尽,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苦涩,云长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药汤,说道:“陈堂主他们呢,怎么不见陈堂主他们。”

    毓阮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从你受伤开始我就没见过他们,好了师兄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好好休息吧!”

    云长点点头,躺在床榻上,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大喊一声:“糟了。”

    绾青坐在房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突然“砰”的一声,门被踹开,绾青看着卫广震怒的神色,缓缓的说道:“你来了。”

    卫广不觉一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绾青淡然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回来找我,而且我还知道是陈雄让你来杀我的对不对。”

    卫广看着面前淡然的绾青,一种波澜不惊的气质,卫广冷笑一声说道:“没人让我来杀你,是我自己来的,若不是你,我们的总舵怎么会被朝廷围剿。”

    绾青起身,转过身,背着卫广说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卫堂主你都不会消了要杀我的念头,但是我想问卫堂主一句,卫堂主是否忠于你们的总舵主。”

    “当然了,否则我怎么会之身一人前来杀你。”

    绾青转过身,看着卫广说道:“好,既然卫堂主,有这么一片赤胆忠心,那我便死而无憾。”

    云长急匆匆往绾青的房间跑去,半路上却碰见卫广,云长看到刀尖上滴落下的血滴,问道:“绾青呢,我问你绾青呢?”

    卫广低下头,跪在地上,说道:“总舵主,那个女子已经被我杀了,这个女子留不得啊!”

    毓阮听完之后,说道:“我不信,我进去看看。”

    卫广拦住毓阮不让毓阮进去,云长听完手撑着头,踉跄的退了两步,这时候,陈雄和王风听到信也跟着赶出来,陈雄问道:“总舵主这是怎么了。”

    卫广低着头不敢去看云长,久久才说道:“我杀了那位女子。”

    陈雄听到后嘴角露出一个阴险的弧度,云长怒恶的看着卫广,说道:“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没有人,是属下自己决定这么做的,因为这个女子实在是来路不明,况且因为她我们折损了很多兄弟,所以属下才决定杀害这位女子,总舵主要是责罚属下,属下也觉无怨言。”

    云长看着卫广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云长抽出一把宝剑,架在卫广的脖子上,陈雄立马跪下说道:“总舵主,今日卫堂主所做一事,确实替属下做的,是属下想杀了那位女子,而卫堂主怕属下责怪所以才替属下杀害了那位女子,请总舵主饶恕卫堂主降罪属下。”

    云长看着陈雄和卫广,嘲讽的说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二人。”

    说完云长一剑刺向陈雄,卫广立马替陈雄挡住,剑刺伤了卫广的肩膀,卫广随即喷出一口鲜血,缓缓的闭上眼睛,陈雄捂着卫广的伤口说道:“总舵主,想不到你居然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这样对待会中的兄弟,杀害卫堂主,你这样做,为今之计我们不得不采取别的办法了。”

    云长看着陈雄不屑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陈雄放下卫广,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随即涌出了许多人,将云长团团围住,云长冷笑一声说道:“怎么,陈堂主是想造反吗?”

    陈雄撇了撇嘴,说道:“不是造反,是总舵主逼我们这样做的,你杀害卫堂主,已经让众人愤恨,怒火难平,如今只好请总舵主退位让贤了,也好让卫堂主的死有个说法。”

    陈雄甩了甩衣袖说道,云长讽刺一笑说道:“就凭你们,你以为你们是我的对手吗?”

    陈雄知道自己的武功明显不在云长之上,可是云长毕竟还年轻,缺少经验,若是自己暗算他必定会成功,况且他现在也身负重伤:“我知道我们所有的人的武功比不上总舵主,但是就算我们拼死也会替卫堂主讨回公道。”

    众人异口同声的应和着说道:“我们要为卫堂主讨回公道。”

    云长冷哼一声,说道:“陈堂主,我看你早有谋逆之心了吧!要不然怎么会让这么多弟兄再次等候。”

    陈雄阴笑的说道:“总舵主果然聪明,没错我早就已经想反了你,其实今日我是故意让卫堂主去杀那个女子的,要不然我怎么有理由反了你呢,不过可惜你在聪明也没有用了,如今你杀了卫堂主,你已经难以腹中,而且你现在还身负重伤,想必你很难抵挡了住我们这么多人吧!”

    陈雄挥挥手说道:“上,给我抓住云长。”

    正当周围的人一拥而上时,躺在地上的卫广突然睁开眼睛跳起来,用手中的匕首抵着陈雄的脖子,陈雄震惊看着卫广说道:“你怎么,你刚才你不是死了吗?”

