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心痛

    我在睡梦中总是会梦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似乎与我有关……我看见大家都在笑,转瞬间那笑容又全部消散。若是我能够抓住梦的低语,恐怕现在已不是这般景象。

    我伸手摸摸旁边,枫言不在吗?我睁开眼睛虚弱的看看床上并没找到枫言的影子。枫言是我的妻子,凌蓝度前任王的妹妹。是了,我都忘记了,今日是枫言她哥哥的生日,她是回凌蓝国了吧?其实我也应该回去的,作为枫言的丈夫我应该回去,但是……我恐怕没那个力气了吧……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但是他们应该看得出来才对,我现在已经老了,没错,我是个怪物,从小在神界里就被人视为怪物!

    我只能无奈的笑一笑,没办法,我当初为了逃脱神界人的眼睛入了凡间,现在……我只感觉我配不上枫言,所以……休书我已经写好了,前天交给她的时候,她接受了,这点我很开心。我们的孩子舞黎到现在应该还不知情吧?我知道枫言不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她是不希望我难过,我马上就要默默地消失,自己独自面对死亡……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必经之路,我已经比他们的寿命长了不知多少倍,我很开心了。

    “喂,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忽然……这个声音是?我听见门外人的声音,竟然是冰皇!

    冰皇是我最好的兄弟,他、池渊、蒙啸、怜傲、拂面……我们当初出生入死,现在……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他们。

    我知道,这回恐怕真的是逃不过去了。也罢,就最后再去看看那叫我魂牵梦绕的凌蓝度吧……我的一生其实没有遗憾。

    我想着便穿上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戴上了一顶有纱巾的帽子,这样可以遮蔽我的面孔。

    这张面孔是属于我的。

    我,叫舞乱。

    **

    当我打扮之后走出门去,看见冰皇他们笑的灿烂。我的兄弟们啊,拂面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们依然在一起,没错,我们是一体的。

    “舞乱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蒙了这么一层纱?你生病了吗?”怜傲担心的摸摸我:“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咳了一声:“你们不要担心我,走吧,我们去凌蓝度。”我故意把声音放低,不想让他们听出我这苍老的声音。

    他们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冰皇一如往常的搭上我的肩膀:“乱啊,我们正决定重新做一番大事业,你必须来!”

    “咳咳咳!”我猛烈的咳了两声:“还是不要了吧,我这几天身体不太好……你们去吧。”

    “乱,你身体怎么了?”池渊惊奇的看着我:“你应该让枫吟给你看看。”

    枫吟是冰皇的后人,原身是一朵凌蓝花,冰皇一直把枫吟视为儿子,枫吟也叫着冰皇一声“爹”,枫吟继承了他父亲厉害的医术,总之比我厉害很多,我承认,但是我不能让他帮我看病,我现在只是因为苍老才……

    “舞乱哥,你到底怎么了?”蒙啸也担心起来:“我就是觉得你最近这些年特别奇怪!”

    “我没事。”我摇摇头,无力的垂下眼帘:“我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了……”

    我们这时候已经赶到了凌蓝度。

    丝缕还没有来,丝缕是神界红缎之巅的王,是炼器圣水炼化成人的,前任主人也就是他的姐姐丝缎现下已经到了,说他还有事可能要晚些才到。

    丝缕是我爹的徒弟,我爹一直把丝缕当成自己的儿子。丝缕的哥哥姐姐当年篡位,将丝缕封印,使他沉睡在五灵塔。后来丝缎将丝缕的封印解除,并让位于丝缕,丝缕将整个神界管理的妥妥当当。

    我点点头,看看枫言,枫言不再看我与怜叶说话。怜叶是怜傲的孙女儿现在凌蓝度的王后,果然比以前大气了很多。

    “爹!”黎儿跑过来扶住我:“你怎么了?”他弯下身希望看看我面纱后面的脸。我躲了过去:“黎儿,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你看,你这一病可是要多少人担心?”冰皇的手支在我的肩上问道:“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勤于练武啊?”

    我们正在凌蓝度的大厅里,所有曾经的伙伴都来到这里聚会,唯独少了丝缕,不过听说他马上也会来。我庆幸这回我来了,否则就会少我了……

    “冰皇大哥,乱他最近的确身体不佳。”枫言终是不舍的走了过来扶着我坐下:“你还好吗?”

    “正好,现在大家都在,我看也应该把话说清楚了。”我咳了两声看看诸位……我希望告诉大家我和枫言不再是夫妻的事实。

    所有人不出意料的看向我。

    怜殇是怜傲的孙子,这孩子可爱至极,他一脸疑惑的问道:“舞乱前辈,你有什么话要说啊?”

