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下部:情归 chapter106  抱尸痛哭

    七月十五日,鬼节。

    清晨,浓密的云雾,像潮水般从梅村的后山顶上不断翻滚而下。房屋、梅树、稻田、菜地,甚至山脚下的夫夷河,很快都被这团乳白色的粘稠的奇怪物体一股脑吞噬了。

    在浓雾中,李大田搭乘渡船回到了梅村码头。和婆娘蒋曼妮吵架后的三天,他一直住在河对岸罗家村的一个亲戚家里。年轻的时候和蒋曼妮吵架,每次出走,他会打打牌,喝喝酒,借以放松心情,消磨时光。可是这次他总是心神不定,对这些事一点儿提不起兴趣。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找不出原因,他便认定是自己年纪大了心态变了。毕竟时光不饶人,现在的自己和几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昨晚他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蒋曼妮和他兴致勃勃地聊天,聊了很久很久。他们聊到的两个儿女和孙子、外甥女,聊到她逃亡异域的父母兄弟,聊到梅村的许多的有趣的人和事,甚至还聊到了她杳无音信的初恋情人——那个英俊帅气的桂系军官……他又听见了蒋曼妮久违了的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她似乎又变得非常年轻了,秀发飘飘,两只眼睛大而迷人,嘴角娇嗔地微微翘着。

    后来李大田不经意地发现,他们竟然是呆在一副乌黑发亮的檀木棺材里聊天!棺材壁高不可攀且表面光滑无比,他想爬出去,棺材壁也如长青藤一样向上无限地攀长,怎么爬也爬不出去。蒋曼妮却在一旁望着他咯咯咯狡黠地笑着。

    李大田吓了一大跳,梦也醒啦,发现自己大汗淋漓,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大田的心七上八下,无法安稳下来,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一样。他匆匆忙忙穿上衣服,爬起了床,七十多岁的他没命地朝梅村方向奔跑。

    刚上码头,就遇到正心急火燎准备搭渡船过河去找他的李长顺。李长顺对着李大田的胸脯狠狠打了一拳,吼道:“你这个该死的,这几天跑哪里去了?还不回家看看!”

    李大田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赶紧撒开腿沿着石板路往家里跑。路上村民见了他,赶紧让开道,并在他的背后指指点点、嘀嘀咕咕。村民们嘴上说什么,李大田没听清楚,也不想听清楚,他只想插上一双翅膀,一下子飞到家门口。

    

终于到家了。家门前的大苦楝子树下已站满了梅村村民,乱哄哄的。村民们神情紧张,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呛鼻的汗臭味在人群中在肆意地弥漫着,凌乱的脚步声还不断在石板路上得得得地响起,更多的村民正顺着石板路从四面八方跑过来。

    家门已打开,屋里也挤满了黑压压的村民。一些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晃动,李长顺、罗娟、牛伢子、刚伢子、凤莲……每一张脸上都带着如同一块模版复制出来一般夹杂着惊恐、哀怨、悲悯的复杂表情。

    李大田挥动着两只胳膊,奋力拨开人群冲进屋内,发现他的骨瘦如柴妻子穿了一件灰色汗衫,像一个破旧的包袱一样挂在床架上。她的眼睛睁得大大,两只眼珠差点掉了出来,似乎还在惊恐万状地注视着他和这个世界。长长的舌头伸出嘴外歪在一边,满布皱纹的脸因而被拉扯得很长。恐怖的情形竟和小时候大人们讲故事时对吊颈鬼的描述完全吻合。

    勒在她脖子上的最后要了她命的,是一条崭新的白色毛巾。李大田知道,是女儿上个月从广州寄回来给她的。

    李大田冲上了床,将他的妻子从白毛巾中解脱了下来,紧紧抱着,如小孩嚎啕大哭起来,泪水顺着满脸的皱褶簌簌往下落。他口里一直哭喊着一句话:“姊妹啊,我对不起你啊!”“姊妹啊,我对不起你啊!”“姊妹啊,我对不起你啊!”……

    “梅花村,夫夷边,各家各户石板连。梅雨下,浪花喧,家家户户梅子甜。村西边,大树掩,年年岁岁落苦楝。”这时,一个三岁大小的小女孩牵着年轻母亲的手,蹦蹦跳跳从石板路上跑过来,一路上字正腔圆地唱着新学的童谣。

    梅村村民们都齐齐刷刷地扭头朝他们母女望过去。在几秒钟之内,他们似乎也隐约地感觉到这首歌谣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随后,他们的目光又回到了痛哭着的李大田和他妻子蒋曼妮的尸体上,他们的心中也弥满了绝望和惆怅。

    后来,李大田在尸体上和屋里翻寻了半天,没有找到片言只字的留言。

    蒋曼妮,这个梅村曾经的最美丽的女人就这样死掉了。

黑虎格杀令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