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九十七 红颜

    想到昔日,再对比今天,刘彻不由一笑,竟带了几分他自己也没觉察到的悲凉,淡淡说道,“原来朕以前这么失败……其实娇娇没变,还是一如从前……”还是那般胆子大,嬉笑怒骂皆由本心,哪怕在皇帝面前,也是如此。而他现在所喜爱的,就是她啊。在她面前,不用端着架子,他何尝不是自在呢?如果陈娇安分从时,以夫为天,那就不是陈娇了。

    陈娇捧起茶杯,细抿一口,漠然道,“要说以前也不能说是陛下失败。陛下只是觉得我这个暂时的绊脚石太愚蠢,在我面前,连假装都没上心,只是敷衍。可惜陛下没料到,以前蠢笨如陈娇,也是能聪明一回的。单相思不见了,又有什么看不破?何况是陛下那么明显根本没有进入角色的表演?陛下轻敌了。”

    刘彻苦笑,可不是轻敌了么?

    却不想陈娇接着道,“所以说世事无常。陛下应该庆幸我死心的晚些。若是在陛下登基之前我就看透一切,想来陛下……”话说到这里,手腕就被刘彻抓住,抬头一看,刘彻哪里还有什么刚才的感伤?阴狠毒辣的脸上那双眼睛如狼一般,陈娇甚至能看出其中的绿光。

    陈娇蓦地背后发寒,要死了么?她能不能求他放她出宫?她保证以后一定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会到他面前找他晦气。

    “娇娇想说什么?”他心悦她又如何?这不代表他容许她挑战他的权威!谁都是有底线的,而刘彻的底线,就是以前上位借助了陈家势力!他喜欢陈娇没错,她想要的,他会尽力给她。他想讨好她,只要她高兴。可是,她若是想着他登基全靠陈家而借此提什么要求携恩图报,他不会把她怎么样,可是陈家,可就说不定了,他不介意留一个光杆皇后的……

    陈娇看着刘彻变幻的脸色,心底越发确定,刘彻对她,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求而不得的执念和一个自信自傲男子对一个女子的占有欲。是,他对她有几分喜欢,可更多的,却是把她当做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而偏偏这个东西是以前倾心爱恋他如今却对他冷心冷面的,他如此骄傲,怎么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恰好他早已不是昔日不得势的皇子,而是渐渐大权在握,朝中势力越来越归于手中的帝王!少年天子,不说他长的本就英俊不凡,就是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帝王气势,多少女子对他趋之如骛?她们温柔细语,对镜梳妆,无不是为了他。陈娇这个昔日的皇后却对他不在意了。她对她们不再打压,不再对刘彻宠幸谁而鞭笞众人。她眼底的不屑似乎在说,你们爱若珍宝的,是我弃如敝履的。而她身上发生的变化也开始吸引他,令他好奇,这种挑战,让他想要拿下她,让她臣服。让她再次心里眼里只有他。而这之中,有几分爱意,又如何呢?

    陈娇冷笑,她想夺回被刘彻紧紧攥住的手腕,奈何男女力气天生差距,刘彻又是常年习武之人,她哪里是他的对手?“我只是想提醒陛下而已。陛下为何发怒呢?”

    “提醒朕?”刘彻不动声色,手劲儿松了松,眼睛却没有离开陈娇,“提醒朕什么?”

    “提醒陛下以后莫在轻敌啊。以前的我傻,我认了。要知道,世界上最高明的骗术,不是把金钱权力骗到手,而是骗到感情。虽然陛下不曾用心,我却瞎了我的狗眼把它当成了世界上最美的样子。可是没有谁永远是傻子。想要骗过别人,首先要骗过自己。陛下身为大汉天子,想来以后需要陛下演戏的,定不是普通人。俗话说得好,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嘛。”

    刘彻嘴角微笑,脸上再不见阴冷之色,拉着陈娇的手并不放开,只是不再那般用力,带着几分抚摸之意,淡淡道,“娇娇倒是事事为朕着想。有阿娇姐这样聪慧的皇后,真是朕之幸,大汉之幸。”

    陈娇心底一口气噎的不行。这家伙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脸色变幻跟翻书一样,真不知道有多少层!难道刘彻练过川剧不成?前一秒你那么明显的怀疑好吗?你恨不得掐死我好吗?现在又一副深情的模样,要不是胳膊还在你手里,要不是手腕那里传来的疼痛,她甚至要以为刚才那一幕是幻觉了。

    陈娇笑一声,聪慧?“当不得陛下夸赞。”

    刘彻放开手,低头瞥陈娇一眼,细腻的肌肤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指间,他却不得不放手了。他实在是担心自己把持不住。该死的,刚才的简单的触碰他竟然有了反*应!他喜欢美人不假,可是所有的情*爱都是他掌握主动权的,除了面对陈娇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控制力这么差!这些日子天天看着她,想要亲近她的欲*望就越是强烈,天知道他面对着她如花的笑靥得用多大的控制力才能克制住自己。有心想要试着不来看她,可是不见她时心里那种令人猫抓似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君无戏言,他不想把他推的更远。他要的是她的心!

    刘彻淡淡一笑,袖子底下的手攒握成拳,面上却是分毫不显,“皇后何必自谦。朕说你当得,你自然当得。难不成,还非得说你愚钝才行?”说着右手轻轻抬抬陈娇的下巴,漫不经心笑道,“就比如说娇娇明明是倾国倾城的美人,难不成还非得自比丑女嫫母么?”

