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回

    第三回井外天物似境非,遇凤凰方知穿越

    诗曰:青青山林现裹雪,湍湍流水也压冰,从来只有梦中醒,今朝醒来仍是梦。

    “啊……”张蝶影在井外很大声地尖叫。

    “蝶影、张姐,你怎么啦?受伤了吗?”他们三个着急地问。

    “没有,只是太奇怪了。”张蝶影从井口把头探了出来,冷得牙齿打战。

    “什么就太奇怪了?”汪冷桃好奇之心不改。

    “有什么好问的,上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江山瞪了汪冷桃一眼,冲着井口喊道:“蝶影,你什么也别管,先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然后找棵树把绳子绑扎实扔下来,王飞、你们也把衣服先穿上。来,桃子你把我的衣服也穿了吧。”此时的江山像极了一个指挥官。

    过了好一会儿,张蝶影才把绳子扔了下来:“江主任,接着。”从她颤抖的声音中,可以判断上面真的很冷。

    王飞一抓到绳子,就蹭蹭蹭地往上爬,一眨眼间就出了井口。他看到张蝶影蹲在井边,全身颤抖,脸色紫乌,嘴唇苍白。他赶紧把自己的的衣服脱了下来,给张蝶影披上,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紧紧地抱着她。

    在井下,汪冷桃面对着高高的井壁和在半空中摇晃的绳子,还是有些迟疑。可抵不过饥饿感和好奇心,哆哆嗦嗦往上爬。江山趁这空隙在迅速整理自己的思路:难道我们晕厥中度过了从夏天到冬天这么长时间了吗?不可能呀,韶关的冬天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雪呀。怎么回事?他拿出手机,看到还是没有信号,时间显示着:2012年9月23日17:58分。

    等江山也爬上去之后,他看到了野战场子的那条小河已经结了厚厚的冰,丛林区的树木上都挂着晶莹的冰挂,服务生介绍他们躲雨的山洞就在不远处。唯一不同的是那块大石头就立在他们的旁边,门却没有了、那几个看不懂的大字还在。可是,远处的休息区和更远处的博物馆去哪了?不可能被这十几厘米的积雪掩埋了呀。

    “张姐,张姐,你醒醒,快醒醒,不能睡呀!”王飞在大声叫着,原来是张蝶影被冻晕了。也是啊,现在的气温至少都低于零下三十三、四度了,尽管他们都是在中原或北方长大,但是多年来都是在广东生活,身体已经不适应这种严寒。四个人身上穿得最多的也就是汪冷桃和张蝶影,她们各穿了一套短运动服、两套迷彩服和两件作战背心。而江山和王飞的身上只有丝质的短运动服,这样的衣服在凛凛的北风里连一张纸的抗寒能力都比不上。江山也觉得自己冻得快不行了,没有时间让他去想那么多为什么了。他让王飞把起张蝶影背起往休息区方向走。王飞说他看不到休息区。江山凭着印象和感觉指了指南面,然后左手掺起也快冻晕的汪冷桃,右手扶着王飞,一步一步地向他记忆中的休息区走过去。

    每一次抬脚、踩下,雪都到了小腿弯处,全身先是冰冷、后来就变成麻木。每走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拖着双腿前行。

    他很害怕王飞他们有谁会提到打电话,他已隐隐中觉得很不对劲。他只希望快点安全的把这三个弟弟妹妹送到休息区、送回厂里。

    按江山的判断,他们所在的位置走到休息区只最多只需要走三十分钟,可是,他们走了很久却总也见不到那休息区的存在。江山能肯定他们的方向是对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踏着冰走过了那条小河,而刚才从树上掉落打到头上雪块,可以断定他们已经穿过了裁判官的小木屋。可小木屋在哪呢?休息区的大楼又在哪呢?四周一片死静,除了厚厚的积雪被他们踩得吱吱响外,只剩下了呼呼的北风。

    “大哥,我不行了……”王飞说完摇了摇了身子倒在雪地中,张蝶影早就昏了过去,趴在王飞身上动也不动。

    汪冷桃看着江山,无力的苦笑着。又看看了倒在雪中的王飞和张蝶影,闭上眼睛也倒了下去。

    “起来,你们快起来啊,一会就到了!”江山想拉起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可是他的手脚也被冻僵了,他也无能为力了!看着身后被大雪渐渐掩埋脚印;前面一望无垠白雪茫茫。

    江山看着身边倒下的王飞、张蝶影和汪冷桃,他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害怕和恐惧袭上心头。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一声:“快来人啊,救命啊!!”然后也晕了过去。在他意识幻灭的最后一刻,他似乎听到了马蹄声,看到了一团烈火向他飞来。

    等到江山有点知觉了,他发现耳朵里虽然还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但感觉上已没有晕倒之前那么寒冷,空气中还弥漫着浓浓的奶香。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和王飞平躺在一铺大炕上,身上都盖着厚厚的棉被。炕沿上还坐着一个打着瞌睡的小姑娘,只见这姑娘十五、六岁的样子,穿得十分古怪:头顶雪白羊皮帽,一件同材质的羊皮长背心用长巾一扎,套在藏青色的棉袍里。

    我这是在哪呀?这妹妹玩复古吗?这羊皮背心穿得并不好看呀。这么冷的天,这么暖的炕,难道我回到东北老家了吗?不对呀,我明明是在广东呀,是不是闯进了拍戏的影视城了?张蝶影和汪冷桃又在哪呢?

