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嫡女来袭

    最后又抹了外用的药在已有些发炎伤口上,涂上这些药后,原本,伤口处那火烧火燎的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爽舒服的感觉,果然这二小姐赏赐给那俩丫鬟的药是好药,再看了看,刚刚脱下的那件补丁套补丁,残破不堪的衣服,琉璃月决定还是先稍稍清洗一下吧!

    连带着再洗些屋中算是比较干净的布,因为自己就这一件衣服,所以琉璃月不得不又运功把衣服烤干,然后又用针和线把衣服上的漏洞补好,虽说衣服早已被太多的血质浸的洗不干净了,不过至少不用再忍受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与馊味相结合,让人闻了绝对想吐的味道了,想到这,琉璃月还是蛮欣慰的穿好衣服!

    看了眼坐落于屋角那张残破肮脏的小床,还有床上,那窜来窜去的蟑螂老鼠,琉璃月实在是头大,不过为了计划自己可能还需要在这再住几天,所以琉璃月觉得,还是先把这稍微的收拾一小下吧,又用内力把蟑螂老鼠全部震死,然后把它们的尸体用破布包起来,出门挖个坑,埋了起来!

    接着又把那些曾经沾染过老鼠蟑螂气息的床单破被全部洗完,虽说被已经脏到洗不干净了,不过起码能比以前卫生多了,为了自己最擅长的扮猪吃老虎政策,自己还是忍一忍吧,再用内力烘干,又用线缝补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铺好,忙完这些也困啦,于是把偷来的药和吃的都藏好,便累的睡去了!

    睡梦之中,琉璃月感觉自己被人扔下了床,疼痛感迫使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红色镶钻莲步鞋,再往上看是一张是国色天香的脸,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

    一双凤眼媚意天成,一头青丝梳成流云髻,清丽华贵,那小指大小的碎钻,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一点朱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真真是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美得恰到好处的脸。

    通过残存的记忆得知,来人正是国师府的大小姐琉璃凤,在西海大陆上,武功修为一般分为为六等,分别是后天初期,后天中期,后天圆满,先天初期,先天中期,先天圆满,一级比一级难达到!

    而国师府嫡女,大小姐琉璃凤年仅十六便已跻身于先天初期的高手行列,一度成为康盛王朝的传奇人物,再加上外表长得千娇百媚,所以基本上可以算是整个康盛王朝所有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今年正好十八岁,在古代应该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提亲的王公贵胄更是踢破了门槛,不过听说丞相好像另有打算,所以那些人都被丞相给婉拒了!

    见琉璃月打量她,琉璃凤让其他丫鬟都退下,然后瞪了眼琉璃月,没好气的说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喂狗,你信不信?”

    说罢也不顾地上脏就坐到琉璃月身边,一把拉起琉璃月,让她和自己都背靠床坐着,不再说话,微微侧过头,琉璃月便看到琉璃凤双眼失神的望着灰暗的房顶,眼泪就这样直直的流了下来!

    似自言自语,又似对琉璃月说道:“傻子,其实你是最幸福的!”

    琉璃月心里叫嚣,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平时没事欺负自己最欢的人居然跑过来,呈四十五度角悲伤的语气说,自己是最幸福的,这也太雷人了吧?

    今个儿不是自己出现幻听了,便是大小姐今个儿吃错药了或者忘吃药了,太不正常了!于是乎,琉璃月决定先保持沉默,以不变应万变,看这个大小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果然琉璃凤又继续悲伤的说道:“傻子,有时候,我倒宁愿与你身份互换,整日受皮肉之苦,也好过现在这样,其实你知道吗?在整个国师府我最羡慕的就是你,因为痴傻废材而被人人厌之,不喜亲近于你,最起码她们给你的态度是真实的,而我呢,拥有别人所不能及的高度!

    却也得承受别人所不能及的寂寞,她们对我表面无不亲近友好,背后却在算计我,想从我这儿得到她们所想得到的一切,时间久了,原本还可以含糊分清孰真孰假,到现在已全被混淆,你知道吗?每天对着一张张已分不清是真是假的脸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吗?就连自己最亲的人,你都无法确定她们今天有没有对你带面具!”

    结合这大小姐所言,再加上前些日子,听说国师打算尽快将她许配给当朝镇国大将军吕奇的儿子吕斯,而听说她一直喜欢的是太子,不过因为她和太子的八字犯冲,而当今皇后又十分迷信!

    

所以她是不可能当上太子妃的,国师一看她嫁给太子无望,为了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势力,决定把她嫁给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镇国大将军吕齐的儿子吕斯,听说为此她还与父亲大闹了一通,不过很显然是以卵击石,毫无收效,就算她以死相逼,曾经对她无比疼爱的父亲也无丝毫动摇!

