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一百

    十一月十一日,是陈娇的生辰。

    陈娇从以往记忆知道,汉朝还没有给皇后大肆庆生的习俗,而以往也只是窦太皇太后做主在长乐宫摆个家宴庆祝。而陈娇迁居长门后,更是低调。而今年,是她二十岁生辰。

    这天,长门宫宫人一早就向陈娇祝寿,长乐宫跟刘彻的生辰礼也是早早就到了。陈娇翻看着流光溢彩的丝绸,一斛斛珍珠,各色玉石,心想今年的生辰礼果然比以往都要厚重。

    陈娇挥手让木橙将东西收好,又打赏了宫人,额,皇帝生日是与民同乐,她嘛,与长门宫同乐就是。

    “木青,你去未央宫说一声,就说本宫要出宫去,晚上关闭宫门之前会回来。”陈娇想着今天不是朝会的日子,这个时候木青应该能见到刘彻的。

    一说起出宫这件事陈娇就气愤不已。君无戏言?皇帝只记得自己想记得的话,而那些想忘记,自然会选择忘记个干净。刘彻是答应了她随意出入宫门,但是他没说出入宫门要全副皇后仪仗!呵呵,如果想她自己出宫就必须跟他说才行。当时陈娇知道真相后,恨不得抓花刘彻那张笑到无赖的脸!这句承诺之前自己出宫都没这么费事好么?他好意思跟她说是她先不遵守约定在先?

    他这样做她还出去干毛啊?是,她承认在刘彻允她自由出入皇宫后离宫出走是她不对,可是,可是他们在她回来那晚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果然刘猪靠不住啊。虽然她知道男人的承诺谁信谁是傻子,可是,但是,一国之君这样出尔反尔真的好吗???

    陈娇至今仍然咬牙切齿。你妹啊!

    好吧,她承认自己这样想自私小气了。但是每次出宫都要跟刘彻报备真心让她火大!他很闲吗?

    陈娇愤愤不平。

    “翁主,陛下吩咐,过了午膳时间他陪您出宫。”木青回来说到。

    陈娇抬眼,“哦?你去的时候谁在陛下跟前?”

    “是车郎将韩将军。”

    陈娇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木青所说的韩将军指的是韩嫣。

    韩嫣自从练兵回来之后就升为掌管宫廷警卫的车郎将军了。那日刘彻带着韩则韩嫣来长门,韩嫣脸上的肃杀之气,嗯,那是上过战场杀过人之后才有的气质。犹记得当日韩嫣的话,“这一次就够了。还是长安适合臣。慈不掌兵,臣实在不能与大兄比。”

    陈娇想到刘彻以“为国羽翼,如林之盛”命名的羽林军,特种部队就属于里面的一支吧?陈娇不太清楚,她只知道,羽林军是天子亲军,是将来刘彻大破匈奴的主力军。不知道,那些细柳营的少年们是不是也期待着上战场的那天?

    “翁主?翁主……”

    “啊?”陈娇回过神,“哦,我知道了。你先退下。让木橙过来,我要去长乐宫。对了,知道今天大长公主什么时候进宫吗?”

    木青小心答道,“翁主本来打算出宫去的,所以大长公主没有说什么时候进宫。奴婢这就派人请大长公主吧?”

    陈娇点头,“让大长公主去长乐宫吧。”

    “诺。”

    午食后,刘彻缓步进到长门殿内。此时的陈娇却在午睡。刘彻挥手打断要叫陈娇起身的木橙,玩心大起。伸出手指轻触陈娇的睫毛。一下,一下……

    拥着被覃睡梦正酣的陈娇不耐的皱眉,嘴里发出呢喃,却是侧了侧身子,没有醒来。刘彻看着轻轻颤动的细长睫毛,心里感慨,就算沉睡,阿娇姐也是眉目如画,精致逼人的绝色,因为睡觉,反而更有一种沉静无辜的感觉。他不甘心叫不醒她,趴在陈娇旁边,继续骚扰,“阿娇啊,娇娇,你再不醒朕就不带你出去了”

    陈娇被持续不断的声音迫的睁开眼来,迷糊中就看到一张笑得不怀好意的俊脸,“陛下来了?请容我更衣。”

    刘彻看着陈娇因为还未完全清醒而显得迷蒙潋滟的双眼,忽而一笑,娇娇似醒非醒的样子实在是……萌!刘彻不由想到这个陈娇说起韩则家小子的这个词。

    “不着急。”刘彻话里不自觉带着几分宠溺。

    片刻后,陈娇一身男装,特意描画的飞起的俊眉斜斜入鬓,似笑非笑的桃花眼黑的纯澈,白的纯净,乍一看上去,倒真是一副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咱们这就走着?”