    陈娇不以为然一笑,“陛下金口玉言的称赞,实在是让我心生惶恐。”说道这里,陈娇眼底滑过一丝讽刺的意味,“世人都说红颜祸水,譬如苏妲己,褒姒之流女子,不就是人人口诛笔伐的妖精?呵!世人谁不爱美人?而美人,难不成又都是错的?奈何却将那些男人的过错都推到女子身上。男子再大的错,只要回头,都会被赞一句‘浪子回头金不换’。可是女子呢?呵呵。从来都是虚伪的人多,明智的人少。美丽都是一种原罪,何况是由陛下夸出口的聪慧?女子在男子心中,就应该是自云守拙,安分从时的。只有美貌还罢了,若是既美且聪慧的,那就不仅仅是个狐狸精的名号了,恐怕不定被多少人骂成牝鸡司晨!真真可笑!难怪人人嗟叹红颜薄命,风口浪尖下的口诛笔伐,能长寿得了么?嗐。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刘彻低头不语,良久,才朗声笑说道,“娇娇这番话说的很是。朕夸赞娇娇,自是不会如世人那般眼光。朕的皇后,自然当得起聪慧二字!牝鸡司晨?别说皇后没这心思,纵使你有,朕还怕了不成?至于世人的眼光,朕何须在乎?他们不是朕,怎么知道朕的决定是对是错?朕的意志,从不指望别人心悦诚服!何况,娇娇之前不是说过,想要祸国殃民么?”说到最后,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势显露无疑。“怎么,娇娇害怕世人议论不成?以朕看来,娇娇可不是这样的俗人那!”

    陈娇听得刘彻的话,也被刘彻的气势所折服,他内心要有怎样的骄傲和自信,才能说出如此霸气无匹的话来?怔了半晌,方释然笑道,“正是这话。什么时候女子能祸国殃民了,那那时候的帝王也必是昏君无异。我自是不怕世人评说,只是陛下却断不是昏君。纵是我想被千秋青史唾骂,也不容易呢。”

    刘彻转过身来,满眼都是打趣的兴味,“哦?娇娇是在夸朕?还是对自己不自信?”

    陈娇白他一眼,淡淡说道,“我只是看的清陛下不想辜负自己的心罢了。这与自信无关,与自卑无关。”

    刘彻不以为忤,这些日子对陈娇的各种小动作早已习以为常,笑容不变道,“朕的心?不想辜负自己的心?只为这一句,当浮一大白!”说到这里,脸上笑容却显的几许落寞之意,“娇娇果然是朕之知己。登基以来,朕兢兢业业,跟那帮老大臣斗,跟太皇太后斗,件件事情都以天下百姓为先,丝毫不殆。人人都说朕胸怀天下,夸朕明君之态已显。呵呵,其实,娇娇这句话算是说到朕心坎里啦。朕,只是想不辜负自己的心而已。朕的心要这天下!朕为什么要阻止自己的心之所向?既然我登上皇位,我自是要做到随心!昏君?”刘彻摇头,“朕实在做不到。若是朕被人蒙蔽那还有什么趣儿?朕要的是万众归心,要的是开疆拓土,要的是朕心之所向,大汉军队如臂使指!哈哈,你说的很是,朕怎么甘心当一个昏君?”

    陈娇看着如此的刘彻,眼底有些复杂。这就是所谓的霸气么?其实抛开自己的身份不谈,她,何其有幸,能够见证一代汉武大帝的风采?可是,她却又何其不幸……摇摇头,罢了,想这些作甚。既已如此,随遇而安吧。

    刘彻看陈娇神色怔怔,不由调笑道,“怎么,娇娇可是看朕好看,看得迷了?”

    陈娇内心吐槽不止,刚才的霸气外漏神马的,是她花眼了,肯定不是眼前这个浪荡子……是吧是吧?

    陈娇深吸口气,缓缓道,“什么时候,陛下也需要出卖色相了?”

    刘彻听的这话,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的他止不住咳嗽不止,良久,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神在在的陈娇,说道,“娇娇还真是没变,胆子大的可以。你是丝毫不怕朕恼了啊。”

    陈娇不以为然笑道,“只是无欲无求罢。陛下倒是变化不少。”刘彻确实跟陈娇远远记忆里的很是不同。记忆深处的刘彻,在傲慢娇气的陈娇面前,纵使再多不愿不忿不甘,也总有几分伏低做小。而那总是哄她开心的男孩子,哪怕知道他有时不过是敷衍,小小的陈娇也是甘之如饴吧。谁爱谁输,果然如此。

    而现在的他们,再也没有装的必要。刘彻不用压抑自己的真性情,陈娇也不再抱有幻想。这样反而使他们彼此都多了几分自在。

    刘彻不自在的摸摸鼻子,讪讪道,“娇娇长大了,朕也总得长大么。”

    陈娇听的刘彻这样的话,愣愣看了刘彻好一会儿,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真真想不到刘彻居然找出这么句话说出来!真是太好笑了。

    刘彻看着陈娇笑如春花,不由看的愣了几分神。陈娇因为止不住笑,眼睛状若秋水,眼波流转仿佛能吸了人的心神去。

    陈娇看着刘彻千年难得一见的发呆,更是笑不可仰。

    两人一行说一行笑,不知不觉就夜深了。刘彻看出陈娇眼色惺忪,也不再强留,回未央宫去了。

盛世娇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