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六十五章    博宠

    第六十五章博宠

    云长看着绾青微微一笑,便继续吹箫,箫声逍遥飘渺,缭绕在绾青的耳旁,良久云长放下玉箫,说道:“那日之事真是抱歉,若非在下鲁莽绾青姑娘的伤势恐怕早都好了,也许已经可以回家了。”

    听到回家两字,绾青叹了一口气:“回家,我都不知道这个家我该怎么回。”绾青抬头望向远方,不知弘历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想到她,会不会在找她。

    云长看着绾青哀愁的眼神,问道:“不知姑娘家在何处,若是可以云长必定派人护送姑娘回乡。”

    绾青看着云长没有说话,若是让云长派人送她,那么云长必定会知道她的身份,如此一拉若是她们用自己威胁弘历,或者是利用自己进入紫禁城,对弘历都是不妥的:“公子不必费心,绾青的家早已经被毁了,此次来杭州便是为了探亲,想不到我的亲戚也惨遭落寞。”

    “哦,这样啊!不知道你亲戚是杭州的那位大户人家,我看你衣着不俗,想必应该不是小门小户吧!”

    绾青知道云长是在试探她,绾青想了想,看来只能利用关家的身份了:“我原本是来投靠关家的,关家老爷关廷尉是我的舅父,不料我舅父做错了事情被关进大牢,我表兄也死于非命,而我的表妹静娈却毫无音讯。”

    云长手握玉箫,说道:“关家的事情,我也听过些许,据说是皇上亲自下旨查封的关家。”

    “是呀,的确是皇上亲自下旨查封的关家。”

    云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可以,不如让在下帮忙找你的表妹可否。”

    绾青感激的看着云长,说道:“那就谢谢公子,绾青感激不尽。”

    翌日绾青还未梳洗,毓阮就冲进房间,高兴的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可害的我和师兄白白担了好几天的心的。”

    绾青低低头说道:“多谢毓阮姑娘挂念。”

    毓阮拉着绾青的手说道:“你醒了就好,这回我便放心了。”毓阮坐在桌子上,晃悠着双腿,云长走进来看到后是,说道:“毓阮你干什么,还不下来,在绾青姑娘面前失了礼数。”

    毓阮撅着嘴,叹了口气从桌子上下来,绾青起身拉着毓阮说道:“不要紧的,毓阮姑娘不拘小节,我很是喜欢。”

    毓阮冲云长瞪了瞪眼睛说道:“看到了没,绾青姑娘都不在意,切。”

    云长无奈的看着毓阮,绾青微微欠了欠身说道:“不知公子找绾青有什么事情。”

    云长微微一愣,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你的伤,还有什么问题吗?”

    绾青摇摇头说道:“毓阮姑娘妙手回春已经没有大碍了。”

    云长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毓阮挽着绾青的手说道:“放心吧,师兄凭我的医术,这个世上还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绾青看着毓阮说道:“是呀,毓阮姑娘的医术,真的是很好呢?”

    毓阮得意的看着云长,对绾青说道:“绾青姑娘,你还没有好好在杭州城转过吧!我看你也要添些东西,不如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好吗?”

    绾青点点头上说道:“好啊!”

    绾青出了这院中才知道,原来所谓的青衣会总舵表面上一家绸缎庄,实则里面便是青衣会密谋的地方,毓阮拉着绾青到处走,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突然绾青看到一群官兵手拿画像,四处询问乡民,毓阮好奇的看着,问道:“咦,这帮官兵到底在找谁啊!”

    绾青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那我上前看看去。”毓阮刚要走,绾青便拉住毓阮说道:“你还是别去了,我去看看便好了。”

    绾青慢慢走上前,躲在一处看着官兵给乡民的画像,微微一惊,那上面画的竟是自己,看来是弘历在找她,绾青刚要上前,便想到身边还有毓阮不能冒然相认,绾青走到毓阮身边说道:“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先去别处走走吧!”

    毓阮点点头说道:“好哇!那我们去那边吧!”