    “好,走着。”很显然陈娇的‘咱们’取悦了刘彻。

    

“阿娇就是这样骗过别人的么?怎么朕瞧着不管怎么看都是女子一个呢?”刘彻心里想的却是阿娇这番布置倒也说得过去,很有几分雌雄莫辩的美少年样子,那些把她误认为是男人的人也不都是瞎子,也许不仅仅是因为她装扮的像,那一举手一投足倒也有五六分男子气度,丝毫没有半点寻常女子的扭捏之态。他之前还纳闷陈娇是怎么骗过众人的,想他刘彻什么没见过,女扮男装的女子可不少,不过那些女子一眼就看得出是女子,却还是装作一副我就是男人的样子,反而让看的人尴尬不已,不知道是要装作没看出来好还是直接揭穿好的多。

    陈娇撇嘴,感情您以为我是傻子还是我出去这一遭碰到的人是傻子?“陛下是先入为主了吧?陛下看我是女子,皆是因为陛下早就心里认定了我是女子。而我这幅装扮,可是百炼成金。其实陛下可以说我的长相女气,这个可以有。不过长相女气的男子多了,而五官精致胜过女子的也不是没有……”说到这里,陈娇意味深长的看刘彻一眼。

    刘彻被陈娇眼底的揶揄气笑了,这明明说的是韩嫣吧。“哦?阿娇说的可是王孙?”刘彻装模作样的摸摸下巴,一副哥俩好一起品评美人的作态,瞟陈娇一眼,学着她的语气道,“这个可以有。王孙确实面容姣好类似妇人,且王孙之美,的确称得上绝色,一般女子哪里及得上?”

    边说边细细观察陈娇脸部变化,女子一般都是不愿意别人赞扬别人美貌超过她的,而韩嫣以前就因为五官秀气美甚诸女被刘彻欣赏而不为陈娇所喜,怎么现在陈娇却是一脸平静,眼底纹丝不动?

    这说明什么?阿娇长大了?不仅不再刁蛮骄纵,甚至连嫉妒都放下了?这怎么可能?女子怎么会不在意自己的容貌?想到这里,刘彻慢慢加上一句,“朕看,哪怕这未央宫佳丽无数,也少有人能及得上王孙之万一。”

    陈娇听着车驾外隐约人声,心里默默吐槽,是么?韩嫣确实很俊,可是您的夸奖……那卫子夫呢?还有以后的李夫人呢?如果你能这样认为一辈子我才佩服你是个痴情不悔帝王好攻,顺便感叹你们之间的基情,给你们打上情深不悔的好基友标签一枚!现在么,你明明就是个男女通吃的渣攻一个。看刘彻一眼,云淡风轻点头,“确实。阿嫣确实称得上龙章凤姿,天质自然。萧萧素素,爽朗清举。实美男子也。”陈娇眼底带着些许审视意味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打量刘彻五六个来回,直到刘彻心底开始被看的发毛才慢吞吞的说,“阿彻跟我的审美观倒是像的很。”

    刘彻心底的怒气瞬间被挑起,却还是拼命压制住,嘴角浮起一个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狰狞的笑意,“是吗?怎么我觉得阿娇的话好像有未尽之意?”

    陈娇眼也不抬,“有吗?”

    “当然有。而且我知道你的意思。”

    陈娇不得不抬头打量刘彻,大汉皇帝陛下,您一脸‘别以为你不说我就猜不着’的别扭傲娇被欺负的委屈样给谁看?我才是那个受委屈的弃妇好么?

