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五章   神剑出鞘

    找了一家离玄女峰最近的村舍使了一锭银子将俊马交于一老农照顾后,灵云撒开步子向玄女峰奔去。不到一时辰就来到峰角,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圆球,一把捏碎后,便就近觅了个石头,斜靠在上面闭目养神静候美人佳音.这圆球是最简单的传信器子母信珠的子珠,只要在十里范围内捏碎持母珠者便可感应到。子母信珠炼制起来也相当简单,凡是达到人境八重炼器境的皆可炼制。灵中云第一次来玄女峰的时候天姝儿便炼制了几百个子珠送给他,自己只留一个母球,以便日后两人联系。

    约么一刻钟的功夫,只闻鹤唳声响,一个蓝衣女子乘坐仙鹤飞掠而来,转眼便立在眼前。

    “几月不见,蝶儿姑娘越加美丽了.恭喜恭喜呀.欣儿不在吗,怎么她自己没有来?”灵云站起身,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灵公子就别打趣奴家了,人家哪向你说的那样。我家小姐还有点小事,所以吩咐奴家来接公子。”说完小女孩也是俏脸微红。蝶儿虽是天姝儿身边的侍女,但每次灵中云去见欣儿的时候都没拿她当下人看,而是像好朋友一样对待,是以对灵云颇有好感。

    二人正待动身上鹤时,只听见一阵马蹄响,迎面驰来五个骑马之人,最前之人骑一枣红大马,披散着头发,留着八字须,身着单紫色华袍,俨然一公子哥儿,后边四人,就其神色和制服来看,想必是当前这人的随从。这人驱马来到灵云二人身前,上下打量。“这不是蝶儿姑娘吗,不知你家小姐姝儿姑娘可曾安好,你回去的时候麻烦带我说黄坚向她问好。”说完右手臃懒的抬起,指着灵云道:“这位公子又是谁呢?”

    蝶儿走到灵云前面,道:“谢谢公子的好意,我一定如实传达给我家小姐,至于灵公子,他是我家小姐的朋友,我就是奉小姐之命前来接灵公子上山的。”

    当听到灵云是天姝儿的朋友时,黄坚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恰好这丝杀机被灵云看到),笑容也变得僵硬起来,自己得不到,未必就允许他人染指。他垂涎天姝儿美色久矣,只是一直不受待见,连面都未能见上几回,又不能像对其她女子一样采取一些阴陨的办法,毕竟天姝儿是天才中的天才,一直被当做下一任峰主来培养,虽然年龄尚幼,但在整个玄女峰中地位极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即使自己老娘在峰中权力再打也保不住自己的小命。

    “从未听闻姝儿姑娘有什么男性朋友,而且玄女峰是女人静休之地,从不接见男人,蝶儿姑娘怕是在此约会情人吧。一个卑贱的下人,背着主子和情人私通,这事要是传出去,对姝儿姑娘的名声不好,也有损咱们玄女峰的形象。当然我相信蝶儿姑娘不会这么做的,一定是此人路遇蝶儿姑娘,贪念蝶儿姑娘美色,意欲不诡,恰逢被我撞见.也罢,看在姝儿姑娘的面子上,我就帮蝶儿姑娘一次,擒下此大胆*贼,回峰处置。”脑中阴狠的算计着,就要动手。

    蝶儿姑娘满面焦急,灵公子才人境二重的修为,而眼前之人却是人境三重的境界,况且还有四个随从,即使还没修道,也至少是世俗中的高手,而自己才灵境一重,如何敌得过,若是灵公子出了什么意外,自己怎样向小姐交待。正待出言分辩,突然一只大手按在肩上,身后传来‘没事’二字,心中莫名的感到安稳。

    灵云走向前来,把蝶儿姑娘护在身后,盯着黄坚说道:“动手的事不急,难道你就不想先听我说说?”转头给了蝶儿一个坚定的眼神。

    黄坚坚于是按捺住性子,没有立刻动手,冷冷的看了眼灵云,不耐烦的道:“快说。”

    “先前阁下说从未听闻姝儿姑娘有过男性朋友,是因为你孤陋寡闻,满面傻气,至于玄女峰不接见男客之说,更是天大的笑话,难道你不是男人而是畜牲,还是别人随地拉出的大便,哦,抱歉,怪在下眼拙,竟把你误认为是人,现在才看清,你果然是大便,哈哈。什么蝶儿姑娘和人私通,乱给人身上扣屎盆子,就是你这脑残者的一贯作为吗?”

    “扑嗤”,蝶儿姑娘实在憋不住笑出声来,从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俗是俗了点,但又有趣又解气,小姑娘满脸通红,嗔怒的看着灵中云。

    对面的黄坚,早已气得一佛出窃二佛升天,满脸铁青,而且绝对是由青转白,由白转灰,从小长到达,从未受过这般侮辱。

    “找死。”黄坚大喝一声,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临门一脚向灵云踢来。全身真气鼓荡,衣服猎猎作响。

    灵云绝对是反应敏捷,一个闪身躲避开来,趁黄坚这招使老,脚尚立地面一寸,旧力刚尽新力未生又无从借力之时,全身灵力疯狂的顺着筋脉导入左手,飞身进前,狠狠的向着黄坚的脸扇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黄坚躲闪不急,被扇个正着。左脸高高胀起,门牙被拍断两颗,一口血沫子喷将出来鲜血狂流不止。五个血红的指印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灵云闪到一边左手隐隐作痛,不停的抖动,刚才用力过度导致反蚀也极大呀,不过灵云笑大发了,自己的手都这样痛,可见黄坚的脸承受了多大的力道.奸笑道:“滋味儿如何,很爽吧!”

