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四章  初相遇

    第四章初相遇

    听到谕旨绾青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倒是尔岚听到消息着急的赶过来,刚进了摛藻轩还没等坐下,尔岚就拉住绾青的手,着急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贬斥呢?”

    “姐姐不是都听到消息了吗,是因为慧贵妃。”

    “这我知道,只是你怎么好端端的去招惹慧贵妃。”

    “姐姐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还明白什么啊,听到这个消息后仪姐姐马上就去找皇后求情,结果皇后问过才知道,这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全权交由慧贵妃处理,皇后也不得过问。”

    “倒是难为你和仪姐姐了,不过,现在我虽然沦为婢女但是也是有好处的最起码在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可以和其他宫女一样离宫了。你应该替我高兴才对,我终于得偿所愿了。”

    “你呀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浣衣局哪是人呆的地方,我真怕你到那不知道要遭什么样的罪。”

    “我也明白,好在微吟和喧妍会陪我一同调去浣衣局,也难为她们了。”

    “人人都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可倒好,就知道避世,全然不顾我们之间的姐妹情意。”

    “姐姐是在生我的气。”

    “我怎会生你的气,只不过是担心你罢了。”

    “没什么的,我到了浣衣局苦自然是要不少吃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日子就会好过了,还有姐姐现在还是先回去吧,我现在毕竟是婢女之身,让人看见不知道又要说你什么了,快回吧!”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好好的照顾自己。”

    绾青点点有,微笑的目送尔岚离去,自己是远离了宫中杀戮,可是尔岚呢,她真的会这么平安一世吗?

    绾青打点好一切,便和微吟喧妍一同到达了浣衣局,微吟早在之前就已经打听好了浣衣局内负责掌事的是芳溪姑姑,进入浣衣局后,就看见一个身穿褐色粗布麻衫,年约三十岁左右的宫女,大声的呵斥着:“你们都长得是些什么脑子,慧贵妃的衣服怎么能同其他妃子的衣服放在一起浣洗,仔细你们的小命。”听到这儿绾青已经猜出这个宫女就是掌事姑姑芳溪,便对微吟和喧妍说:“想必她就是我们的姑姑了。”

    微吟回道:“那小姐在这等着,我去请她过来。”

    自绾青被贬斥后,微吟碍于身份不能叫绾青主子,又怕坏了主仆身份,所以就如从前在府中一般喊她小姐。绾青拉住微吟:“不可,现在我们只是粗使的婢女,她是掌事姑姑应该是我们去拜见她。”说完就拉着微吟和喧妍走到芳溪的面前,双膝微蹲,行礼说道:“陆绾青(微吟、喧妍)拜见姑姑。”

    芳溪看着绾青上下打量着,极其嚣张的说道:“你就是那个由主子贬为女婢的陆绾青。”

    绾青笑着说:“正是。”

    “滋滋滋,真是奇了,有奴婢升为主子我倒是常见,但是从主子将为奴婢我还是头一遭。”

    “姑姑现在不是已经见到了吗?”

    “哼,在这儿我说了算,跟我顶嘴知道后果是什么吗?看在你们是新来的份上,规矩在慢慢教,现在你们三个进屋放下东西,出来干活。”说完有召唤一名叫英儿的宫女过来:“英儿,你带三个去住的地方,放下东西后就让她们赶紧出来干活。”“是。”

    芳溪趴在英儿的耳朵旁悄声的说了一句:“她们三个是贵妃娘娘让咱们好生招呼的,明白了吗?”说完就离开继续监督宫女们做活

    芳溪走了之后,英儿的脸上立马换上一副嚣张的容颜,随手一招,对绾青说道:“你们三个跟我来吧。”三人一直跟着英儿的后面来到住处,打开门扑鼻而来的是满屋的酸臭气味,喧妍是在无法忍受,小声的嘀咕一句:“这哪是人住的地方。”想不到英儿的耳朵到很好使。冷哼一声:“你们还以为自己是主子呢,到这儿了还装什么清高,你们三个就住这间屋子吧,还不放下东西赶紧出来干活。”

    绾青她们放下身上的包袱,就随英儿出去,到达庭院前,英儿指着一大堆衣服对绾青说道:“这些是你负责的,今天晚饭之前都洗好了,明白吗?”