    刘彻被陈娇看的更加火大,冷哼道,“哼!你是想说韩嫣那小子比朕长的好看?哼!他怎么比的过朕?朕这样的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他长的跟个女子似的,有什么好看?……”

    噼里啪啦的报怨不绝于耳,陈娇死命咬住下唇,才堪堪忍住不笑出声来。连韩嫣都出来了,连名带姓阿喂!英明神武的汉武帝,真的是眼前这个二货吗?喜怒不形于色的渣男,他之前一直演绎的很到位来着,如此颠覆,实在是让人接受无能。

    咳咳。其实这也不是刘彻突然鬼上身性格大变,面对任何人,他都很自然是冷静睿智喜怒不形于色的帝王,以前陈娇也不例外。而自从陈娇回归之后,两人先是闹了一通别扭,接着又是陈娇对刘彻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黏着反而各种不在意,而且还有个于哲潜在情敌在,刘彻自然是怎么都无法像登上帝位后那样高高在上,而伏低做小这些以前稍微表示陈娇就乖乖手到擒来的把戏现在统统没用了,威胁神马的陈娇又根本不怕,别说上面还有窦太皇太后压着,就是没有,除了废了她的皇后之位,刘彻也没什么可用来威胁人家的了。就连陈娇留在皇宫还是因为大长公主一家。虽然汉室皇帝多刻薄寡恩,但是大长公主一家目前为止他动不了(理由是窦太皇太后),以后动也得找理由的。人家根本没错啊。而且用姑姑一家威胁陈娇这种事还不能老干,事不过三啊。他做事是不则手段,但这种自己女人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委屈跟着自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目前为止,刘彻还是想陈娇回心转意的。刘彻现在无比相信,就陈娇这种烈性子,逼急了她干出什么事来他都不好说。何况,姑姑跟两位表哥可是护短的人啊……

    刘彻就这样时不时的思想上短路一阵,就是个神仙,他也会不正常的。何况,刘彻是人……

    (以上是无良作者自己心里分析,做不得真)要不怎么说这些皇帝都有隐藏的M属性呢,俗话说就是欠虐……

    陈娇心里笑的快抽筋了,偏偏脸上一脸无辜,“阿彻为何一脸不虞?阿嫣确实长的比我们好看,这是事实啊。而且,不是阿彻说他未央宫佳丽无一人能及得上他万一么?陛下金口玉言那……”

    刘彻张张嘴,想说‘那是朕故意气你的’,却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哼!反正,王孙这样的长相也不见得多好。你不见他至今没有娶妻么?他自己长的那样,娶什么样的女子?所以说,女子就该有女子的长相,而男子,自然该有男子的长相。男生女相,哼哼。”

    陈娇一脸诧异的看着刘彻,韩嫣不是你的近臣么?你这样诋毁人家真的好吗?而且,真的不是你……

    “你为甚那样看朕?”刘彻果断炸毛,“怎么?难道你以为真的是朕不让王孙娶妻的?这你都相信?阿娇,朕还以为你变聪明了,看来你还是那样没脑子!如此可笑的流言,你也相信?”

    刘彻突兀的高声吓的陈娇瞬间回魂,把她从汉武帝果然跟韩嫣断袖情深,汉武帝还有变态的控制欲不许人家娶老婆自己却左一个美人右一个夫人的,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真是孽恋情深痴情软弱受跟花心帝王攻这样的YY中拉了回来。

    “陛下轻声,轻声。”陈娇不得不安抚眼前这头炸毛的狮子,“还没出长安城呢。您这样高声会暴露身份。”

    到现在陈娇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要去哪里。“阿彻,咱们,额……”

    刘彻也终于从二货回归正常,“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想问咱们去哪里?”说到这里眼睛眨啊眨,盯着陈娇。咱们?嗯,是咱们。好久没听到这个词了。瞬间他想起了小时候跟陈娇在长乐宫一起读书一起玩耍也一起闯祸的日子……

    卖萌!刘彻这货居然在卖萌!陈娇心里白眼翻飞,废话,她当然是问去哪里,要不然问他全家吗?“阿彻……”

    “知道知道。阿娇姐的急性子倒是一点没改啊。不过,这个……嗯,叫惊喜来着。到了你就知道了。”刘彻竭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模样,可是眉宇间的得瑟不要这么明显会更像一些的。

    “呵呵。”

    “阿娇是不是心里觉得很期待?你果然是朕的知己。”

    “其实……呵呵的意思是,”陈娇认真的看看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刘彻,“滚你妈蛋”

    车辇内静默数秒,一道气急败坏的怒吼响起,引得长安城门内外的人纷纷回头:“陈阿娇!!!”

盛世娇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