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四回

    第四回换装后四人重逢外厅房里见兀术

    诗曰:半醒半梦假亦真,幻是真来虑亦真,绝处应附释怀声。柳暗不候春难到,花明只对常乐人。

    就在江山胡思乱想之时,屋外的门帘和内屋的门帘一起掀开:屋外的张蝶影和汪冷桃被铃儿带了进来,内屋的王飞也穿好了他那件青色的长袍走了出来,一时间,四个人又聚到一块了,可是他们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显然张蝶影和汪冷桃也知道现在是身在大金了。

    铃儿看到他们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噗哧地笑了起来:“各位大人、夫人,你们先在这说说话。我去厨房给你们备些点心,一会儿公主和狼主就到。”说完,她知趣地走了。

    四个人还是不说话,脸色都是一片惨白,甚至没有明白铃儿说的夫人是指谁?要换在平时早就笑得倒下了。

    他们面对面地站着,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迷惑和恐惧,尽管他们的心里面都有很多很多要说、要问的话,但谁也不敢先开口说出第一个字,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被凝固了,如果不是听到了对方急促的心跳,他们都会认为自己在面对着好朋友的蜡像。

    当江山感到王飞他们的眼神都集中在他身上时,他知道自己该担起老大哥的责任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神,说:“不用怀疑了,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们睡着之前是在一个山洞里躲雨,睡醒之后在一口枯井里”他停顿了几秒钟,再次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继续说:“现在应该是在887年前的大金国四王子的王府里。”

    张蝶影心存侥幸地问,会不会是他们几个人摸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掉到那口枯井里,然后让某电影摄制组的人救了?江山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张蝶影仍不死心地追问为什么。江山知道为什么?可他不忍心由他来打破张蝶影的幻想。

    他看了看王飞和汪冷桃,用眼神向他们求救。汪冷桃会意地走到张蝶影身边拉着她坐下,轻轻地拍着她的手。王飞清了清嗓子,使语气尽量温和:“张姐,不管咱们愿不愿意相信,咱们都不在自己那个年代了。除了大哥所说的地点上的不对之外,还有的是气候上的不对,我们睡着前是炎热的夏天,现在是寒冷的冬天。再者是用品上的不对,你看看咱们身上穿的、你再看看这屋里摆设。”说到这,江山扯了扯身上长袍的盘扣,又从书架上随便拿了本书,递了给张蝶影。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你看就说这本书吧,不仅是繁体字,还是竖排版的,还有这纸上的小洞,就是让传说中的蛀书虫啃的,我们那个时代的书纸都经过了加工,完全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你再看这茶碗、茶壶上面的图案全是少数民族狩猎,是教科书没有看到过的。这墙壁上的狼头、鹰雕……看来,小说里的穿越发生在我们身上了。”

    张蝶影听完后,整个人傻了,绝望了,她近乎虚脱地瘫坐着,双眼无神地看着那本书,不断重复着:“怎么办?我的家怎么办?我家老郭怎么?我的儿子怎么办?”

    汪冷桃自己也很害怕,她像是在安慰张蝶影,也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张姐,你别着急呀。我们能穿越到这里,也一定有办法穿越回去的。王飞,你看的小说多,你说是不是呀?我们就当到新马泰旅游了。”

    张蝶影说道:“你家新马泰下大雪呀。”

    王飞想到因为自己一时的任性,让大家一下子离开了自己习惯生活环境和亲人、朋友,到了这个未知的空间,很对不起大家。面对着汪冷桃的提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江山拍了拍王飞的肩膀,王飞得到了鼓励,也知道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他接着说道:“小说里的人,有的是能穿越回他原本的时代和地方,但需要很多机缘的巧合才能做到。而且,我们和他们有两个情况非常不同,第一,小说里大多是只有一个人在穿越;第二,他们都是在无意识或有安排的情况下被迫穿越的,而我们……”他又想到了自己当时不听江山的劝阻,死的心都有了,说不下去了。

    “而我们是四个人一起,心甘情愿地穿越过来的,所以我们更有机会回家!”王飞知道江山编不下去了,急忙接过了江山的话。

    “哦?为什么?”他们三个异口同声地问。

    “首先,你们要明白一个道理是人多力量大。其次,我们已经知道自己穿越了,而且知道自己穿越的地方、朝代,这为我们省下了很多猜测的时间。我们就能尽快找到回家的机缘,而且在没有回家之前,我们还可以领略不同时空的精彩,这不好吗?人一辈子能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们想想,我们如果能在这有一番大作为,从而名垂青史,这是件多幸运的事啊!”

