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五章   如若相识必相思

    第五章如若相识必相思

    绾青回去之后,没有同任何人提起浮碧池的事情,也没有问及微吟和喧妍说的话,毕竟喧妍年纪尚小性子急躁,吃了苦头终究是难以忍受的,她不想细问,以免坏了主仆情分,吃过晚饭后绾青独坐在床上,想着今天在浮碧池的发生的事情,心里竟泛起一片小小的涟漪,脸上不由自主的爬了两团红晕,在旁铺床的微吟看着坐在床上的绾青脸色泛红,嘴角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眼神脉脉,微吟以为绾青疯魔了,试探的唤了两声:“小姐,小姐。”见绾青没有理她又提高音量:“小姐。”这一声小姐吓得绾青“咯噔”一下,嗔道:“瞎叫什么平白的吓我一跳。”

    微吟佯装委屈的说道:“不能怨我,小姐在哪嘿嘿的傻笑,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理我,现下倒还怨上我了。”

    “你还狡辩。”说完之后又不好意思的问道:“我刚才真的笑了吗?”

    “当然了,你不只笑而且还脸红了。”

    绾青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颊,脸红她为什么会脸红,刚刚不过就是想起了今日在浮碧池的事,怎么会绾青不在往下想,就只得佯装生气的嗔道:“我哪有脸红,就知道胡说。”说完就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不在去看微吟,纵使绾青是大家闺秀却也有些小孩子脾气,灵秀中不失可爱。

    微吟看着躺在床上的绾青,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想不到小姐是这个样子,以后你再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我呀再也不告诉你了。”说完促狭的一笑,吹了蜡烛,便也回床休息了。

    距离在浮碧池相遇的日子过了好些天,绾青也不在去细想浮碧池的事情,倒是英儿恐怕是忌惮着尔岚了倒也不再差使绾青她们三人浣洗衣物,只是有的时候命她们三个人跑个脚去各宫送取些衣物倒也轻松,今天绾青奉命去永寿宫的绛雪轩送衣物,那是幼仪的寝殿,绾青也许久没有看见幼仪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想念的,到了绛雪轩总管太监领着她进入正殿,便看见幼仪和尔岚坐在正殿品茗,绾青进去后刚要屈膝行礼,就被幼仪拦下:“你是做什么,屋子里又没外人,弄这些虚礼到惹我生气。”

    尔岚放下茶盏细声的说道:“谁说不是呢?每次都这样,还说着是规矩,也不想想咱们的心里是否好受。”

    “是妹妹的不是,只是想着莫要坏了规矩,结果却让两位姐姐心里添堵,还请姐姐原谅做妹妹的不是。”

    “仪姐姐你听听,几日不见这妮子的嘴呀越发的会说呢?”

    “谁说不是呢?好了你也别站在这里,放下东西坐下吧,碧如把这些衣服放进内堂在去泡杯皇上前几日赏的茶。”

    那个叫碧如的婢女接过绾青手中的衣服后,绾青才细看幼仪,许久不见幼仪有些丰腴,今日又穿了一件藕荷色蝙蝠纹的旗装,头上簪着一缕红色的流苏,流苏的末端还嵌着一颗如小指尖大小的明珠,衬的幼仪高华端荣。幼仪被绾青瞧的不好意思,扭过头去嗔道:“你在看什么,几日不见莫非我变丑了。”

    “才不是呢,我是看姐姐越发的艳丽了。”

    “不怪岚妹妹说你,真的是越发的会说了。”

    “多谢姐姐夸奖。”绾青玩笑的说着,这是才发现没有看见琳嫣,按理来说琳嫣也会和尔岚一起来。“对了,琳嫣怎么没有过来。”

    尔岚神色略有惆怅:“她病了,现下在翊坤宫里养病呢?”

