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四章   月下兮倩影

    “莫问人间疾和苦,管他天地破与荒。独留潇洒大自在,携得美女游穹苍。”

    一个一袭白衣倒骑俊马的少年,嘴里哼着烂调,正徐徐向东南方玄女峰驶去。贴进一看,惊为天人,此少年竟如女人般貌美,两弯秀眉传达出风情万种,眸似秋水点落寒星。

    身子柔弱似风,俊脸玉若宝华,实乃女人大忌,要陷桃花啊。唯一有点男人气的是那混圆雄正的腔调。少年的哼了一小会儿,突然神色一转,由潇洒浪荡的公子哥儿变为蹇眉幽怨的痴情种子,马背一拍,整个人凌空而起,旋正身体蹋上马鞍,绝尘而去。

    原来少年在刚才哼调走神间脑海里突然浮现佳人音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思念,加快行程寻伊而去。此少年正是太元峰太元上人的儿子灵云,未来太元峰峰主继承人,可惜生来是个怪胎,平生不喜修道,再过三月即满十六欲行成人之礼却只人境二重内视境的修为,这还是太元上人动用自身修为、地位、名声等弄来无数奇丹妙用,天天温养血脉,强壮骨骼,打熬灵力的结果。

    而其他修道者有灵云是般待遇的话,只要不是太过愚笨,像他这般年龄至少也是人境六重的高手了,可见灵云何等令人心寒,可这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成天嘻戏于群女间,不务正业,一度稳坐太元峰‘笑谈奇葩’榜首。

    “想必姝儿也很想我吧。”灵云一甩马缰,加快了行程。

    所谓佳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女峰未来峰主天姝儿,而俩人之所以相好,这得从一年前的交流会说起。天仙阁每隔三年皆要举行一次交流会,而这交流会专为地境以下的青年一辈所设。通过在交流会上谈经论道,印证感悟,相互切磋,以期有所突破,毕竟闭门造车终究不利修行,同时这交流会还有一个目的:让各峰弟子相互熟悉,以便以后能更好的为天仙阁服务。

    灵云无心修道一途,只求快意江湖,本不欲参加诸如此类的交流会,无奈其作为太元上人的儿子,未来的峰主,是不能拒绝的,只得硬着头皮参加了。按太元上人的意思,虽不图修为上有所进展,但混个脸熟也好,以后继承峰主,办起事来也方便的多。

    来到朝阳峰,灵云很快一改先前的不情愿,变得活跃热络起来。原因无他,数万弟子齐聚朝阳峰,养眼的美女实在太多,个个水灵妩嵋,仙姿玉骨,尤其是在灵气淬体灵药滋润下,别有一番空灵出尘的气质,又岂是世俗女子可比,况且天仙阁皆美女,就连丫环奴仆都是经过精挑细选选进来的。而灵云这颗‘笑谈奇葩’虽长的俊秀非凡天地一绝,但在太元峰却不受女弟子待见,以灵云人境二重的修为不过百多年寿命,而修道一途稍微闭关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而这段时间恰好是打闹根基,修道的最佳时机,谁肯放弃修道来陪他。幸好灵云的名声只在太元峰流传,其他峰少有人知其根底,这次交流会正是天赐的赏美泡妞的好机会。

    灵云很快摆脱本峰弟子,哪管什么交流心得,信步朝着女弟子多的地方走去。那些已经战在一处印证道果打的山石崩裂宝光四溅的精彩场面丝毫不能吸引他注意力,直接来到一处雅阁。只见十多名女弟子正兴高采烈的谈得不亦乐呼。灵云凑上前去,很绅士的行礼道:“各位美丽绝纶的师姐好,我乃太元峰灵云,请诸位师姐多多指教。”

    众人只是停下来怪异地扫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论起道来。十多人中并无一男子,这明显是女弟子之间自由组合的一个小交流会,并不希望有男弟子参与。灵云一时尴尬至极,见无人应话,只得愣在那里听道,以待寻找机会插上几句打破尴尬。可这厮于修道一窍不通,听了半天不知何意,更谈不上有什么心得可以插上两句,只得红着脸悻悻离开,寻找下一个目的他以期有所收获。灵云尚不知,以他人境二重的修为早被人一眼看个通透,没有受到鄙视就是万幸了。

    灵云迅速调整好心情,脸上挂上笑意,走出雅阁,向着下一站进发。刚才想是她们谈论已久,自己后来插入自然让人反感,这次我找个刚刚聚在一起的下手。灵云想着想着,很快来到一处湖畔,正好听见几个女弟子在自我介绍,心中一喜,这下有戏了,便道:“我”话未说完,便被一高挑性感的黑衣女子冷眼斜来:“我劝你还是早早离开,不要自讨没趣,否则”

    强大的气势笼罩,灵云有种要软倒下去的感觉,连忙转身灰溜溜的走了,刚才为气势所慑,灵云口不能发言,直到走远才感觉呼吸舒畅。灵云决对是有大毅力的人,经历过两次失败后仍然重整气鼓,向着下一目的的而去。可如此这般接着碰了六次壁后,大毅力护体的灵云也吃不消,连着前两次一共是八次,灵云一时心灰意冷,郁郁寡欢,颓废的漫无目的的在朝阳峰走着,只待交流会结束就起程回去。