    “可是这么多,我未必能洗的完。”

    “那是你的事情,总之今天必须洗完。”

    “这怎么可能,这么多衣服我们家小姐,怎么可能一个人就洗的过来。”微吟听不下去开口替绾青说话

    “呦,还小姐小姐的叫呢,她现在跟你一样都是奴婢,知道吗?你们两个也都别想帮她,你们自己也还有一堆呢,同样是洗不完不许吃饭。”说完英儿扭动着腰枝离开了。

    绾青怕微吟和喧妍担心,安慰的说着:“放心,我能洗的完,你们也快去忙吧!”

    微吟和喧妍应声离开,绾青坐在那里,把一件件衣服放在木盆里搓洗、捶打。终于在吃晚饭之前洗完那些衣服,毕竟原先也是大家闺秀,洗了一天的衣服终究是有些受不了的,通红的双手锤着腰回了房间,微吟看到赶忙扶着绾青,担忧的问道:“小姐可还受得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罢了,终于明白你和喧妍在府中有多么的劳累了。”

    “我和喧妍本来就是丫鬟的命,只不过是现在比在府中劳累一些,倒是苦了小姐。”

    “我不苦,真的,饿了吧先吃饭吧。”

    “我已经让喧妍去拿饭菜了,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嗯。”

    不一会儿,喧妍就回来了,微吟看见她背着手低着头就问道:“我不是让你去拿饭菜吗?饭呢?”

    “我刚才的确是去那饭菜,可是那个叫英儿的说,厨房不知道新增宫女所以没有准备咱们饭菜,只给了这两个馒头。”说着将手里的馒头交给微吟,微吟接过来,怒气冲冲的说道:“她们怎么回事,明明就三个人,却只给了两个馒头,还硬的跟石头似的,我去找她。”

    喧妍拉住微吟委屈的说着:“微吟你还是不要去了,那个英儿说了,这两个馒头还是她们省下来给咱们的,要是你现在去找她恐怕我们连馒头都没有了。”

    “可是,这怎么吃啊!小姐,你说怎么办。”微吟把手里的馒头拿给绾青看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她们已经对咱们百般刁难,若是在生事端,不知道又要怎么刁难咱们,你和喧妍把这两个馒头分着吃了吧!”

    “那小姐你呢?”

    “我不饿,你们先吃吧,我先去收拾一下晚上要睡觉的地方。”

    “小姐,这个留给我和喧妍去收拾吧。”

    “现在我们都是一样的,今天你们也很累了,何必还要侍奉我。快吃吧!”

    其实绾青的心里对待微吟很喧妍是愧疚的,虽然她们两个是丫鬟的身份可是在府中的时候绾青一直对她们如亲姐妹,她们又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一切都源自于她。

    睡觉之前,英儿过来将被褥扔给绾青她们,绾青接过一股酸臭的味道另绾青一阵干呕,英儿看了冷嘲热讽的说道:“到底是主子出身的,这点味道都受不了。能住的话就住,不能住就滚到外边去,外边可是什么味道都没有。”说完就拂袖离开,看见英儿走了,绾青让微吟把尔岚送给她的花香露洒在了被褥倒是可以盖住那酸臭的味道,这一夜也睡的算是安稳。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已经入冬,这段期间尔岚、幼仪还有琳嫣都来看过她几次,每次看见绾青给她们行礼,心里都是说不出来的难受,绾青也渐渐熟悉起来浣衣局的日子,只是刚刚入冬英儿对她的刁难更是变本加厉,看她在洗衣服便把一桶一桶的冰块倒在木盆里,还不许别过问,刚开始绾青也不想生事只是一味的隐忍,但是没多久绾青的双手就生了冻疮,擦了药也不见好,却更加奇痒难忍,这样下去,绾青被冻出了风寒,微吟看着心疼,有好几次都背着绾青哭泣,却还要安慰比她小的喧妍,这日绾青咳嗽了一宿实在下不了床,便歇息在屋里,喧妍在旁边侍奉着,端了杯热水刚要侍奉绾青喝下,英儿却突然闯了进来吓得喧妍手一抖,将水杯掉在了地上,英儿进来一把掀开盖在绾青身上被子,说道:“我说今日怎么没看见你,原来是躲在屋里偷懒,还不快起来干活。”

