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九十九 碰撞

    刘彻进来时,看到的就是陈娇独自跪坐呆呆看着那盆海棠的情形。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秋老虎的热度还没有完全退散,殿内的冰盆丝丝冒着凉气,刘彻甫一进来,就感到浑身通泰。窗子上的细纱透过窗外的竹影,衬得陈娇如玉的脸也有几分忽明忽暗。

    许是刘彻的脚步声惊动了她,她抬头往声音的方向寻来。两人的目光空中相遇,隔着盛开的海棠,刘彻忽然明白了什么叫“美人如花隔云端”。

    “这海棠娇娇可喜欢?”

    陈娇笑,眉眼生动,“很喜欢。陛下可知道它另一个名字?”

    刘彻端着茶碗的手一顿,心下暗叫一声糟糕。自己只记着她说喜欢海棠,却此刻才记起来海棠还有另一个名字。想自己也是第一次想要真心讨她欢喜送东西……“娇娇是说断肠草吗?”说出来刘彻自个都觉得讪讪,他怎么会忘记据娇娇化名“前生”所写的“昔日芙蓉花,今日断肠草”这句形容男子负心薄幸的诗句?

    陈娇哪里看不出刘彻的不自在,心里不由好笑。其实她也是在刘彻进来之后才想起海棠的别名,当下心里一动就想戏弄一下他,并没有拐着弯骂他的意思。“海棠很好,我很喜欢。”

    毕竟是刘彻一番好意,他们之间又没有深仇大恨非要你死我活,人家好心好意送花给你,就算不尽如人意,她也不好摆冷脸子给他看,那不成给脸不要脸了?她又不是神经病。只要刘彻不过分,她乐意跟他不发生冲突和平相处。千万别说什么不想跟刘彻在一起就别给他希望这句话,刘彻根本不在乎的。他是个想怎么就怎么而且必须怎么的人,能给她些许尊重已经很难得了,她要是再不知好歹天天阴沉着脸,就算刘彻不杀她也会记着这笔仇将来拿堂邑侯府出气。所以,她必须进行一定的妥协,何况,刘彻如果不用强,很多时候,作为一个朋友,还是很出色的。

    刘彻听了她说喜欢,刚才的窘迫攸然不见,眼底透出几分真实的笑意,“你喜欢便好。”

    陈娇笑笑,“美好的东西,我都很喜欢。陛下打算都给我弄来么?“

    刘彻一愣,随即眉梢一挑,一脸理所当然的自信,“有何不可?”

    陈娇也愣住了,良久,不由喃喃道,“有何不可……有何不可……”话里透出几分自嘲,“是啊,有何不可……”其实,是她把这件事情严重化了吧。

    她总是以现代人的思维想着汉朝的人和事。她以为很严重的事情其实在这里是理所当然,而她认为理所当然的,于这里却是格格不入。就好比这海棠。刘彻是大汉皇帝,目前为止,他的所作所为,都算的上是个好皇帝。他开创察举制不拘一格降人才,颁布推恩令兵不血刃收归王权,他还兴太学广传知识,他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却奠定了儒学的主导地位,同时其他学术也尽为大汉所用。哦,他还下了第一道罪己诏。

    陈娇抬头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眼角眉梢悉是自信的刘彻。他用人不疑,重用韩则,提前很多年开始了匈奴跟大汉之间兵力僵持,而不是过去那般被匈奴压着打。是的,以后他还会击溃匈奴,开疆拓土。

    这样的刘彻,要几盆花有什么呢?确实理所当然啊。天下都是他的,他也为天下付出了精力,为什么不能得到?只要百姓过得好,就是好皇帝不是吗?皇帝再勤俭,不会理政不会用人,又有什么用呢?

    刘彻的理所当然没有错的。

    只是,陈娇是个穿越人士。心里面总有些二十一世纪的坚持。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如果这些都没有了,她就不是她了。这,就是所谓的,脑沟回不在一个波段吧?

    刘彻看着陈娇呆呆的,不由伸手在她眼前晃晃,“娇娇,怎么了?”

    陈娇回神,喃喃道,“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刘彻听到,觉得好笑的很,不由勾了嘴角,“娇娇呆呆的是为了这个?”

    陈娇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我多想了吧。这海棠也必定是赵王府培育的,跟百姓没什么相干。只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海棠很好,开在它该开的地方就是了。如果百姓因此而不种粮反而广种海棠,岂不是我的罪过?我很不愿意如此的。”

    刘彻失笑,“哪里就这般严重了?只是两盆花而已。哪年的贡品都有各宗真品,难不成老百姓还一天一个样儿的跟着折腾?再说,前年韩则弄的农具,很是有些用处。每年朕也效仿先帝亲自下地劝课农桑的,百姓又要吃饭交税,哪里会不经心?这海棠,要想培育这么一株,那得废多少人力物力?这又岂是中等人家耗费的起的?娇娇喜欢海棠,要了也就罢了。朕明年却是不会再让他们上供海棠的。这不就行了?”

