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章  选秀

    第二章选秀

    翌日,绾青和尔岚早早的就坐上由礼部准备好的马车,朝紫禁城驶去。坐在马车里的绾青撩起马车窗上的丝帷,向外望去。

    “姐姐你看,今日的天比以前要更加湛蓝呢?真是好看,只是不知道这么蓝的天,以后还能不能看见了,在宫里,恐怕连天都是灰的。”

    尔岚拍了拍绾青的手:“这进宫的路不管多难走,我都会陪你的。”

    “我只是希望,这条路能走的长一点。”

    “在长的路也有到尽头的时候。”

    二人说话期间,马车已经到了紫禁城的东门,踩着脚蹬下去之后,映入眼前的就是这红墙金顶的紫禁城。

    尔岚不禁的叹道:“这紫禁城真是大啊,只怕花上一天的时间都未必走到头。”

    “就如姐姐刚才所说的在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这紫禁城再大也比不上外面的海阔天空。这外人端看紫禁城富丽堂皇,其实这里面竟是腥风血雨。”

    “都已经走到这儿了,还差这一步吗?进去吧。”

    打赏了马夫之后,两人随着其他的秀女由东门进入,清朝选秀的规矩较多,且繁琐。先看众位秀女的口齿是否整齐,再看身形是否匀称,然后脱去外衣由宫中年老的嬷嬷检查身体是否有异味,最后也只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进入内殿检查各位秀女是否还是处子之身。经过一系列的筛选过后,绾青和尔岚已经成为了本届的秀女,此次选秀共在满、蒙、汉八旗中选取秀女一百三十七人,入住钟粹宫。

    钟粹宫里的宫女太监早已等候多时,待所有秀女走进,一位年近三十岁的太监清冷的说道:“恭喜各位小主通过初选成为本届的秀女,我是钟粹宫的管事太监陈进忠,在往后的一个月各位小主要先跟随本公公学习宫中礼仪。”说完他又指着旁边一位年长的宫女说道:“这位是掌事姑姑汀若,以后各位小主有什么不懂得就问汀若好了。”

    如此不敬的话语,让众位秀女听了心里不是滋味,绾青听后只是微叹了口气,但是到底有人沉不住性子,开口说道:“公公说话,也得仔细点,我们毕竟是秀女,好歹也是皇上的女人,怎的还得听公公训话。”绾青顺着声音寻去,竟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顶撞陈进忠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与她和尔岚有过冲突的,董湘凝。如此看来这董湘凝想必以后在宫中的日子是寸步难行了。陈进忠听后,也不生气,只是淡漠的看着董湘凝,最后阴沉的说道:“这位小主请你记住,只有经过册封侍寝之后,才真正算是皇上的女人,那些没有册封便被打发出宫的秀女,奴才在宫里也不是没见过,还望小主以后谨言慎行!”说完将手里的拂尘呆在左手上,转身说道:“各位小主的寝殿都已经打扫好了,一人一屋,劳烦姑姑带各位小主入住,请。”

    钟粹宫分为东殿、西殿和中殿,每殿各十二个院,每院共有四间屋子,绾青与其他汉军旗秀女被分在了西殿,尔岚隶属满军旗被分在了东殿。绾青与董湘凝还有另外一位秀女沈琳嫣同住一院。

    收拾好东西之后,绾青开始打量自己所住的房间,面朝东南,屋里面的陈设摆置,甚是精致。绾青纤细的玉手抚摸着屋子里的摆设,这件屋子不知道住过多少同她一样的秀女,这当中或许有人盛宠不衰,深的君王喜爱,一步一步的走向荣宠的鼎峰。或许还有人一生不见君王面,孤老一生寂寞而终的。而自己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想到这儿,院中的宫女秀伶进来,端着旗装和花盆底的鞋,朝绾青行礼后说道:“姑姑命我给小主送来衣服与鞋子。”

    “你放在桌子上就行了。”

    秀怜把东西放桌子上的时候,绾青看到同旗装和鞋子还有一个白色的药瓶,不禁疑惑的问道:“那个药瓶里是什么。”

