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章 为什么是北魏?

    花慕青一边梳理着那匹新送进来的黑马的鬃毛,一边暗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了呢?

    她怎么就会被送往了这个朝代呢?按照原定计划,她现在应该已经拍完了盛唐的宫殿,拿着越窑出土的专供皇家使用的秘色瓷返回21世纪了,可是,可是谁能来告诉她,为什么等那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她得到的却是现在这样的处境?

    想到这里,她的思绪不由又飘到了几天前。

    那天她躺在时光机上,全身被一种洁白刺眼的光芒包围着,耳边,是老教授再次轻声地询问:“慕青,你可想好了?”

    她点点头。

    然后那个耗费了老教授一辈子心血的精密仪器便缓缓地运转起来,她只觉得浑身越来越热,就像是被扔进了火炉一样,然后又是一道道红光,她就像是被无数把看不见的刀在凌迟一样,在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不无遗憾地想,看来老教授这个仪器终究还是研究失败了,不过这次比之前失败得更厉害点,最起码前几次都没有人出事,只是等仪器停止运转的时候,人还在时光机上没动而已,而现在,自己就要被这些红光给撕裂了……

    然而等她再睁开眼时,却没有看到实验室里那洁白的天花板,而是看到了有一个大洞的茅草棚顶,她心头一喜,立刻忘了之前在时光机上那么疼的事情,成功了,老教师终于研究成功了。

    她一咕噜坐起来,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是为了方便行事而穿的唐朝的太监服装微微有些凌乱,于是她便站起身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打量着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

    她掉落的地方是一处草棚,她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堆干草上,而头顶上方的茅草棚顶上的那个大洞,应该是被她掉下来时砸坏的。

    而在她掉落的这个草棚旁边有一排类似风格的小棚子,里面竟然站着不少马匹,看来是掉到养马的地方来了。

    花慕青整理好衣服,又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准备走出有点阴暗的小茅草棚,但是刚动了一步,又想了想,然后停下了脚步。

    她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从她睁开眼的那一刻似乎就存在。

    敌不动我不动,这是她在多年的自由散打赛中积累的经验,所以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手却悄悄放到了腰间,在那里,放着一把以防万一而带着的手枪。

    而那个人似乎也深谙这个道理,仍然是隐在茅草棚更深处的暗黑地方盯着她。

    就这样僵持了良久,花慕青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是谁?出来说话。”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上身为广袖褶衣,下身为大口裤打扮的人立刻连爬带滚地爬到了她的脚下,连声呼道:“神仙饶命,神仙饶命,小人无意冒犯……”

    花慕青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所以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穿着打扮,而是有些结巴地问道:“你,你在说什么?”

    那个人还是趴在地上一个劲地求饶,然后花慕青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弄明白,这个人叫小季,是个太仆,刚才她掉落下来的时候,正巧他来马厩这边来看一匹近日来有点厌食的母马,想要拿点干草过去,谁知道刚进了这个棚子,花慕青就从天而降,吓得他连忙躲进了茅草棚的深处。

    花慕青打量着眼前这个唯唯诺诺的小太仆,太仆?往好听点的地方说就是专门管官府畜牧事务的马厩小官,往不好听的地方说其实就是一养马的太监,就跟当年孙悟空在天庭上担任的那个闲职——弼马温属于同一种官职。

    花慕青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现在正趴在她脚下的小太监,他现在将从天而降的她当做了神仙,对她是又敬又怕,所以她也决定利用他的这种敬畏心理,打听清楚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也好早点摸进宫里去搞几张照片摸个秘色瓷回去交差。

    “咳咳,小季啊,我问你啊,现在是贞观哪一年?你们的君主可是叫李世民?”花慕青努力拿捏着腔调,使自己努力跟神仙的形象跟贴切些。

    

小季听见神仙问话,早已经将头低了下去,但是这个时候不由又稍稍抬了起来疑惑地看向花慕青:“神仙,贞观年是哪一年?李世民又是谁?”

    花慕青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戏弄自己,不由心里一惊,急急地问道:“现在是哪一年?你们君主是谁?”

    那个小季虽然有点疑惑神仙怎么会连现在是哪一年都不知道,但是还是毕恭毕敬地回答道:“回神仙,现在是公元486年,我们的君主是,是……回神仙,小人怎么能直呼皇帝的名讳呢?”