    “什么病,可曾让太医瞧过了。”

    “你放心,嫣儿只是感染了风寒,服了几贴药,也快见好了,只是这心病不知道能不能药到病除。”

    “心病难道琳嫣还没有侍寝,那皇后没有向皇上举荐吗?”

    “皇后自然是举荐了,只是有咸福宫那位拦着,皇后举荐多次也是徒然。”

    “琳嫣的身世卑微纵然得宠也越不过她,她担的是哪门子的心。”

    “若是她真如你这样想那就好办了,只是琳嫣与我们交好,而我和仪姐姐又是站在皇后这头的,她怕皇后的声势日益壮大自然要百般阻挠。”

    “真是可怜了琳嫣,入宫这么久了还没有侍寝。”

    “她自会有出头的日子,倒是你现在在浣衣局可还有人为难你。”

    “自从姐姐你训斥了那个英儿之后,现在没有人敢刁难我们了,想不到姐姐在后宫也是有些威严的。”

    尔岚和幼仪听到绾青这么说,不禁对视掩嘴而笑,绾青不明,只得迷惘的看着尔岚和幼仪。

    “这哪里是我的功劳,那日看你在浣衣局的日子不好过,所以第二天我和仪姐姐去给皇后请安的时候就提了一嘴,皇后心疼你就打发了身旁得脸的宫女去浣衣局,虽然她们听从慧贵妃的,但是皇后是六宫之主她们也不敢不听从,所以你自然就有好日子了。”

    绾青听后心里的疑惑也全然明朗,难怪前几日英儿虽然不为难她却还对微吟和喧妍百般刁难,而这几天对微吟和喧妍也是笑脸相迎,原来是皇后发了话,现下绾青对皇后的也颇有几分好感,原先只以为皇后对她好,是为了拉拢她,现在她已经是一名婢女对皇后来说再无利益可言,看样子皇后果然心善贤惠。和尔岚还有幼仪说了半天话又食了许多点心,出了永寿宫只觉得有点微撑便想到处走走消消食,岂料不知不觉中有来到了浮碧池,勾起了那日之事,绾青站在浮碧池旁看着那一汪翠绿的池水看的认真,亦想的认真,并没有察觉后面早已站立一个青色的身影。

    “果然又在这里看见你。”

    绾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身体自然的向后转去,不料脚下一滑,险些摔倒,还好那个男子手疾眼快抓住了绾青,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笑意:“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救你了,这回可该怎么谢我。”

    原来拉住绾青的不是别人正是罗历,不对应该是弘历,绾青看清是谁后,便又像之前一样推开他,退后两步行礼说道:“奴婢手脚愚笨,总是劳烦大人相救,奴婢在此谢过大人。”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奴婢闲着无聊便出来走动走动,却碰见大人了。”

    “我也是闲着无事,来这走走看看还能不能像上次一样碰见你,果然又让我看见了,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

    “大人说笑了,不过是巧合罢了。”弘历这么说让绾青不觉脸红,又怕让他看出来只得低着头回话。

    “一次是巧合,两次就是缘分,你上次走的匆忙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次我可是又救你一次,无论如何你都得告诉我。”

    “奴婢名唤绾青。”

    “绾青。”弘历轻声的呢喃着“是哪二字。”

    “奴婢的名字取就与李涉的诗中芙蓉头上绾青丝这一句。”

    “你好像很通诗词,没想到这入宫为奴的包衣中也有这般才华的女子。”

    “大人谬赞了,奴婢只是略懂皮毛,而且奴婢并不是满人,奴婢的父亲是顺天府丞陆士隆。”

    “你是陆士陆大人的女儿,那你应该是今届的秀女。”

    “大人说的没错,奴婢本是永和宫的陆常在。”

    “你就是上次皇后举荐侍寝的那个常在。”

    绾青听后神色一愣,这个罗历不过是侍卫怎么会知晓后宫的事情。

    “大人是怎么得知。”

    “哦我也是有一次听皇上提起过这件事,别忘了我是皇上的贴身侍卫,自然比别人知道的多。”

    “原来如此。”绾青放下心来,又自嘲一句:“想必皇上提起奴婢的时候是满脸的嫌恶之色吧。”

    “你又不是皇上,怎知他怎么想,对了,那你又是如何沦落成为浣衣局的奴婢。”

    “这些都已经是过往的事情,奴婢不想在提,天色已经不早了,这里毕竟是后宫重地,大人也该回到养心殿了。”

    “那我们下次还会再见吗?”