    毓阮拉着绾青继续往别处走,绾青回头看了眼官兵的去处,走着走着,绾青捂着肚子就说道:“哎呦,哎呦。”

    毓阮看着绾青说道:“你怎么了。”

    绾青假装痛苦的说道:“我肚子有点疼,我想上趟茅房,你先去那边走走,我一会就来找你。”

    “好吧,那你快点。”

    绾青点点头说道:“好的,我马上就来。”

    绾青看和毓阮走了之后,立马转身来到县衙,绾青刚要进去,就看到那群刚才在街上拿着画像的士兵,绾青刚想上前,便听到其中一个士兵说道:“哎呀几天有没有什么消息,要是再找不到这个画中的女子,我估计不止咱们,恐怕咱们将军恐怕会遭到责罚,也不知道这画中女子到底是何人。”

    绾青一听到将军二字,立马转身,将军,莫非是瓜尔佳恒远,若是那样的话,自己断然不能露面,以瓜尔佳灵宛的心思,若是知道自己还没死,定会让她阿玛在宫外了解自己,绾青握紧双手,想不到她竟然想的这么周密,居然让自己的阿玛寻找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就要流落在宫外了吗?

    紫禁城内,弘历站在绾青的寝殿中,看着绾青房中的一切,手里抚摸这那把白玉萧,心心念念着绾青,自言自语道:“绾儿你到底什么在哪里,为什么朕找了你这么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你知不知道朕真的好想你,还是你真的已经”弘历闭上眼睛不敢再想,她希望绾青能平安在世,这时弘历听到外面一阵噪杂的声音,弘历向外望去,看到寻双在外面放风筝,弘历走出去,问道:“双儿你在干什么。”

    寻双看到弘历,将风筝线交给宫女,走到弘历面前欠了欠身,说道:“回皇上,双儿在替绾姐姐祈福啊!双儿听说放风筝便可以祈福,所以双儿就亲手扎了一只风筝,希望绾姐姐能早些回来,如果可以双儿宁可这辈子都不吃那些好吃的点心,也要让绾姐姐早些回来。”

    弘历看着面前的寻双,将她扶起来,说道:“你放心,你的绾姐姐一定回来的朕相信她还活着。”

    寻双微微一笑,便跑去继续放风筝,自从弘历从江南回来之后,就一直独宿在养心殿从来都没有召幸过任何人,既然这样,那她就利用绾青好好的在弘历面前演一出戏,她必须让弘历伤心完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

    高容薇看着内务府的档案说道:“想不到皇上对庆嫔竟然如此深情,回来了这么久,没有召幸任何一个妃嫔,本宫还以为皇上也就是一时的伤心。”

    青菱微微欠了欠身说道:“那娘娘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高容薇将档案放下,说道:“本宫能做什么,若是做的好倒也罢了,若是做的不好只会惹皇上厌弃,到时候还不是让后宫这帮人看了笑话,本宫才不会去做这个蠢人。”

    

“那娘娘何不找人试一试皇上的心意。”

    高容薇缓缓的起身,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现在是什么心思,本宫是最了解的,既然皇上伤心,那就等皇上伤心够了以后再说,本宫怕的是,这个庆嫔还会在回来。”

    “奴婢也觉得,如今庆嫔虽然说是遇到袭击,可是这么久了连庆嫔的尸体还没有找到,想必这庆嫔还活着。”

    高容薇认同的点点头说道:“没错,若是庆嫔还活着,让她回了宫到时候皇上的眼里便又都是她了。”

    “那娘娘为何不现在做点打算,趁庆嫔现在还在宫外的时候把她除掉。”

    高容薇捏紧了青菱扶着自己的手,说道:“你去取纸笔来,本宫要给本宫的哥哥写一封信,你怕人送给本宫的哥哥。”

    “是。”

    灵宛看到瓜尔佳恒远送进来的信,狠狠的拍在了桌面上,说道:“可恶,这么久了,连陆绾青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琳嫣笑了笑说道:“妹妹何须如此担心,如今庆嫔已经受了重伤,就算是不死,也没了半条命,况且妹妹还让妹妹的阿玛在宫外将她出去,想必这个庆嫔是九死一生了。”

    “话虽如此,但是若是让庆嫔回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倒时候死的必然是妹妹。”灵宛用护甲敲了敲桌面。

    琳嫣摇了摇团扇,说道:“依姐姐看,妹妹现在应该想法子得到皇上的怜惜,我听说承乾宫那位,替庆嫔祈福,皇上甚是欣慰呢?”

