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回

    第二回山洞里王飞任性,紫雾中古人穿梭

    诗曰:紫为极阳聚东升,若领半点为魁星。愚夫不识轻与重,身陷福祸未洞明。

    “噢,我也想起来了。当时王飞还在笑呢。”张蝶影桃接着回忆道。

    “哈哈,如果我尿到河里的尿能把老祖宗引出来,那我的尿就太值钱了。”王飞没理汪冷桃继续方便。

    “怎么?这里也有河吗?”张蝶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到王飞身边。

    “大姐,你想看就明说嘛,这样很容易被你吓得阳萎的。”王飞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张蝶影,把“工具”放回裤裆。

    张蝶影好像没有看到王飞的尴尬,站在河边发呆。

    江山在火堆里抽出一根比较长的树枝作为火把,带着汪冷桃走到张蝶影的身边。

    “蝶影,有什么好看的呀?这就是外面的那条小河流到这里,再从岩洞深处流到地下,也就是俗称的地下河。”江山感觉到张蝶影有点不对劲。连忙叫王飞打电话给服务生。

    “不对呀,江主任,你仔细地看看,这河里的水草一会儿向左摆,一会儿又向右摆,有这么奇怪的水流的吗?”张蝶影指着河里的一堆水草接着说:“我刚才在对岸的时候,感觉那河水比以前清了,也宽了。而且到了那个地方就不想打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你是累了。别管了,天都黑了,我们回吧。王飞,电话打通了没有?”江山示意汪冷桃去扶张蝶影。

    王飞看到张蝶影这样也挺着急的:“打不通,我的手机没信号。”

    “你的是什么破手机呀?咦,我的手机也没有信号?亲爱的,你们的手机有吗?”江山开始觉得有点奇怪了。

    汪冷桃和张蝶影都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摇了摇头。

    “那就走吧,这洞太深了,走出去就会有信号了。”各人把自己的背包背上,江山举着火把走在最前面,汪冷桃、张蝶影在中间,王飞押后。

    走了还不到十米远,王飞很兴奋地叫了起来:“大哥,你们快回来!”

    江山他们回头一看:离王飞站的位置七八米开外的崖壁上,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若隐若现地有几个字诡异闪着紫色的荧光。

    “大哥,石头上写着什么?”王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以为是自己的隐形眼镜让他看不清石头上的字。

    “不知道,我好像没见过这种文字。”江山已经回到了王飞的身边,还在继续往回走。他束着眉,也想看清石头上的字。

    “大叔,别管是什么字了,好不好?我们回家吧?”汪冷桃都快哭出来了,她一双手紧紧地握住张蝶影的胳膊,张蝶影同样紧紧地揪着她的背包。因为火把在江山的手上。她们舍不得放弃这点光明,不得不跟着江山往回走。

    “怕什么怕呀,连大哥都没见的字,一定是古迹。如果真有这个运气让我们发现了什么,国家奖励个三五百万就不用给万恶的资本家打工了。”

    “真得会有这么多钱吗?听说兵马俑的发现者没拿多少钱呀。”小钱迷汪冷桃也兴奋起来了,拉着张蝶影就往江山身边靠。

    王飞也靠了过来说:“发现兵马俑是什么年代,现在又是会么年代?兵马俑算什么?这可是几万年或是十几万前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呀,三五百万,我看是给少了。”

    “真的吗?真的吗?”汪冷桃相信了王飞的话,一个劲地催江山:“大叔,你看清了吗?看懂了吗?”

    可是,他们只看到了这是一块高十多米,宽五、六米椭圆形的石头。但其中的字真的是一个也不认得。面对着这块石头,四个人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他们手拉着手,靠得很紧,一点一点地向前移,除了河水流淌的“哗哗”声外,他们还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

    汪冷桃猛地叫道:“你们看,那石头在动。”说完她躲到江山身后。

    石头真的在原地旋转。速度不是很快。慢慢的这石头的颜色也起了变化,一层紫雾从那几个字里弹出,不一会这石头就被这层淡淡的紫雾包围着。到后来随着旋转速度的加快,紫雾也变得越来越浓了,从淡紫到深紫再到酱紫。突然间,这块石头停了下来。紫雾却却越来越浓。原来大石头刻着的那几个字,像传说中幽灵的眼睛一样,发着绿光。似乎在看着他们,他们被吓傻了,也呆在那里看着这石头。就这样,一块大石头和四个人静静的对视着。

    紫雾,越来越浓了。把旁边的整块石壁包围了起来,像一幅紫色的幕布,在这幕布上渐渐地出现了一些影像:一会儿是古代战场的战争场面,一会儿是洪水泛滥,一会儿是灾民四处奔走,一会儿是漫无边际大雪。

    张蝶影发疯地尖叫:“这、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景区的新项目,就像是水幕电影一类的。”王飞毕竟是个退伍军人,他比其他人都冷静。

