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九十八  罪己诏

    次日一早,木青一脸愤愤。陈娇纳罕之余叫到跟前。木青方恨恨说到刘彻昨夜竟是歇在李美人处。

    “木青!”木青话音刚落,陈娇还未说话,木橙就大喝出声。

    陈娇看着不忿的木青,担忧的木橙,还有其他吓得跪伏一地的宫女内侍,竟笑出声来。

    “翁主……”木青喃喃出声,是她太心急了,这样的事情,翁主肯定很伤心。她竟然这样大咧咧的说出来!难怪木橙老说她不稳重……

    陈娇好笑的看着他们,“好了好了。都起来吧。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气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吩咐完,陈娇拿出书,坐在榻上慢慢看。想起刚才木青木红的样子,心下好笑之余也哟几分感动。她们,是担心她呢。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一直在发生吗?哦,也许是觉得刘彻明明都在长门待到那么晚,却还是连夜去其他妃嫔那里所以感觉羞辱,或者愤怒吧?

    只是,她是真的不在意。在意的那个,早死了。她又没有傻缺到跟刘彻谈爱情。再说了,纵使刘彻才说心悦于她,转身去找别的女人有什么呢?呵呵。这就是所谓男人的精神跟肉体分开来说的理论了。一个男人,可以心里全是你,可是真正能做到守身如玉的,又有几个呢?现代社会是男女平等,可是那些小三二奶还少么?就是在现代,穷小子三心二意的还少?更别提那些精英了。那可是小三人人得而诛之的21世纪!更何况现在这个一个茶壶无数个茶杯(茶杯多少由男人的地位决定)的封建社会。刘彻是谁?那可是顶顶喜欢美人的汉武帝!而且男女通吃!好吧,就算自诩情种一心念木石前盟的贾宝玉,还不是早早有了袭人?就现在来说,那个谱出一曲《凤求凰》的司马相如,也就是个想要纳妾的渣!

    所以说,对刘彻去找美人这件事,陈娇丝毫不为所动。她只会撇撇嘴,一笑了之。涕泗横流还是状如泼妇或是郁结于心?她可做不到。吃醋么?那是跟自己过不去,不利养生啊。

    想这么多,好吧,为什么会想这么多?好吧好吧,陈娇承认,她心底是非常羡慕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的。可是,这种爱情,更多的,会存在于诗里,话本里。当然,不是说现实里没有,而是寥寥无几。而那些人当中,因为没有能力纳妾的又占去一部分,剩下因为纯粹爱情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就更少了。在她看来,爱情太过美丽,还是责任更靠谱一些。而她,何德何能呢?这么美好的事情,陈娇认为自己这辈子能看到就心满意足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想起于哲。如果是他,也许还是有可能一心一意的吧?谁又知道呢?

    好像她想起于哲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陈娇失笑。笑容带着些许悲伤,因为自己记忆的淡忘。可见,没有什么是不能忘记的。而时间,总会抚平一切。呵呵。后会无期,于哲跟她,只是一场美丽的邂逅。罢了,放在心底,也好……

    陈娇在长门发呆,而前朝嘉德殿内官僚臣子却因为刘彻的“罪己诏”而震惊不已。尤其是那些上书弹劾严青翟的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刘彻竟会想出这么一招来反击。自从有了皇帝以来,天子什么时候下过“罪己诏”?这要是公布天下,可就是有史以来第一道罪己诏了!而这位皇帝御极以来,不管是德行读堪称无暇,如果这样的皇帝还会获罪于天的话,那……

    想到这道“罪己诏”昭告天下的后果,他们都不禁在心里打了个冷战。这位天子登基以来,已经一步步大权在握,虽然朝中依然有着窦太皇太后的人脉跟影响,但不可否认,这位天子心机手段都非常人。能谋善断,虽多疑但却做到有信,大汉中兴不久远矣。而今天,他竟然敢于下罪己诏——虽然这很明显是以退为进的幌子,但是这份胆识大汉建朝以来历代帝王就无人能敌。纵使汉文帝多么宠信晁错,最后不还是得杀之么?

    可想而知,自此以后,不仅仅是严青翟会对陛下鞠躬尽瘁感恩戴德,就是其他臣子,恐怕也会对陛下产生“士为知己者死”的情怀吧?毕竟,陛下此举,不仅能逼得他们这些弹劾严青翟儒家学派的人胆颤心惊,也能再次收服不少人心。而陛下的威望,也会再上一层楼。真真是好心计。

    叹服之余,原本的那些小心思竟是又收敛回去,再不敢随便试探陛下心意。

    很快,朝会上,不断有官僚出列,奏请天子收回“罪己诏”,这道罪己诏明显是把所有人都至于有罪之地了。

    而在宰相的坐席中,严青翟也没想到陛下会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心下感动自不必提,可是作为被弹劾的人,这个时候,他却是不好开口也不能开口的,否则陛下的苦心就白费了。

    在百官轮流的劝谏中,刘彻最终收回了这道本就在意料之中被收回的“罪己诏”。而这些其他学派的所谓清流们,他决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容忍下去。虽然不至于罢黜百家,但是儒学倒是可以适当的提提位置了……

    经过日食示警之事后,各个学派之间的纷争少了不少。他们明白天子的意志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都是纷纷收敛,而把精力放在了如何使自己学派的学说更加适合陛下使用上面。不得不说,这为后来商业军工各方面,都带来了很多不错的影响。这个,倒真算是意外之喜了。

