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六十六章  暗夜杀机

    第六十六章暗夜杀机

    绾青刚要关上窗户,便听到一声响声,抬头一看便是满天的烟火,绾青走出房间,看到云长站在院中,望着满天的烟火,绾青走过去问道:“这烟火是你放的。”

    云长转身看着绾青,烟火的光芒映在云长的脸上,云长温然一笑说道:“我看你今日心情不是很好,就想着也许让你看到一些美丽的东西可能会让你开心一点吧!”

    绾青抬头看着烟火,微微一笑说道:“真的会开心吗?我问你如果你有家却回不去,只能呆在一个地方,苦苦思念里面的人,就算看到什么也不会开心的吧!”

    云长看着绾青,他知道绾青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人,但是他也只是认为绾青一定是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姐,或许是那个大官家的女儿:“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有一句话,我想说,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让你停留在这个地方,那么自然有他的安排,也许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遇。”

    绾青看着面前的云长,想不到他竟然有这样的大智,云长说的对,也许这是一个机遇,自己又何必强求,若是有机会自己便能回到那紫禁城,见到弘历,云长看着绾青的笑容说道:“你笑起来真的很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幽王会烽火戏诸侯,只为博褒姒一笑了。”

    绾青看着云长说道:“不过可惜公子不是那昏庸无道的周幽王,而我也不是那狐媚惑主的褒姒。”

    翌日,弘历同灵宛一起回到咸福宫的事情传遍后宫,虽然弘历没有留宿在灵宛那里,用过膳后便离开,不过这对别人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了。

    承乾宫内,寻双抚摸着小指上的护甲,说道:“想不到这个瓜尔佳灵宛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居然比我早些博得皇上的眷顾。”

    身旁的浣宁说道:“小主何必担心,皇上只不过是陪了那个矜贵人用膳而已并未留宿啊!”

    寻双冷哼一声说道:“皇上回宫以来,除皇后外,不曾召见过任何一位嫔妃,如今已经陪了矜贵人用膳,皇上显然对她刮目相看了,想不到我的风筝居然比不上她亲手抄的佛经,看样子不止只有我知道利用庆嫔的失踪来博皇上的青睐。”

    漪兰殿内,尔岚的手轻轻扫动这琴弦,突然“砰”的一声,崩了琴弦,灵宣看着断了琴弦说道:“妹妹是在为昨日皇上同矜贵人用膳一事吗?”

    尔岚握紧琴弦说道:“哼,不过是利用绾儿来博宠罢了,想不到她们居然有这般的心机,绾儿失踪一事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她做的,毕竟当时只有她在绾儿的身边。”

    灵宣抬起头来,看着尔岚,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虽然矜贵人声称是遇到了刺客,但是依她的身手怎么会无法带绾妹妹逃走,况且就算是她真的敌不过刺客,为何偏偏只有绾妹妹失踪,她只是受了伤而已。”

    尔岚认同的点点头,说道:“姐姐说的不错,可是就算是我们认定是她做的,也苦无证据啊!”

    “是呀!”突然之间灵宣想到了什么,说道:“我记得皇上是让我阿玛留守杭州寻找绾妹妹的下落是吗?”

    尔岚点点头说道:“是的,是瓜尔佳恒远将军。”

    灵宣微微一惊说道:“糟了。”尔岚看着灵宣震惊的神情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灵宣拉着尔岚的手说道:“灵宛做事向来心狠手辣,若是真的是她害的绾妹妹,那么如今我阿玛奉命寻找绾妹妹,那么绾妹妹必会是九死一生。”

    尔岚颇为震惊,说道:“如此一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那姐姐我们该怎么办!”