    “大人也知男女有别,况且后宫之中口舌混杂,若是传出什么对大人不好,毕竟大人是在御前当差,若是如大人所说,有缘自会相见,奴婢拜过。”说完绾青红着脸往浣衣局的方向跑去。留在弘历一人独自而立,弘历看着绾青娇俏的背影,直至绾青消失在一片红色的落霞之中,才径自走回了养心殿,回到了养心殿之后弘历坐在龙椅上批折子,才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心情有些烦躁,再也看不下去,扔在一边,其实弘历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心情莫名的烦躁,只要一想起在浮碧池遇见绾青的场景他就觉得眼前的奏折都是绾青的影子,还没有谁能左右得了他的心情,不由有些燥怒的唤着:“李玉,李玉。”

    

李玉听见弘历叫他慌忙的从外殿进来:“皇上可有什么吩咐。”

    “朕,问你你可记得陆常在。”

    “皇上是说上次被送回去的那个陆常在。”

    “你还记得。”

    “奴才当然记得了,这个陆常在跟别的嫔妃们有些不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你说来让朕听听。”

    “回皇上,皇上可还记得这个陆常在侍寝那日皇上没有来养心殿而是去了慧贵妃娘娘的咸福宫。”

    “朕记得,朕还记得那日是让你来养心殿通报,送陆常在回宫。”

    “是的,奴才心想免不了要听的一阵牢骚,可是却不曾想这个陆常在,一点怨言都没有,若是换了别的嫔妃指不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呢?”

    “她到真是与她人不同,可是后来她怎么变成了浣衣局的婢女。”

    “回皇上,这是慧贵妃像皇上您求得旨意,慧贵妃说这个陆常在德行有亏,不知礼数顶撞慧贵妃,所以皇上你就把她打发到浣衣局了。”

    “原来是朕。”

    “皇上今日怎么问起这个陆常在了,莫非皇上知道”

    “你侍奉朕最久,自然是知道朕的喜好,而且你也见过这个陆氏,自然明白。”

    “那奴才先恭贺皇上喜得佳人了。”

    “不急,朕不想像对待其他妃嫔一样看待她,她自是与别人不同的,你先下去吧,有事朕会叫你。”

    “嗻。”

    李玉退下后,弘历陷入沉思,曾几何时他也有过同今日一样的心境,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手,绝对不会

    除夕将近,各宫之中都在忙着置办过年的东西,连绾青她们也用闲下的时间剪些窗花,让屋子里看去有几分过年的样子,每次当绾青想起那日与弘历的对话都让她面色绯红,微吟看了只当自己家的小姐着了魔,无奈的摇摇头,除夕那天,各宫里守岁的人手不够,喧妍和其他宫女派去守岁,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绾青和微吟,微吟站在窗前看着宫里面放的烟火,皇宫里每当过节或者有喜事的时候都会放些烟花庆贺,今天是除夕夜自然也不例外。微吟看烟火看的出神,倒是绾青坐在一旁专心的刺绣,她秀得是鸢尾花,鸢尾花代表的是相思之情,绾青已然有了相思之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弘历,连绾青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弘历她的心情都再也无法平静下来,难道就只是因为他救了她两次吗?绾青不在去想,放下绣品,叫来微吟:“微吟,微吟。”

    “小姐怎么了。”

    “我问你,你上次去长春宫的时候,皇后是不是赏了你几盏荷花灯。”

    “是呀!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你去取来一盏,我想去放荷花灯。”

    “啊小姐今天是除夕夜不是中元节。”

    “我知道你只管取来就是了。”

    “那好吧,那奴婢取来之后陪小姐一起去。”

    “我自己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啊,夜这么深可能让小姐自己一个人去呢?”

