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君若扬路尘 第4章

    但眼前这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神秘男人,究竟是如何躲过那些送亲的兵卫,径直闯进她的房间来的呢?他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呢?

    岑立夏心中,陡然一沉之余,当机立断,张口就要喊:

    “来人……”

    只是一个“来”字,尚未吐出半分,男人却先一步察觉她的意图,悠悠开口道:

    “十三公主若是不怕明日整个西秦国都在谈论,大婚前夕,吕梁国十三公主有失妇德,与男人有染这件事,大可以现在就嚷的人尽皆知。”

    男人低沉粗噶的嗓音,听来似利器刮过钝铁一般,又冷又硬,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个人若是连面貌都遮着,又怎么能希求他一把嗓音是真实的呢?

    岑立夏落在男人身上的一双明眸,眯了眯,似一只慵懒的猫瞧着令她迷惑的毛线团;眉间不自觉微蹙着的探究,却渐次春风化雨般的散开,饱满润泽的两片红唇,更是缓缓攒出艳丽笑意:

    “你说得对——”

    顿了顿,女子眸光流转,似溶溶月色,跳跃在半湖碧水之上,连澄澈的眼瞳里,都沁着舒心的笑,语声曼曼,将后半句话,一并吐了出来:

    “我不怕……”

    她看到男人沉如古潭的眸子,似有浮光闪了闪,就在这个当口,岑立夏却已扯着嗓音,喊了起来:

    “来人啊……抓刺客啊——”

    她清亮的嗓音,在静谧如水的夜色里,似一阵不期然的凉风,吹拂着檐下环佩叮当的风铃,撞出连串泠泠的脆响,划破一室涟漪……

    男人原本就晦如沉夜的瞳仁,此时黑濯石般的眸色一深,越发似泼了最上等的漆烟墨,晕开大片大片的浓暗,仿若幽不见底的漩涡,坠着人一直不停的往下折堕,未落到尽头,你永远不知道,等着你的是别有洞天,柳暗花明;抑或是龙潭虎穴,万劫不复……

    岑立夏凝着的一股气,鲠在喉咙间,滞了滞……偌大的房间,还弥散着她方才未消尽的余音,在沉寂如坟的空气里,缠绵的极长……

    除此之外,再无半分的动静。

    一夕之间,那些千里迢迢担当送亲大任的兵卫,在此时此刻,却都仿佛集体失了聪一样,听不到他们家公主撕心裂肺的求救之声,自然也不会在她水深火热的这个时候,跳出来英雄救美,成就一段佳话……

    事情似乎并没有朝着岑立夏预料的方向发展,轨道偏离的有些让她一时之间接受不来,只愣愣的望着那居高临下、好整以暇的面具男……

    “若是十三公主打算唤人来救你的话,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为妙。任你叫破喉咙,你那些送嫁的亲卫,也是听不到的——”

    男人刻意压住的嗓音,听来刺耳而诡异,岑立夏直到此刻,方才后知后觉的感到有些发毛:

    “你将他们怎么了?”

    

心里滚过一阵莫名恐惧,岑立夏抬头望住面前的男人,却只看得清他一双冷戾的眸子,精光潋滟,晦暗难测。

    “也没什么,只是落了些叫他们昏睡的药而已——”

    漫不经心的说着这话的男人,居高临下睥睨着浴桶里的女子,但见她妍丽的俏脸,褪去点点血色,泛出丝丝惨白来,像浮在枝头的一朵欲开未开的海棠花,轻轻一碰,仿佛就会淌出鲜嫩香甜的汁液来……她不关心自己的处境,倒担忧一群奴才的安危,倒也有趣……

    男人眼底眸色,又深了一深。粗噶话声,愈显妖异,似笑非笑间,渗出缕缕阴鸷可怖的声调来:

    “这样一来,待得十三公主你与我成其好事的时候,就不会有无谓之人多加打扰了——”

    男人虽然刻意敛着自己的真实嗓音,但话声中,此时此刻,透出来的那份轻佻,却是半分也不假。

    那下流至极的“成其好事”四个字,直撞进岑立夏的耳朵里,嗡嗡作响,明明是炎炎夏夜,却突的冒出无边的冷气,就连泡在温热水里的一副身子,都陡然薄凉了不少,不寒而栗的感觉,从脚底一直往心口窜,滋滋跳个不停。

    “原来你并非什么刺客,不过一介鼠窃之辈,无耻之徒而已——”

    压了压狂乱而羞愤的心跳,尽量将一把嗓音放平,精致的眉间,攒开几分凌厉的气势,岑立夏目光凝霜,射向对面银面罩容的男子。

    形势越不利,越要镇静,这是她自小就懂得的道理。所以眼下她绝对不可以自己先慌了,只有稳住了心神,才能有机会寻到脱身之计。

    男人古潭般波澜不惊的寒眸,望住那映在他瞳底的无畏女子,灼灼双目,沉郁幽深,似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攫住他势在必得的猎物。

    “你说得对……在下这个无耻大盗,正是来采十三公主你这朵娇花的——”

    阴森嗓音,从男人唇齿间溢出,与此同时,忻长的双腿,却果真已缓缓提起,一步一步向着岑立夏逼来。

    岑立夏只觉他每一脚都像踏在自己眼皮上,突突跳个不停,心底更是一阵紧过一阵,收缩的几乎连呼吸都窒住了,眼睁睁的望着他高大的身躯,渐行渐近,在她眸底,笼罩成一片蓬勃阴影。

    “你别过来……啊——”

    最后一个字,余音还在房间里悠悠飘散着,转瞬却已化作半声痛呼。岑立夏甚至来不及反抗,欺身而至的男人,已将他灼灼的大掌烙在了她左手腕间,随之而来的一股巨大力量,瞬时拽着她整个人从水中提了出来……

    未着寸缕的肌肤,尚沾着晶莹的水珠,毫无遮挡的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冷的叫人打颤。

    岑立夏彻底僵住了。脑子里只余一片混沌的空白,连下意识的挡住,都不曾记得。她就那样石化般的立在原地,五官六感都仿佛退尽,惟有被箍住的手腕之处,传来丝丝滚烫温度,如同无数微小的沙砾,一粒粒极有耐性的揉搓进皮肉里,刺得人又麻又痛。

    眸色一深,男人硬如寒石的瞳底,在射向这近在咫尺的玲珑娇躯之时,有不受控制般的波动……

    岑立夏此刻尚被迫站在浴桶之中,半副身子暴露在空气里,另半副身子,却仍旧浸在绵绵层层的花瓣之下,欲掩未掩。

    男人肆无忌惮的目光,荆棘一样缠绕在她的身上,刺得岑立夏整个心脏,从骨髓到皮肉,都渗出火辣辣的疼痛之感。

    “下流……”

    神思在这一刹那陡然归位,又羞又怒,岑立夏本能的抬起尚得自由的右臂,蓦地向面前如斯轻薄的男人脸上甩去……

弃妃难为:暴王,我要休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