    江山对这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一切感觉到太奇怪了,好不容易才见到这么一个小姑娘,他想从她的身上找到答案。

    “美女”他推了推那丫头。

    “啊!大人,您醒了?”那姑娘很是兴奋,蹦了起来,连跑带跳地向门外跑去。嘴里不停地喊:“公主,凤凰公主,他醒了。”

    “还大人、公主的,这姑娘当演员当魔症了吧?”江山有点想笑。

    “哈,醒了?是全醒了吗?太好了,想不到我第一次救人就能把人救活了。”过了不久,屋外传来了一个女孩爽朗的娇笑。随着门帘的掀开,江山看到了一位头戴白色貂皮翻耳帽,身穿大红百褶裙,脚穿手工缝制带有红梅刺绣的厚底白棉靴的姑娘走了进来。才几步路的距离,她已经把手上那长长的白色貂皮披风和帽子脱下来扔在离炕边不远的桌子上。

    江山深叹了一口气,好漂亮的女孩呀。瓜子脸、上扬眉、小巧鼻、樱桃嘴、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透出来的不单是娇媚还有一股英气,一条乌黑的长辫随意地搭在右肩,耳朵上那对大金耳环随着她的走动左右摇摆。

    她走到炕边,看到只有江山一人醒了过来。非常不满意地噘地小嘴说道:“铃儿,怎么只有一个人醒了呀?而且还是这光头先醒!”

    江山心想,难道我不就能先醒吗?这姑娘也太霸道了吧,角儿的臭脾气。

    “喂,你这汉子也忒不讲究了吧?我千辛万苦地把你们从冰天雪地里救回来,用雪给你们擦身子,用姜给你们熬汤,怎么连谢也不道一句?”这姑娘被江山盯得有点不自在了。

    江山也觉得自己失礼了。连忙想起身道谢,可发现自己还光着身子,又不敢起来了。只好继续躺在炕上说道:“谢谢姑娘相救!”

    

“大胆,你敢称我家公主作姑娘,你不想活了?”后面跟进来的,还是那打瞌睡的小姑娘,应该是叫铃儿的大声斥喝。

    “好、好好,江山谢谢公主相救!”江山心想,既然这俩丫头演戏魔症了,我也陪你们疯一把吧。他文绉绉地说道:“敢问公主,这是哪个影视城呀?”

    “什么影视城?这儿是上京城,我四哥的王府。你这光头汉子不是冻傻了吧?”那叫凤凰的姑娘一本正经地说。

    江山心中一怔,心想这姑娘也太入戏了,他继续调侃道:“敢问公主芳名?”

    “我叫完颜凤凰。我听到他们叫你什么江什么山,你们应该不是宋猪派过来的细作吧?不过也不像,宋猪没你高大,他们都留着长头发、在头顶扎起一个大包,你们的头发也太短了,穿的衣服也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特别是你,你的头上一点头发都没有,衣服上也没有盘扣,还是黄色的”这凤凰姑娘一边说,一边在炕边走来走去,眼睛也不停地在江山的光头上扫来扫去。好像她也想在江山的身上寻找着一些答案。

    这时的江山真的觉得不对劲了,他觉得这姑娘不像在演戏,他看了看屋里的摆设和用具也不像是道具。他想到这凤凰公主的姓氏,想到她说过的上京城,想到她提过的宋猪,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公主,现在是什么年份?”他不敢问公元几年,不敢问几月几日,更不敢问几点。在他的内心里,已经感觉到他们回到了古代。

    “现在是大金天会三年呀。怎么啦,你不会真的被冻傻了吧?我可不管你傻不傻,我救了你,你得谢我。说,你拿什么谢我?”凤凰说。

    江山这时可真的傻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太不可思议了。除了大金天会三年这几个字之外,他什么都听不到了。

    “小气鬼,看你在他们当中也是个大人物,怎么就这般的小气。得了,你就让我打一下屁股。活了这十七年,我还没打过男人的屁股呢。”

    打屁股这三个字,江山倒是听到了。他想:完了,完了。自己活到39岁还要让一个小姑娘打他的屁股,传出去真没脸见人了。他正在想办法如何不被这小丫头羞辱,突然间发现王飞半眯着眼,一脸坏笑地看着他。然后听到了“啪”的一声响,接着看到王飞光着身子蹦了起来,对着凤凰说道:“你不是说打他的吗?怎么打起我来了?”