    “回小主的话,这是汀若姑姑特命奴婢们准备的,说是各位小主虽然在闺阁中也穿过花盆底的鞋子,但是宫中的要比平常的高出三寸有余,怕各位小主一时之间不适应,所以就备了些药酒。”

    “这位姑姑倒是挺细心的。”说着拿出个红包打赏了秀怜,秀怜谢了赏出去。绾青刚要起身上床休息片刻,便听见屋外面传来争吵的声音,出门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又是那个董湘凝起了事端,只见那个董湘凝拧着宫女秀俐的耳朵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跟你说的你没听见吗,我是不是还要看你的脸色,我说过那盘点心我要吃,你尽管拿来就好了,还说这个那个的做什么。”

    只见秀俐满脸泪痕委屈的说道:“还请湘凝小主见谅,这盘点心是琳嫣小主要吃的,如果小主想吃,那奴婢再去做一盘便是了。”

    “我说过,我只吃这一盘。你拿来便是了。”

    这时另一位秀女沈琳嫣也闻声出来,看着董湘凝骂着秀俐,便替她解围:“不知道姐姐,因着什么事责罚秀俐。”

    “什么事,还不是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奴才,只不过是一盘点心跟个宝似的,不肯给我。”

    “原来是这样,是妹妹疏忽了,如果姐姐饿了,那这盘点心姐姐先拿去便是了。”

    “小主,这不可以啊,刚才小主就已经饿的差点晕昏过去,现在离用膳时间还早,要是小主饿坏了,奴才们可担当不起啊!”秀俐着急的说道。

    “你这个奴才连主子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拿来。”董湘凝顺手就把秀俐手里的点心抢过来。

    绾青看在心里细细的打量着,这个沈琳嫣倒是温和有礼,与董湘凝比起来到更显得她张扬跋扈了。如此一来绾青到对这个琳嫣心生好感,也是看不惯董湘凝如此骄纵于是便提前一步挡在董湘凝前面:“我当妹妹进宫之后能收敛点,却不曾想,妹妹还是一味的只会抢人东西。”

    董湘凝看着绾青,仔细的端详着,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你,怎么你也是今年的秀女。”

    绾青尖锐的说道:“妹妹并不是愚钝之人,我都已经站在这里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哼,凭你,也配。”

    “配不配不是你说的算,而是皇上,如今大家都是平起平坐的秀女,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

    “我不管这些,只是这次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最好给我让开,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本不想拦着妹妹,如若妹妹肯将这盘点心放下,那姐姐自然就给妹妹让路了。”

    “怎么想收买人心啊,我偏偏不给你这个机会,这盘点心我是要定了。”

    “当日在金雅阁你没有拿走簪子,如今这盘点心你也是拿不走的,这里毕竟是皇宫内院,如果妹妹真的要为一盘点心大费周章,到时若是惊扰了这宫里的主子娘娘,可不是你我能担待的了得。”绾青严词令色的说道。董湘凝听了之后,无话可说,而汀若也闻讯赶来,原来在绾青拦住董湘凝的时候,秀俐早跑去禀告汀若了,倒也是个伶俐的丫头,汀若向绾青她们行李说道:“是奴婢们的疏忽,奴婢不知道,两位小主都饿了,奴婢马上命人在准备一盘点心给湘凝小主送去。”听到汀若这么说,董湘凝更是哑口无言,只得悻悻的离开,待人全部离开后,沈琳嫣朝绾青行了一个平礼:“琳嫣多谢姐姐解围。”

    绾青扶起琳嫣:“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妹妹何必如此客气。我也是实在看不惯这个董湘凝如此张扬跋扈,所以就帮了妹妹一把。”

    “若是姐姐不嫌弃的话,何不到我房间共用这盘点心。”

    “好啊,反正我也想与妹妹多说会儿话呢。”

    绾青和琳嫣相谈甚欢,直到用过午膳之后,才回自己的房间午睡。而董湘凝被绾青羞辱一番,显然是气坏了,回到房间后只能将屋里的杯碗茶盏摔来泄愤,不出片刻满地都是一些瓷器碎片,董湘凝的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心里立誓,今天的屈辱她定要让她们十倍百倍的奉还。