    “英儿姐姐我们家小姐不是偷懒而是她病倒了,你就让她多休息两天吧。”

    “休息,那她的活谁来干啊!还有你这个小蹄子,也躲在这里,还不快出去。”

    “我只是留在这里侍奉小姐等小姐出来睡着了,我就出去干活。”

    “睡什么,连她一起都得给我出去干活。”

    喧妍跪下拉住英儿的裤脚:“英儿姐姐,我们家小姐的身子真的受不了,你就让她休息两天吧,就两天。”

    “你给我滚开。”说着一脚把喧妍踢开。

    绾青看着喧妍被踢倒,想起身拉她,却引来了剧烈的咳嗽:“咳咳,英儿你不要太过分,若是我告到芳溪姑姑那里,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哼,你也我会怕吗?总之你赶紧给我起来就是了。”

    这时门外的太监嚷道:戴嫔娘娘驾到。

    尔岚满脸焦急的神情,进来后,英儿慌忙跪下行礼:“奴婢浣衣局婢女英儿给戴嫔娘娘请安。”

    “起来回话吧!”尔岚的声音一如平常的轻柔

    

“谢娘娘。”英儿起身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打的她差点站不稳,英儿捂着脸,慌忙的跪下磕头:“奴婢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娘娘,还请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啊。”

    “恕罪,你说说你何罪之有,为何要让我恕你的罪。”

    “奴婢不知,还请娘娘明示。”

    “好,那我就告诉你。”尔岚说完走到绾青的床边坐在床上拉起绾青双手,眼里满是心疼,绾青看到后也只是微笑的摇摇头,告诉她没事,这一切英儿都看在眼里也明白了七八分。

    尔岚又神色凌厉的看着英儿,语气生硬的说道,再无往日的温柔:“这回你明白你错在哪里了吧,狗眼看人低的奴才,还不掌嘴。”

    “是,奴婢知错了,奴婢掌嘴。”英儿说完便开始左右开弓的打自己的脸

    绾青看了,却替英儿向尔岚求情:“姐姐,算了,她也是奉命行事。饶了她吧!”

    “不行,这个奴婢不打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姐姐算了。”

    “好了好了,怄不过你。”又对英儿说道:“行了,你先下去吧,以后做事仔细点。”

    “奴婢多谢娘娘饶恕,奴婢告退。”

    英儿退出去之后,尔岚的语气轻柔了下来:“你也是的替她求什么情,你以为她会蒙你这个情吗?”

    “我替她求情,为的不是让她记恩,而是不想让姐姐替我平白的得罪了人,你也知道她们如此的刁难我作践我,还不是奉了主子的命。”

    “你是说慧贵妃。”

    “恩,姐姐现在是新宠,宫中已经有不少人眼红你,若是在为我得罪了慧贵妃就不值当了。”

    “这些我都不怕,你看看你的这双手,都成什么样子了,绘瑶把我带来的药膏拿来。”

    尔岚接过药膏替绾青涂在手上,这时绾青才想起来问尔岚:“对了姐姐,你怎么突然就过来替我解了围。”