    “你放心我去去就回来,你呀只管好好看你烟花就行了,还不快去把荷花灯取来。”

    微吟取来了荷花灯,绾青接过后就披了件衣服拿着荷花灯去了浮碧池边,到了浮碧池,绾青将荷花灯放入池中,往前推了两下,然后起身看着荷花灯被池中的水波渐渐的往池中心带去,绾青合上双手,念道:“信女绾青,自入宫以来,经历数难,虽然现在为奴为婢,但也如常所愿远离宫中争斗,绾青别无所求,只求父亲能安然余生,还有此时绾青心中想起了弘历“还有,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愿绾青心中所想能得偿所愿。”

    “你有了相思的情郎。”身后混沉的声音吓得绾青转身而看,原来这次又是弘历站在了她的身后,绾青的脸咻得的一下就红了,她担心刚才的话让弘历听了去,但是弘历刚才那么问自然是听到了,一时之间绾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站在那里低头抠着手指,弘历见绾青不说话遂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绾青娇羞的回答:“大人总喜欢站在奴婢的身后,刚才奴婢被大人吓到了。”

    “不是我喜欢站在你的身后,而是你每次都太认真没有注意到我罢了。”

    “今天是除夕之夜大人怎么会留在宫中。”

    “皇上今夜留我当值,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我刚才听你念的是鱼玄机的《隔汉江寄子安》,你可有了思慕的君子。”

    “奴婢只是随便念一念,大人不必放在心上。想不到大人也精通诗词。”

    “我跟在皇上身边久了,自然也就会点了。对了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儿?”

    “奴婢也是睡不着,出来走走,没想到又会遇到大人。”

    “我记得上次我曾说过,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巧合,第二次是缘分,那第三次是什么?”

    “奴婢想第三次或许是天意吧!”这一次绾青终于抬头正视弘历,今天的弘历穿的是青白色的常服,脚下穿的是一双黑底勾金丝的靴子,同样的风度翩翩,绾青看着弘历的眼睛,这样黑的夜,弘历的眼神却异样的明亮,同样是用深情目光望着绾青。

    “我也觉得第三次是天意,每次我们都不期而遇,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心有灵犀吧!”

    如此暧昧话语,让绾青听了更是不好意思,别过头去,羞涩的说道:“大人言重了。”

    “你以后也不要叫我大人了,既然天意让我们相遇相知,你也不必如此生疏,以后你叫我的名字就行,也不用自称奴婢了。”

    “这么可以,奴婢不能坏了规矩。”

    “我拿你视作知己,如果你还叫我大人,岂不是让我寒心了。”

    “既然这样,绾青就不管什么规矩了。”

    弘历会心一笑,深夜里二人并肩而立,一个目光深情,一个目光娇羞。现在的绾青如果知道事情的真想,她还会不会在那晚与化名罗历的弘历交心,还会不会为了他放弃平静的日子卷入宫中的杀戮,这就是一个漩涡,卷进去,就再也转不出来。

    长春宫内,皇后身边的宫女素觉走到皇后身边

    “娘娘早些休息吧,皇上应该不会来了。”

    “皇上去了高容薇那里。”

    “没有,奴婢打听过了,皇上哪里都没去,今晚还是在养心殿独宿。”

    “这就奇怪了,皇上已经好几日都没有召幸嫔妃了,平日也就罢了今天是除夕之夜,皇上应该会来长春宫的,连高容薇那里都没去,会去哪呢?刚才皇上中途离席,本宫就觉得有些不对。”

    “娘娘,皇上离席之后去了浮碧池。”

    “本宫还以为什么呢?你替本宫宽衣吧!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