    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灵云再无心泡妞,颓丧落败的走着,不一会儿到一茂林修竹处,忽见白光闪烁间,见一女子御空而去,身姿妙曼,尤如仙女临尘,单见背影就与先前让自己碰壁的女子大不相同,总觉得多了点什么。转眼间女子消失在眼前,只遗下一缕芳香随风扑鼻而过,灵云竟看的呆了,得仙女消失后才醒悟过来,方即发足狂奔,沿仙女消失方向奔去。

    两个时辰后,灵云停下身大喘着粗气。眼冒金星,累的不行。

    清风斜斜,繁星点点。不曾想夜色也临近,月亮在银光中偷笑。

    只有飘舞的发丝和凉爽的秋夜。远山如黛,屹立孤峰中,林木间杂,洒下斑驳的黑影。

    忽见不远处一山崖上,淡淡的珍华闪动,灵云定晴一看,只见朦胧的珍华下,迷离的幽影若隐若显。由于女子穿的是蓝绿色流衣裙,在夜间显得比较幽暗,只有借借助身上的佩饰反射月光才能看得见模糊的倩影。灵云顿时大喜,几乎立即肯定是自己追踪的那女子,本以为佳人已逝仙踪,不曾想竟出现在这里,只见薄薄的衣裙包裹下柔弱的身子在微风中那么娇美,但又是那么无助。灵云蹑手蹑足,潜行上去,不想因自己的唐突而破坏这份宁静和谐自然的美。大约五百米的距离灵云不一会儿就来到,在相距十多米处隐于一颗树旁默默的观望,心中莫名的平静下来,没有先前泡妞的*邪,而是沉浸在浓浓的忧伤情怀中,虽是初见却仿佛是千年的等待。

    天姝儿本欲借此次交流会获得些许对于地境的感悟,然而以她十五岁的年龄就达人境九重,几乎是整个交流会中修为最高的了,虽然也感应到和自己一般的修士,但数万人中寥寥无几,而且皆年越三十,天姝儿大失所望,便独自寻一无人山崖上赏花听风,排解心情。

    夜色沉寂,天姝儿已忘动交流带来的那一丝不如意,望月感怀中,忽觉有人靠近,从气息来看,分明是一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是哪个登徒子尾随自己趁夜意欲不轨,天姝儿凝气不动,装作不知,只待对方靠近自己就倏然发掌狠狠的教训一顿。男子慢慢的靠近,天姝儿的心也开始紧张急切起来,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偷袭教训人的事。可对方竟于二十米处停止不前了,哼,想跟我耗,谁怕谁,天姝儿继续等待着,可约么一盏茶的功夫,还是没有动静,反而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忧伤情绪,似离别,更似守护千年的爱。又过了一盏茶功夫,还是没有动静,而那份忧伤更浓了,其间还夹着深深的爱意。天姝儿自己也开始忧伤起来,心口隐隐发痛,一滴眼泪无声的衬着月光滑落,而天姝儿却毫无所觉,只是觉得心里越来越痛,天姝儿开始迷茫,开始迷惑,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我和那人有什么关系不成,但由于是背对着对方,只能由神识感应对方气机,并不曾得一见。终于不在保持这份沉默,说道:“阁下来了那么久,何不现身一见。”语气委婉温柔至极,如柔弱女子的低诉,却哪还有半点怪罪之意。女人心思实乃难测啊!

    灵云正沉寂在那份莫名的情怀中,骤闻佳音传来,不便再隐藏,慢慢朝天姝儿行来,而那份莫名的情怀也随着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恢复了正常,原是跟踪别人,现在被发现,灵云只是埋着头。

    天姝儿转过身来,见对方头埋在胸前,未见全貌,心中嗔道,你偷看人家半天,现在连头都不敢抬起,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说道:“你就这么不敢看我吗?”

    灵云鼓足勇气,缓缓昂起玉首。

    呆滞!愕然!

    世上怎么有如此美丽的男子?自小众星捧月被世人誉为仙颜的天姝儿一向为自己的美丽自傲,可和眼前的男子比起来,总觉得有点底气不足,幸好对方是男子,否则以自己极高的涵养都有忍不住冲上去抓破的冲动。心中小小的嫉妒了一把,明月穿过铅云,一束月华泻在天姝儿身上,天姝儿才发现自己有点失态,强自镇定道:“你跟踪我这么久所谓何事?”从始至终灵动的双眸都未曾离开灵云的玉脸,忌妒归忌妒,可更多的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也许,这就是天意。

    “我,我喜欢你。”四目相接,情电交织。连解释都忘记了,只剩下浓浓的情意,灵云在这话说出口的那一刹,灵魂颤栗,仿佛千年的宿名终于可以偿还。双眼清明,坚定,饱含深深的期待。

    长久的凝视后,眼神终于错开,两人恢复神志,而陡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初涉爱河,少不更事的少男少女虽然感受到冥冥中天意的指引,但也难以保持淡定。酥红蔓延很快殃及洒窝,天姝儿身子侧向一边,不敢与灵云正对,慌乱的在身上一阵乱摸,在腰间掏出一个香包,一把塞在灵云手上,剑诀一捏,白光闪过,天姝儿已消逝不见,天空只遗下淡淡的余音:玄女峰,天姝儿。
作者有话要说:
书友们,新书新人,需要你们的支持呀,投张票,并把 本书放到你们的书架上,就这么简单,但对 我来说却很重要。麻烦你们了!

生死极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