    心境难免会受波动,感觉便像是世界都欺骗来了她般,而觉得唯一不会欺骗自己的便是国师府内任她欺凌的琉璃月,再一想想,琉璃月虽然过得凄惨点,不过总好过她被自己最亲的人利用欺骗,嫁给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爱的人,每天都得承受着远比琉璃月肉体上的痛苦百倍的蚀心之痛,突然生出羡慕也不足为怪!

    而正因为她知道琉璃月不会带张假面具来对她,所以此时也许琉璃凤自己都不知道,她会在这一刻遭遇太多谎言的时候,把琉璃月自己曾经最厌恶的废材当作最亲的人!

    在基本上猜出琉璃凤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后,虽说这个琉璃凤好像挺可怜的,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她先头这么缺德的折磨自己呢,活该落得这么个凄惨下场!

    不过,这件事对于琉璃月来说倒是个很好的契机,于是琉璃月一扫方才的沉默,眸中精光闪闪的望着琉璃凤,引诱道:“大姐,我可以帮你脱离苦海!”

    习惯于沉默氛围的琉璃凤,乍一听到声响,心神一凛,回转过头,发现五妹原本痴傻的表情全无,整个人给人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眼中的精光不容人忽视!

    再细想刚刚这个傻子居然说了她可以帮助自己脱离苦海,不禁颇感疑惑的问道:“五妹,怎么一夜不见,你变化这么大?难不成被二夫人昨日打了一顿,某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变聪明了?”

    琉璃月也懒得和她解释,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也许真的是二夫人把我打聪明了吧,我突然之间思路清晰明了,且很多事情一想便通,就拿最近一直困惑大姐的这件事来说吧,虽然感觉非常棘手,不过却是有些思路,不知道大姐要不要听听看!”

    虽然琉璃月这个借口很荒谬,不过在这种特殊场景环境下,琉璃凤认为最过合理不过,心里一想,也许自己这个傻妹妹真的有办法也说不定,不过还是没抱太大希望,于是,有些好奇的看着琉璃月问道:“你先说说看!”

    琉璃月知道琉璃凤对自己说可以帮到她,压根就没抱多大希望,不过相信她在听了自己的分析后一定会希望大增的,于是像个智者似得对着琉璃凤分析道:“那儿,首先呢,你不想嫁给镇国大将军的儿子吕斯对不?”

    琉璃凤没好气的白她一眼,点了点头,心想你这不是说废话吗?如果想嫁还用在这郁闷吗?

    在看到琉璃凤点头后,琉璃月继续分析道:“那么想推掉这个婚姻,只有四个突破口,第一个就是镇南大将军,第二个就是他的儿子吕斯,第三个就是我们的父亲,至于第四个咱先不说,首先就说说如何从镇国大将军这找突破口吧,使计谋使他和我们的父亲决裂!大姐觉得怎么样?”

    琉璃凤一听这个傻子分析得还挺头头是道,看来这傻子果真不止外表变了,连心思都变得通透了,不过让镇国大将军和自己的父亲决裂,怎么使用计谋,这是她暂时想不到的。

    但看这个傻妹妹分析得这么明澈,想必是知道怎么办,顿时看向琉璃月的眼神便不再轻蔑了,而且语气也不像以前那么傲慢了,反而还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尊敬道:“五妹妹你就别卖关子啦,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琉璃月注意到琉璃凤此时不再傲慢的姿态,还有不再叫自己傻子了,看来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已非昔日阿蒙,也就不再卖关子了,笑道:“听说四哥看上了镇国大将军最宠爱的小妾,而十日后又恰好是十五,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将军府与国师府是会联合举办赏月宴,且今年是到国师府举办,你说这中间会不会发生什么让镇国大将军很不愉快的事情呢?”

    这个四哥琉璃凤平时也是很烦的,四哥是国师府唯一的儿子,正因为如此,所以难免娇纵惯了,从小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虽然没啥才能,但好在是生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所以注定四哥是被爹爹宠,而且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怕是以后的家业会交给他!

    四哥琉璃枫除了好吃懒做外,还特别好色,这不前几天在街上闲逛,镇国大将军最宠爱的小妾虞姬,搭乘轿子路过他身边之时,轿帘被风轻轻吹起,虞姬那绝色的姿容立马就将琉璃枫迷得七荤八素了,以后那更是茶不思饭不想,见着啥美女都觉得是食之乏味了,满脑子都是虞姬那倾城美貌!

    虞姬,四哥,镇国大将军,父亲,不愉快,这四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

鬼王的嗜血宠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