    灵宣松了口气说道:“是到如今我们只能去求皇后了。”

    尔岚拉着灵宣的手点了点头,想不到灵宣竟然会处处绾青着想,要知道灵宛毕竟是她的妹妹:“想不到姐姐竟会如此关系绾儿,替绾儿设身处地。”

    灵宣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初我遭到皇上厌弃,整个后宫只有绾妹妹关心我,肯于我来往,如今她有难,我怎么肯能袖手旁观。”

    尔岚紧紧的握住灵宣的手,相视一笑。

    翌日云长在厅堂中来回踱着,陈雄走进来高兴的说道:“总舵主,总舵主。”

    云长看着陈堂主说道:“陈堂主今日怎么了,怎么这么高兴。”

    陈雄手里拿着画像说道:“总舵主你看,乾隆这个狗皇帝这两天正在命人寻找一位女子,你看画像中的这位女子,是否和后堂中的那位有几分相像。”

    云长仔细看着画像,确实与绾青有几分相像,问道:“那有没有说这画中是何人。”

    “这倒没有,不过看那些官兵的神情,看来画中女子颇为重要,不如我们去问那位女子”陈雄还没说完,云长就反驳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陈堂主先下去吧!”

    “舵主,这个女子看来对那个狗皇帝颇为重要,若是我们可以挟制这位女子,想必大有用处啊!”

    云长思量片刻说道:“这只不过是个女子罢了,能有什么作为,陈堂主不必多说,况且咱们青衣会怎么能随便用一个女子,陈堂主不必再说。”

    陈雄还想说什么,云长就让他退下,陈雄愤恨的离开正厅,云长看着画像,这个绾青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乾隆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找。

    府衙内,瓜尔佳恒远听到侍卫说的消息,甚是惊喜:“你说真的,真的在一家绸缎庄看到画中的女子。”

    士兵低头说道:“是的将军,今日小的们同往常一样四处寻找,突然有个男子要走的画像,小的谨慎便派人偷偷跟踪,岂料这个女子就在这绸缎庄的后院居住,将军是否派人去接这位女子。”

    恒远背手而立,想起灵宛回京之前交代的话,不管怎么样,灵宛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恒远握紧了手说道:“不,等夜深了,你带着几个亲信,去烧了这家绸缎庄,一个人都不许剩知道吗?”

    士兵犹豫了半天说道:“是,属下遵命。”

    云长走到绾青的房中,毓阮看到云长说道:“师兄怎么过来了,今日堂中没有什么事情吗?”

    云长看着毓阮,说道:“没有,你先出去一下,我和绾青姑娘说几句话。”

    毓阮看了看云长和绾青,说道:“好吧!那毓阮先出去了。”

    毓阮出去后,云长在房中走了一圈,绾青不知道云长是什么意思,问道:“不知公子所谓何事。”

    

云长盯着绾青,抽出腰间的软剑,抵着绾青的喉咙说道:“你说什么我都信,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是我今天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当今皇上会派人寻你。”

    绾青微微一愣,想必那画像已经到了云长的手中:“我不是普通人,难道公子就是吗?公子这一身的武艺,还有公子的智谋,绾青都不觉得公子是普通人。”

    “我如今是在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云长看着绾青,目光凌厉。

    绾青站起身来,说道:“绾青知道公子是青衣会的舵主,绾青已经知道了公子的身份,公子大可以杀掉绾青,这样就后患无忧了。”

    云长使劲的用剑抵着绾青,绾青闭上眼,剑的锋利,已经把绾青白皙的脖子刮伤,这时毓阮跑进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但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更是震惊,云长放下剑,看着毓阮说道:“怎么了。”

    毓阮指着外面说道:“师兄,绸缎庄失火了。”

    云长立马跑出去,看到满天的火光,问道:“怎么好好的会突然的失火。”

    陈雄抱拳说道:“听绸缎庄的伙计说,是有人把火把扔进来,才导致绸缎庄失火。”

    云长心里一惊,说道:“不好,调虎离山。”

    说完云长立马跑到绾青的房间,这时有几个黑衣人围住绾青,毓阮将绾青护在身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绾青看到这几个黑衣人,心里便明白,他们是冲自己来的,眼看着黑衣人挥刀冲毓阮砍来,绾青推开毓阮,用手挡住那锋利的刀刃,顿时流出鲜血,绾青捂着胳膊对毓阮说道:“毓阮你快走。”

    黑衣人拦在毓阮面前,说道:“今日你们谁都别想走。”