    大家都知道江山是在说安慰话,回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却让王飞和汪冷桃振作了起来。

    “是呀、是呀,我可以和岳飞比枪法,还可以帮他打仗,到时你们都得一起帮忙!”王飞为了安慰张蝶影,故意的把话题叉开。

    “早知道你要打仗,我们就应该带着一支军队穿越过来。”汪冷桃也在凑热闹。

    张蝶影被他俩逗乐了,戳了戳汪冷桃的额头说道:“你这死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汪冷桃一翻眼睛:“我本来也害怕的。不过刚才见到那凤凰公主对人这么热情、这么和气,我就不怕了。再想到从此以后不用上班,不用被高生骂,我就高兴了。如果以后天天有这么漂亮的衣服穿,回家的时候能随便带上三、五十样这里的东西,那就爽歪歪了。”

    “哈哈哈”这就是汪冷桃的可爱之处,她能在任何时候将悲伤最小化,快乐最大化。

    笑声未落,就听到张蝶影长叹一声。“怎么啦?张姐?”王飞和汪冷桃同时问道。他们知道现在最难受是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张蝶影。

    “哎”张蝶影又长叹了一声,慢悠悠地说道:“他们还会不会把我们的背包还给我们呢?里面有我儿子和老公的相片呀。”

    江山听到这话,心里面“咣”了一声,大腿一拍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地走,口里面自言自语地说:“完了,完了,要是他们检查我们的背包,我们怎么跟他们解释里面的东西呢?要是他们把枪拿了出来,出了人命,我们也活不了了。快、快、快,我们得想个办法了。”

    还没等他们开始商量,门帘又被铃儿掀开了。这次可不只有铃儿一个人,她后面还跟着四个仆人。一个手拿托盘,上面放着一些点心。一个手拿包袱,里面不知包着什么。另两个手上拿着的就让他们焦急万分的四个背包。

    铃儿一进门,看到他们的脸色很不对。以为自己的点心上迟了,令到公主的贵客不满了。赶紧地向江山他们道歉:“铃儿本来是应该早些把点心给各位大人、夫人送过来的。可一想到,各位大人、夫人初到此地,肯定有很多东西用不惯,就到大院把各位的行囊和贴身的衣物也带过来了。如有迟缓,还请各位大人、夫人见谅!”

    江山他们这个时候还哪管得着点心来得迟与早,问铃儿是否查看背包里的东西。铃儿说道:“公主示下,贵客物品不必检查。请客人自行查看,如有遗漏再命人到树木里寻找。”

    听到这儿,江山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他们让王飞三人从小厮的手里接过背包和包袱,向铃儿道了谢,示意他们离开。铃儿临走前还说:“请贵客稍用点心,公主和狼主一会就到。”

    哪知道,铃儿的话声未落,门外就传来一个豪气十足的声音:“长生天待我族人不薄啊!昨夜天象不凡,喻意有福星降临,今日就让小凤凰遇上了四位奇人。如有怠慢还请各位海涵啊!”

    说话间,只见一只黑色金丝长靴踢开了门帘,一个头顶金垂尾帽,身披金貂皮裘,内套深黑长袍的壮汉走了进来,他年约三十开外,身高足有一米八,国字脸,络腮胡,一双虎目带笑中同时发出咄咄逼人寒光。

    

江山想:这应该就是铃儿提到的狼主吧?连忙拉着王飞起身迎接。可汪冷桃和张蝶影被他的那种霸气胁得不知所措,呆呆地坐在那里。幸好江山反映得快,对她们说道:“狼主驾到,你们不要在这里丢人了。赶紧带着行囊进屋休息去吧!”

    张蝶影和汪冷桃这才如梦初醒,慌慌张张地拿起背包就往里屋走。江山本想叫她们回来把刚打开的包袱也拿进去,可来不及了,那壮汉已经来到了八仙桌旁。凤凰也站在了他的身边。

    只见那壮汉把手一伸做了个请,对江山说道:“先生请坐!”江山遵命坐下,王飞也想跟着坐下来,被江山暗地里大力一掐,明白了,乖乖地立在江山身后。

    那壮汉将右手放在胸前向江山作了个躬,客气地说道:“小王完颜宗弼,在晌午时分就听到凤凰说从雪地里把几位奇人请到府上,无奈公事繁忙,到现在才能探望,还请先生原谅!”

    “你是金兀术?”江山不敢相信坐在他对面的就是历史上挥师南下,追得宋高宗无处藏身的完颜宗弼?

    “乌珠?这个名字吉祥,感谢长生天恩典,感谢先生赐名。凤凰,我明天就和老狼主说,为了庆祝此番天降奇象,我从此改名为兀术了。”

    江山有点茫然了,难道金兀术这个名字是我给他起的吗?难道我穿越来有这么些作用吗?他不知所措地看了看王飞。王飞不至可否地耸了耸肩。金兀术也随着江山的眼光朝王飞看过去,“这位是?”