    花慕青在听到现在是公元486年,然后再去看看这个小季的穿着的时候就懵了,其实她的历史并不算好,因为一直是抱着穿越到贞观年间的思想的,所以恶补的那些历史也全是关于唐朝的,而老教授的时光机虽然还没有精密到能确定到将实验的人送往哪一年,但是应该也不会超出627到649这个范畴啊,可是为什么这个小太监告诉她现在是公元486年?比原定的那个年代早了一百多年!如果她少得可怜的那些历史知识没有出差错的话,现在就是时局异常动荡,一不留神就会死翘翘的北魏时期!

    花慕青欲哭无泪,这个打击比实验失败来得还要让她觉得沮丧,所以她一时也没有听到小季下面嗫嚅的话语,不过就算听到了也没有关系,她现在可没有什么闲工夫关心当朝皇帝是谁,她只想尽快搞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她急急忙忙地掏出了那个可以让她返回现代的玉玦,老教授说这块玉玦的磁场很奇怪,如果能在月圆之夜举着这块玉玦站在先前掉落的地方,就可以开启时空的大门,重回21世纪了。

    虽然之前没有人试过这个是不是真的,但是现在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拿着玉玦跑回了她醒来的地方,然后高举起了这个玉玦。

    然后五分钟过去了,她还在,小季疑惑地看着她。

    然后十分钟过去了,她还在,小季越来越疑惑地看着她。

    然后半个小时过去了,她额上一滴汗流了下来,小季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道:“神仙……”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有个小季在的话,花慕青想她一定会扔下那块破玉玦就大哭的,什么东西嘛,她不会是被老教授骗了吧,为什么别人穿的时候都不成功,到了她就成功了,可是却偏偏是穿到这么个混乱的朝代,每天得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生活啊……

    但是花慕青毕竟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所以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用平时看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奇志轶闻迅速编了一个故事,然后面无表情地对小季说道:“我是天上下凡来渡劫的神仙,现在受难到这个地方,虽然现在我法术尽失,但是等我回到天上去的时候,我的法术可是很厉害的,我可以延长一个人的寿命,也可以缩短一个人的寿命,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知道了吗?”

    小季因为之前亲眼看见了花慕青带着一团刺眼的白光从天而降,而且现在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再加上她那身他没有见过的衣服,所以他对她的这番胡说八道是深信不疑,当即就信誓旦旦地表示道:“神仙大人请放心,小人我一定全听大人的。”

    花慕青有些心虚地咳了一声,然后说道:“那好,你不是这里的太仆嘛,安插一个人进来应该不是难事吧,我要在你们这里当一名太监,我在凡间的名字叫花慕青,今天十七岁,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比我小吧,以后就叫我花大哥好了,然后你必须将你们这个朝代的事情跟我细细讲一遍,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必须保密,只有你我知道,如果你做得好,等我渡劫成功之后,我一定会帮你增加寿命的。”

    小季连忙点头,然后领着花慕青去了他住的小院,在路上,他告诉她,他今年刚满十五岁,从小就跟着养父养马,去年养父驾鹤西游去了,他便接管了养父的职位,继续在这里养马。

    花慕青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话,其实她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还是不断地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始终想不通,以至于已经是几天后的现在,她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花大哥花大哥,季公公让你快准备一下,等一下宫里有人过来试马。”正在花慕青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却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花慕青连忙应了一声,她在这里呆了几天,对这里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知道这边是专门为皇室提供马匹的,换句话说,别看小季的年龄不大,但是太仆这个官职也算是不小的官了,不过这太仆的官职向来就尴尬,虽然也是位列九卿吧,但是养好马是理所当然,要是养的马出了什么问题了,那个责罚可是相当厉害的,所以之前那匹母马食欲不振的时候,小季才会那么担心。

    因为小季对她的态度很是恭敬,所以底下的小太监对她也很是敬畏,张口闭口都是花大哥的。

    而她总不能做闲人吧,那可不是她花慕青的风格,所以跟小季讨了一身这边的衣服,然后一边帮他们照顾马匹,一边始终想着自己的问题,在弄清楚事情之前,她也不能离开这里不是吗?

    现在有宫里的人要过来看马,小季让她准备一下,其实无非就是让她待会儿恭敬地在旁边侍奉好了。

    说实话,她有点反感古代这动不动就下跪磕头的规矩,可是没办法啊,谁叫她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作者有话要说:
某年的第三本小说了,穿越文,绝对不会弃坑的,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誓不邀宠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