    陈娇听了,不由洒然一笑,“过于斤斤计较,却是我着相了。陛下所言甚是。”

    陈娇知道自己过于拘泥历史了。也是,本来祸国的都不是女人。就好比唐时,就算没有杨贵妃,也会有李贵妃,王贵妃,而这一切,其实取决于李隆基。哪朝哪代的帝王没有几则风流韵事,是美谈还是笑话,决定权在掌权的男人手里。而那些被万千宠爱的女子,其实大多数是不懂什么的。陈娇想到这里,痛快承认自己迂腐。

    不过,陈娇眼带狐疑看了刘彻一眼,转瞬恢复平静。眼前这个意气风发从各方面看到都称得上睿智的大汉天子老年可是真的穷奢极欲好大喜功的,想起韩则说汉武帝晚年之所以穷奢极欲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没有了目标,匈奴给大汉打残了,西域也成为大汉治下的属国,而所谓的朝鲜什么的也都被整个灭国,无所事事的汉武帝晚年因此愈来愈专横跋扈。陈娇希望韩则所说的话是对的。她也希望韩则信誓旦旦自信满满说现在有了天下四海图的刘彻会一直有目标下去。这个历史上以武功著称的帝王对战争的渴望也许是她无法理解的,可是她乐见其成。

    刘彻见陈娇听得进他的话,心里就像六月伏天突逢甘霖,熨帖的很。两人说话不久,刘彻就起身离开。韩嫣带领的特种兵马上要回来,他还要处理。走出殿外,刘彻不由回头看向殿内,透过窗户,陈娇端坐的姿态依然优美,刘彻不再回头,往外走去。还在期待什么呢?每每离去她都相送的情形早在她退出椒房殿时就再也不会有了吧?

    刘彻面无表情,心里却是有些恍惚。近来他跟陈娇的相处愈加自然,纵使他深知陈娇对他深情不再,纵使他深知与公与私‘相忘于江湖’才是两人最好结局,纵使现在留她在身边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就为了能想见她时就看见她,想跟她说话就说说话,他不悔矣。

    想起陈娇清如秋水的双眸,刘彻深呼口气,不由为自己这番心思觉得好笑。是啊,他都要嘲笑自己了。要说以前有人跟他讲他会这般小心的对待一个女子,他估计只会冷笑,说不定还会立斩此人只为他冒犯天子威仪。可是现在……呵呵。只剩苦笑,心里却偏偏甘之如饴。

    恍惚记得陈娇竭力想要逃开之时所说的话“强扭的瓜不甜”。嗯,自己当时是怎么答的?是了,他说“没关系,我觉得甜就好”。

    呵!犹记得陈娇当时怒喝他自私的模样,她气急的摸样。

    阿娇姐,朕舍不得你生气,可是朕更不能放你走。

    只要想到以后天涯海角再不相见,他就痛彻心扉。他是从来没有想过尊重一个女人,可是陈娇是例外。为了她,他愿意退让甚至给她尊重。只是,阿娇姐,你不能离开朕。这是底线。

    自私也罢,霸道也罢,他本来就是如此。为了她,只是愿意,没有道理。

    而陈娇则在刘彻走后找出纸笔,继续书写医书。这部医书在她回来之后就已经开始写了,为此,她讨教了未央宫中的不少御医,还出宫跟缇萦夫人讨教过多次。而这部由她执笔的医书,缇萦夫人也是万分期待。如果此书著成,将是一部中医学巨献,其价值不可估量。

    陈娇不仅仅打算记载抄录整理中医学,她还打算将记忆中的西医部分都记载下来,嗯,拿来主义很是要得。

    陈娇嘴角微弯,来到这里,因为身份问题她想出宫治病救人很难实现了,那就把医术教给更多的人吧。

    刘彻将印刷术跟造纸术牢牢掌握在手里,只卖书不卖纸,这不仅给国库带来巨大的收益,也牢牢掌握了国家的舆论。而太学目前还没有成立医科……

    陈娇甩甩头,不想了,先写完书再说。

    木橙给陈娇换上茶水,小心的退出殿中。翁主说过,粮食,医术,是保证百姓安居的两大条件。而她,愿意为此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虽然木橙不是很懂,但是不管翁主做什么,她都支持就对了。

盛世娇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