    “还不是微吟,她知道英儿不会放过你,就过来找我来,听她说完我真是又气又急,我气的是你都这般境况了还不肯告诉我,急的是真的怕你有个万一。”

    “让姐姐担忧,是妹妹的不是了。”

    “就知道奉承我,你看看你好好的一双手弄成这个样子,我都替你委屈。”

    “有你这个皇上的新宠替我擦药膏,我怎会委屈呢?咳咳、、”

    尔岚轻拍着绾青的后背,有些担忧又有些怒意的说道“你看看你都这个样子了,还说笑呢?不是我说你,凭你的姿色若是不去招惹慧贵妃沦为奴婢,你的恩宠一定会在我和仪姐姐之上。”

    “姐姐以为就算我如今还是常在的身份就一定能承宠吗?上次侍寝的事儿,你又不是不知情,还没有见到皇上就被抬出了养心殿,这样的屈辱,我当真是承受不了第二次。还有我多嘴问姐姐一句,姐姐自承宠以来可曾真正的开心过?”

    听到绾青这么一问,尔岚放下手中的药瓶起身走至窗前,向外望去,落寞的神色一直覆盖在尔岚的脸上,良久才开口说道:“说实在的,自我得宠以来每一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担的是这后宫之中会有人嫉妒我,加害我。怕的又是这恩宠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想必我的日子过得还不如你。”

    “不会的,姐姐大可放心,凭姐姐的资质只要步步小心,不会遭到皇上的嫌弃,还有妹妹也要告诉姐姐一句话,如果这后宫之中没有了恩宠,那什么才是后宫生存的手段。”

    “你是说”

    “没错,我要说的是权利,姐姐现在已经是嫔位,这个位分是很微妙的,虽然你现在没有像仪姐姐一样被赐封号,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若是再怀上龙种,不论到时候生的是男是女凭着皇上对你的宠爱一定会获封妃位,到时候若能有协理六宫的权利,纵使没了恩宠也没有人敢随意欺凌姐姐。”

    “你说的我也明白可是这协理六宫之权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得到的,现在宫里也只有慧贵妃有此权利。”

    “可是还有皇后啊!你也知道皇后素来与慧贵妃不和,皇后为了制约慧贵妃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尽心提拔你和仪姐姐的。”

    “还是你看的透彻,你说要是你不在我旁边我得被人抓去多少把柄,好了,你也好好休养吧,一会儿我就让绘瑶把伤风药,今天被我这么一闹你也会有几天安生日子。”

    “也许吧,对了姐姐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派绘瑶来告诉我一声就行了,这里还是少来的好。”

    尔岚走了之后,绾青也服了药睡下,倒是英儿被尔岚训斥后,倒也安分了,看着绾青几乎是绕着走,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身子也全好了,这天绾青奉命去给尔岚宫里送浣洗完的衣物,虚寒问暖了几句就赶回来了,刚到门口打算进门,却听见喧妍低声的哭泣声和微吟的安慰声,也不知怎么地绾青却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前听着,只听微吟安慰喧妍的说着:“好了,我给你擦了烫伤的药膏,你就别哭了,一会儿小姐回来了也不和她说,免得小姐担心。”

    “小姐小姐,你为什么还叫她小姐,她现在也和我们一样是宫女,是宫女。”

    “喧妍,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姐无论是什么身份始终都是我们的小姐。”

    “那样怎样,这样自私的小姐不要也罢,若不是她无端的招惹慧贵妃,我们会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吗?”

    “小姐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意思,其实你我可以在背后评论的。”

    “微吟,你怎么还维护她啊,她何曾替我们想过,戴嫔娘娘教训过英儿之后她是有好日子过了,结果英儿却处处刁难我们。”

    “你不许再说了,喧妍你这话要是让小姐听见她会伤心,从小到大,小姐可曾亏待过你我。”

    “那也是曾经,现在是在宫里不是在府中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一样了。若是她像戴嫔娘娘一样,那我们也会和绘瑶一样,到时候谁还会给我们脸色看。”

    “你,你这么说对的起小姐吗?小姐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想想吧!”

