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70章

    齐沫站在悬崖边上,还真是被花非夜说中了,齐沫故作好奇的东张西望的打探路,媚雪晴跟在齐沫身后看破却什么也不说只是这么静静的跟着。一直到齐沫来到花雪宫稍边缘才发现这分明是建在连绵的群山之中,而且还是在一座山的顶上,周围全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要想从花雪宫过去就必定要跨过这悬崖,而这悬崖离对岸的距离瞎估摸着也有近二十米,要说以前的她还可以一试,现在她是想都不用想,齐沫终于明白了这花非夜怎么这么放心的让她出来,原来早已经料定了她出不去!

    “出来也有一个多时辰了,我们回去吧。”齐沫有些挫败随手掐了一朵在自己身旁的一朵花,但她不准备放弃,花雪宫她可以先暂时不出花非夜迟早要带她出去寻找下一把钥匙,现在她得想想办法打探一下锦囊的下落。

    “你今年多大了啊,在花雪宫几年了?”齐沫手里拿着刚刚摘下来的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媚雪晴聊着天。

    “十七,在花雪宫也有十七年了。”

    齐沫拿着花一惊:“你是在花雪宫出世的啊?”

    “并不是,奴婢是上任掌事从山下带来的,具体的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媚雪晴清秀的小脸带着笑脸说着自己的事情。

    “对了,既然你在花雪宫这么多年,而且你还是花非夜的贴身侍女你觉得花非夜是个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和花非夜的年龄相差没几岁,他小时候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齐沫突发兴趣想知道一下花非夜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

    媚雪晴想了想突然一笑,清秀的脸庞带着稍许灿烂在丛丛的花团包围下,腰间的裙带在风的吹动下轻轻的飘起,这个情景一直映在齐沫脑海里,很多年后齐沫躺在躺椅上和花非夜谈起来这一幕,齐沫一直没忘记媚雪晴那突然灵动的莞尔一笑。

    “宫上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宫上比我大了四岁,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比较懦弱宫上一直保护着我然后教我武功。宫上小时候武功就很厉害而且性子也颇爱玩总是偷偷的跑下宫去然后再惹一堆麻烦回来,只是后来随着宫上年纪越来越大宫中的事情越来越繁重,宫上的性子就越来越急躁。曾经我一直跟在宫上后面,然后成了他的贴身侍女,不过后来他就经常留在外面我见到宫上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媚雪晴说完这一切低头笑笑还沉浸在往昔的日子的回忆里。

    

两人聊着不知不觉中就回到了住处,花非夜站在门口好像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等两人到了花非夜面前,“逛了都快有一个时辰,九儿觉得我这花雪宫的环境如何呢?”

    齐沫白了花非夜一眼:“还不错,但是我还建议你在你这周围崖边围上一圈栅栏,以免某人夜里睡得梦游了自己就跳下去了。”齐沫进了屋子发现桌子上又放着一碗当时自己醒来花非夜让自己喝的粉红色药汤,虽然看着挺好看的,可是那味道确实怪怪的,齐沫下意识的排斥它。

    “你先下去吧。”花非夜对着媚雪晴说道,媚雪晴弯了下腰就退了下去。走到齐沫旁边花非夜发现齐沫正一脸纠结的看着桌子上的药汤,这霜凉汤的味道有些怪喝起来还有些涩涩的他知道,只是看到齐沫这样子花非夜愉悦一笑。

    左思右想齐沫还是打算讨好讨好花非夜转过脸来笑得一脸的白痴样:“我觉得感觉很好,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这药汤可不可以就免了?”花非夜朝齐沫边笑笑边端起药汤放到齐沫面前示意她趁热快喝下去,齐沫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药汤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僵,然后败下阵来瞪了花非夜,接过药汤一脸便秘的表情一手捏着鼻子一口气咕噜咕噜全喝下去了。

    “咳咳。”由于喝的有些急齐沫就被呛着,花非夜给齐沫顺了顺,然后又端来一碗清茶让齐沫漱了漱口。“好了,药汤我也喝完了,你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齐沫喘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直接和花非夜开门见山。

    “九儿或许是搞错了,这本来就是我花非夜的地盘,我想来自然就来了。”花非夜坐在齐沫旁边伸出一只手指在齐沫缠着布条的伤口处轻轻的滑动,然后轻按了一下,齐沫眉头一皱没说话等待着花非夜的下文,没事能来她这边就为了看着她喝药?才怪,为了什么事彼此心里都清楚得很。“告诉我,潭底的那把钥匙你放在了哪里?”

    听到这话齐沫眼里亮光一闪而过,对了她怎么忘记了,真正钥匙的形状是珠子的形状,看来花非夜还不知道此事,就算他拿到了自己的锦囊,可是锦囊里除了几把钥匙和剩下来的几块玉佩之外还有几粒价值不菲的珍珠和玛瑙。花非夜虽然把锦囊拿走就算他再怎么怀疑肯定觉得里面一些只是钱财而已,就算对锦囊产生了怀疑也一定想不到那几粒珠子就是他心心想念的钥匙,心里有些窃喜可是表面还是不显山露水。

    “那把钥匙我根本没来得及拿出来,你也知道我从黑水潭里出来就身重剧毒了,在潭底的时候我虽然找到了那把钥匙,但是接着涌出来大批不知名的黑水就把钥匙给盖没了所以那把钥匙我根本没拿到手。”齐沫越说吸气的声音越大,因为此时花非夜的手指正狠狠按压原本他咬的伤口上,伤口再次裂开血丝从布条上印出来。

    这话花非夜明显是非常怀疑的但他不急又缓缓开口道仿佛他的手指只是轻轻抚摸在齐沫的脖颈上:“那奈何川的那把钥匙呢?”

    齐沫疼的有些厉害想要躲开花非夜,谁料想花非夜一个用力就把齐沫带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将唇紧贴在齐沫脖颈伤口裂开的布条上面,牙齿还细细的划着,这让齐沫想到了昨天的情景。“那把钥匙没在我的身上,在那天我们去盟主府的时候我就怕出现万一将钥匙放到了亦竹的身上。”这些话花非夜倒还是信了一大半的,因为当时将齐沫劫回来的时候给她治完了伤,然后她的整个身体都被花非夜剥得一丝不挂,整个人只找到了那个锦囊而已,而锦囊里只是一些钱财和几块比较特别的玉佩。

超龄奶娃:桃花夫君朵朵开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