    长门内的陈娇,则是坐在细簟微笼的纱窗下,慢悠悠的想着,自己这只蝴蝶在使劲呼扇翅膀呢。看,汉武帝的罪己诏都提前多少年了。看着透过细纱竹帘的午后阳光,陈娇皱眉,可叹自己前世是个文科生,只记得玻璃是二氧化硅,却是不知怎么弄出来的。而韩则,这个家伙只对跟军队有关的东西才有记忆力……算了,还是留给这个时代不曾被罢黜的墨家琢磨罢。

    事情还是循序渐进的好,若是揠苗助长,可就是她的罪过了。所以什么民主平等的思想,她是根本不敢提的。没得让人认为自己是个怪物。

    

正天马行空的瞎想时,木橙笑嘻嘻的搬着盆雪白的海棠花进来,喜滋滋的说,“翁主,您看这花开的多好!听杨总管说,这个品种的秋海棠,花期特别长,竟能断断续续一直开到十月呢。奴婢想着,那到了翁主的生辰,岂不是也有海棠可赏?翁主,您瞧,把它摆哪里好些?”

    陈娇细细打量着,这盆海棠竟是已经在还有些夏热的如今,就已经开了一朵了。心下也多了几分喜欢,因说道,“就摆在这里的桌上吧。海棠喜欢阳光,这里倒也合适。”

    木橙连忙把花盆摆好,然后深深呼出一口气,悄悄打量了陈娇面上没有不喜欢的颜色,笑道,“翁主可得好好赏奴婢一回。这海棠花,可重的很。别看奴婢就从殿外抱进来,这胳膊可酸的很了。”

    陈娇抿唇戏谑道,“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还来求赏?这一呢,你完全可以叫上两个人帮你抬进来不是?”然后伸出两个手指头,“这二嘛,也得怨你自个儿不学人家木青木红,好好练练身体……”

    木橙摆出委屈的模样,“哎呀翁主。怎么别人讨个巧就那么容易。奴婢这里倒成了费力不讨好了?反倒被翁主编排一通不是……”

    陈娇看着素日沉稳的木橙难得露出这般娇态,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好了好了。快别委屈了!能不赏你吗?肯定赏的。反正都是你跟阿文管的吗。喜欢什么自己去挑还不成?”

    木橙脸上故意露出得意,笑着说,“那奴婢可得好好挑挑!到时候翁主可别心疼才是!”

    陈娇笑道,“不心疼。反正放库房里也是堆着发霉。还不如你们得了乐一乐。”说完,不禁看着映着日光的海棠又发起呆来。

    木橙看她神色不像刚才那么欢喜,赶忙又找个话题,“翁主,这海棠确实好看,但是就是不香……”

    陈娇愣一下,一时想起前世张爱玲的《红楼梦魇》里的那句“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无骨,三恨红楼梦未完”来。看来这海棠无香为人生憾事的先例倒是可以论到汉朝来了。不过,她倒不觉得如何。“其实,海棠本就不用香气来增添魅力了。这正是海棠纯真之处。它的好处,哪里还需要那招蜂引蝶的花香呢?它本就是为自己而开的花。”

    木橙似懂非懂,只能点点头,笑着说,“这么好的海棠,却是陛下看了特意留给翁主的呢。就三盆,除了太皇太后跟皇太后,就咱们这儿这么一盆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陈娇脸色,“这却是陛下的一份难得的心意了。”

    陈娇停在耳里,问道,“这花……却是哪里送长安来的?”

    “奴婢听说是赵王殿下进贡给陛下的。听说……”木橙说到这儿却是故意吞吞吐吐起来。

    “嗯?”陈娇出声。

    “奴婢听木青说是因为陛下知道翁主喜欢海棠,所以才命人寻找上品海棠的。而极品海棠只有赵王找到三品。陛下很是犒赏了赵王一番呢。”木橙说完,也为陛下心里惦记着翁主感到欣喜。虽说翁主对陛下的心意淡了,但总是要在这宫中生活下去的。纵是再不上心,被陛下记着的皇后,总比手无权力又失去圣宠的皇后要好的多。

    陈娇不由纳闷,“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特别珍爱海棠吗?”

    木橙仔细想了想,小声说道,“听说好像是去年时候陛下跟翁主在雪中赏梅时候,翁主跟陛下说过海棠花好吧……”

    陈娇一怔,想起了那天在梅林里跟刘彻踏雪寻梅之事,当时好像跟刘彻讨论什么花好来着。貌似自己就说了“海棠无香,真水亦无香,而上善若水,花中君子,本应为海棠也”这么一句话。难道,真的就因为这样一句话么……可是自己貌似还说过万花齐放才是春吧?

    “真是‘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陈娇想要自嘲地扯动嘴角,却发现连一个笑脸也摆不出来。

    陈娇侧头看到木橙眼底的高兴,心知她是为刘彻对自己独一份的“关心”心喜。可是……

    而木橙看到翁主渐变的脸色,不知翁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不悦的神情,“翁主,陛下是想让翁主高兴,怎么翁主……”

    陈娇笑笑,“没事,我很高兴。木橙,你带他们下去。我一个人呆一会。”

盛世娇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