    第二天清晨,众秀女在钟粹宫内院的广场上准备学习宫中礼节,在陈进忠到来之前,绾青和琳嫣通过尔岚结识了与她同屋的金佳幼仪,幼仪是正黄旗人,其父为上驷院三保,其兄为礼部尚书,身份尊贵。几日间的相处,竟让四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每日清晨学习完宫中礼节之后,都会小聚一会儿,嬉笑打闹,全然忘记了每日学习的劳累。而钟粹宫的另一角,却是另一番心情,董湘凝手里紧紧握着一包药粉,满眼恨意的自言自语道:“陆绾青,我到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样的本事。”

    转眼间到了七月初三,还有两天就是选秀的日子了,其他的秀女都在忙着装扮自己,想着梳什么发髻,穿什么衣服,带什么首饰,才能让自己一举中选。相反绾青她们却只是每天在一起品文论诗。这日,绾青约好尔岚和琳嫣晚膳后一起去幼仪的房间。

    “真的,岚妹妹果然如此。”说话的正是幼仪,她虽然只比绾青长一岁,但是神情话语之间却流露出一份与之年龄极不相符的历练与成熟,相识之后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四人之间的领导者。

    “当然了,那日岚姐姐让那个董湘凝很是难堪呢?”

    “那你们和那个董湘凝的梁子早在宫外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

    “是呀,所以那日我才看不惯她,就出言帮了琳嫣一把。”

    “那这个董氏没有再找你们的麻烦吗?”尔岚略有焦急的问道

    “那倒没有,这几日她也没生什么事端,想必吃了一次亏也见老实了。”

    幼仪沉思片刻后说道:“她如此嚣张,怎会轻易了事,恐怕她会暗中使绊子。”

    “我也知道,不过以她的性子,也是成不了大事的人。”

    幼仪认同的点点头,正好瞥见坐在一旁不说话的琳嫣:“琳妹妹今儿是怎么了,一言不发的可是有什么心事。”

    这时绾青也发现,自打她们进来后琳嫣就一直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搅着手里的丝帕,绾青担忧的问道:“是呀,可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

    琳嫣看着绾青她们神情凝重:“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在担心,明天就是大选之日,我怕自己不能入选,我爹爹虽然而位居高位,可是我娘亲只是爹爹的一名妾室,在府中地位低下性子又胆小怯懦,其它房的只知道一味的作贱我娘亲,如若我真的落选回家,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听到琳嫣这么说,尔岚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怜悯的说道:“你在家中竟是如此境地,当真难以想象。不过,我相信凭你的资质一定能中选的。”

    “可是,我真的很怕,我既没姐姐们貌美,又没有姐姐们有才华,真不知道哪点能吸引皇上。”说着琳嫣竟然哭了出来,绾青擦去琳嫣脸上的泪水,宽慰的说着:“你只看见你不及我们的地方,可是你又怎知我们有的地方还不及你半分呢?我们相信你一定能中选的”

    琳嫣听后,脸上凝重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擦去残余了泪水,说道:“姐姐说的我明白,放心我不会再为此烦忧了。”

    “那就好。”

    幼仪拉起琳嫣的手:“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不管怎样,以后我们四人在宫中一定要相互扶持,切不可互相陷害利用。”

    四人的诚挚目光交汇在一起,但是却有一道目光略微闪躲,但是很快就被一摸诚挚盖过,其他三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四个人一直聊到很晚,快到子时时才散去各自回房,绾青回到房间已是疲惫不堪,只想快点宽衣休息,所以吹熄蜡烛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一些白色的粉末。

    第二日就是大选的日子,所有的秀女早早的就已经起来装扮自己,而绾青却只是简单的描眉点唇,头戴一只镂空垂宝石的金钗,耳上坠的是一对翡翠元绿的耳环,看着镜中如此素淡的自己,心想也许她真的会离开这里,这一个月下来虽然与幼仪她们相处的很好也一起立下了相互扶持的誓约,但是她的初衷却从未改变,她也坚信只要自己今日简单装扮,逊色于其他秀女那么皇上必定会对她提不起兴趣,正想着尔岚从外面走进来,打断了绾青的思绪:“妹妹,可曾装扮好了。”绾青起身去迎尔岚,而尔岚也仔细看了绾青的装扮:“妹妹当真一心如此。”

    “姐姐是最清楚我的了,难道还要再问吗?”