    卫广爽朗一笑说道:“总舵主剑法精准,怎么会将我杀死呢?陈雄想不到你竟然想造反,幸亏陆姑娘聪明看出你的狼子野心。”

    陈雄皱了皱眉,这时绾青从房间里走出来,毓阮看到绾青,兴奋的拉着绾青的手说道:“绾青姑娘你没事啊!”

    绾青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事了。”

    绾青走到陈雄面前说道:“多亏卫堂主对云公子忠心,而且深明大义,否则你今日的阴谋便可得逞了。”

    陈雄看着绾青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什么事情,不用和你说的太明白,总之陆姑娘的聪明机智不是你能比的上的,你居然利用我要篡夺总舵主之位,我卫广定要杀了你。”说完卫广抬起手,云长说道:“慢着,卫堂主。”

    卫广看着云长说道:“总舵主,此人狼子野心,万万留不得啊!”

    云长走到陈雄面前说道:“我知道,但是我想和陈堂主说两句话,我自从坐上总舵主之位,我就知道你一直不服我,不过奈何这是老总舵主的遗命,你们不遵从。”

    陈雄抬头说道:“没错,论武功我们是比不上你,可是论及谋略江湖经验和人脉,这点你是和我们比不上的,哪怕不是我陈雄当上总舵主,换了别人,我陈雄也是服气的。”

    “谋略?若是你的谋略真的在我之上,为何今日却败在一个小小的女子手中。”

    陈雄听完之后深吸一口气,没错自己苦心经营,却被一个小小的女子看出来:“哼,我是真没想到,居然会输在你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手上,我真的不知道我的马脚露在那里。”

    绾青微微说道:“你的马脚就露在你急于杀我,是,你是为了青衣会不错,可是你未免太想将我除掉,我一个小小的女子纵使在厉害,也惹不起什么风浪,到底那点得罪了陈堂主,要处处将我置死。”

    “就是因为这个。”陈雄不可置信的问道。

    绾青点点头说道:“是的。”

    陈雄嘲讽的笑了笑:“你果然很聪明,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既然我落在你手里,你就动手吧!”

    云长看着绾青,其实刚才要不是自己发觉出不对,他真的以为绾青已经命丧黄泉了:“今日我不会追究你们谋逆一事。”

    卫广震惊的看着云长说道:“总舵主,你真的要放过这个小人。”

    云长点点头说道:“是,陈堂主为青衣会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往日的功劳足矣抵过今日的过错,而今天与陈堂主为伍的兄弟,我也不会追究,不过每人要领十棍,小惩大诫。”

    陈雄看着云长说道:“你知道吗?你最大的软肋就是心软,若是你今日狠心杀我,将来必定没有人敢在觊觎的舵主之位。”

    云长微微一笑说道:“这样做的确是有杀鸡儆猴的效果,但是我不想让舵里的兄弟害怕我,到时候他们怕我在追究今日之事恐怕还会谋反,我会忘记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陈堂主,你就自行离开青衣会吧!”

    陈雄听完自后仰天长笑,说道:“云长你果然有大将之风,我陈雄自从十年前,被老舵主救回之后就注定为青衣会效命,如果总舵主要把赶出青衣会,倒不如杀了我。”陈雄夺过卫手中的匕首,自刎谢罪,云长看着陈雄慢慢倒下去的身体,闭上眼睛,微微一叹说道:“卫堂主,好生安葬陈堂主的尸身。”

    毓阮在房间里为绾青上药,虽然刚才的事情都是绾青与卫堂主做戏给陈雄看,让他放松警惕早些露出马脚,但是为了确实陈雄相信,也为了云长会为此迁怒卫广,卫广还是轻轻的刺了绾青的手臂一下,毓阮帮绾青巴扎好后,看着绾青,放松的说道:“好在你没事,你知道吗?刚才我真的以为你被卫堂主杀死了,不过好在是有惊无险,最可气的是我师兄知道你没事,还不告诉我,害我白白的担心了好久。”

    绾青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你师兄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我没有事,若是那一剑他真的杀了卫堂主,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刚才在房中绾青还是揪心的,这时云长走进来,对毓阮说道:“毓阮你先出去一下。”

    毓阮叹了口气说道:“哎呀,我今日才知道什么是过河拆桥,我救了你们,你们就这对我,哼。”

    云长轻轻敲了毓阮的额头说道:“我是和绾青姑娘有事情要说。”

    毓阮瞪了一样云长之后便转身离去,云长看着绾青的伤势问道:“怎么样,你的伤严重吗?”

    绾青摇摇头说道:“只不过是做戏给别人看,卫堂主知道轻重,伤口不是很深。”

    云长坐到椅子上,看着绾青,好奇的问道:“我很好奇,卫堂主意气用事,很容易被人利用,他既然想杀你,就不会留你的性命,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卫堂主陪你做戏的。”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