    灵宛冷哼一声,说道:“竟让这个小贱人抢先了一步,哼,我倒要看看她能使出些什么本事。”

    宋离替海贵人请完脉,走出颐和轩,便听到有人微微啜泣的声音,宋离走过去,便看到微吟用手绢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宋离走过去问道:“可是微吟姑娘。”

    微吟转过身,看到宋离微微欠了欠身,说道:“原来是大人。”

    宋离看着梨花带雨的微吟问道:“微吟姑娘可是在担心庆嫔娘娘的安危。”

    微吟点了点头说道:“是,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我们家娘娘的消息,不知道我们家娘娘是否已经脱险了。”

    宋离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微吟姑娘放心,庆嫔娘娘心地善良,好人自会有天佑,想必娘娘已经脱险了。”

    微吟拭了拭眼角的泪水说道:“但愿,我们家娘娘可以吉人天相吧!”

    宋离伸手替微吟擦了擦脸上残余的泪痕,说道:“那微吟姑娘就不要再哭了,否则等娘娘回来的时候姑娘哭坏了身子,还怎么侍候娘娘。”

    微吟脸色绯红的看着宋离,点了点头,说道:“奴婢知道了多谢大人关心。”

    入夜弘历批阅完奏折,走出养心殿内,看到廊中有许多手写的佛经,弘历沿着廊亭,走下去,便看见灵宛将佛经一张张挂起来,弘历问道:“你在干什么。”

    灵宛看见弘历,微微欠了欠身说道:“皇上什么时候来的,臣妾怎么没有看到。”

    弘历看着佛经问道:“你为何将佛经挂在廊上。”

    灵宛欠了欠身说道:“臣妾是在为庆嫔姐姐祈福。”

    “哦?你也在为庆嫔祈福。”

    灵宛点了点头说道:“是,因为庆嫔姐姐毕竟是因为臣妾的疏忽,才至今下落不明,臣妾内心愧疚,所以就抄写了佛经,挂于廊中,希望佛祖能看到臣妾的心意,好保佑庆嫔姐姐早日归来。”

    弘历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很希望庆嫔能早日回来,只是如今她到底身在何处。”

    “皇上放心,臣妾的阿玛,已经在宫外尽心寻找,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庆嫔姐姐。”灵宛低下头,阴险一笑,到时候就算是找到庆嫔回来的也只会是一具尸体。

    弘历拿起灵宛抄写的佛经说道:“你有心了,原本这件事情,就不愿你,你也受了重伤,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灵宛欠了欠身,回道:“回皇上,臣妾的上早都已经好了,皇上不必担心。”

    突然灵宛身子一歪,将要倒下,弘历扶住灵宛,说道:“你怎么了。”

    灵宛靠在弘历的身上说道:“臣妾无事,想必是今日抄写佛经久了,忘记用膳,现下才有些头晕。”

    弘历抱着灵宛说道:“你居然这么尽心,朕陪你回去用膳怎么样。”

    灵宛点点头说道:“臣妾谢过皇上了。”

    毓阮抠着手指回到总舵,云长看到毓阮说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云长便为看到绾青,便问道:“绾青姑娘呢,怎么没有回来。”

    毓阮咬着嘴唇委屈的说道:“绾青姑娘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的呢?”云长焦急的问道。

    毓阮支支吾吾了半天,云长看到毓阮不说话,就抓住毓阮的肩膀问道:“怎么会不见的额,你说话啊!”

    毓阮甩开云长的手说道:“我不知道吗?一转眼绾青姑娘就不见了。”

    云长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毓阮,这时绾青从外面进来,毓阮看着绾青欣喜的拉着绾青的手说道:“你回来了,你去哪了,你不见了担心死我了。”

    绾青面露愁容,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只不过是迷了路而已,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绾青走后毓阮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回来了,我也累了先去睡了。”

    云长看着绾青落寞的身影,心里有些担心,为什么出去了一天并未开心多少,反倒更加忧愁了。

    绾青回到房间,顺着自己的青丝,看着窗外的月光,想着今日的事情,难道自己注定回不到紫禁城了吗?绾青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紫禁城内,自己舍不得的也只有弘历罢了,里面的杀戮,算计,她经历的还少吗?如今沦落至此也许是她的另一番命运,可是弘历该怎么办,他是否同自己一样想着自己。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