    “我以为这一个月来你已经想明白了,却不曾想你的心思还是一如当初。那我岂不是孤立无援了。”

    “怎会呢,仪姐姐秀外慧中且聪颖过人,有她相扶姐姐,姐姐怎会孤立无援呢?”绾青知道以幼仪的资质必定会承蒙圣宠,有她在宫中与尔岚相辅相成,她自是放心的,至于琳嫣,性子太过温和恬静,想必以后还要让幼仪和尔岚多加照料,想到这儿绾青开口对尔岚说道:“至于琳嫣,还请姐姐以后多加照料。”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是知道的,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出去吧。”说罢尔岚和绾青往屋外走,忽然尔岚闻到绾青身上一股淡淡的百合香味,很是清幽,但是尔岚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皱眉问道:“妹妹昨日可还是用百合汁洗头?”

    “是啊,怎么了?”

    “奇怪,难道是我闻错了。”

    “好了,赶紧走吧,一会儿错过了吉时,小心你见不到皇上。”

    “你呀!”二人嬉笑着离开了房间和其他秀女在陈进忠的带领下前往体元殿。

    毕竟是皇上登基后的第一次选秀,显得格外隆重,辰时时分,众秀女已经到达了体元殿,按各自旗籍站好,执帕而立,绾青仔细的观看体元殿,四周由四根琉璃金柱支撑着,墙壁上的浮雕皆是金玉所雕刻,上面的飞龙刻画的栩栩如生,真是奢华极致。时间慢慢过去,选秀的吉时早已经过去,只是还没有等到皇上,体元殿上面的龙椅依旧闪耀着金光,有的秀女早已经站的两脚发酸,低声抱怨着,只是碍着有陈进忠在场不好说什么,只能隐忍着。午时时分终于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只是喊得不是皇上驾到,而是慧贵妃,慧贵妃身穿朱红色彩绣祥云雨丝锦的旗装,头戴牡丹镂空嵌红宝石步摇,左手拿着丝帕,右手搭在一个宫女的手上步履俏娆的走到秀女们的面前,凌厉而又妩媚的眼神从秀女们的脸上扫过,冷哼了一声后,娇媚的说道:“陈公公,这些个儿就是今年选进的秀女。”

    “回娘娘的话,正是。”

    “果然一个个容貌出众、娇媚可人啊,想必今天也都是精心装扮,这么浓重的脂粉味,本宫闻了都呛鼻的很,不过可惜,就算打扮的在精致皇上今儿个也是看不见了,本宫刚刚接到皇上的谕旨,皇上政务繁忙,现在还在养心殿与众大臣商议朝事,所以这选秀的事务就由本宫和皇后代劳了。”

    听到慧贵妃这么一说,早已经满腹怨气的秀女们,一个个的开始发牢骚,声音越来越大,而慧贵妃也不出言管教,只是坐在在那里抚摸着自己的护甲,突然一句皇后驾到,让众位秀女都禁了声,皇后是后宫之主,自然是谁也不敢得罪的,即使在有怨气也不能在皇后面前失了礼数,这点她们还是清楚的,皇后的出现也让慧贵妃眉头一簇,很快便又恢复先前的娇媚,向皇后走去,双膝弯曲,说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扶起慧贵妃,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妹妹行这些虚礼做什么,到是生分了。”

    “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臣妾自然是要向皇后请安的,免得在这些秀女面前失了分寸。皇后这次前来想必也是接到了皇上的谕旨吧。”慧贵妃的话里表现的是对皇后的尊重,但是神情却是满脸的不屑,这个皇后她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

    皇后自然也看到了慧贵妃的不屑,只是并没有放在心里,依旧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是呀,本宫接到皇上的旨意后便着人去禀告太后就往体元殿来了,想不到还是慢妹妹一步,让妹妹久等了。”

