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正文 一 初来乍到

    “头怎么这么疼……”楚何慢悠悠的醒来,头痛欲裂。各种杂乱无章的思绪撕扯着神经,无数记忆片段像河水泛滥般涌向大脑。

    睁眼看到头顶的帐幔,楚何呆住了。神马情况?楚何看看四周,自己躺在类似榻的东西上(真的没办法叫做床)。屋子里没有椅子,没有高桌子,只有类似茶几的几案。屋子很大,大到楚何觉得都有些空。

    这是哪里?

    楚何闭上眼睛,开始整理纷乱的思绪。

    楚何本是一名医生,刚工作不久。在北京大学读本硕连读的中医学毕业后,被老爸纠回公司干了两年副总裁,直到哥哥国外回来才放了她去干医生。楚何家境可以算得上豪门,母亲早早去世了,父亲又娶了夫人,早些年新夫人不是没整过她,奈何楚何总是能扮猪吃老虎一一化解。随着他们兄妹的成人,她倒是安分下来。楚何算是看清楚了,老爸是靠不住的,能依靠的只有哥哥和自己。而哥哥亦很辛苦,不仅要努力成才,还要回护她,叫她如何忍心再是他的拖累。于是,便事事靠自己。

    不得不说楚何是极倔强的。家里不同意她学中医,却最终没有拧过她。只是大学的学费却是自己挣的,家里一分没出。还被迫同意毕业后先回家帮忙,并出让部分股份。她不在乎。从小她就知道,想得到就必须有所牺牲,只要值得。

    谁知自己终于可以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的时候,居然出了车祸……不知道算不算乐极生悲?她只觉得头一痛,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屋子里。

    楚何觉得自己好像做梦一般,那些记忆片段像电影一样终于连在一起。她莫名像笑,怎么这个电影是这么恶俗的金屋藏娇啊!!!

    脑子里的画面先是陈娇跟刘彻的很青梅很竹马。连楚何看了都不禁微笑。两小无猜就是这样的吗?只是楚何觉得小刘彻的笑容总是有几分不耐跟敷衍。随着两人的长大,先是陈娇嫁做太子妃,跟刘彻貌似琴瑟和鸣。刘彻登基为帝,陈娇贵为皇后。再然后是陈娇在窦太后面前为刘彻分辩,替他争取。接着陈娇跟刘彻的争吵画面愈来愈多……最后的画面是刘彻又宠幸了宫女之后跟陈娇大吵拂袖而去,陈娇追出去却不小心从台阶上滚落……

    楚何觉得真是好笑。陈娇也是够幼稚的,别说刘彻是大汉天子。就是个普通男人恐怕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女人老是想把自己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刻刻看着吧。真是愚蠢的女人。陈娇很爱刘彻这没错,可是她爱错了人,还用错了方式。既然当初决定了做皇后,还是嫁给刘彻这种强硬冷血的帝王,就该认清现实的。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妻子天天在耳边念叨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妻子家族的帮忙。虽然这有几分事实。不过刘彻的种马行为还是很为楚何不齿。纵观汉武帝的一生,他的女人就没有善终的。无情,手段狠辣,刘彻在感情上从不拖泥带水。

    虽是陈娇爱错了人,身为女子,楚何还是同情她的。性烈如火,爱恨分明。这是陈娇真实的性格。只是从小万千宠爱的长大,性子简单,脾气骄纵,这样的陈娇,又怎么适合做皇后,刘彻这样无情的天子又怎会是她的良人?

    打住!!!楚何对自己现在还想七想八感到有点无语。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些宛如经历过般清楚地记忆?那种对刘彻的爱和心伤倒像自己是陈娇一般。刚才回想到刘彻冷面离去时的心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何抬手敲头。

    看到自己手的那一刻,楚何愣住。这不是自己的手!现在这双手比自己的白的多漂亮的多,嗯,是像牛奶一样的乳白色。楚何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她一向以自己的肤色为荣的。怎么会这样?

    “翁主醒了?呜呜太好了!翁主都昏倒三天了。吓死奴婢了……”一个身穿曲裾裙的小姑娘跑了进来,两个眼睛肿的像核桃。看到陈娇发愣,不由得又哭出声来。陈娇(以后楚何都称作陈娇了)记得这个丫头是自己从小的服侍丫头木红,颇为忠心,而且很是聪慧大胆。

    “停!不要再哭了!扶我坐起来,拿镜子过来!”陈娇被她哭得一阵心烦。却也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必须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穿越?