    绾青一直在门外听着一字不落,脑子里想的都是喧妍的话,的确是她太过自私,她只想远离宫中的争斗,不甘心被人当棋子利用,可是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喧妍和微吟会怎样,她是尔岚的姐妹,英儿不敢刁难她,但是微吟和喧妍不是,她真没要好好的设身处地的替她们想想,不知不觉的绾青走到了浮碧池旁,虽然已经入冬,可是浮碧池内却没有半点薄冰,绾青蹲在池旁的石头上静静的看着平静的湖水,心里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不知蹲了多久,绾青才起身想回去,但是因为蹲的时间太长,两脚已经酸麻,绾青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入湖中,冬天的湖水不知是怎样的寒冰刺骨,绾青只得闭眼准备接受这冰冷的湖水,可是等待她的不是寒冷的湖水,而是跌入了一个温暖而挺实的胸膛,也不知道是谁拉了绾青一把,绾青抬头看去,是一个星眉剑目男子,而那个男子正在用极其深情的目光看着她,如获至宝一般,他的一只手的拉住绾青的左手,而另一只却紧紧的环着绾青的腰,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看着和抱着,不由得脸红起来,更是推开那个男子向他微俯一下,道:“多谢尊驾刚才的救命之恩。”

    说完还不等回话就赶紧跑着离开,因为绾青注意到这个男子气宇非凡想来不是普通的人物,若是寻常男子又岂能在后宫之中乱走,只是绾青没走两步却又被刚才那个男子拉住,只见他玩猾的笑着问着绾青:“你不认识我。”

    “奴婢是浣衣局的,平常很少出来走动,所以并不知尊驾是何人。”

    “你不用对我自称奴婢,我不过是一名侍卫罢了。”

    “侍卫?”

    “怎么,你不信吗?”

    “不是不信,只是我也是第一次在后宫中看见不穿侍卫衣服就可以随意走动的侍卫。”

    “哦原来你是在好奇这个,我自然是与他们不同的,我是皇上的贴身侍卫,所以可以随意走动,我叫罗历,你要不信可以去御前打听打听。”

    “罗大人既然已经道出实情,奴婢又何必费心思去打听呢?刚才真的是多亏了罗大人,奴婢谢过了。”

    “哈哈,你还真有意思已经谢过一次,怎么还谢呢?”

    “刚才是不知道罗大人的身份只是随口一谢,刚才才是真心谢过。”

    “你到很有趣,你刚才说你在浣衣局做事,那你叫什么?”

    “奴婢的贱名,大人又何须过问,浣衣局还有事做,奴婢先行回去了。”绾青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这里毕竟是后宫,若是被人看见没准还得治她秽乱宫闱的罪名,她不想在徒惹什么祸事。

    那个罗历看见绾青走后,自己也离开只是他去的地方是养心殿,李玉正在养心殿前着急的踱来踱去,终于看见远处一抹身影,面露喜色,跑过去行礼:“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终于回来了,奴才可担心坏了。”

    被叫做皇上的男子正是罗历,他就是当今皇上,爱新觉罗·弘历

    弘历面色阴沉的说道:“朕只是在宫里走走,能有什么事儿。”

    “皇上不许奴才们跟着奴才自然放心不下了。”

    “好了,知道你忠心,朕不在的时候有谁来过吗?”

    “回皇上,惠贵妃差人来问皇上今晚是不是去咸福宫用膳。”

    “容薇倒是很尽心,你派人去回了惠贵妃,朕今晚要看折子,晚膳就在养心殿用了,还有告诉内务府,朕今晚也不翻牌子了,就独宿在养心殿了。你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李玉退下后,弘历坐在龙椅上想着今天在浮碧池碰见绾青的情形,究竟是巧合还是天意?他真的是对这个女子很有兴趣。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