    “不可能!水幕电影不可能设在这里的。”江山的脑子迅速地转动着、分析着。

    这时候,一阵风声吹过树林的声音,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是恐惧,那感觉仿佛是祭奠一份古老的仪式,庄严肃穆。

    “我们不是跑进来的吗?也许有通知,我们没留意吧?”王飞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快用手机拍下来,传到网上去,可能会成为今年最热门的话题。”

    四个人想想也对,纷纷掏出自己的手机。张蝶影的手机一直放在手上,她惊讶地发现:手机白屏了!!王飞、张蝶影、江山拿出手机一看,真的,手机上全是白屏?一点显示也没有。

    王飞也开始害怕了,喃喃的说:“怎么回事?难道是雷电造成的吗?”

    汪冷桃突然哭了起来:“呜、呜呜,大叔,我们快走吧,我害怕!”

    “是、是呀,快、快走吧,说、说不定是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张蝶影也被吓得有点结巴了。

    当他们真的决定逃离这个恐怖山洞时,大石头突然慢慢裂开,出现了一道门,这是道从石头中间缓缓的拉开的门。从门里走出来一群人,江山他们看不明白这些人来自是什么时代,他们有的是手持刀枪的战士,有的是儒生打扮的文人,有的是策马扬鞭的将军,有的是千娇百媚的美女。他们一个人,两个人、或是几个人结伴走出来,他们走过江山等人的身边,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直走到河里。河水不是很深,却不知什么时候,河水下面靠南面的河边出现一个三米大小的圆洞。从门里走出来的人没作任何交谈,却不约而同地走进圆洞。

    越来越多的人从石头门里走出来,陆陆续续地走出来,多得总也好像走不完。这石头门里面到底有多大?怎么能装这么多人?难道是从另一个时空转来的吗?

    

这时,江山已经能确定这不是什么水幕电影了,因为他虽然听不到那些从他身边走过的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但他能感觉到他们的体温。

    江山等人刚开始还是害怕、恐惧,现在脑中却只有空白。他们静静的看看石头里出现的人,走进河里的小洞内。那里面有什么?那里面有多大?为什么所有出来的人都看不见他们?而他们却看的到出来的人?

    “死王飞,臭王飞,你的尿真把老祖宗轰出来了。”汪冷桃抽搐着骂。

    “他们看不到我们,我们快逃吧!”张蝶影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招唤她的同伴。

    “要走,你们走,我不走!我就不一信他们真的是被我的一泡尿轰出来的!我要到石头里面、或者洞里面看个究竟!”王飞的好奇心加上牛脾气发起来,是谁也拉不住的。

    “大叔,你带我们走吧!”汪冷桃不敢大声地哭,和张蝶影两个用力拉着江山要走,把江山的两只手拉得生疼。

    江山像被钉子钉住了,任由她们俩怎么用力都拉不动。他双眼盯着王飞说:“不行,王飞,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走;要不我留下来陪你。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们真的不清楚,你是家里的独子,还没完成你的人生任务,要是有个闪失,我怎么和你父母交代!”

    王飞感激地看了江山一眼,他知道江山本来就不是个大胆的人,敢留下来是真正的关心他。这快三十的男子汉,让这份关心感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忙把头转向汪冷桃她们,说道:“大哥,你保护她们走吧。我一定要进去,再说也不见得有什么危险的。”

    汪冷桃似乎被他俩的这份情义感染了,又或许是不愿意被划分在受保护者的行列。突然间不哭了,吸了一下鼻子说道:“大叔不走,我也不走了。王飞,我们陪你一起去看看。”

    王飞被汪冷桃义气弄得哭笑不得:“你跟着起什么热闹。我要是和大哥进去,有什么事可能还能跑,你跟着还要照顾你。再说了,你进去了,张姐怎么办?”

    “我也和你们一起进去!”张蝶影也被感染了。

    江山使劲摇头:“你?你进去做什么?你家有老公有孩子。万一有事怎么办?还有你,汪冷桃,你和你张姐赶紧走。”

    张蝶影连忙摇头说道:“我也不走。从咱们认识到现在有哪一次活动我们不是在一起的?你们想也不要想把我撇下。”

    “哎、哎哎,我说你们就别磨叽了。大叔,你说我们是进那大石头里呢,还是洞里?”汪冷桃恢复了她乐观的天性。

    江山知道在这个时候,是没有办法再说服他们了,他略微地思考了下,说道:“我们先发现大石头的,就先进石头门里吧。”

    王飞不想因为自己的好奇而连累的这几个好朋友,他再次郑重地说道:“你们想好了,我们进去什么情况就不是我们自己能掌控的了。”