    “皇后娘娘客气,臣妾等,是应该的,只是不知道太后怎么说。”

    “太后没说什么,也只是让你我二人尽心为皇上选些可心的人儿。”

    “既然这样,就请皇后娘娘挑选吧。”

    “诶,本宫觉得妹妹服侍皇上许久,自然是知道皇上的脾性,还是请妹妹挑选吧。”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慧贵妃说完便叫太监按名册点名,被点名的秀女出列后行礼,然后由慧贵妃决定去留,不出意外幼仪和尔岚皆以中选,看来这个慧贵妃并没有私心的去挑选。绾青的手里全是汗珠,她并不是紧张,而是心里莫名的不安,她害怕,她总觉得这件事会未必随了自己的心意,终于太监念道了她的名字,绾青走出去,双腿全蹲行礼:“绾青,给皇后娘娘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愿二位娘娘吉祥如意。”

    慧贵妃上下打量着绾青:“倒是很懂礼数,不过装扮的也忒素净了,皇上向来不喜欢这么寒酸的打扮。”听到这句话皇后的,眉头微皱了一下,不过绾青却松了一个气,看来是自己多心了,慧贵妃拿着绾青手中的牌子刚要撂下,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的皇后却说了声慢着,慧贵妃听后转身问道:“不知皇后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皇后把手搭在身旁的宫女手下,从凤椅上起来,朝绾青走来,语气缓慢的说道:“妹妹只觉得这位秀女装扮素净,但是本宫却觉得她可以给后宫的妃嫔们做个榜样,你也知道后宫之中的妃嫔向来喜欢奢侈富丽的装扮,而皇上也让本宫正一正这后宫中的奢靡之风,本宫觉得可以留下这位秀女,给后宫中的妃嫔树立典范。”皇后说完也不等慧贵妃回话,只是扶着宫女的手回到凤椅那坐下。

    “也是这样寒酸的装扮皇后娘娘一直很中意,如此就留牌子吧。”慧贵妃将绾青的牌子交给太监记名,绾青听后,心里异常的落寞,刚刚还在暗自庆幸自己落选,现在却因为皇后的一句话而改变自己的命运,从此这紫禁城便是她一生的归宿。慧贵妃没有在意绾青的变化而是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贴在绾青的耳边轻声说道:“本宫就知道皇后会选中你,不过本宫也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身上紫罗兰的花香虽然清淡幽香,可是皇上素来不喜欢。”说完慧贵妃示意让太监继续点名字,绾青的心却在也无法平静,由刚才的落寞变为疑惑,紫罗兰的花香,绾青记得她从未接触过于紫罗兰有关的东西,到底它的身上是怎么沾染的呢?选秀完后已是傍晚,被选中的秀女们只需等着明天的册封旨意就可以了,绾青和尔岚、幼仪还有琳嫣一同回钟粹宫,其他三人谈论今天选秀的事儿,还有明天的册封,只有绾青一路不语,进入钟粹宫后,幼仪和琳嫣各自回了房间,只有尔岚拉住绾青担忧的问道:“妹妹还在想着今日中选的事儿,莫不是怨怼着皇后吧。”

    “姐姐大可放心,这件事儿我不怨怼任何人。”

    

“那就好,既来之则安之,你现在已经成为了皇上的妃嫔现在就等着册封,先前的念头就只能压在心底了。”

    “姐姐说的我都懂,而我刚才也不是想着中选的事儿。”

    “那是想着什么事儿。”

    “姐姐先跟我进房间再说。”

    绾青拉着尔岚进入房间关上门拉着尔岚坐下,尔岚疑惑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

    “姐姐,我记得今早你来找我的时候,问了我是不是昨日用百合汁洗的头。我想问姐姐为什么会这么问我。”

    “也没什么,只是闻到你身上还有别的香味。后来仔细一闻果真还是百合花香”

    “不是姐姐闻错了,而是我的身上的真的掺杂着其他香味,应该是紫罗兰。”

    “什么,你确定。”尔岚听后竟然惊讶的站起来

    “姐姐怎么如此惊愕。”

    “妹妹有所不知,当今圣上是闻不得紫罗兰花香的,只要闻到一点气味,便会浑身起红疹。所以这紫禁城内是找不到半点紫罗兰的。”

    “听姐姐这么一说,想来是有人故意陷害我。”

    “如果不是的话,这宫中从未有过紫罗兰,你有是从哪沾染到的呢?”