    “谁让你装睡了?人家好心救了你,你还不早点醒来让人安心。你不该打谁该打。你快进去,怎么就这样出来了?”凤凰可能是没见过光身子的男人,羞得满脸通红背对着他们说。

    就在这双方都感到很尴尬的时候,门帘后的声音帮了大忙:“禀报公主,西屋的两位女客醒了。”

    “都醒了?太好了!我瞅瞅去。”凤凰借机穿戴好就往外走。

    女客?说的是张蝶影她们吗?江山想到这儿,急忙地对凤凰说道:“她们是我的同伴,公主可以带她们来这吗?”

    “哈哈,那得看本公主心情如何了。铃儿,你给他们找身衣服穿上,然后再找点吃的,别再冻傻饿坏了。我呆会还要让四哥来看看,省得他说我一天到晚的只会瞎胡闹”凤凰边笑边说边吩咐着,一转眼带着铃儿出了门外。

    屋里只剩下江山和王飞两人了,他们面面相觑,用眼神在询问对方:这一切有可能吗?

    “哎哟,真痛!大哥,我们不是在做梦!!”王飞非常孩子气地掐了下自己的脸。

    “如果,那位叫凤凰的姑娘说的都是真的话,我们现在处境比做恶梦还可怕。你知道大金天会三年是公元的哪一年吗?是公元1125年,也就是说我们回到了887年前,回到的宋朝。”

    “太好了,我可以和梁山好汉比个高低了。”王飞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历史上的梁山好汉最多也就二三千人。历史记载让张叔夜全给收了,大多人已经在征方腊时下落不明。再说了那都是小说,不过岳飞爷爷倒是真真正正有一个。”

    王飞兴奋了:“岳飞更好,我倒要看看是他的沥泉神枪厉害还是我的散弹枪厉害。”

    江山说:“你少做梦了,你的岳爷爷现在还在守孝呢?”

    “守孝?他不是从小就带兵打战的吗?”王飞有点不解,摸了摸头。

    “你呀,叫你多看点书不听,现在知道没文化的可怕了吧?!岳飞两次投军失败。第三次是在公元1126年冬天,也就是明年。如果,凤凰说的是真的话,在今年的冬天,金国就会对宋开战,这战一打就接近百年,直接造成了金与宋的灭亡。”江山多么希望凤凰在骗他,在捉弄他。

    “那岳飞现在的官做到多大?手下有多少人?我们去找岳飞,帮他打金兵,让这场战早点结束好不好?”王飞越来越兴奋了。

    “王飞,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汪冷桃一样天真了?历史明确记载的事,是我们能够改变的吗?如果凤凰说的是真的,那我们只是这个时代的一群过客,我们要做的是尽快知道是什么原因令我们出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怎么能回到自己的时代?”江山没有比现在更希望凤凰说的不是真的。

    “大哥,话不能这么说”王飞还想说些什么,被江山的眼神制止了。原来是铃儿拿了一个包袱进来,“两位大人,这是公主殿下吩咐铃儿给你们准备的衣物,请两位大人换好。呆会儿,铃儿会带两位夫人过来。公主和四狼主也会来的。”铃儿说完,放下包袱就走了。

    屋子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了,看着江山越来越沉重的表情,王飞也知道事情真的很严重了。两人从炕上爬起来,一声不发地解开那包袱,看见里面叠着两套类似于蒙古族的服装,还有一些王飞不知用来做什么的布料。王飞一件件地翻开,一件件地问江山:“大哥,这是做什么的呀?这能穿吗?”

    江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没有回答。只是根据自己在戏剧学院的记忆,按照京剧戏服的穿法。先把类似于现代内裤的开档的大口裤穿上,然后是禅衣,接着穿上了一条棉质的大口裤,在裤脚处又套上了一双类似于现代袜子的布套,接着他下了炕,穿上了外皮内毛的长靴,又从包袱里找到了一件棉护腰,让王飞帮他把上面的带子绑紧,再套上一件短棉衣,最后才穿上一件皂白色的长袍用银色布带在腰间扎紧。

    王飞在一旁看傻了眼,说大哥你懂得还真多呀。接着他也学着江山的样子一件一件地往身上穿,穿的时候一会儿说,羞死人了,这么大个人还穿开档裤。一会儿又说,这些衣服丑是丑点,但质量很好都是纯棉的,不一会儿又说,烦死了,没有拉链就算了,怎么全是带子?江山还是一言不发,走过去帮他把该系的带子系好,该扣的盘扣扣好后走到外厅坐了下来。

    到了外厅,他看到这里的摆设很古朴。一套实木原色的四八仙桌上摆着几个陶冶的粗口茶碗,一架线装书满满地码在同样是实木的书架上。书架的旁边还有一张书桌,上面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书桌下面安有一个陶冶的火盆,里面燃烧着火红的木炭。“真像拍戏的场景啊,这要真是在拍戏的话,制作费也太高了。”江山想着。

    正是:未尝脱险喜,已遭离世烦。江山四人一会就要重逢了,他们的心情会是怎样,会乱还是兴奋?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井外天物似境非,遇凤凰方知穿越

混世魔王闹两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