    “哪会出什么事呢?大叔,我看这就是在拍电影。那门就是化妆间的大门。也许我们一进去就能看到张杰呢,哇噻!想想就开心!”汪冷桃一脸花痴地幸福着。

    “那,我们就走吧,早点进去,早点见到你的偶像呀……”王飞笑着将江山推着向前走,后面跟着的是张蝶影、汪冷桃,而他自己还是押后。

    他们可以说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也可以说没有任何准备。当他们快走到门前,四周狂风大作,紫雾散了。江山等人看见石门里面弥漫着乳白色的气体,感觉是透明的,又什么都看不清。突然他们被一种神秘的力连推带吸地卷了进去。

    江山急忙喊道:手拉手。并把手伸向身后,身后张蝶影也自然的拉住了他的手,几个人刚拉上手围成一个圆圈。就感觉身体在旋转,几人脑海出现了各自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他们内心深处的秘密。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的。

    江山感到在一个深深的隧道里的飘荡,身边飘浮着无数的人,这些人是谁?是死是活?一切似曾相识,又非常陌生。刚被吸进来时,他们不敢睁眼,慢慢的江山适应了,睁开双眼。他看到四周的石壁发出了柔和的光线,绚丽但绝不刺眼。因为旋转的速度太快。只能感觉到身体在上升,而且是有道路的那种上升,一会左转,一会右行,一会又转左。甚至还有上下坡。他想知道石壁里到底有些什么?于是他把拉着王飞的手松开,试探性地碰了一下,那石壁是他想像不到的、柔软的、湿润的、温暖的海绵体。

    也许因为他们不再是个圆圈,那股神秘的力减轻了,他们几人就这样在隧道里飘浮着,渐渐的到很累,很想好好的睡一觉。

    现在江山和张蝶影已经睡醒了,可他们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原来的炎炎夏日变成了冰天雪地。看着呼吸均匀的汪冷桃和王飞,他们不知道该不该把他们叫醒。

    而汪冷桃感觉到自己这一觉睡得很香甜。朦胧间,她伸了个大懒腰。咦?她的手好像打到了谁的身上,自己身边会有谁呀?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听到了王飞在叫:“哪个?哪个混蛋打我?”王飞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他看到他们四人或坐、或躺、或站在一个深坑里,身下一大堆枯草落叶,上面有一个窟窿,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一股寒风从呼呼地往下灌。

    汪冷桃揉着眼睛问道:这是在哪呀?江山说应该是在口枯井里。王飞破口大骂挖井的人太缺德,居然把井挖在石门的后面。汪冷桃非常失望的说又看不到张杰……四个人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直说到江山的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咕”声,大家才闭口。

    “饿死了,爬上去再说。”王飞拍了拍身上的枯草,拉了拉背包,双手攀着井壁就往上爬。可他的双手无论碰到哪里,井壁上的泥土就刷刷地往下掉,迷得他的眼泪直往外冒。

    王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张蝶影说道:“王飞,你又不是挖掘机,我们更不是吸尘器。你不是想把土挖下来把我们活埋了吧?”

    江山也说道:“这井有七八米深吧,凭你这样肯定是上不去的。你这小子做什么事都不好好地想想,就会冲动。”

    “那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出去?”王飞投降了,生气地坐了下来。

    “我们可以大声喊救命呀,别人听到了,不就会过来了吗?”汪冷桃很聪明地说道。

    张蝶影反驳道:“你别天真了,看外面的天色这么暗,估计还在半夜呢,这时候哪会有人呀。”

    “难道我们要在这等到天亮吗?”汪冷桃发现自己的肚子也开始抗议了,她最不能饿了。“大叔,快想想办法吧?我想念厂门口的牛肉拉肠粉。”

    “呵呵,想出去还不容易呀,我们包里面不是有救护绳吗?这井不过七八米深,我们用叠罗汉的方式托一个人上去,把绳子也带上去找个树呀、大石头呀绑好,放下来,其他人不也就能上去了吗?”

    “大叔万岁!”汪冷桃高兴地跳了起来,急忙从背包里把救护绳找了出来。张蝶影还坐在地上,她仔细地给四条绳子都打上了个死结,把它们连了起来。

    “蝶影,你没事吧?”江山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张蝶影说没事呀。

    江山说他刚进石门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惨叫,现在看到张蝶影一直都没站起来,有点担心而已。

    张蝶影说江山幻听,自己真的没事。

    一切都准备好了,江山面对着井壁半蹲着身子,王飞骑在他的肩膀上,汪冷桃、张蝶影依葫芦画瓢也一个个地骑了上去。江山深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劲,大呼一声“起!”站了起来。张蝶影赶紧伸长双手够着井口,用力一抻头和肩膀出去了,接着她一翻身,汪冷桃在井里已经看不到她了。

    正是:炎日换寒冬,霜打透心凉。欲知道张蝶影上去是何情况?请看下回分解。

混世魔王闹两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