    

而一边的黄坚却如疯狗一般咆哮:“我要杀了你,即然你赚命长,我也不介意替闫王收。”一拍腰间储物袋,祭出一把寒光四射,杀气*人的宝剑来.此宝剑非凡间宝剑,至少是地境以上的高手炼制的法宝。只见他双手握住剑柄,灵力拼命的贯入剑中,整个剑身发出赤红的光芒,向着灵云虏砍而来,使的并非剑招,而是刀式。

    灵云在看见对方掏储物袋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精神力越加凝练集中,暗暗估算对方实,从背上把封天宝剑取下来,扎开马步,严阵以待。论肉身强悍程度,灵云可以自豪的肯定自己绝不逊于人境六重甚至七重的修道者。他看起来若不惊风,实则在他老子太元上人多年的锺炼毒打下早已铜皮铁骨,只不过常用灵药泡体,皮肤被温养得如婴儿一般,根本看不出真实情况。不过身体再硬也驾不着宝剑一击呀。

    心中冷汗直冒。

    可当看见对方双手握剑冲来时,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对方顶多就是人境三重神识境,只高自己一重,虽然所拥有的灵力此自己强几倍,但始终并没有达到四重驱物境。就不能遥控飞剑杀敌。四重以下,凭借自己强悍的肉身和手中的封天剑,谁都不惧。

    封天剑出,誓必封天.虽千年未出世,但曾经笑傲苍穹,威振九天。为上任太元峰峰主所使利器。虽然现在灵云还不能开启封天剑的力量,只能当普通武器使用,但其本身的锋利与坚韧却是无庸置议。

    当对方杀到眼前时,灵云看都没仔细看,手持封天宝剑轻轻一挥。金玉撞击声想起,两把利刃战在一处,接着是一声嘣咧声,对方宝剑断为两节,而封天剑上连一条小划痕也没留下。

    灵云趁势*近,一脚向着对方心窝踹去,高坚往后一仰,火速后退,虽卸去大半力道,心窝躲了开去,但这脚仍实实在在的蹋在肚子上,顿时倒飞开去,体内翻江倒海,真气乱窜,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猛喷出来倒在地上一嚎叫不止。几个随从未得命令,一直不敢上前帮忙,此时见主子受伤,忙上前掺扶。“狗奴才,平时喂你们什么吃的,还不给我上。”黄坚愤怒地吼道。

    几个随从领命,虽然俱怕灵云的神兵利刃,但不得不上,各持一把宝剑成包围之势将灵云*在中间。

    蝶儿姑娘见灵云大发神威,知这几个随从不过凡间高手的修为非其敌手,也不上前帮助,站在一边静静的观看。

    他们不敢和自己的宝剑相交,并不代替自己就站着不动,他可没功夫陪他们戏玩,灵云全身灵力运转,化作一道影子如狼入羊群,四处冲杀.只是片刻功夫,灵云显出身来。原来是奔跑的速度太快,让人一阵模糊,只看见残影。

    “碰碰碰碰。”四个随从应声倒底。灵云未下杀手。毕竟是受人指使,和自己并不深仇大恨,只是每人给人一脚。

    灵云托着封天剑,一步一步向黄坚b来,剑尖所过出,山石纷纷迸裂,化为粉碎。

    他气势节节攀身,长发无风自舞,满身杀气森然。仿佛此刻不在是人境二重的小修士,而是战天战地的杀神。音暴声接连想起,步伐所过处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长剑一摆,剑指眉心。

    黄坚本来还有一战之力,只要不与对方神剑硬撼,采取游施的打法,依靠自身更强的灵力和敏锐的神识感应,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而此时早为对方气势所慑,刚取出的另一把剑握在手中瑟瑟发抖,惊慌失措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杀你。”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灵云跃空而起,长袖挥舞,凌空一击,剑尖飞速的像对方靠近.神剑龙吟声响声,已贴在对方脖劲上,划起一道血痕,血珠在剑刃上一滴一滴滴落。

    黄坚被巨大的恐惧笼罩,双眼紧闭,浑身真气根不不听使唤,聚不起来,手脚发麻无力,手中的剑也把持不稳掉在地上,引劲带割。过了半响,无什动静,缓缓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命还在,只不被划破了皮而已,看了看冷俊肃杀的灵云,又略微偏头看了看贴在颈上的剑,大声求饶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灵云内心一阵失落,原以为生平第一战一定是惨裂的,悲壮的,至少对手也是个铁骨硬汉,没想到遇到个色厉内任的孬种,叹了口气,收会长剑,插于背中剑襄上,吼道:“还不快滚。”

    黄坚如获大赦,和四个随从一起,连马也不敢再骑,屁颠屁颠的跑了。

    灵云向一边痴痴看着自己的蝶儿招了招手,微笑道:“走吧。”

    仙鹤拍空而起,托着二人,向峰顶驶去。

生死极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