    “的确如此,只是这紫罗兰的香味到底是怎么沾染到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仔细想想,可曾接触过什么,或者又有谁碰过你的东西。”

    “我不曾碰过什么,再说今天的衣服、首饰,都是我自己准备的。旁人不曾碰过半分,就连秀怜我都打发她去服侍别人了。”

    “那到底这紫罗兰的花香是怎么沾染到的你身上的。”

    “是呀。”绾青陷入一片沉思,扫过房中每一件物品,目光停留在那半枝为燃尽的蜡烛上,好像想到了什么走过去,看见蜡烛上面那些白色的粉末,用食指抹了点,轻嗅了两下,瞬间神情大变,叫着尔岚:“姐姐,你快过来。”

    “怎么了。”

    绾青把手放在尔岚的面前:“姐姐你闻。”

    尔岚也嗅了嗅:“是百合的香味,还有,还有紫罗兰的香味,你是从哪找到的。”

    “是从这半支蜡烛上找到的,看样子这个人是把香粉放在蜡烛之中随着蜡烛的燃尽的,紫罗兰的香气本来就清幽,很难闻出,而且这粉末中百合花味比较浓重,自然是闻不出紫罗兰花香的。”

    “没错,皇上即对紫罗兰如此敏感,那只消一点就可以,你闻不出,旁人也闻不出,但是皇上却可以,到时候等太监点到你的名字,你上前请安的时候皇上必定闻到,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不过,这个人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今日的选秀是皇后和慧贵妃代劳的。”

    “是你有福气,对了,那你是如何知道身上有紫罗兰的香味。”

    “是慧贵妃告诉我的,这些都不是紧要的,现在最紧要的是揪出这个人。”绾青开门唤道:“秀怜,秀怜。”

    秀怜听到后匆忙的赶过来:“绾青小主有何吩咐。”

    “我问你,昨日我的蜡烛可是你替换的?”

    “回禀绾青小主,昨日奴婢看小主房间的蜡烛快燃尽了,便更换了一根新的。”

    “那你更换蜡烛的时候可曾有什么人来过。”

    秀怜仔细想想:“噢,昨日奴婢来换蜡烛的时候,湘凝小主来过,她跟奴婢说,她的镯子找不到了,叫奴婢帮忙找,奴婢点燃蜡烛后,就去了。”

    “董湘凝?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奴婢告退。”

    打发秀怜下去之后,尔岚幽然的说道:“其实早就该想到是她,难怪她中选之后,神情之中不只有兴奋之色,还有些怨恨,原来是恨除不掉你。”

    “是呀,只是想不到她还有此心机,以前是我小看了她,想借皇上的手除掉我,这招借刀杀人真是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啊!”

    “那你想好了怎么对付她吗?”

    “在对付她之前,我应该去打草惊蛇一下。”绾青望着那半截蜡烛,凌厉的说着

    咸福宫内,慧贵妃躺在软榻,手中把玩着一只通透的翡翠玉镯,旁边站着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宫女和一个躬身而立的太监,慧贵妃淡然的说道:“本宫让你去钟粹宫管事,你就只为本宫打探到这些吗?”

    “回娘娘的话,奴才无能,是在无法看出这些个新人里面有哪些能够成事儿。还请娘娘恕罪。”

    “你先下去吧,明日等册封之后本宫就把你调回来。”

    “奴才告退。”那个太监走出来,长吁了一口气,这个太监正是陈进忠。

    陈进忠走后,慧贵妃冷笑的说道:“奴才就是奴才,亏得本宫费尽心机把他调进钟粹宫,结果却是白费功夫。”

    身着紫衣的宫女劝慰的说道:“娘娘切莫动气,虽然陈公公没有替娘娘物色到能成气候的人,但是最起码也带回有用的消息。”

    “哼,有用。还不是一味的眼拙。”

    “娘娘是说那个叫陆绾青的秀女。”

    “陈进忠一直以来对她颇为关注,向本宫禀告说她天资聪颖,才貌俱全,也是这届秀女之中最为出色的一个,可是今日本宫却觉得那个陆绾青不过是空有皮囊。”

    “娘娘何以见得。”

    “你不知道,本宫闻得她身上有一点点紫罗兰的气味。”

    “这,皇上素来闻不得紫罗兰的气味,这后宫之中是人尽皆知。”

    “所以本宫说她蠢笨,连皇上的喜好都不知道,如何侍奉的了皇上啊!”