    木红忙拿镜子给她。看到模糊的铜镜,陈娇一阵胃痛。这还不如水照的清楚吧……却还是接过来。模糊的镜子里映出一张明媚的脸。瓜子脸,修长的眉,黑亮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小巧挺直的鼻子,粉色菱形的嘴。楚何觉得这张脸生的有几分周迅的样子……只是眼睛稍微大一些。还真是个美女啊!不同于楚何现代的美,这张脸是古典小巧的。不过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贵女,那种慵懒的贵族气质换了灵魂却依然明显。

    我勒个去,还真是穿越了,还穿成了废后陈娇?这是什么命啊?陈娇又开始失神……

    “翁主?翁主?”木红一脸忐忑。

    “啊?什么事?”陈娇虽然勉强接受了这些记忆,也认命的接受了穿越的事实。要不然还能怎样?再死一次就能回去不成?现代的尸体说不定都火化了。但是身份上还是有点转不过来。

    “太皇太后跟大长公主才来探望过,估计一会知道翁主醒来的消息定会很高兴的。”

    

陈娇知道一会太皇太后定会再过来的。遂吩咐木红“我再躺一会,你先出去吧。”

    “诺。”木红小心退出。

    陈娇很满意这个木红的反应。听话,忠心。不多问。看来以前陈娇的骄纵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这些下人还是比较怕她的。这样很好。在这样的时代,还是在后宫中,被人怕总比被人欺负好。不管这些人是因为太皇太后还是陈娇这个皇后,被人敬畏总是好的。

    陈娇坐在榻上继续整理思路,现在是建元二年,刘彻十七岁,陈娇十八岁。据陈娇的记忆,这时卫子夫还未进宫。刘彻因被窦太后在政事上压制,陈娇又骄纵,陈家不懂收敛,已经厌恶陈娇了。

    陈娇现在不知道自己未来应该怎么办。是听之任之,还是竭力改变?陈娇心想,其实被废于长门也还不错,那样不用再倾轧于未央宫的算计,到时候凭自己的本事应该能过的随心所欲的。其实馆陶大长公主不笨而且很疼陈娇,她自以为给了陈娇最好的。但是却没想到这样最终害了陈娇害了陈家。哎,是窦太后跟汉景帝让她过得太过顺遂了。陈娇暗下决心,既然自己已经是陈娇,总是要为陈家做点什么的。哪怕最后依然被废,为了以后舒心,陈家也是自己的依仗。

    正思索间,只听内侍的唱诺声:“太皇太后到,大长公主到”陈娇感到心里居然有欣喜委屈的感觉,嗯,这应该是这个身体的反应吧。以前听说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人会拥有心脏主人的一些感情,看来百度上也不全是瞎编。

    “娇娇!”陈娇还在愣神儿时,一个宫装美妇便扑来。“阿母!”仿佛是本能一样,陈娇就喊出了声。“我的娇娇,你吓死阿母了。娇娇别怕,阿母定为你出气!那个宫女已经被陛下打死了。”馆陶大长公主边擦眼泪边安慰她。

    打……死???这也太强悍了吧?其实那个宫女是当了炮灰而已。这个时代,人命真是不值钱。

    陈娇心里一凛。

    “好了好了,你就别掉眼泪了。这不是招娇娇吗?她现在需要休息。”窦太后沉声道。

    “大母……”陈娇喊了一声。窦太后眼睛已经看不清楚了,却仍是满脸慈爱的伸出手,拉住陈娇,道“娇娇好好养着,以后不可这么莽撞。哀家跟你阿母心疼哩。”

    “嗯。阿娇醒得了。”

    “皇帝呢?怎么还没来?娇娇放心,大母总是护着你的。必让皇帝给你赔不是。”

    “大母,算啦。阿娇昏倒这么长时间,像是把以前的事儿又过了一遍。就像重活了一回。阿娇不会再惹大母跟阿母伤心啦。陛下跟我赔不是,想来又会跟大母闹得不愉快。算啦。”

    窦太后顿时敏感的觉察到陈娇变得不一样了。虽然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昔日的陈娇怎会轻易在这种事情上说原谅?

    “娇娇?你……”

    “大母,我晓得您心疼我。可是,娇娇知道没用的。我是皇后,理应为陛下广纳后宫的。只是一直以来陈娇太傻了,以为……呵呵……我现在差点死掉,喝一碗孟婆汤,走一遍奈何桥,还有什么想不通?这就是长大的代价吧。大母,阿母,娇娇以前太让你们操心啦。”陈娇低声道。其实她内心想着这样也许可以过关吧。毕竟换了灵魂,她怎么也不能同以前的陈娇一样胡闹起来的。不是不会,是不能。做不到的。性格使然。

    窦太后心道难道娇娇真的开窍了?虽然是真疼阿娇,但是每次给他们俩调和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再心疼阿娇,她也毕竟是皇后,又怎么能够让彻儿只有她一个?当时他们的婚事就说是馆陶发蠢!哎!“娇娇长大啦。只是也莫要委屈自己。大母是向着你的。”

    “我可怜的娇娇!都是阿母害得你。谁想到陛下……”馆陶大长公主这三天可谓度日如年,只想着要是陈娇醒来,那是怎样都可以。窦太后找她长谈,经过反思她终于意识到当年金屋藏娇之言是多么可笑。她一心想让自己的女儿做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却忘了这背后的代价。若是当年只替娇娇寻一疼她的人,只要不是刘彻,想必现在娇娇都会好过得多。

    “阿母莫哭啦。娇娇长大懂事了,阿母该高兴的。”陈娇当然看出母亲的愧疚跟悔恨,也感到母亲对自己浓浓的母爱。想起她前一世妈妈的过早离世,陈娇心里更是珍惜。“过几天得跟母亲谈谈陈家的问题了……”陈娇想到。

    祖孙三人又絮絮说了一会儿话,窦太后跟大长公主方去了。

盛世娇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