    “就是……”我嘲笑我自己的懦弱还是不忍心开口吧,我笑了一下,忽然,头好疼,胸口也剧烈的翻搅起来。我疼得扶住桌子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耳边是丝缕的叫喊声,怎么会?丝缕……

    “舞乱你怎么了?”丝缎震惊的走了过来,所有人都是一阵惶恐。我现在很吓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心好疼。

    “舞乱前辈,我来替您看看吧。”枫吟还像往常一样那么懂事。但是我不能理会他,直接站了起来:“丝缕呢?”

    “丝缕?”丝绸奇怪地看着我:“乱找缕儿干什么?缕儿正在神界处理事情呢!”

    

**

    这时,外面狂风大作。我忽然感到了无比的压抑,好久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风了,凌蓝度向来天气稳定,今日……不妙。

    我抬眼看看外面那风。

    花逝,现在是悦之国国王的花逝慢慢站起:“好强的灵力,人间还有谁会有这么强的灵力呢?”

    “……”我慢慢走出去:“丝缕!”

    “呦,我是不是看错了?”忽然,从天边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我没听过,根本没印象。

    当那声音的主人落在我的面前时,我什么反应都没有,因为……

    “你是什么人?”枫翼,这个国家的王,手握他的宝刀走到我们面前:“来我凌蓝度所为何事?”

    “凌蓝度!凌蓝度!哈哈哈哈!一群肮脏的人种,竟还称自己为凌蓝度!”那个人大笑起来。

    “狂妄小儿,竟敢蔑视我凌蓝度!”冰皇自然会恼怒,这凌蓝度可是他花费心血一手建立起来的!

    “无知,我看他就是来捣乱的,哥,你和他浪费什么口水?”怜傲说着挥手取出一杆枪:“把他赶出去!”

    “我看也是!”蒙啸二话不说两个大铁锤开凿。

    “哼!”池渊也按捺不住,伸手一柄剑便出现在手中。

    “有爹他们出手咱们就观战吧。”叱血说着,叱血是池渊的儿子,他拥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

    然而,仅仅是大家刚出手的一瞬而已……怜傲他们便被巨大的力量掀翻在地。怜傲是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他看看自己手中的枪:“不可能……”

    “不会吧,爷爷这几年加强修炼,都已经到了神界最顶端的状态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比他还强?”怜殇惊讶的大叫起来:“这个人是什么来头?”

    “冰坠,破慕!”冰皇白/虎冰刀出手,这一招本是用来对付神界之人的,然而……

    “就你们这种小计俩,还想和我斗?”那个人冷笑着看看冰皇,只是轻轻一挥手,冰皇便被冲出了好远,刚才那个术根本对那个家伙毫发未伤。

    “哥!”怜傲最不能忍受就是被别人看扁:“雪染,浮尘!”然而,同样的,招数刚刚使出来便被那人轻松化解。

    “没什么好玩儿的!”忽然,那人竟然向我冲来。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见面前浮起很大的水花!那水花如同一个屏障般的遮在我的面前。

    “乱舞,水烬。”我说着将我的防御打散,纤细的双剑出现在我的手里,然而,谁知这人竟然这么厉害,他轻轻一抓便抓住我的手腕,我愤怒的将他挥开,却被他一掌拍了下去。猛然间窒息,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我头上的帽子悄然滑下……

    “爹!”黎儿想过来,却被我挥手吼道:“黎儿不要过来!”

    舞黎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我抬起头,看着他。他也很惊讶的看着我:“你是舞乱?你真的是舞乱?”他再低头看看我手中的剑:“不可能!你不是应该……”

    “你……认识我?”我指指自己,感觉奇怪的用力站直。

    “哼,不管怎么样。”那个人慢慢走近:“不管你用了什么法术将自己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你……”

    “开什么,玩笑?”我冷笑一声:“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说着摇摇头。

    **

    “舞乱啊舞乱,你和这个人还真是废话太多。”这时,天边再次出现一个声音,同样没听过。

    一个人,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人……

    这人身材高挑,头发散落在腰际,头顶被一个发冠束起,感觉,十分威严。大概还是个少年吧,手里拿着一杆长戟,嘴角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眼角稍微向上挑着,光滑的皮肤,这个男孩儿,是谁呢?

    “舞乱,你就应该给他两掌兼两拳再用你的剑戳他两个窟窿!”他说着笑了起来:“哈哈哈!那一定非常有趣。”

    “你!你是什么人?”那人后退一步,他,似乎很畏惧这个男孩儿?

狸枫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