    “娘娘就不怕这个陆绾青是被人陷害的吗?”

    “要是这样她就更蠢了,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在这后宫之中如何立足啊!”

    “所以娘娘就故意用激将法把她送到皇后娘娘身边?”

    慧贵妃嫣然一笑:“要么说在这么多侍奉本宫的人中,本宫最喜欢的就是你,只有你最懂本宫的心意。”

    “奴婢愚钝,不敢妄自揣测娘娘的心意。”

    “其实本宫原本想把这个陆绾青收为己用,只是今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就断了这个想法,可是我看她打扮的如此素净,就心生一计。本宫闻得到,但是皇后却没有。”

    “娘娘是想让皇后引火自焚。”

    “果然聪明,本宫是绝不许皇后永远压在本宫之上的。”

    “不过,奴婢有一事不明。”

    “说。”

    “奴婢听陈公公禀报,那个秀女董湘凝一直嚣张跋扈,这样的人成不了什么气候,娘娘为何还要留她。”

    “别忘了,本宫还需要在这些新人中立威呢?吩咐小厨房准备晚膳,一会儿本宫还要同皇上用膳呢?”

    “是。”

    钟粹宫内,绾青拿着这半截蜡烛来到董湘凝的房间,董湘凝看到陆绾青神情闪躲,慌张的说道:“你,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将一些妹妹落在我哪里的东西还给妹妹。”

    “我何曾在你哪里落下东西。”

    “难道妹妹忘了。”绾青拿出那半截蜡烛,“这蜡烛里面的紫罗兰花粉妹妹应该熟悉的很吧。”

    听到绾青这么说董湘凝更是慌张:“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妹妹不知道,但是妹妹你做过什么,你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吧,不过可惜,妹妹只知道皇上对紫罗兰的香味敏感,却不知道我也是一样的,所以你的把戏昨日我就已经识破。”

    董湘凝看到绾青冷冽的眼神,甚是惧惮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我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计较,只是希望你今后好自为之,如果再在我面前使这些个见不得人的手段,那就怨不得我了,这蜡烛就留给妹妹当个警示吧。”

    绾青说完就离开了董湘凝房间,回到自己房中,尔岚在房间里等着,绾青回来后,拉住她焦急的问道:“怎么样狐狸尾巴,可露出来了。”

    绾青冲尔岚点点头,尔岚松了一口气:“这就好,你这么一来,想必她会消歇一段时间。”

    “我去的目的也是为的这个,如果不打草惊蛇一把,不知道她还会使出什么手段。”

    “是呀,咱们现在不能花太多的心思在她身上,这宫里的人和事,还需要咱们细细揣摩。今天我看得出皇后与慧贵妃不和。”

    “嗯,慧贵妃言语里虽然充满对皇后尊敬,但是眼神里的不屑,早已出卖了她。”

    尔岚认同的点点头,说道:“皇后今天对你可说是另眼相看,今后慧贵妃一定会对你多加刁难。”

    “还没有正式册封,就已经成为别人的棋子了。”绾青无奈的说道

    “这些咱们应该都想到啊!。”尔岚和绾青一同往窗外忘去,只是怀揣着的确是不一样的心境。

    第二日册封旨意就下来了。

    金佳幼仪,册封为嫔,赐居永寿宫绛雪轩;

    戴佳尔岚,册封为嫔,赐居储秀宫漪兰馆;

    沈琳嫣,册封为常在,赐居翊坤宫凝香阁;

    陆绾青,册封为常在,赐居永和宫摛藻轩;

清宫绾青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