    绾青拿起凳子朝黑衣人扔去,拉着毓阮的手准备冲房间,她没有想到毓阮竟然一点功夫都不会,一把刀划过绾青的前身,绾青后退了几步,看着毓阮,毓阮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突然黑衣人“啊”的一声到底,绾青看到云长松了口气,云长挥舞着软剑,刺向刺客,迅速的解决了这几个刺客,然而前厅也有很多刺客涌进,陈雄捂着伤口说道:“总舵主不好了,有很多士兵杀进来,咱们抵挡不住了。”

    云长拽着绾青和毓阮扔给陈雄说道:“你带她们两个去山洞等我,我负责段后,一会就与你们会儿。”云长说完便冲进人群中厮杀。

    陈雄带着绾青和毓阮来到山洞,毓阮安抚着绾青说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绾青摇摇头,抓住毓阮的手,说道:“我没事,你去看看陈堂主的伤势吧!”

    陈雄捂着伤口,怒不可遏的盯着绾青,然后是抬手用剑指向绾青,毓阮挡在绾青的前面说道:“陈堂主你想做什么。”

    “毓阮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女子。”

    毓阮对陈雄说道:“你杀绾青姑娘干嘛,你没事吧!”

    陈雄用剑示意毓阮让开:“毓阮,你相信我这个女子是朝廷的奸细,朝廷派人四处找她,而今天咱们总舵又遭到袭击,想必与她脱不了关系。”

    毓阮不可置信的看着绾青,但是想起刚才绾青尽力的护着自己,信任的看着绾青说道:“陈堂主我想你误会了,刚才绾青姑娘,还拼力的护着我她不是奸细。”

    陈雄推开毓阮,说道:“不管怎样此人不除必是大患。”

    绾青看着那剑朝自己刺来,立马说道:“陈堂主且慢。”

    陈堂主看着绾青说道:“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知道陈堂主怀疑我的身份,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青衣会还轮不到你做主,难道陈堂主不觉得一切都要等云公子回来以后再说嘛?”

    陈雄冷哼一声说道:“就怕,总舵主回来舍不得杀你。”

    “那陈堂主杀了我就不怕总舵主责怪吗?”

    “哼,我杀你是为了青衣会,若是总舵主怪罪,我也无悔。”

    绾青看着陈雄态度坚决,闭上眼睛说道:“既然陈堂主执意如此,那边动手吧!”

    陈雄抬起剑砍下,绾青听到剑气的声音,可是许久却不见剑落下,睁开眼睛,看到云长握紧陈雄的剑,血滴在绾青的面前,云长将陈雄的剑拿下问道:“陈堂主为何如此。”

    陈雄看着云长不屑的说道:“这个女子来历不明,自从她来了之后,咱们的总舵就被朝廷给灭了,难道和她没有关系吗?”

    云长看着绾青,松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陈堂主是在为今日的画像一事怀疑绾青姑娘,但是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动手。”

    这时以为一位官兵被推了进来,那位官兵正是被青衣会的另一位堂主,卫广押金来,卫广抱拳对云长说道:“总舵主,我抓到了一名官兵带来给总舵主审问。”

    那位官兵震惊的看着云长说道:“总舵主?你们是青衣会的。”

    云长看着士兵问道:“怎么,你们今夜偷袭绸缎庄,不就是为了将我们青衣会一举歼灭吗?”

    士兵冷哼一声,说道:“想不到竟然误打误撞,杀到了青衣会。”

    绾青看着那位士兵下巴略微蠕动,立刻说道:“他要自尽。”

    卫广一掌将士兵嘴里的药丸打出来,踩在士兵的身上说道:“老子问你,你们今日火烧绸缎庄到底是为了什么。”

    士兵冷笑着看着绾青,绾青心想,看来是瓜尔佳恒远要除掉自己,却不想连累了误闯了青衣会,陈雄注意到那位士兵盯着绾青,立马踢了那士兵一脚说道:“我问你,你为什么看着这位女子,这位女子到底是何人。”

    士兵看着陈雄说道:“我不知道她是何人。”

    陈雄又踢了那士兵一脚说道:“你要是想痛痛快快的死就给我说胡来,不然的话老子就阉了你当太监。”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