    江山回答:“他是我们厂里的保卫科长,叫王飞。”王飞礼貌性地伸出右手。这个在现代社会很平常的握手动作却让金兀术异常紧张,他迅速地站了起来,往后一跳,随即就把腰间的弯刀拔出。刀尖对准了王飞。

    就在这刹那间,一团红云挡在了王飞和金兀术之间,杏目圆睁地对金兀术说道:“你这人真不懂规矩,王飞在向你问好呢。这是对你的尊敬,你不握手就不握嘛,干嘛还要杀人呀?”原来是身穿水红长袍,脚登同色绣云纹长靴的汪冷桃一直在里屋偷看外面的情况,一见金兀术拔刀就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冲了出来。

    金兀术半信半疑地把刀收了回去,又退了两步看着江山问道:“你们那真是这样问好的吗?”

    “我们家的礼仪确实是这样的,这里有两种含意。右手伸出是代表对长生天的敬重。伸出右手和您的右手相握是表达互相的尊重。另外也告诉对方自己的真诚,手上没有武器。”金兀术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浅蓝长袍,脚蹬纯白银丝长靴女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站在江山旁边说。

    江山听了心里大叫一声“好!”,他不得不佩服汪冷桃的勇敢和张蝶影的急智,怎么就编了个长升天出来。

    金兀术似乎也接受了张蝶影的解释。他走到王飞身边,先是伸出右手与王飞的右手相握,然后用力一拉,胸口与王飞相抵。接着左手往王飞的后背拍了几下才松开。他回头问张蝶影:“是这样的吗?你们这礼仪很好。哈哈哈,我可以马上就知道这小兄弟对我很真诚。”

    这一下,江山他们四人都呆了,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原来,电影、电视里北方游牧民族见面相拥的动作是我们给起源的呀?”

    天色越来越黑了,铃儿把里外屋的蜡烛都点上,让仆人们抬来一大盘羊肉、几坛酒和一些江山他叫不出名的调料。

    金兀术请他们入坐后,举起酒杯先对着天地沾酒弹了三下祷告说:“感谢长生天,给我们送来四位尊敬的客人。陈先生、王兄弟,此杯敬二位。”

    汪冷桃不乐意了,她嘟着嘴说:“凭什么光敬他们,不是说四位尊敬的客人吗?”

    金兀术被她呛得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手停在半空,眼睛看着江山问:“还没请教陈先生,这两位是?”

    “我叫汪冷桃,她叫张蝶影。我们四人是一个厂里的同事,以后别老叫我们夫人夫人的。他们倒无所谓,可我还没嫁人呢,老夫人、夫人的叫着,让我以后怎么嫁呀?”汪冷桃的连珠炮台可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金兀术也差点让她说蒙了。

    “哦,原来她们两位不是你们的夫人呀。误会、误会了,正所谓不知者不罪,请两位姑娘原谅!不知你们所说的“厂”是什么地方?”金兀术问。

    江山吸取了王飞的教训,知道如果将自己原来那个时代的情况,对这个八百年前的古人直说的话,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于是他决定向张蝶影学习,半真半假地说道:“厂吗?不是什么地方。它相当于你们的一个衙门,我们四个人是一起共事的同僚。”

    金兀术说“哦,原来是这样。还幸亏你们提醒,不然今晚睡觉可闹大笑话了。”

    “有什么笑话可闹的?我们在厂里的时候就是睡在一个宿舍区里的的。”说话的是张蝶影,在这种时候,她和汪冷桃是不会和江山他们分开的。

    “你是说,四个人都住在一个屋里吗?”金兀术知道,他的客人有很多话自己都听不懂。对这个“宿舍区”也听惯不怪了。

    “是呀,我们管屋子叫宿舍。”张蝶影非常谈定,然而她从江山的眼神里看到了赞扬。继续瞎编:“我们上班,也就是为长生天做事的时候,都得住在一起,方便领悟长生天的提示。只有下了班,才会回到自己的家,和家里人住。”

    江山暗暗地笑到:这张蝶影算是蒙对了,中国古人那么迷信,长生天可是女真族至高无上的神呀,他金兀术敢不听话,敢不照办吗?

    果然,金兀术听张蝶影说完后,带着凤凰站起来很郑重地又给他们四个行了个躬礼。重新端起酒杯说:“敬我们四位尊敬的客人,长生天的使者。”大家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金兀术还想再敬一杯,汪冷桃赶紧制止道:“四狼主,你饶了我吧!你们这酒也太难喝了。要不是给你面子,刚才那杯我就想吐了。”

    “怎么啦?我们的奶酒你喝不惯吗?那就请使者随意好了。”金兀术说。

    王飞看出金兀术有点不高兴了,连忙站了起来说:“我敬四狼主一杯,谢谢狼主款待。”

    “好好好!还是王兄弟痛快!”金兀术一饮而下。接着招呼仆人给他们切肉布菜。

    正是:衣物皆尽换,话语不同说。金国的奶酒汪小姐喝不习惯,那么金国的饭菜他们能吃得惯吗?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混世魔王闹两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